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里看美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万花筒里看美加,走马观花看世界。
正文

郝思嘉的筑巢梦

(2018-04-05 03:10:00) 下一个

 今个是周六,郝思嘉约好友康妮一起去看开放屋(open house)。

 "哎,你帮我看一下路牌,这是到哪条街了?“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急切地问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康妮 。  不知是门牌设置得不对,还是搜索出错,跟着GPS转了几圈都还没有找到那所房子!

 康妮接过GPS仔细查看,发现输入的路名有误,南辕北辙,当然找不到了!

 "你的经纪今天会来吗?”见郝思嘉调整了方向,焦虑的心情稍为平复,康妮这才敢问。

 "不会!通常都是我找房子,看上了,才给经纪打电话。” 郝思嘉显得有些无奈,“今天,只好请你来帮我当参谋了。”

“我倒是很高兴陪你出来转转,咱们姐俩正好有机会见个面!不过,要我说啊,经纪人的职责,就是按照客户要求,找房看房,负责房屋购买过程中的一切事项。否则,还找经纪干什么?“康妮直率,不明白为什么郝思嘉找个经纪看房还如此顾虑重重?

“嗨,这你就不知道了!为了这房,一年来我花了多少功夫?每个周末已经习惯成自然,四处开车找开放屋。平时天天紧盯着MLS网,只要看到‘合适的’就让经纪帮忙预约上门。光下单,来回谈妥价钱,找验房师验房就不下三次了!”说着脸色暗淡下来,不由叹了口气,“你说还能怎么折腾我的经纪啊?再说了,这个经纪是朋友的朋友,己经够麻烦他了!”

康妮也是郝思嘉的朋友,当年移民到温哥华不久,正巧各自的孩子一起上培训课,每周接接送送,时常在课外等个把小时,聊天聊久了,两个母亲就这样认识了。孩子一天天长大,来往却从未间断,迄今已经十多年了,可谓知根知底。

早年上学的时候,郝思嘉和先生是同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婚以后,两口子确实过了一段恩恩爱爱的日子。为了改变当时的生活环境,向往美好的未来,丈夫不远万里留学加拿大,拿下硕士学位,顺利在温哥华找到工作。郝思嘉高中毕业后下乡插队,文革结束回城顶替当工人,以陪读家属的身份出国。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庭,多年在餐馆打工,没有机会再上学深造。他们原本拥有一个小小的城市屋,后来儿子考进西区一所高中,为了就近入学,忍痛卖了城市屋,搬到学校附近临时租房住。谁知,这一租就是十来年!

郝思嘉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帮厨,成天站着工作,造成双腿静脉曲张,小腿爬满了红红的“蚯蚓”(据说,这是餐馆工作人员的常见病)。拿的是最低工资,虽能分到一些小费,但每年工资增涨的幅度,远赶不上通胀。她也没有学历,英语又不好,除了拼体力,看不到其他出路。想做生意,就需要投资,很多时候投资的回报取决于本金的投入。这些年,就像很多飘洋过海来到温哥华的新移民那样,她发誓要闯出一条路,从此再不为别人干活!尝试过各种生财方法,可迄今,还是没有找到一条为她打开通向自由王国之路。

过去,康妮只知道郝思嘉和丈夫经常发生口角,以为小两口为家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怄气。后来才知道,自从他们把原先的城市屋卖掉之后,手中攥了一些钱,想用小钱换大钱。起先和朋友合伙投资做生意,花了时间精力不说,还赔了本。接着丈夫开始投资股票,希望在股市中能把失去的本金赚回来。没想到,一场前所未有的金融海啸,给世界经济造成无法挽回的重大打击,也冲垮了像郝思嘉丈夫那样的散户投资小股民。为了获取高回报,他投入股市的几乎全都是高风险基金和股票。暴风雨突然降临,顿遭灭顶之灾!眼看着世界五大投行几乎全部消失殆尽,道琼斯指数连连暴跌。如果不是咬着牙狠狠心把最后快要触底的那些股票全部卖空,卖房换来的钱就全军覆没了!

面对成天寻死寻活的丈夫,郝思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忍痛让他海归回国,在朋友的公司任职,希望他在那里能找回自信……

这些年,整个温哥华房地产价格大涨,如果卖了房而没有及时买进的话,就跟不上套了。即使当年哪怕买一个公寓,现在的回报也很可观!

