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人赠我蒙汗药》

(2019-01-18 12:55:43) 下一个

《美人赠我蒙汗药》

 

每次从上海或东京回来,都会带几本书过来,以前是把自己的部分藏书带来,这次除了带几本老书,还带了两本新书,是特意在上海买的。说起买这两本书,其实也蛮意外的。

按时间顺序,我就先说一下买这本《美人赠我蒙汗药》的过程吧。

去年12月底,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野夫:王朔《美人赠我蒙汗药》写作出版真相”,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362650100mp98.html?

《美人赠我蒙汗药》其实是王朔与老侠的对谈录,老侠是谁?根据网上说就是刘晓波。以前我也常在微信上读读各种卖书软广告,但除了去图书馆找来看,还从来没想花钱买过,不过这次读完即决定下手买了这本《美人赠我蒙汗药》。原因不仅是因为对刘晓波的feeling,(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单词语句说清这种feeling),还有是因为这篇《出版真相》中的下面这段话:

(委托出版商师兄出版这本书以后),师兄如约要付几十万版税,来电问我,我则去问王朔如何分配――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王说你去要晓波一个不是他名字的帐号,全部给他,我分文不取。我有些惊异,王朔完全可以拿一半换个新车。他说给钱人家晓波又不要,就这样合作本书吧,人家有难嘛。于是所有的稿酬就全部赠与了晓波。

于是,我也破天荒决定了,买!!

既然上了淘宝,何不再多下几单爽一把呢?问家里的还要什么书,家里的想了一下说还要一本秦晖的《走出帝制》,和一本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

淘宝上,王小波的有,正版;王朔/老侠的《美人赠我蒙汗药》,搜了几次没搜到,但改成搜索《美人赠我》则可以找到,幸哉;秦晖的《走出帝制》,没有,再一查,原来早就成了禁书、下架了、没了。于是只订到了两本。

下单后第二天,《美人赠我蒙汗药》的商家发来短信说这本书是黑白复印件装订本,咨询还要吗。我一愣,问对方为什么会是复印件,商家说淘宝上的这本书都是复印件,其他商家卖的也是。又问,是否知道老侠是谁,回答不知道。再问,如果是复印件,那有没有版税之说,商家回答说“大哥,都不知道啊”,还发来一个闭眼羞涩的符号。算了,不多问了,随即告知商家:放心出货吧。商家回曰“谢谢大哥”,这回配了个瞪着大眼的笑脸emoji。

又过几日,收到所订之书《沉默的大多数》与《美人赠我蒙汗药》。翻摸着《美人》,看着书里的“老侠”与封面所印“老霞”,叹息不止……

 

********************************************************

关于老侠,其实在我以前的博文中也曾提及,那是2017-12-07发的《懒人爱电影(六):文明的冲突》,拷贝一段过来吧:

每次谈到法国/阿尔及利亚,就会想起萨特与加缪。土豆年轻时喜欢萨特远多于加缪,而如今,心中似乎只有对加缪的敬仰,而没了萨特的位置。在知乎网上,有个“加缪和萨特的区别在于哪些方面?”的论题,有一位“舌在足矣//Tisch Cinema Studies M.A.在读”的转帖了一篇文章,并标明出处:“文/老侠”//“2006年2月9日于北京家中”//“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前讲师”,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78096?

 

我对Albert Camus的崇敬,由物及人、由人及物

********************************************************

关于秦晖的《走出帝制》,回来后又查了一下,发现居然有人用朗读形式贴在YouTube上了,整10个小时的朗读,10个小时!佩服佩服,实在佩服这些无名人士的付出!

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fhUuZNqMpk?

********************************************************

关于野夫,维基上有介绍,对其中一段颇为感慨:“1988年,野夫分配到公安单位工作,1989年因为六四事件同情学生退出警界,之后因为参与掩护民运人员,被作家好友熊召政检举后被捕……”

链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7%8E%E5%A4%AB?

想起前阶段的华为孟被扣事件,以及如今的加拿大人获死刑。海外各地的华文网站及社交圈中爆发出各种频道,除了平民类型的叫好或指责以外,还有学者类型的铿锵有力的质问:以流氓对流氓??

野夫犯了“知法犯法”、似乎是以不合法对不合法,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

所以,野夫只能是野夫,配不上“学者”这个称号。

得,又在暗箭伤人了……

没办法,对于那种“不能以流氓对流氓“的正伦,是无法从正面攻破的。

华人啊华人,难道你们真的不认为墙内墙外是两种彻彻底底、完完全全不同的文明吗??

