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奇石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正文

豆腐西施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2017-10-09 09:21:28) 下一个

   这儿说的豆腐西施可不是鲁迅先生故乡里那位象细脚伶仃圓规的豆腐西施杨二嫂,她可是很漂亮的一个小家碧玉,噢,对了,她家祖传做豆腐,而且以做的豆腐又白又嫩在我们当地还小有名气;再加每天除了在豆腐店内卖豆腐外,漂亮的老板娘豆腐西施还把当天早晨刚做好的豆腐挑了一担沿街叫卖。她家的豆腐店开在一条名叫青龙巷的小弄堂内,(这条弄堂往西不远还有一条弄堂稍为宽一些名白虎弄,两条弄堂都开口在我家住的这条西门大街,弄堂的尽头是一条小路,名叫百忍堂。前几年去成都游览宽窄巷,对照下来似与我幼年时家乡那两条小弄堂有些儿想象,这两条弄堂为什么叫青龙白虎而不叫朱雀玄武那就不得而知了。)离我家所在的西门大街很近,所以豆腐担来的时候,还热气腾腾的,有一股豆汁的香味。买她豆腐的人很多,一方面,她家的豆腐确实好,二来呢,按我母亲的说法,看着这么个漂亮女人挑着担子一扭一扭的样子也好看,有了上面两个原因她的生意很好就一点不用奇怪了。豆腐西施的老公本来是他们家的伙计,人长得高高大大,又是老实巴交的,所以豆腐西施长大后就把这伙计入赘在家做了上门女婿,小夫妻倒也十分恩爱。岳父母过世后,小夫妻俩把豆腐店开得颇兴旺。

       中国有句老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豆腐西施出了名的漂亮,也遭来一些儿麻烦,有些登徒子有事没事就在豆腐店里转悠,偶然还有个别大胆的背着她老公吃她的豆腐(我们那儿把男人对女人动手动脚叫吃豆腐)。不过她倒是很规矩的,没有人得了便宜。这豆腐西施待人也很和气,我家周围四邻八舍与她都很好,特别是我母亲,看见她做好生意挑着空担过,一定要请她进来喝碗水,聊一会家常,好多回她还不忘给我们留一大碗水豆腐(这水豆腐又叫豆腐花,北方大概叫豆腐脑,里面放些小虾皮,一些调料,好吃得很呢!)。

         本来这豆腐店一个小本生意,穷也穷不到那儿,富是肯定富不了的;那知三反五反的时候她家这小小的豆腐店居然被评上了不法资本家,说她们做豆腐偷工减料,罚了她家好多钱,豆腐西施也为此气得害了一场大病,好多时间没见她挑担出来。过一时间,在我们那儿传出来一个消息,原来豆腐西施家豆腐店属我们这儿的一个工商部门管,那个负责人几次想调戏豆腐西施,她当场叫他下不来台,于是恼羞成怒,就损了她一下。自此后,原来见人总带三分笑的她,见了人就不太见她的笑脸了,即使对我母亲她们原来很热络的人,笑起来也是脸上僵僵的。

         不久,就到了五七年,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她老公有天在与几个人喝酒时拿了一张钞票出来边甩边笑着说:“爹亲娘亲不如辇辇(我们家乡对钞票的俗称)亲。”这下糟了,有人就把他这句话报告到了上面,七弄八弄就把他弄成了个右派(在我的印象中,右派一般是知识分子,可这个人连小学也没毕业,实在也太降低了右派的文化水准了),加上他原来曾有过一顶不法资本家的桂冠,不明不白的就被弄去劳动改造了几年,等到期满出来,给了个出路,全家下放到农村(现在大家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可实际上,早在六十年代初就有这样全家下放到农村的事,在我工作过的那个乡,在看病中就接触过这样的好多人),后来她们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物资供应匮乏,买豆腐得半夜去排队,有时候就快排到了,却被告知卖完了,于是只能怏怏提了空篮头回家,我母亲就会叹口气说,要是豆腐西施家的豆腐店还开着,那随便怎么着总不用半夜三更去排队买豆腐了,于是豆腐西施那很好看的有着一双带笑眼睛的白晢脸厐就会浮现到我的脑海里。

       后记:1,我写的这篇文章给现代的年轻人看了,可能要说不会是在搞笑吧(现在想来,那倒真是个搞笑的年代)?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可这却是我真正经历过的人生,但愿那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岁月永远成了历史才好!

                  2,早年曾读过陀思妥也夫斯基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我想在我以往的人生中,也不乏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我把他(她)们写出来,就是给不了解当年历史的年轻人知道他们的上代人曾被不公平的对待过,愿我们的国家变得更美好。

                  3,我故乡(是我出生的故乡)近年来据说以“凤凰豆腐”名闻遐迩,就是不知可有漂亮的豆腐西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豆腐西施老公壮实高大不挑担,让这个漂亮西施挑担,很懂顾客心理学,连你母亲都要怜香惜玉,买她的豆腐了!

那个年代什么荒唐事都能发生,现在人不知道,不让知道,或不屑知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