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说我记忆里的三个上海女人

(2017-07-12 16:03:41) 下一个

我接触的上海人有一些,这里要讲的三个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妈妈有个同事就是个上海女人,我们是邻居。她身材高大,一笑还有个酒窝,说话虽不是轻声细语,但也有着股坚韧中带着温柔。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的家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出门的衣着也比一般人讲究,看着就那么顺眼。那时她和两个成年的女儿走在街上,看背影就象三姐妹,是道靓丽的风景线。她是个苦命的女人,中年(30来岁)丧夫,晚年丧子,但是任何苦难,都没有摧毁她的意志,出门见人,总是保持着自己最佳的状态,仪态端庄,衣着入时,说话彬彬有礼。记得那时生活刚刚富裕点,她的家中家具全是从上海运来的,看着就比北京的土土的家具档次高,时髦,好看。我回家就跟我老妈说:你也是江南人,咋差别就那么大呢。

我来美帝后接触的一个上海女人是个读博士学位的,我们那时都可以用一无所有来形容,住的地方都是离学校较近的比较廉价的公寓,我和她家是邻居,她就住隔壁。这个准女博士脾气暴躁,三天和丈夫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家里经常是叮叮咚咚的,美帝房子隔音不好啊。有次听到一声惨叫,我赶紧去了她家看看是怎么个情况?一进门,就看见她丈夫愤怒地冲着她说:我最恨你这个势利的上海女人。我听了后觉得好笑,她丈夫就是个上海男人啊。夫妻就是为了争论势利不势利的,就大打出手了,哪里像个文明人。丈夫把妻子额头上弄出个包,妻子在丈夫脸上留下个五指山。可人家吵归吵,日子照过,从没听说要离婚。

到美帝后还接触个有个性的上海女人,她的父母都是教授,但她自己没学历,都是文革给害的。生活不易,靠着丈夫的那点微薄的奖学金哪里够用,要养孩子,她就拼命打工,还要给丈夫做饭。她的丈夫是上海男人里挑出来的,是不干家务的,他的任务只是读书拿学位。这个上海女人喜欢攒东西,有次去她家住的公寓,客厅里只留下一条窄窄的可以行走的路,其它地方全部被东东占领了。她吃苦耐劳,见人脸上总挂着微笑,所以人缘不错。后来进了家很有名的公司做技术工人,再也不用打餐馆,给人做保姆了,完成了人生的一次“华丽”转身。有正式工作后,她自己买房,带着孩子;四十多岁时,还能提着把锯子,自己锯树枝呢。

我接触的上海三个女人都属自立自强型,正是应那了句话: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LAN6' 的评论 : +1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LAN6' 的评论 : 谢谢!
MILAN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实在和亲切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anchill' 的评论 : 我不清楚,不敢妄加评论。
blanchill 回复 悄悄话 从小接触上海人,因为邻居多是义利食品公司的。上海女人基本都给老公戴过绿帽。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谢谢!既然写,就写真的。我不是学语言的,文笔不是很好,咱就接些地气,写些身边的人与事。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北京人,您写的那三个上海女人的例子儿挺地道的,在生活中,在纪实文学中都对得上号,还真就是那会儿事。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LAN6' 的评论 : 北京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抱歉,不想写太长,结尾太仓促了。
MILAN6 回复 悄悄话 你是哪里人呢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前面写得好好的,最后的结尾冷不丁来了个河北棒子花木兰的唱词。有意思。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谢谢!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很客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