当人们为某事或某种状况争论时,更多时候,我并不认为双方是对某种理论的执着,而是潜意识、或深层心理中对自我利益的焦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3)
评论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别人请的,看电影之前还吃了广东餐,这是重点。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佩服石姐还会去电影院看国产片,为祖国的GDP做贡献。

“扯淡不是错,也不奇怪。奇怪的是谁给捧得这么轰动”,
哈哈,在我看来,这就是具有强盛生命力的华夏文明奇特之处,:))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坐在电影院看了3D的“流浪地球”,没有美感、色彩单一、人物设计没有普遍性,感人程度低。故事情节经不起推敲,越看越觉得是扯淡。影视艺术扯淡不是错,也不奇怪。奇怪的是谁给捧得这么轰动。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胡弗报告涉及到华社方方面面,有的部分有二十几页篇幅,关键词配了中文,这个惨淡的现实已经不是粉红们标榜同白人主流如何如何知根知底所能掩饰的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会不会有不少认死理的人?

我认为会有的,但在现代社会中绝对不会多,而且目前为止我也没遇见过。单凭博客网站上的文字,我不会得出对方是“认死理”这个结论的,很多文字(文章)有着针对对手的情绪挑战(或挑逗:))),是一种“逗你玩儿”。

我认为,对一个人的了解,必须通过直接的面对面的聊天/交往才行,通过直接聊天与直接观察,你可以发现,现代人认的是“利益清单”,而不是“死理”。当然,你可以把“只认利益清单”认作是一种“认死理”,:)))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说的。 我表示理解,你的初心不改。
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会不会有不少认死理的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看到,谢谢,明早看完男足再补课,:))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chinese-influence-american-interests-promoting-constructive-vigilance

香港有个上海老爷叔不服被人戴上红帽子,于是就诉诸法律,后来还真赢了官司,他那段否认自己有党员身份的话很冷面滑稽,像从姚周的嘴里出来的:)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11&id=80377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的这段留言,我怎么很多没看懂呢,是不是我回去太久漏了很多?请二郎发几个链接过来吧,周末补课,:))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黄莺' 的评论 : 黄莺好,来了,可以什么都不说,但得喝一杯,:))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佩服茵茵“对萨特没感冒过”,我是在40出头后才慢慢去理解卡缪的“痛苦”、以及茵茵所说的“Camus的那种特有的理性感性以及深厚高超的人性”。知乎网站中对他俩的对比文章都非常有趣,不知法国本土民众是如何看待这两人的。

还有啊,在想,1930年代前后,西欧大批年轻左翼知识分子,在去苏俄体验观察了一把,或经历了西班牙内战,都知道斯大林共和军们的所作所为,但为什么回国后作为自由人,有人成就了《1984》这样的著作,而有人却继续为社会主义布尔什维克唱赞歌呢??他们可是自由人啊!(知乎上有人对萨特只说了一句话: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文章。呵呵。)

联想现在海外华人中的知识群体,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着左右着他们呢??
黄莺 回复 悄悄话 土豆,黄莺插不上嘴,就留个爪吧,周末愉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那瓶酒看懂了,haha,等不及子乔了,昨晚开喝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妹好,俺回来啦,其实俺这篇不是想说“美人赠你蒙汗药”,而是想抱怨没人赠我蒙汗药,这不,只能一个人酣醉一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介绍上海?让我再考虑考虑吧,不过不拍外景照片,也不多写人物故事,只把“他们”封闭70年的家中陈设拍几个片儿发上来吧,等我下次回去再说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大姐好,大姐的每次留言都是对土豆性格/观点的特征总结,蛮准的。

首先,我确实属于60年代,至于存在主义嘛,类似于我对萨特态度的转变,以前确实偏向于存在主义,现在好像对这有些疑问了。当然,原因可能也不是针对思想范畴的“存在主义”,而是因为国内泛滥地使用“存在主义”这个单词,类似于近年来大量出现的“岁月静好”啦,“断舍离”啦,总觉得中国的这个环节这个年代突然踊跃出现的这些词汇,呵呵,蛮搞笑蛮不可思议的。

