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17)又说书了

(2017-12-15 15:38:47) 下一个

 

转眼进了七月,妈被区里借调办培训班,四十个学生,这次只管教学,其它事务自有人管理,当然,成绩也算他们的。

市里几家大厂职工医院也派人来学经验,准备自己办班,解决部分子女就业和医护短缺。有位化工医院的医生原来就和妈熟悉,妈记得售票姐姐是化工子弟,便同那医生打个招呼说好那边要是办班,想办法帮忙加个人。改天见到售票姐姐,悄悄递给她一张纸条:让你弟找这个人联系,上化工糸统红医班,告诉你家人,千万别和外人说。几天后,售票姐姐见到我,竖起大拇指:成了。妈再三告诫:欠人的要还,到此为止。以权谋私,走后门之风,大概就在这年月兴起的吧。

各中小学开始了暑假。师父这里被送来一位新杂役,初中刚毕业,比我大二岁,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儿子。长得有模有样,穿的溜光水滑。我跟他讲该干些什么,哼哈几声,不以为然。在这没待几天,受不了,跑了。四师兄告诉我:差不多每年都要收几个这种被送来的。大半自己走了,有几个挻下来了,可不认几个字,脑子又不灵,背不了书,记不住药,给辞了。五师弟是师父走乡时在邻县收的。三师兄是师父朋友的孩子。当年师父在城里时去大户人家出诊,看上人家孩子,领回来了二师兄。大师兄是师父的爹给找的。

随着夏日渐盛,师父的访客多了起来。三位在市里的师兄,时常陪贵客来访。远在沈阳、北京的师伯、师叔也送自家弟子来这游学。这也是师门惯例:出徒后,称为弟子,要到三位以上本门或其他医门名师下行医並接受指导,至少一年。大约相当于中国的新就业医生专业进修,或美国的专科住院医轮训。此后方能得到师门认可,打着师门旗号独立行医开业,利用师门资源得到正宗药材。

三哥特意警告我和狗子:药田对外公开,外来弟子可以在那干活,辩生药。药园保密,只有六位直系门徒和狗子,以及三哥未来的徒弟有权知道。大哥二哥不在门,都不清楚。

狗子爸和二叔趁署假带孩子们和师母回家团聚,呆两天,扔下四五个小娃娃,两大人自个回去了。老太太难得清闲,大撒手啥都不管,狗子是他那辈老大,整天哄着几个小祖宗,烦得不行。我和狗子差不多,跑腿听吆喝,伺候各路神仙,忙得团团转,还要背书。继脉学后,接着背了《药性歌括四百味》和《汤头歌诀》。暗地里开出的方子初具模样,还离不开汤头成方,按五师兄说法:即便治不好,也不会搞大岔了。

唯一不变的是午饭后的猴子说书,师父的叫法。有外人、孩子在,七侠五义、隋唐演义之类封建迷信不能讲了,改成革命历史英雄主义。从“草原烽火”斗风雪到“香漂四季”战台风,从“阳光灿烂照天山”戈壁雪山到“枫香树”天阶石崖,从“古城春色”平津战役到“逐鹿中原”淮海战场,从浴血抗日“吕梁英雄传”,到消灭国军王牌“红日”。从老太太到小娃娃,听众最来越多,时间越讲越长,从大门口挪到院里,老太太占了师父的躺椅,把师父挤回卧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