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里看美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万花筒里看美加,走马观花看世界。
正文

美中台携手让老兵回家

(2018-06-10 17:22:49) 下一个

我的这篇文章刊登在《世界周刊》2018年6月10日1786期,转发“文学城”博客,以飨读者:

为了帮助二战期间赴美参加飞行培训,不幸因公殉职,埋葬在美国的民国空军找回家人,需要与大陆和台湾官方及民间机构密切合作,才能共同去完成这件事情。反复搜索互联网,发现了这样一个名字:“老兵回家”,这是位于深圳的一家民间慈善机构。

“老兵回家”?这个网站名立即引起了我的关注。

“老兵回家”网首页

在这同时,随着“民国空军魂断美国”这篇记载着我们家人过去十几年中寻找赴美受训而牺牲的二叔的故事在“世界周刊”2018/4/29 1780期刊登,一时引起了众多民众和媒体的关注,有几位来自中国的读者热心向我推荐深圳龙越基金会。这才发现“老兵回家”原来就是龙越基金会官网。

打开“老兵回家”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幅幅感人肺腑的画面:“老兵回家”,“壮士暮歌”,“寻找战争失踪者 - 每个走上战场的士兵,都有一位等他回家的母亲“,”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 - 老兵回家,人性回家,期待与你同行“......

据该网站记载:2018年,是“老兵回家”活动发起的十周年在这3500多个日子里,我们已经关怀呵护了11109名老兵时光荏苒,受助的老兵数量在不断增加,但随着年龄增长,老兵的凋零也愈发迅速。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4月,全国各地有93位抗战老兵归队。这些曾经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正在以每月近百位的速度离开人世。

看来,他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公益活动。

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典礼上,几十名当年抗战老兵,分别乘车行进在接受检阅方队的最前面,与往年很不同的是:在这些老兵中有一部分是当年参加抗战的国民党老兵。

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典礼上的国共抗战老兵 (网路图片)

基金会创办者孙春龙激动地表示:“这场源自民间的,以人性关怀为基础的,关怀抗战老兵的行动,终于上升到了国家行动。”

从孙春龙2005年初次探访位于滇缅边境的国殇墓园,帮助第一位远征军老兵李锡全回家,到后来成立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发起“老兵回家”人性关怀活动,他一步一个脚印,走过了压力重重却意义深远的身份转变。

这个来自陕西铜川,曾担任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总编辑助理的年轻人,是一个不徇私情,不畏权贵,一身正气,敢于直言揭露社会阴暗面的新闻记者。最为轰动的一次,是他在“瞭望东方周刊”上揭露山西省娄烦山体滑坡事故瞒报事件纪实报告文学“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据说这篇报导发表后一时竟然被删,引起社会极大反响当时的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闻讯特别作出重要核查批示,使得事故最后真相大白。这份重要举报,也得到了中国国家安监总局的充分肯定。

孙春龙的报导经常涉及一系列真相披露,比如“山西官煤勾结黑幕“,”金三角毒枭禁毒“,”中印边境真相“,”四川地震系列报导“,”临汾的忧伤“,”佘祥林冤案“等等。由此,被选为2008年“中国十大法制人物”,‘中国阳光记者’,‘十大真情人物’,以及“2008年感动国”候选人。他关于滇西抗战老兵的纪实文学“异域1945”于2010年9月由新华社出版社出版,2017年1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发行了他的另一部纪实文学“没有回家的士兵“。

这些是我在决定和龙越建立联系之前,从网上陆续查看的关于他和龙越基金会的大量资料。我特别认同该基金会所倡导的使命“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他们关注“老兵回家”已经不限于帮助个别老兵回到家乡,而是扩展到了更为广泛的层面,那就是,为战争背景下的每一位士兵提供人性关怀,无关于政治,无关于党派,无关于战争的胜利或失败。龙越基金会从创办开始到现在,仅仅几年,已经获得社会上广大民众的普遍支持,从各省市包括台湾在内召集了数百名自愿者,正依靠大家的力量,共同携手老兵人性关怀。

因此,我给龙越发邮件并把相关文章“寻找封存的记忆”及全部赴美因公殉职的民国空军名单传过去,希望与他们一起去寻找那些抗战空军烈士的家人。

邮件一发出,这段被封存70多年的历史,立刻得到龙越基金会和一些研究抗战历史的学者们的充分重视。“为安葬在美国的五十多位因公牺牲的民国空军寻亲,让英烈回家!”很快,在龙越成立了项目专案组!