至于热血青年,啊哟妈哎,是讽刺我“愤青”?哈哈,去年还确实被一30不到上海小姑娘说“愤青”了,还说俺“不成熟”,回多伦多后马上去家庭医生处把耳朵洗了一下。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最后一句是画龙点晴",哈哈,其实这最后一句是3个月前写的,只是当初不敢直接参与战斗,只得等至今日才拐弯抹角地吐一句,:))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下面人民网的那篇“鲁迅为什么写《我的失恋》? ”,蛮好玩的,似乎鲁迅也讨厌徐志摩。再给一个链接,是鲁迅的《“音乐”?》,又把徐给讽刺了一通,看人家打架,俺也会热血沸腾的,:))
http://www.millionbook.com/mj/l/luxun/jwj/02.htm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回城了,问好!上来就一篇美人赠你蒙汗药,读得我眼花缭乱,东边山岗西边云。连接拷贝了回头忙忙读来消化。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一本10几年前的谈话录,不能说好看或不好看,只是觉得这种“聊天”很好玩,是我喜欢的;读时也会觉得他们俩的对话不在一根线上,但想想这就是老友之间的畅聊啊,有种肆无忌惮无轨车乱开的爽劲儿。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大姐好,饱学之士称不上,只是杂读了一些杂文。其实啊,我并不怎么喜欢王朔,应该说是对北京大院的人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我自身性格问题吧……不过,这次读到他帮助老侠(霞),还是蛮佩服的。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这本书早就听说过,却从没有看过。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太君说到墙内墙外,前一阵斯坦福报告把灯塔国的中文媒体平台扒拉个遍,还奉上一顶顶红帽子,上榜的大都是忍气吞声不响,有几家说要打官司讨说法,可也只是楼板声。那份报告的几十个作者中不乏熊猫派,如今也都随川爷的拍子起舞,所以不要小瞧地盘判头营造商出身的,别说是他的同胞对手,连向来自信的党媒都承认看走了眼。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一定的,给我们介绍介绍上海,回头可以跟着你的脚步!:(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就喜欢Camus,最初是因为看了他的一本哲理散文一一痛苦与阳光之间,后来我非常赞同他关于“西西弗神话”的理念,对萨特没感冒过,也自我分析过原因,我想是因为喜欢Camus那种特有的理性 感性以及深厚高超的人性。
不久前买到一本描述Camus一段恋情的书一一你让我晕眩,还没看呢。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句是画龙点晴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有点看不懂,不过那瓶酒看懂了,那是你约子乔喝的:)土豆周末好!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觉得你还是蛮像六十年代信奉存在主义的热血青年的。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文城中又一位右手边是红楼梦,左手边是鲁迅全集的饱学之士。BTW,我一直都喜欢王朔,喜欢他的痞,他的率真和仗义。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没有想到王朔如此仗义!我很年轻时常读这首“蒙汗药”的诗,从来读得朦胧,现在读了此文,有了新的领悟。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我带的是纸质美人,很不过瘾的,也没办法啦,:))
对了,这本蒙汗药,可以网上下载着看的,不用翻墙去找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好,信息量大?哈哈,确实,所以那烦小宝就“过目不能走”了,祝周末好,:))

对了,你那照片里的机器手,我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好,我准备下周开始每天听一小时,秦晖的社会学研究工作,是我非常敬佩的;不过,说实话,觉得这可能不是清静的菜啊,试一下也好,:))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终于回来了,还带了这么多好东西。我把十个小时的读书链接存了。有时间好好听听。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周末好。你这篇文信息量好大,但是似乎明白你的意思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禾苗回来了,还带了蒙汗药,美人,野夫,鲁迅的失恋,让我目不暇接。赶紧去墙内整点儿蒙汗药来看看!谢谢分享,大有收获!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久不见,:))),我是觉得文学城外有太多好东西啊,:))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哈哈哈,我也是,问好土豆anyway,好久不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哈哈,烦爷好,你对“土豆-禾苗”过目就忘,所以不能吸取教训,上了n次当啊。

对了,以后标题中都加入美人两字,烦爷是不是会每天来点几次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妹好,这种文章可以不读,俺只是想找人喝一杯,:))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你这个人写作很有潜力,但是太拐弯抹角,应该把你送到文学院去进行一下,学习写文的时候怎么样围绕着一个中心思想写出一个短小精悍的小文,让人过目不能忘,而不是过目不能走。这已经是我第N次对你的写法提意见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啊,你的文内容和方向太多,我有点follow不下来,好像在读一个论文一样,很多链接,似乎要花点时间才能搞清楚,在当今短平快的氛围里有点太深奥了。 so far 我只读懂了最后几句话。 xnh!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关于标题《美人赠我蒙汗药》的由来,请见鲁迅的《我的失恋》:

我的所爱在山腰;想去寻她山太高,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回她什么:猫头鹰。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我的所爱在闹市;想去寻她人拥挤,仰头无法泪沾耳。
爱人赠我双燕图;回她什么:冰糖葫芦。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糊涂。

我的所爱在河滨;想去寻她河水深,歪头无法泪沾襟。
爱人赠我金表索;回她什么:发汗药。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

我的所爱在豪家;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摇头无法泪如麻。
爱人赠我玫瑰花;回她什么:赤练蛇。从此翻脸不理我。不知何故兮——由她去罢。

下面这个镰刀锤子网站的解读,也蛮有趣,(对于近代史中的鲁迅,“必须”从党务、民事两个方面去认识体会,呵呵)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40/10028143.html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6525833/

(另,如果把这个失恋看作是对“祖国”的,呵呵,那就真的是应了最后一句:不知何故兮——由她去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