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南北女王情史记(上)-伊丽莎白一世为何选择终生不嫁(9)

(2019-03-09 05:08:43) 下一个
男三号:从后宫男宠到乱臣贼子(之一)

老年的伊丽莎白,老了老了变得轻浮了,而且她的容颜越衰退,她的臣子们越是用各种词藻赞美她,说她是与日月同辉,她的另一位宠臣、诗人、航海家、探险家沃尔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赞美她是“一位让时间都惊叹的女子”(a lady whom time had surprised)。

老年的伊丽莎白不仅很愿意听这样的话语,而且在自己的身边围绕了一群新一代贵族公子,其中最受宠、也是野心最大的是比她小33岁的第二代埃塞克斯伯爵罗伯特•徳佛鲁(Robert Devereux,2nd Earl of Essex)。

贵族出身世家子

罗伯特•徳佛鲁出生于1566年11月,其祖上是法国诺曼底的一个小贵族,擅长铸造兵器和钉马掌,1066年跟随征服者威廉一起来到英格兰,后被威廉大帝加封德比伯爵(Earl of Derby)。徳佛鲁家族世代武将,通过承袭和联姻代代相传,巩固和扩大了族裔的权势与地盘,家族绶封爵位也越来越多。徳佛鲁的祖父和父亲都被封英格兰“最高贵的骑士军团”(Order of the Garter)骑士称号,为都铎王朝南征北战,特别是在爱尔兰,几度为亨利七世、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一世钦点出征爱尔兰平定叛乱。
埃塞克斯伯爵徳佛鲁
 
 
徳佛鲁的父亲第一代埃塞克斯伯爵和伊丽莎白的挚爱莱斯特伯爵罗伯特•达德利是好友,因此莱斯特也是徳佛鲁的教父。1576年徳佛鲁的父亲替伊丽莎白女王出征爱尔兰时染上疟疾,三十几岁就去世了,时年徳佛鲁才9岁。因他未成年袭爵,其母亲莱蒂丝•诺莉斯(Lettice Knollys )又是伊丽莎白的母族后裔(伊丽莎白的生母安•波琳的姐姐玛丽•波琳的女儿的女儿)兼宫廷仕女,伊丽莎白因此指定老臣塞索为小徳佛鲁的法定监护人,寄养在塞索家和塞索的儿子一起读书。按辈分算起来,罗伯特•徳佛鲁应该叫伊丽莎白一声表姨婆。
 
初历沙场争荣耀

1578年徳佛鲁的母亲背着女王秘密嫁给了莱斯特伯爵,徳佛鲁即成为莱斯特的教子兼继子。虽然有莱斯特伯爵罩着,但作为一名中世纪贵族世子,要想真正出人头地,光靠祖上荫封和长辈照护是不够的,真正的荣耀还是要靠自己通过建功立业去挣来。作为武将世族的后裔,徳佛鲁从小就坚信沙场才是通往荣耀的途径。于是1586年莱斯特伯爵赴荷兰支援荷兰新教反抗西班牙统治时,才20岁的徳佛鲁也加入了英格兰的军队跟着来到荷兰。
少年气盛的徳佛鲁在荷兰崭露头角,帮继父攻下聚特芬(Zutphen),不仅给自己在英格兰和荷兰贵族中扬名立威,还给此前在该城以身殉职的表兄、诗人学者朝臣武将菲利普•希德尼爵士(Sir Philip Sidney)报了仇。

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打入英吉利海峡时,22岁的徳佛鲁自然也在军中。该年9月莱斯特伯爵病逝后,徳佛鲁也成为朝廷新贵、女王新宠,伊丽莎白将此前授予莱斯特伯爵的全英格兰甜葡萄酒皇家进口专卖权转给了徳佛鲁。此时的徳佛鲁可以说是财运仕途双星高照。加上徳佛鲁是个鲁莽轻浮的个性,常常在朝中凭着自己英俊潇洒的容貌,倚小卖小,故意顶撞年老的女王,故此伊丽莎白女王觉得这个后生晚辈着实有趣。

