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八)起桔梗了

(2017-11-19 13:06:24) 下一个

(仍采用上一篇方式,以相关事件为主线。)

狗子入门后第二天一早,和狗子一起跟三哥去药田。带着镐头(类似关內的镢头)、锄头、镰刀、铲子(比军锹小)。挎只大蓝子,里面套了小蓝子,装了几个瓶罐,一小块油纸包的肥皂。路上三哥告诉我:蓝子里有一小瓶老白干,要是碰破了、被蛇咬了,倒点酒。浅黄色是醋,一会儿要尝药,吃了后感觉不好,喝几口醋,可解毒。被蚊虫蜂子叮了,涂肥皂。看我一头雾水,狗子偷着乐:别问,他们都不知为啥,传下来的,灵。

三哥解释:药田不比菜田地要精耕细作。打底肥,撒下籽或移栽小苗后,基本上不用管,每年锄两次草培两次土就行。风雨雪霜,旱涝晒阴有助于提高药性,就象人煅炼健康一样,药也需要炼,为啥野生药有效力,就是这个理,不过产量就不高了。药田杂草多,虫蚁之流就多,吃虫的小动物也就多,每次来药田这些零碎少不了。

菜地过去就是一片药田,很快就到了。上百条二十几米长大宽垅,北方种地大多南北走向,便于通风釆光。三哥让狗子在前面拨垅上药间的草,我锄两边,他在后面培土。三哥一边干一边说这里种的都是用量比较大的,也就几十种。每种药每年种一垅,同种药每年换地种,多年生的就有好几垅。三哥说他师父讲过中草药不是年头越多效力越大,大多数药超过五年,药效加不了多少,毒性变大。这里的药最多四年,別地儿有多年的,改天带你们去。

我有些好奇:你师父不是我师父?三哥说:干爹是医脉,他师父是药脉,同属一门,各有传承。药脉管采、集、收、验、种、制、藏、易。有些药不好种,或者野生的很多,到季节去产地自己采或收购。会验药断药才能采收到好药,分品仪价。懂制备,收藏保管才能及时处理鲜药,保持最好药性。还要学会跟其他药农、药商打交道,建立互通有无渠道。我们这儿跟宁夏、四川、二广、湖北都有来往。现在统购统销不让托运药材了,我们就私下趁过年时背几大包当地产的精品走亲戚。今年过年前我跑过一趟四川,其他几地也来过人。药材公司的药大多劣品次品,没良品精品,治不了啥病。每年派给我们购药指标,不买就不给我们卖药许可,说我们非法采购,破坏统购统销。干爹没医照了,要是药照再没了,这院子就得关了。

从药材公司批发回来那些药,矬子里拨大个,挑能用的加些自己产的,做些成药(丸散膏),放在药屋柜台,谁用谁拿。四师兄走乡也背一些,随手散了。再差一些做成兽药,这儿十里八乡的都知道来这拿兽药。剩下的扔江边,烧火都呛人,沤肥也不行,上地里种出菜不知有毒没毒。

聊着干着,随手揪几片叶子让我和狗子品,讲讲这垅种的啥,怎么种,咋估么药性。十几垅活干出来了,三哥让先歇会,喝点水。接着三哥说:下条垅种了二溜长了三年的桔梗(Jie2Geng3),一会咱们起东面那溜。看我不解,接着说:春生夏长(zhang3),现在初夏,阳气正足,药气盛,夏至(24节气之一,在六月下旬)前,收东面的,得升阳气。别问为啥,我师父讲过,没明白,以后你们问问干爹。

 

 

附注:(以后学了西医才明白,酒精杀菌、凝固蛋白,可以灭活虫蛇叮咬时放出的毒性物质中蛋白类毒素。植物中毒性物质多为生物硷,可被醋酸中和。蚊虫蜂口液含酸性物质,被肥皂中碱中和)。

东北那时出的纯老白干68度。常喝的65度。60度以下不算白酒,喝那个不叫东北爷们。

 

附言:自五十年代中期起,实施到八十年代中期的统购统销,将中医、药产业链拦腰截断。

中医师、药师无法选择自己熟悉擅长的药材,无法得知处方中药材品质优劣,以何治病?

种药, 加工, 采购, 保管人员没有几个粗知药性,整出那些玩意儿,一股子霉味,你也敢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lbjessy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故事,我的太爷爷据说是药材商人,而爷爷则是卫校毕业,父亲却搞了工程,终于明白这中间为什么没有传承了。
风乱翻书 回复 悄悄话 真好,第一次看到以前中医传承教授方式,好文笔好记忆!
hao-hao-cai 回复 悄悄话 术业有专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