一个好消息从龙越基金会传来,说是在这五十多位逝者中,其中有一位的家人已经找??到了!

原来,2018年1月,他们收到一封来自台湾的寻亲邮件,写信人是目前居住在台北的空军官校十期后人卢维明先生,他希望通过龙越基金会的帮助,寻找1944年年赴美飞行训练失事殉职,孤独葬于美国德州70余年的空军老兵秦建林的亲人并完成老兵归葬的心愿。

秦建林烈士(1917-1945)(卢维明先生提供)

据卢先生介绍,他父亲当年的战友秦建林中尉,原河南省武安县人(当时武安归属河南,后来划分到河北),生于1917年10月18日。抗战期间赴美受飞行训练,,在空军军官学校第十期毕业。历任空军第二大队第三十中队,第十一中队飞行员,升至中尉二级。不幸的是1945年9月28日,秦建林在美国驾机练习飞行,失事殉职,牺牲时年仅28岁,后来安葬于德州国家公墓至今。据当时的记录,秦建林未婚,仅遗有老母。

按照卢先生抄录的台湾“空军忠烈录”记载如下:

秦烈士建林(1917 - 1945)

秦烈士建林,河南省武安县人,生于中华民国六年十月十八日。在空军军官学校第十期毕业。历任空军第二大队第三十中队,第十一中队飞行员,升至中尉二级。

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烈士在美国驾机练习飞行,失事,殉职。遗有老母。

秦建林烈士在美国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的入殓仪式,1945年10月3日 (刘正良提供)

“寻人启事”通过龙越基金会的微信公众号“寻找战争失踪者”发出,一传十,十传百......在广大爱心网友的帮助下,很快从河北武安县找到了秦建林烈士的亲人。秦家八兄弟,秦建林最小,目前还在老家的只有五哥建祥这一支。烈士牺牲以后,全家人为了纪念这个弟弟当年为国捐躯,后辈们取名以“永。远。常。存”为序。

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故事啊!看着龙越发过来的这条信息,心里非常激动!要知道,这位秦建林烈士,也在我所收集的美国德州布利斯堡因公殉职名单中。由于英文名字的混淆,墓碑上显示的是Chin-Chien Lin,其名和姓的颠倒让我反复在林姓空军学员名单中查找,一直无法确定他的中文名字。

查看了秦建林的飞行失事报告,他是在1945年9月28日作为副驾驶乘坐TB-25轰炸机和驾驶员Chen,Yen-Jui (中文名字还没有找到)一起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道格拉斯机场进行晚间起飞和着陆训练。飞机正常起飞,转了一圈后正要着陆,突然发现前方有飞机挡路,驾驶员赶忙把飞机猛地往左靠,希望避开前面的飞机,结果头撞在驾驶舱盖上,一时失去意识,再醒过来想修正飞机的航向,已经不可能了!

飞机的速度太快,猛然撞到地面,顿时起燃起了熊熊大火。等众人赶到,救出了深度烧伤,不停呼叫中的驾驶员Chen,Yen-Jui。可是,他们怎么也找不到副驾驶秦建林后来,待大火被扑灭,从机尾的导航舱里发现了秦建林的遗骸经后来飞行失事原因调查组的分析,大家确信:当时,两个驾驶员都设法离开了大火中的飞机残骸。可是,秦建林一时没看见驾驶员Chen,Yen-Jui,为了战友的安危,又奋不顾身地反身回到烈火正熊熊燃烧中的机舱里去寻找,居然还钻进飞机尾部的狭小导航舱......