1590年,徳佛鲁娶了希德尼爵士的遗孀为妻,她就是伊丽莎白女王的左膀右臂之一、权倾朝野的国家安全大臣间谍大师沃辛汉爵士(Sir Francis Walsingham)的女儿,该女16岁嫁给18岁的希德尼,再嫁徳佛鲁时她23岁,他24岁。

既生瑜何生亮

到了1590年,伊丽莎白女王已经执政三十多年了,她刚登基时任命的枢密院长老们还没去世的也都上了年纪了,朝臣们明显的分成两代人。小塞索21岁就随其父老臣塞索入朝为官,老塞索一心想让小塞索接班,而小塞索也不负众望,兢兢业业地把大大小小的国家事务都整理得井井有序。
 
徳佛鲁和小塞索虽然从小同窗共读,但他们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和追求。在凡事务实的小塞索眼里,打仗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而对于好大喜功的得佛鲁来说打仗是光宗耀祖,天经地义。于是朝中的年轻一代基本上分成以这两人为首的两派,各自为营。两派都想独享女王的恩宠,但伊丽莎白却不想任何一方坐大。但这也说明,此时伊丽莎白的朝臣们已经不像她登基的头三十年里那样同心同德了。

小塞索这一派当然是文官为主的世家子弟,而徳佛鲁这一派自然是武将为主的贵族世子们。加上徳佛鲁是安全与情报大臣沃辛汉的女婿,沃辛汉也年事渐高,英格兰在整个欧洲的情报资源自然也就落到了徳佛鲁的手里。

和高大英俊、气宇轩昂的武将徳佛鲁相比,小塞索长得其貌不扬,个子也不高,只有1米63,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平时还老弓着腰,进进出出总是手捧档案卷宗,据说他红头发绿眼睛,稀疏的山羊胡子,因此伊丽莎白给他也起了个外号,叫他“我的小精灵”(My Elf)或“我的小人”(My little man)。小塞索在外貌上缺乏的,都从智慧上补回来了。他自小跟随其父老塞索在朝堂上进退,谙熟国家事务,加上他为人处事稳重,很快女王就像信任他父亲老塞索一样信任他。
 
伊丽莎白一世后期的重臣国务卿小塞索

带着私心为女王下海

此时,伊丽莎白女王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国库空虚,王室财力不足,加上连续几年田地歉收,英格兰很多地方老百姓的口粮都没着落。加之爱尔兰的暴乱从她爷爷辈上开始就没断过,伊丽莎白想保住爱尔兰这块属地,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养部队。实际上出征爱尔兰平定叛乱一直都是伊丽莎白国库支出的最大一块。

而此时的菲利普二世,除了控制着西班牙、葡萄牙、大部分荷兰之外,还控制着米兰和西西里岛,意大利许多其他的诸侯国也都仰仗他的鼻息过日子。菲利普二世此时还是被菲力宾、印尼、马拉巴地区(Malabar)和科罗曼德半岛Coromandel Peninsula)沿海殖民地承认的君主,他还同时控制着赤道两边的美洲新大陆地区。也就是说,菲利普二世的西班牙控制着印度洋和大西洋的海上通商,从南洋和印度来的珍稀香料和从美洲来的金子意味着西班牙国库的年收入是伊丽莎白金库年收入的十倍以上。西班牙无敌舰队此前在英吉利海峡大败也丝毫没有损伤到西班牙的元气,菲利普二世仍然拥有一只五万人的私人武装部队;而英格兰的军队都在英格兰贵族手里,伊丽莎白女王手中没有一个人、一杆枪的私人武装!