老移民们都爱说:“在国外生活,老了老了就靠房,只要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其他生活上的开销是很少的。”

郝思嘉信这个理!这些年他们俩口子聚少离多,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温哥华发奋努力,好不容易兜里又积攥些钱,重新开始了“筑巢梦”。

“再难,也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郝思嘉暗暗发誓。

这不?成天东跑西颠正为看房买房而犯愁!

一年多来,郝思嘉看房少说也有上百处。价格合适,看得上的几个,表面还算光鲜,可验房时,不是发现屋顶漏水,地下有油罐,就是取暖设备不符合规定,奇奇怪怪的毛病都出来了。每次白花几百加币验房费不说,还得花时间花精力,最后几经折腾,考虑再三,只好舍弃!

康妮说:“看房和逛街买东西一样,看多了,眼就花,审美标准越来越高,价钱也芝麻开花节节高。“

 "可不是吗?” 郝思嘉说她就想着赶快买个房,好让海归多年的丈夫别在外折腾。回到身边,在剩余的岁月里,俩口子心安理得过着不算富裕但自给自足的退休日子就行了。说罢,还特别补充了一句至理名言:“钱这东西,永远没有个够!”

俩闺蜜正说着,转眼间,拐过几条街,来到今天预定要看的第一个开放屋。

只见路边停满了车,不少看房客,三五一群,围在门口,正议论纷纷。

郝思嘉拉着康妮来到门口,不由分说,冲着敞开的大门喊:“Open house?”

卖房经纪应声来到门口,脸上展露出职业性的微笑,“We have already received an offer, if you like this house, I have to put you in a backup list. Anyway, come in please!”

“Backup list?” 卖方经纪的回应,让她们俩大为失望,兴冲冲看房的热情骤减。

“这么破旧的老屋还要80万?”郝思嘉用套着靴子的脚在咯咯作响的地板上重重地跺了几下,有些愤愤然。

可不是吗?老旧的地毯,塌陷的楼梯,陈旧的厨房和厕所,凌乱不堪的家具,整幢房子充满了腐朽的霉味,长满杂草的院子更是脏兮兮一片。

只听一个看房客在说:“温哥华人抢房子简直抢疯了!这等破房还卖这么贵,想买都买不上,让人怎么活!?”

 "是啊!都说中国人到处抢购房子,我看今天来看房的各族裔也不少嘛!?”康妮环顾四周,不由小声嘀咕。耳听是虚,眼见为实。要不是亲自陪着走一遭,她真难以相信!郝思嘉折腾了一年多,还真是没能找到她中意的栖身之地!

康妮记得,十几年前,她和先生刚来温哥华登陆那会儿,指定区域,让经纪带着开车转几圈就成了,没想到现在买房变得这么难?性情爽快的康妮爱说:“找房子就像相对象,一见钟情最重要,千万不能今天看一个,明天又看一个,这样看到老还是光棍一个。” 她好奇地问郝思嘉“为什么不买一个公寓?这样简单得多,不用打理庭院,省很多事,房价也不至于这么贵,何必让自己压力太大?”

“唉!”郝思嘉深深叹了口气解释道,开始也是这么想,买个公寓就行了,花钱少,负担也小。还美滋滋地琢磨着把剩余的钱给儿子,让他也买一个公寓,省得两代人挤在一个屋檐下。特别以后有了媳妇,有可能相互看着不顺眼闹矛盾。那时侯,她的确费时费力看了不少公寓房,从二十多万老公寓,到五、六十万高档公寓……直到遇见一个从事房地产投资的朋友,再三告诫她:买公寓不如买独立屋,房子只会越来越旧,只有地才有升值潜力!

专业人士这一番话,让郝思嘉顿觉醍醐灌顶,“对呀!我光想着省钱省力,怎么就没有想到投资这一茬呢?再看看周围那些拥有独立屋的朋友,个人财产随着温哥华地产水涨船高,哪个不是‘百万富翁’?”

那朋友还说,“买独立屋一定要有双厨房,就是那种带出租单位的房子。这样,你的mortgage helper就可以帮助你付房贷了!”

郝思嘉告诉康妮,打那以后,彻底改变了思路,死心塌地专攻独立屋,特别对双厨房情有独钟。“哪怕旧一些,装修一下能出租,就能带来回报!”