秦建林烈士在美国德州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墓碑上的名字是Chin-Chien Lin

通过龙越基金会,我立刻和台湾的卢先生建立了联系。紧接着,来自美国,中国和台湾的几十名志愿者组成了“让留在美国的空军老兵回家”微信群。在我们这个新组建的微信群中有民国空军的后代,空史专家,龙越基金会各省市志愿者和项目组员工及负责人。

赴美因公殉职的民国空军名单发出以后,我也收到不少读者热烈的回应以表示对空军英烈的悼念,一位退役空军特地寄来了“中华民国空军军官学校学生名册”,台湾研究黑猫和黑蝙蝠中队的专家唐兴华帮助找到了几位因公殉职空军的中文名。现有的五十二名赴美空军名单,经大家集思广议,再由卢先生帮助反复核对,最后确定二十几名空军的中文名。有了中文名,从“中华民国空军军官学校学生名册”上就能找到他们参加空军的时间,出生年份和籍贯,志愿者们可以先从他们的原籍去寻找......

自从通过龙越基金会微信公众号发出“寻找赴美因公殉职空军家人”信息,到目前为止阅读量已达64多万,评论100,转发136,收藏378。大家都希望越来越多的网友能看到这则消息,从而尽快地帮助找到空军的家人。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台湾的卢先生又从美国乔治亚州某公墓找到了原中央航校十二期第一批赴美参加飞行培训,毕业后被挑选去学习P- 39战斗机而不幸牺牲的二位学员。于是,我和卢先生两人,一个在台湾,一个在美国,通过微信一来一往,根据英文名和姓的不同排列组合,最后将五名当年学习P -39牺牲的空军学员从公墓名册中全部找出来了!

他们是:

吴刚 - 准尉,P-39F,4/14/1942

梁建中 - 准尉,P-39F,4/18/1942

陈衍鉴 - 准尉,P-39D,5/10/1942

李其嘉 - 准尉,P-39D,6/16/1942

李勋 - 准尉,P-39D,6/27/1942

烈士陈衍鉴中尉在乔治亚陵园的信息

自从德州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空军名单公布之后,中国飞虎协会会长翟永华曾经发邮件询问:“为什么不见当年空校十二期第一批赴美学习P-39飞行失事而牺牲的五位学员?”由此,我一直认为,除了当年民国政府和美国签订的埋葬在德州军人陵园这五十五名空军之外,一定还有其他墓园安息着当年赴美受训的民国空军。可是,查找过许多资料,也打电话询问德州陵园工作人员,却一直无从发现。这次若没有台湾的空军后代卢先生的帮助,那五名安息在乔治亚州墓地的学员不知默默无闻还要在那里待多久?

现在,总共赴美学习飞行而因公牺牲的空军学员人数已达六十名(其中三名在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的墓碑还没有找到)。根据目前已经整理出来的名单所涉及的省份,各团队计划到各民政部或当地户籍处查找,还准备制作每个人的“寻人信息”,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希望通过大家共同的努力帮助这些民国空军找到亲人。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后面有一个很大的群体在支持我,帮助我去带老兵回家。”龙越基金会创的努力始人孙春龙如是说。

从开始寻找那几十名赴美殉职的空军将士,到今天与龙越基金会合作,让我充分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意。今年三月到德州墓地献花并拍摄空军将士墓碑照片,我心里就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2013年7月中国民政部首次发出“国民党老兵也要管”,将国民党老兵纳入优抚对象的政策出台,犹如吹响了关注老兵的集结号,以这个使命为前提,龙越得以放开大步做很多事情。一时间,全国范围内关爱老兵活动相继举行。目前,龙越基金会已经在各高校孵化了十多个“关怀老兵”大学生志愿者团队。志愿者们对老兵不离不弃,不仅是老兵精神的传承,对老兵的人性关怀,也是对历史最好的纪念。

龙越基金会和志愿者们正在传播的是:“尊重人性,尊重生命”的价值观和人生理念每一个老兵,都有各自不同的经历,经历中的一段段细节,构成了一个个感人心扉的故事,这就是历史。

目前,龙越基金会正在进行的一系列人性关怀项目包括:

