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玫瑰

远方的生活不只是诗歌和童话, 海外的梦想和追求,一样是悲喜交加。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谢谢!
正文

《爱我就娶我》8 那一次奇遇,似曾相识

(2017-06-15 09:18:52) 下一个

蔡名莺这一个晚上又是睡了醒,醒了睡,半夜再次醒来感觉到身体变化可能是意外怀孕了,惊得再也没有了睡意。

想起那天,是从总部调来的客户部经理顾小菁说她德国一同学准备到深圳来发展了,她事先预约好请他吃饭接风洗尘的,却临时因为总部有个电话会议而不能准时赴约,就请蔡名莺代替她先陪她同学吃个饭。

蔡名莺不假思索就答应了,虽然心里有点犯嘀咕:怎么就叫我去作陪呢,我们很熟吗?

蔡名莺在公司的人缘很中性,不是那类人见人亲的邻家女孩,因为她工作太出色,工作态度说一不二,总给人一种高冷的硬气,私下落个外号蔡硬硬

顾小菁叫她去陪她同学,大概也是因为彼此职位相当吧,工作上打交道的机会多一些自然也就感觉熟悉一些。

这是一家深圳很有名的中餐馆,蔡名莺虽然不大喜欢应酬,但深圳城哪哪哪有好吃的她还是不陌生的。

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一刻钟,预定的餐桌靠窗,正好可以看到广场热闹的夜景。蔡名莺知道外国人喜欢中餐的很多,但是喜欢吃辣的不多,这可是一家川湘菜出名的饭店。

因为临时受命,顾小菁也没有足够时间描述他同学长啥样,只说她同学会说流利的汉语。蔡名莺猜测这同学大概年龄就和顾小菁相仿,一个三十多数的男子,会说汉语,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吃中餐了,反正中餐馆世界各地遍地开花,喜欢吃中餐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

小姐,你好!一个说汉语的外国男人在饭店前台站住了。

先生!有预约吗?不好意思,我们今晚这个时段都满了。要不?您那边坐着稍等会儿,服务生很快会给您排号的。

对不起!我是有预约的。

那好的,请告诉我预约者的名字。谢谢!

顾小菁。

顾小姐是吧,噢!这边请!

谢谢!

这是顾小姐预约的餐位。

蔡名莺听到服务生说顾小姐预约的餐位,她从窗口转过身来,正看到服务生领着一个高大外国人站在她餐桌旁。这大概就是那位德国同学吧,她冲他笑了笑,连忙起身招呼。

您好!我是顾小菁的同事,她临时有个会议,稍后会赶过来的。我是蔡名莺,很高兴认识您!

“很高兴认识您!Franz! ” 

他递给蔡名莺一张他的名片。蔡名莺连忙也拿出她的名片交换。

Franz?难道德国人这个名字就像中国的张三李四,很普通么?

蔡名莺听到这个名字一怔,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而此时她眼睛的余光发现这位德国朋友也在看她。

你叫蔡名莺?

您请坐。我们原来认识吗?

蔡名莺招呼Franz坐下。

也许吧,对不起,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朋友。

 Franz微笑着说。

小姐!先生!你们可以上菜了吗?” 

服务生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顾小菁对蔡名莺说菜她都点好了的,他们先吃,不要等她。

好的,上菜吧。” 

蔡名莺心想顾小菁安排的,她也用不着麻烦点菜了。顾小菁肯定是很了解她同学的口味的,看来他们的交情应该也不浅。

果然上的都是川菜名菜。

“Franz!!您不是第一次来中国吧,还能吃四川的辣啊!

我经常来中国北京出差,这两年来深圳的次数也多了一些。对深圳印象很好。蔡小姐您呢,在深圳工作多长时间了。

我在深圳长大的,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喜欢深圳,充满活力。

小菁说您要来深圳工作了,是吗?要呆很长时间吗?

是的,如果发展顺利,可能常驻这里吧。

那您太太孩子也一起过来吗?

蔡名莺话一出来,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原来就是想说说话,不想冷场,怎么变得这么八卦了?他又不是我的同学!

这位同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过水杯喝了口水。

她连忙又说,

对不起!我只是随便聊聊,如果您不方便聊家事,可以不回答我的,没关系的。

我没有太太也没有孩子,我交往了很多年的女朋友都分手三年了。这位同学笑了笑,温和地说。

噢!真抱歉!这些菜您都喜欢吗?蔡名莺连忙转换话题。

很好!我喜欢口味重的。看来你也很喜欢吃辣的吧!

我家乡是湖南的。湖南人都吃辣。

啊哈,你是辣妹子。God!你不会是她吧!

您说什么?

长得有些像她,她也是爱吃辣的湘妹子。

在深圳的湘妹子很多的啊!湖南离深圳不远,最初南下创业的很多都是湖南人。

我一位外国朋友说中国女孩子长得都差不多的,我觉得欧洲人也长得差不多的,您可能和我一样也是脸盲吧?

蔡名莺微笑着说,她一直在说话,极力想掩饰什么,所以很怕冷场。

也许吧?我只见过她一次面,都两年过去了,但是她给我的印象还是有些深刻的,坦白说,我选择来深圳工作,和她也有一定关系的。” Franz有点忧郁地说。

蔡名莺的胃痉挛了一下,某种东西开始从胸口升腾,升腾,然后到了喉,再上升,鼻子就酸了一下。

只见过一次面,让您还记得,她借你钱了吗?蔡名莺微笑地问。

是的,她说这样我就不会忘记她了。Franz微笑着说。

你果真是讨债来的深圳啊,她借了你多少?

您猜?

一块钱!

是的,一块钱,一个一元的硬币。

这时,Franz拉起蔡名莺的手,

“Oh!My God! 真的是你,是你!蔡鸟!

蔡名莺没有立刻抽开她被握住的手,她能感觉到对方的激动的心情,她的胃又痉挛了一下,鼻子有些发涩,她故作镇定地微笑着,看着Franz说,

真好!又遇见了您。然后她收回她被握的手。

>>待续~

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您的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