Swortal

空想家,喜欢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思考各种哲学问题,理想是成为一个优秀的民科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张浚、趙眘与完颜雍

(2018-04-15 18:34:48) 下一个

近日听书,听到大宇茶馆的话说宋朝392-通敌卖国,其中讲到了三个人。

一个是张浚,大宇认为他虽然量小才疏,给国家造成了不少损失,然而不屈服秦桧、为国操劳而死的气节却令人敬佩,可以抵消他之前的过错。对此,我不同意。

首先,我觉得张浚这个人的人格没什么值得敬佩的地方。量小才疏、追求功名、爱国这些都是人的天性,并不稀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而且可能会以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真正优秀的人在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相互矛盾的时候能抑制自己的缺点而发扬自己的优点。然而张浚却不是这样的人,他虽然爱国,却也因为自己的量小才疏排挤有才能的人,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虽然他宁愿一路流放也不屈服于秦桧,但这或许是因为他更在乎声名而不在乎流放带来的生活艰辛。

其次,我觉得我们每个人评价自己以外的人时,不能看他个人曾经做成过什么大事,而是要看他在我们自己认同的价值的传播、发扬、坚守上做了多少。张浚一生贡献的最大价值无疑是爱国、抗金、恢复故土。然而这一价值我不认同。张浚的爱国,爱的不过是大宋王朝,赵家天下,为此在已经缔结和平条约的情况下,他依旧要兴兵北伐,制造战争。虽然北宋的灭亡是由于军队的软弱,但是建造一支强大的军队不一定非得北伐,非得制造大规模战争,因为我觉得军队的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保护国民不受侵略和保卫和平。我觉得真正的爱国不在于希望国家强大,而应该是希望国民安居乐业、希望国家机器稳定运行、人民之间和谐共处。所以领土的多少是次要的,因为那只是共同财富多寡的问题;民族曾经的仇恨也是次要的,因为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我们不能让仇恨冲昏了头脑,而丧失理性判断。过去的民族仇恨只能作为经验来帮助我们做出更正确的决策,而不能把复仇当作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情。然而张浚却以赵家领土、祖宗荣辱、国仇家恨为先,而不以人民的安居乐业为先。

相比张浚,完颜雍则要优秀的多,他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敬佩的人。因为他结束了完颜亮的残暴统治和对南宋的侵略,把和平带给两个国家。他把和平、秩序、经济发展带给了野蛮的女真族,使国内百姓安居乐业,和谐共处。同时他还能注意到汉化的缺点,制定政策设法保存女真人的血性和战斗力。他当上皇帝后无论在私人生活上还是国家政策上都能一直坚守自己的价值,从不违背。这些都令人十分敬佩。

相比之下,淮河南边的那位皇帝趙眘则要逊色得多。大宇贬他是太在乎自己,但我不认同。我绝得趙眘的北伐失败只是因为他的智商和情商太过平凡,所谓的“太在乎自己”其实就是胜则骄败则馁,这些都只是情商不够的体现。在当时的情况下,南宋的皇帝应该对北宋的灭亡有更深刻的反思。北宋的灭亡是由于奸臣当道和军队指挥混乱,为什么会有奸臣当道?为什么军队指挥系统会混乱,为什么禁军如此不堪一击而不能正确使用强悍的西北军?要怎么做才能既保持国家武力,又保持国家稳定,同时确保奸臣不能霍乱朝纲?是不是要改革政治制度?如果能深刻反思这些问题,或许能创造出一种更强大更稳定更文明的政治制度。只可惜趙眘才能有限,没能做到。这也体现了集权帝制的一大毛病:缺乏政治制度的创造力。创造是要由无数天才在不同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不断尝试才可能产生的,然而皇帝的位子只有一个,有机会对政治制度进行创新的人少之又少,那些有机会之人又通常不是天才,所以才使得中国几千年来始终陷在王朝更迭的轮回中不能脱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