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咖煮雨

走走、读读、想想、看看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正文

叹河东河西,在Madison Square Park

(2019-06-04 04:36:30) 下一个

 

 

老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怎么感觉转眼间就轮到自己河东河西了。我通常不喜伤春悲秋。因为我知道,今天,是我余生最年轻的一天。

Flatiron Building

 

 

本来有一篇旧文在豆瓣博客。 好久没去,今天发现,打不开了,被和谐了?没关系,原稿还在文档里存着。纽约的照片手机里一堆一堆的。 

 

纽约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在外面逛荡了一个冬天,还真挺想家的。回家第一件事,到教会打卡。除了写游记,我很少聊到宗教。不过,从建筑层面,我特别欣赏教堂的建筑结构。且不必说圣家堂,圣彼得教堂等等世人瞩目的名胜,就是我的教会,也是建于1828年的纽约地标呢!我就是喜欢坐在里面那种感觉,美妙的圣乐,琴声,空灵悠远, 尘嚣不侵……

 

第二件事,邀约我从前的同事/朋友,共进午餐。约在离他们办公室很近的地方,在Madison Square Park 附近。这里有村里人见人爱的地标-Flatiron Building(熨斗大厦)。 刚刚落成时,随了她的设计师的名字, George A. Fuller,叫Fuller Building。现在的熨斗大厦一带,23街五大道,村里人叫女人街,很多商店哦。我很早到,主要想去我喜欢的瓷砖店,Porcelanosa, 看看瓷砖。这几年对装修非常感兴趣。

 

 

麦迪逊公园一带我再熟悉不过了。很多年前,就在附近读书。可当年也许太年轻,从来没心思抬头欣赏一下这些楼宇。打工,读书,还有年幼的小珠,总是脚步匆匆。告诉你们一个小trick: 下了地铁,跟在有一双大长腿的男生后面!这样就可以躲过川流不息的人群,快速走到教学楼(对,纽约城的学校是没有校园的)。所以,当下的我都是仰视,好好看看这些地标。

 

 

 

 

虽然我这个看热闹的觉得她美轮美奂,可是建筑界的权威杂志说她-“New York’s latest freak in the shape of sky scrapers”。在1902年施工时,就有人担心这种奇葩形状会倒塌……一百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如此优美地屹立着。不久前,我和教会里的一位姐妹,退休的高中物理教师聊起了纽约的地标建筑。她还告诉我,是上帝的手一直在扶着熨斗大厦,云云。

 

我笑了。可能是自己老了,锋芒不再。再说,信仰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静静地与神交流,make myself a better person。不必做满嘴跑神的phirasee。我有一种念头,关于宗教和艺术,也许是在西斯廷教堂仰望天顶壁画《创世纪》时,灵魂之光被照亮时的霎间感念:宗教是人类灵魂中的极致想象,而艺术承载着宗教的神圣和永恒,两者相依相随。

 

进了Porcelanosa, 选了瓷砖样品。喜欢他们的样板间,可以学到很多。Porcelanosa, 我认为是瓷砖界的Burberry

My 50 shades of gray

 

穿过公园。这里有很多回忆。我的毕业典礼是晚上。来不及回家接小珠。珠爸带小珠上班。公司每一年员工有两个星期额度,可以送孩子去公司幼儿园。据说小珠中午不肯睡午觉。老师对她说,...You do not have to take a nap, just close your eyes. 然后她就睡着了。这句话我经常拿出来逗她。我下班后就在公园的滑梯旁边,和他们汇合。现今春光正好,滑梯仍在,公园四周却多出来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楼。满满时光的味道。

 

麦迪逊公园附近,有很多好味道的餐馆。蝉联米其林三颗星冠军的Eleven Madison Park,是我非常喜欢,和愿意推荐给朋友的。当然,我推荐的角度不是填饱肚子,而是把分子式烹调和桌边秀当成艺术品来欣赏的美食体验。一直垂涎曹雪芹笔下的,那个用十来只鸡做配料的茄鲞。11 Madison Park的茄子,味道也是不错呢。

 

到了餐馆,P已经在吧台上小酌了。老朋友见面就是好。虽然现在每年就聚一两次, 可没有生疏感。毕竟工作在一起时间太久了。更主要我们办公在大通桌上,我一伸手就能拍到他们的肩膀。不光是他们的喜好,家里大事小情都知道。 现在流行说996 996曾是我们的normal hour 好不好。忙起来,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家人多得多。见面就开始互相通报最近在忙些什么。有钓鱼的,有打高尔夫的。我跟他们臭显摆我的设计图。告诉他们,早知道室内设计比从前那些日日面对的financial models又美又有趣,何必当初?

 

 

他们通常是不吃素的,当时是lent.

 

这些哲人吃饭脑子也在转:Time flies as we get older. But why?

 

总结答案:Because our brain’s internal clock runs more slowly as you age which means the pace of life appears to speed up.

 

然后大家一起抱怨纽约脏、乱、差,州/市税也特别重。 纽约富人都开始转移了。A调侃我们老板,他是最后一位坚守在纽约的富人。 音量有点大,隔壁桌的都扭头看我们。 我们一起大笑。纽约就是这样一个地方,Love and hate, 你说不清。 管它河东河西,不负韶光,开心就好。

 

 

 

就像和一位老朋友聊的,无论身在何方,我们不忍忘记30年前的河东。

 

更多纽约杂记,请移步:清咖的纽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