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六)该你背了

(2017-11-12 07:30:55) 下一个

等我背完,师父挠着脑门说:祖宗传下的规矩还真是有讲究,不照路数来,整岔劈了。寻思你有点底子,让你早点上道,有点儿急了,这次算你过。打今儿个起,有空进药房多转转,帮你五师兄理药,上药。明个起,前晌跟你三哥去药园采药。干这行药是本,这个不通,別的白扯。跑村(送药送吃食)、买东西的事,狗子干了。

狗子那边听到,不高兴了:凭啥让我去跑腿。师父一瞪眼:你爹没交你饭钱。狗子跟着唧嗝:我在药房干不行吗? 师父冷笑:你不是学徒,不在行,那不是你待的地。乖乖地跑腿挣饭伙。狗子无奈:那我干学徒,就不用跑腿?师父不动声色:你要是学徒,和猴子轮班跑街。狗子一看能把我拖下水,立马大喊:我干学徒。师父暗喜:你说的,別反悔。狗子一梗脖子:反悔是孙子。满院大笑声。

师父让狗子挂在大师兄门下学徒,在这代管。知道这院里只有我能降住狗子,这么安排等于给我安了个师叔名份,他们家里的辈份也没乱。狗子翻了翻白眼,认了。 师父后来说,早就打算让狗子跟他学,可狗子心性不定,一直没敢提这茬。借机下套,把狗子拐进去了。就这样,师父总算了结一桩心事,本家有人接医术了。后来狗子悄悄跟我说,他也想学医,好歹也算个正经营生,可是怕自己先说了爷爷会管得严。得,爷孙都在拿我较劲。

趁着没客,五师兄领我到药房里面仔细讲解一番。东厢房也是典型的北方三大间,中间堂屋开大门,堂屋两侧中间各开门通南北间,只有在朝院子这面墙有窗。大门右侧一匣柜,照市面中药铺里的柜台小点,靠南墙摆放,药匣朝外拉,里边放些常用药和成药。还有明格(没有门)放笔、便笺、尺、药纸、切刀、木锤、蒜缸子(学名:研砵)等小工具,墙上挂着几杆称、纸绳。门左侧一桌两椅。东墙摆二架七斗三格柜,相邻的南北墙亦各置一粔。斗柜上有横拉门的瓶柜,上面还有很多木匣子。我算了下,四个药柜七斗七行三格,近六百种药。五师兄说:没那么多,有些常用量大的占好几个格,还有很多格有名无药。这四个柜子按药性放,寒凉在北,平温在东,热在南,相近药性的放在同斗里,常用的放在上数第三四行,取药时不用踮脚哈腰。味道大、吸潮的要放在密封瓶子里,怕潮的在上面匣子里,金石兽骨类放在在坛子里(坛子是土做的,土生金石。不能碰木)。

北屋是药库几排大木架子摆满了各种纸箱,木箱,布包,麻袋,成捆的原材。也按药性分架。南屋就是一小型制药作坊,半屋子各种用具加两口熬药大锅,一台大木案,南面开一高窗,通风透亮。平时五师兄在这儿做丸散膏剂,有客人时在东屋门口外摆上吃饭的小地桌,加工药材,随时听师父吩咐。

东厢房和正房铺地龙,冷天烧煤取暖,天太潮时也升火。屋里没有明火。院子里外不种花草,只有院外一片大树。五师兄说:花草招虫蚁,药不好保管。树上好多鸟窝,鸟吃虫,这跟前苍蝇蚊子都没有,就是早上太吵。

狗子摇头晃脑来到药房讨嫌,被我一把拎起,按在药台扇了俩屁板:刚才背书,你笑我,还笑不笑了。狗子讨饶:不敢了。问他:背过没?狗子说:在这混了两年,知道不少药,没背过那册子。好,现在我是你师叔了,你得听我的:该你背了。

 

附:中草药材制备,各医家大同小异。毎家自有独到之处,按自家医道制药,常常见到病人拿同一药方,到不同药店抓药,效果大不相同。师父说过:俺这儿没有秘方,有秘药,俺的药材就是好用。

药材摆放各家不同,市面上铺子流量大,常用的放在随手处,常配伍的放同斗不同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胡眉眉 回复 悄悄话 特好看,继续跟。赞!
Ckmomof3 回复 悄悄话 精彩
etranger 回复 悄悄话 大哥写得真好!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实在精彩!期待!
江一泓 回复 悄悄话 精彩,期待下一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