可是,随着温哥华房价节节高涨,她不得不把搜索范围逐渐退缩到边缘城市,即使这样,还是追不上房价的上涨速度!尽管一年来郝思嘉已经跑得筋疲力尽,心灰意冷,但至今仍撑着一付“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

就在她们俩奔兴匆匆向下一个独立屋的路上,郝思嘉给康妮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银行五年房贷利息3.5%计算,如果楼下一个出租单位每月租金五百元,扣去水电费用,差不多每四百就可以多贷款十万元。眼下,我自己没有足够收入申请贷款,但儿子可以。如果他能贷款四十万的话……加上首付四十万,这样,我们就可以买到八十万的房子。当然,目前温哥华平均房价已经高过一百万,我只能跑到更远的地区找房子,而且还是类似方才那样的破房子!不过,我的朋友说了,这八十万过几年一定会涨过一百万,到那时,如果兜里又存了一些钱,再换更好的也不迟!

说到这里,手把着方向盘的她侧过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康妮,你相信吗?”憔悴的脸舒展开来,呈现出一种压抑不住的憧憬……

康妮不想在此刻打击好友的热切渴望。可是,望着身边的郝思嘉,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显现出这样一幅图景:一个俄罗斯小女孩,手里捧着一篮子鸡蛋在冰上小心翼翼地行走,满心期待着篮里的鸡蛋孵化成小鸡,小鸡长大成了母鸡,母鸡生蛋再孵小鸡,小鸡长大……不留神脚底一滑,仰天摔了个大跟头,整篮子鸡蛋都掉地了!

她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吃惊!不好意思地瞄了好友一眼,见她面带微笑两眼放光,依然陶醉在当小地主的梦之中,这才缓了缓。再仔细琢磨,又觉得郝思嘉说得不无道理。这年头,买股票的谁没有遭遇过“滑铁卢“?长期持有房产的,哪个不是最终积累丰厚回报?那是因为在大温哥华地区,地,只有越来越少;人口,却越来越多!特别是每年有世界各地大量移民和留学生的涌入,住房需求量当然越来越高。不是有这样一个说法吗?“有土斯有财”,这意思就是:一个人有了自己的土地或者房产,才算是真正拥有了财富。这也是中国人观念中根深蒂固的财富观。

“你的朋友说的没错!”康妮觉得自己也受到了些感染,赶紧安慰道:“不着急,慢慢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房子!”

“几个信教的朋友让我多祷告,她们说只要心诚,上帝一定会帮助我的!” 郝思嘉突然幽幽地说。

 "那你祷告了吗?”

“说老实话,出国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去过教堂,可是,打从那天起,我天天晚上祷告上帝,希望主耶稣能帮助我找到一所心仪的房子。” 郝思嘉说话时连语调都变了,充满了虔诚。

“真的吗?可是,你的目的性太强了,临时抱佛脚怎么行?”康妮总觉得还要付出些具体行动才行。

“什么具体行动?”郝思嘉禁不住大声问:“我已经告诉上帝,只要他为我找到房子,我就信主了!那还不够吗?” 她憋得脸都红了!

看到好友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康妮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相信,这个时候,哪怕有谁建议郝思嘉找面墙一头撞上以誓表衷心,恐怕她都干得出来! “瞧你急的!好吧,让我到微信朋友圈里帮你发一下,让大家都为你找到房子而祷告!”

……

上帝果真被感动了!

没多久,一次极其偶然的社区聚会,郝思嘉遇见了一个印裔建商,无意中聊起了温哥华的房市。那建商正巧有幢房子待售,据说是两年前造的,还没人住过,因为当年挂牌许久没有卖掉就撤了,现在正准备重新上市。他说如果郝思嘉有意可以去看看,钥匙就藏在门口的配电盒里,因为省了经纪费,价格好商量……

真是应了那一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房子正是郝思嘉日盼夜盼,搜寻找了多日的独立屋,而且是全新的!高挑明亮,不仅有双厨房,还可再腾出地方再装一个简易的小炉灶。这样一来,楼下可以安排两家租客,月租金一下子提高到一千多,还月贷款利息绰绰有盈余!

郝思嘉兴冲冲打电话约好友去看她的新居,说是“已经订好了全套卧室和客厅的家具,一定要好好享受再次有家的感觉,不能亏待了自己。而且,正在动脑筋是否对车库加以改造,这样就能再增加一客房……”

康妮着实为这突如其来的喜事而高兴,“太好了!我说嘛,你的就是你的!”看来当幸运之神降临,想躲都躲不了!

放下电话,她突然想起方才忘记问一下目前正心满意足做着“小地主”梦的好友是否履行了当初的诺言,从此“信主”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许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虎妈羊妈 回复 悄悄话 郝思嘉被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砸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温哥华的房市啊,:((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文字!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