抗战老兵关怀:通过打造并支持自愿者组织的团队,为老兵提供物质援助和精神抚慰并重关怀。

寻找战争失踪者:1937年帮助年后各大战争中失散的家庭寻找团聚的可能,从人性的视角,弥合历史的伤口。

抗战英烈遗骸回家:寻找因战争而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军人遗骸,接他们回家,阵亡军人墓地,纪念碑修建或维护。

烈士亲属抚慰:通过社会募捐为烈士亲属提供必需的生活补助。

战争难民人道救援:主要聚焦在战争地区难民安居,卫生,营养和儿童心理抚慰。

历史回家:支持客观而又理性的历史研究和个人口述历史记录等。

从他们做的第一例两岸寻亲2014年帮助台湾百岁老兵汪呈松找到大陆的女儿,到现在已经在台湾建立了核心志愿者团队,接下去会把寻亲的力量扩展到其他战争领域,如缅甸,泰国,朝鲜和越南等地。

龙越基金会的项目负责人告诉我,滞留台湾的抗战老兵,是当今全世界最大的不能回家的士兵团体,“寻找战争失踪者”也将重点放在了(1)帮助内地亲人寻找1949年前后前往台湾的亲人或亲人骨灰;(2)帮助台湾老兵或后人寻找内地的亲人;(3)协助亲人团聚或将骨灰回迁。

位于深圳的龙越慈善基金会的办公电话一时间几乎成了倾诉热线。许多国民党老兵争相传送这个尚未公开的号码,老兵和他们的子女难掩内心的激动,两岸三地打电话隔空倾诉往事时常常泣不成声......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是老兵和老兵家属们的共同心声。

目前,他们已经找到滞留在台湾数以万计的亡灵,大部分存放于全台各忠灵祠,忠灵塔,军人公墓,但还有一部分散落在民间墓地,甚至荒郊野岭。台湾雨量充沛,杂草疯长,常年不为人知但也有很多家庭,几十年没有放弃,总算等到了奇迹出现,这是亡者的幸运,更是后人的虔诚龙越志愿者发现:!寻亲,不可缺的是亲人的参与,后代的孝道感天动地!这也是鞭策他们怀揣初心,秉承使命坚持下去的动力。

龙越人笃信,对人性的关怀一定能跨越海峡两岸的隔阂。

我也相信,在龙越志愿者们的帮助下,几十名魂丧美国七十多年的民国空军一定能找回他们的家人!

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

地址:5200 Fred Wilson Road,Fort Bliss,TX 79906

电话:915-564-0201

网站:http://www.interment.net/data/us/tx/elpaso/ftblinat/index.htm

班宁珀斯特堡公墓

地址:?Fort Benning, Muscogee CountyGeorgiaUSA

网站:https://www.findagrave.com/cemetery/248765/fort-benning-post-cemetery

美国航空历史调查与研究(USAAIR)

网站:http://www.aviationarchaeology.com/src/AFrptsMO.htm

龙越基金会“老兵回家”网

http://www.szlongyue.org/

寻找空军老兵联系邮箱

info.ww2.caf@gmail.com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
闲人123 回复 悄悄话 楼主为抗战老兵和中华民族的英烈所做的一切值得称颂。

但是,本文的标题中的“美中台”三字明显不合逻辑。不管作者是台湾还是大陆出身,中台俩字都不可并列。从什么时候起,中国只是指中国大陆部分,而台湾成了中国以外的另一个国家了?没有的事嘛。

即使当今的台湾,法律上也是“中华民国”,即中国, China。你哪怕说“中国大陆也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逻辑上也说得过去。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认为“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至于海峡两岸谁才是“China”的唯一代表,总有一天会看到结果的,不是吗?

如果你认为海峡两岸有分为两个独立国家的可能,那得等到事情发生以后才能这样说,是不是?要是以后亚洲成了一个国家,或者全世界成了同一个地球村呢?既然是以后才发生我们又无法操控的事,何必现在操心呢?
山地 回复 悄悄话 求同存异合作共赢的典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