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随意,随意人生
正文

当今社会之怪现象

(2017-06-24 16:35:35) 下一个

              论当今社会之怪现象
                              
---- “神经病”或“精神病”的名义

       曾读过一句话:现代社会,人们或多或少都有精神病,即使没有,或多或少也有神经病。
       近日国内微信段子:
       某电视剧播映引起轰动,演员均为业余人士,角色把握的非常到位。记者专门采访了导演。

       问:那泼妇演得真好,她是?
       答:她是政府公务员。

        问:黑社会老大呢?
       答:曾多年任公安局长。

        问:伪君子呢?
      
答:当过人大代表,现在政协工作。
       问:纯情公主演得那叫一个感人,她是?
       答:夜总会找来的。
       问:土匪演得太自然了。
       答:当过城管,现在税务局。
       问:老骗子呢?此人无任何做作的痕迹.
       答:是个著名律师。
       问:那个爱国人士呢?
       答:海外侨胞。

       最后记者问:那群精神病人演得也很好。答:炒股票的,以前没疯的这么多,今年全疯了。

       从小鲜肉到老腊肉,从白莲花至圣女婊,国内的风气越来越开放,东方“文明”直追西方“文明”。文化大革命中国人被压抑的精神,终于以一种“集体神经”的方式体现,美名曰:“开化。”
       人们也越来越注意精神健康与心理健康。搜狗了一下精神病与神经病的区别:精神病指严重的心理障碍,是大脑功能不正常的结果。神经病是神经系统疾病的简称。从现代的眼光看,老毛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前,或许是年龄太大,神经出了毛病。阿Q 说出:“吴妈,我要与你睡觉。” 这事放现在是人性心理的一种自然表现,充分释放了长期被压抑的心理需要,不能被称为“精神病”的。
      北美新闻:
       加拿大西部某学校近日一女生因所着短裤未符合学校着装标准,被学校送回家,学校说是其着装严重影响了在校的男学生们学习情绪,扰乱了正常教学秩序。女学生愤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When you interrupt a girl’s school day to force her to change clothes or to send her home because her shorts are short, or her brastraps are visible, you are telling her that hiding her body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er education.
        You are telling her that making sure the boys have a distraction-free learning environmen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er education.

        You are telling her  that boys are more entitled to an education than she is.

        西方文明发展至今,因某一宗教的介入,“白左”横行,女性的自由越来越受到约束,以致于面德国某青年组织的女领导人公开在报纸上发表声明:因我的错误而导致的强奸案,让你们无辜的背上了种族歧视的名声。看到这一新闻,真是无言。此女是神经有毛病,还是创伤过后留下的“精神病”?社会真是前进了?在校女生的愤怒实在是可以理解,为什么男女生有双重标准?是我们的神经导致了我们的行为异常,还是这个社会我们不理解而导致了心理障碍?
       几年前,曾有一网友写文:“试问麦当娜敢在阳光下曝晒她的内裤吗?”此文若放在今天,有人肯定说:“敢。比如:麦当娜在阳光下曝晒内裤,她是神经了还是精神了?有这样的前提,晒内裤就合理了,别人还不敢较真。”
       社会的道德观何在?笔者混沌了,开始头痛,此属神经病,我明白了。道德在每个人的心中标准是不一样的。正是应了:现代社会,人们或多或少都有精神病,即使没有,或多或少也有神经病。
        I built these walls around my heart, so high, so strong, 
    
        When I tried to let you in,

        We crashed

        Now all I am left with is the despair, and the heartbreak,
       
        I  guess my walls weren’t strong enough.(此诗来源于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渔.鹭 回复 悄悄话 刚读完户部尚书写得《让德国告诉姚晨,和那些极端难民站在一起的下场》,文中提到德国政府编造难民一半以上都有战争创伤的心理疾病,把德国变为"精神病大国"。从政客到个人,都打着精神疾病或心理疾病的旗帜,招摇晃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