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
正文

恨别鸟惊心。 (《不敢说出名字的爱》(47)

(2018-04-16 09:16:11) 下一个

不敢说出名字的爱(47)恨别鸟惊心

       一大早,管家就叫山娃帮忙,往邻近亲属家送喜帖。山娃听了,吃了一惊,心下暗暗地叫苦。手里捏着一叠刺眼的大红喜帖,恰似火炭般烫手。他将喜帖塞在别的下人手里,垂头丧气地在吊脚楼下,眼巴巴望着楼上香玉的房间,门窗紧闭。


        香玉家的佣人们,忙进忙出的张灯结彩,张罗婚礼。吊脚楼里外,送礼的收礼的欢声笑语,人声鼎沸。可怜失魂落魄的山娃,一个佣人都不熟悉,没办法和香玉通音讯。


        直到下午日头偏西时,香玉才被敲门声惊醒。睡眼惺忪地下床开门,见是母亲,转身又返回床上躺下。看到母亲笑容满面的进来,手里捧着一叠色彩鲜艳的、土家族新娘子穿的、大红绣花吉服和头饰。香玉莫名其妙地问:"娘,谁家嫁女儿?"陈太太坐到女儿床边沿上,将手里的衣物,摆在香玉面前的被子上,笑吟吟地道:"给你的。"然后,满心欢喜地告诉香玉的婚期。陈太太以为女儿会害羞,谁知香玉听了大吃一惊,当下变了脸色。将被子一掀,衣物,头饰散了一地,她人也随之跳下床。说声:"我不愿意!"赤脚就往门外跑。


        香玉这时才想起来:自回家后,就没见过山娃哥。
     "香玉!香玉!"陈太太追到大门口,见女儿往山下跑,便扯开嗓子喊儿子。


       香玉连滚带爬地奔到河滩边,惊见他们前一天,停在河滩上的豌豆角船不见了!香玉心急如火地,沿香溪往下游寻了一段,哪里见船影子?折回来又往香溪上游找啊、找啊。她的山娃哥,还有他们的豌豆角船,船上的破包袱和船篙,都不见了!香玉边哭边对着空山流水喊:"山娃哥!山娃哥呀!!"


        香玉在河滩上,来回跑上跑下寻遍了,不死心,又爬上附近的山头上,远远望见一汪碧绿的美丽的香溪,静静的,婉延曲折的,夹在群山之中,悄悄的向南,流向白云深处。


        香玉双手扶着身边的树干,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恰巧,一阵山风,吹过来土家族的女人忧伤的歌声:


               十指尖尖爬上山啰,
               眼泪汪汪望情郎哟。
               昨夜为你挨了打啰,
               舍得皮肉舍不得郞哟一一
               
        香玉猛的用右手背,横着在脸上抹了一下,转身往山下跑。迎面撞上她弟弟,正气喘吁吁往山上赶。香玉与弟弟擦肩而过,小男孩莫名其妙的站住,望着姐姐的背影,然后又糊里糊涂地,跟着姐姐往回跑。


       香玉一口气跑回家,撞开自己的房门,翻箱倒柜地将衣物往床上乱扔。正在忙着婚事的香玉未婚夫,不知发生什么事?闻讯赶来,一边帮香玉收拾,一边焦急地问:"香玉呀,你这是要去哪里啊?"香玉没工夫理他。


       正坐在客厅里,吩咐仆人们,安排着婚礼的陈老板和太太,眼见女儿从眼前跑进门。跟着小儿子也跑进家门,累得靠着大门框直喘气。陈太太心疼地走上前,搂着儿子,走到丈夫旁边的滕椅上坐下,轻轻地抹着儿子的后背。


        一会儿,香玉手里提着小包袱,迈出房门。目中无人地往大门外走。头也不回的,对跟在她身后的未婚夫说:"你回家去吧,别管我。"


        这还了得!造反了不是?!平时像个睡狮子的陈老板,"嗖"地一下站起来,大吼一声:"香玉!去哪里?!"大步赶到大门口,伸出手臂横搭在大门框上,挡住了香玉的出路!同时瞪着双牛眼般大的眼珠子,凝惑的盯着女儿。


        香玉不做声,低下头,还想从父亲的手臂下钻过去。陈老板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女儿的肩膀。香玉忍痛挣扎着,向大门外硬挤过去。


        陈太太暗暗的吃了一惊,丢下儿子,慌慌张张地走过来,拉住女儿的手,明知故问:"香玉啊,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呀?"陈太太说着,勾起了心事,眼泪便流下来了。边用手帕抹泪水,边哭诉道:"香玉!自你在京城的下关码头,上不了船。我这一路在船上,提心吊胆的担心你啊,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到了宜昌便病倒了。你父亲还差人,从宜昌往南京沿路找你。你的未婚夫当初在京城时,只因为他家在上海的中药材出口公司,被日本飞机炸毁了。他匆匆忙忙地赶去上海,帮助他父亲料理公司的业务,来不及跟他家里的管家交待。等到他听说你伤了脚,赶回京城时,你己不在家。他于是到往上游宜昌去的,沿江码头到处找你。后来,你未婚夫又赶到宜昌,听吴掌柜说你已回安溪寨。他又一路赶到这里,见你还没到家,急得跳脚,又雇人沿香溪找你。孩子啊,你不知道你未婚夫,为了找你,差点在安庆码头,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还有我和你父亲,以及你弟弟,朝夕盼望,眼都望花了,颈都望断了,生怕你在路上,有个三长两短。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们。我和你父亲年令大了,你弟弟还小。外面又在打仗,兵荒马乱的世道,往后一家人还得靠你呀。"陈太太想起这段寝食不安的逃难日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得伤心欲绝。陈老板的鼻子酸酸的,低头看着女儿。


        香玉的未婚夫的眼睛也红了,走过来。拥着未婚妻的肩膀,忍着眼泪,轻轻地说:"香玉啊,你想要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去,好吗?"小弟弟也凑过来,拉着香玉的衣角,眼巴巴望着她:"姐,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香玉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望着严父慈母,懂事的弟弟和善良的未婚夫,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双手将小包袱,紧紧地抱在怀里。慢慢的低下了头,将脸埋在小包袱里,无声地痛苦的哭泣。


        母亲的泪水,身为长女的责任,曾经海誓山盟过的未婚夫……,她香玉不能抛下身边的家人,也不敢跟亲人们说出她要去的地方,她要去找的人!可是,山娃哥!山娃哥呀!!香玉在心里面痛苦的呼唤着。

(未完待续)

(下集)不敢说出名字的爱(48)结局篇

(上集)不敢说出名字的爱(46)有缘无份

谢谢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是啊。爱也不能恨也不能,更叫人柔肠寸断。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世上多少生离死别,只叫人爱也不能恨也不能!
好在未婚夫也是个善良的人。
等着看结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