对于伊丽莎白来说,扩张疆土从来就不是她的目标,还记得此前她就拒绝了送上门的荷兰君主权,她只想好好地做个英伦诸岛的女王;但在她眼里,爱尔兰是她王国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这是她的祖父和父王传给她的。不幸的是,爱尔兰受传统的罗马天主教影响甚深,一直就是罗马教廷和菲利普二世的势力范围,尤其是南方爱尔兰。

【爱尔兰问题一直到今天都没能完善解决。如今北爱(Northern Ireland)是英国(联合王国)的一部分,但南方的爱尔兰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Ireland)是独立国家。而英国(联合王国)的全称是“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下辖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四个小国。就在本周三,英国议会的爱尔兰大臣还因为对1972年的血腥星期日之事的评论口不择言而被爱尔兰民众要求辞职。这是题外话。】

因此,伊丽莎白需要的是资金,大量的资金,一来为缓解皇家小金库的短缺,二来贴补英格兰在爱尔兰的大量支出。而伊丽莎白唯一能看到的一条快捷的生财之道就是:和英格兰的贵族们联手组织武装舰队在海上和美洲殖民地去抢西班牙的金子!她的朝臣们对此也无异议,理由就是:既然西班牙是我们的敌国,而且是他们先挑起事端的,我们无论怎么做都不为过!

于是我们上篇中提到的那位海盗出身的德瑞克爵士在1589年开春向女王举荐自己带舰队攻击葡萄牙。伊丽莎白甚是喜欢,于是和德瑞克合伙成立了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合股公司,目标还是西班牙的金子!

按照伊丽莎白的计划,此次海盗行动的目标地点是西班牙的桑坦德(Santander),但舰队却在科伦纳(Corunna)港逗留了两个星期,可能是德瑞克半途改变计划,决定攻打里斯本。但因为供给不足,德瑞克爵士的舰队先在西班牙在海区几经周折,到五月份才得以真正向里斯本重新起航,半道上却遇到了年轻的埃塞克斯伯爵徳佛鲁带领的舰队。
 

 西班牙葡萄牙海域图

出乎德瑞克爵士意料之外的是,徳佛鲁此次出海之前,伊丽莎白已经下令禁止他加入此次的海盗行动,可能是觉得这位年轻伯爵的手伸得太长了。但年轻的伯爵却完全置女王的命令于不顾,一意孤行地断然领着自己的舰队出了海,在西班牙海域与德瑞克的舰队汇合后一起向着里斯本前进。

根据徳佛鲁的情报,他在里斯本的内线会在陆上里应外合配合他们的海上行动,因为他们也想推翻西班牙在葡萄牙的统治。但内应失约了,里应外合根本就没发生,致使英格兰舰队对里斯本海上进攻失败,英军折兵6000余人,随舰队离开英格兰的1000名绅士军官,只有350人回到了英格兰。伊丽莎白女王一直以来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不顾后果的为荣誉而战,所以战报报到伊丽莎白宫里,女王大怒,着徳佛鲁立即返回英格兰。

回到英格兰后,德瑞克爵士被女王冷落了几年,但女王对徳佛鲁却还是宠爱有加,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徳佛鲁照样每天陪着女王在宫里嬉闹,任由小塞索每天兢兢业业地忙着各种无味的朝廷事务。

1590年国家安全大臣、国务卿沃辛汉去世,尽管徳佛鲁已经接管了沃辛汉的间谍网和情报机构,但伊丽莎白并没有任命德佛鲁接替国务卿一职,而是将小塞索加封索尔兹伯里伯爵(Earl of Salisbury )并任命小塞索暂代国务卿。

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女王唯一的宠臣,徳佛鲁和小塞索之间的矛盾与分歧也就更加明朗化。作为尚武好战的贵族子弟,徳佛鲁推崇的是豪情壮志的扩张主义外交政策,打仗对他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运动项目。而作为一名职业朝臣,小塞索推崇的是温和委婉的外交政策,外战对他来说是一个危险而且昂贵的游戏,显然小塞索的政策更符合女王的心思。

但到了1596年6月初,已经63岁的伊丽莎白女王派出了一只规模可观的舰队再次离开英格兰前往西班牙海域。目标加的斯(Cadiz),目的还是一样:从西班牙国王手里抢金子来填充国库。舰队由82艘船组成,伊丽莎白任命了三名指挥官,其中之一就是年轻的埃塞克斯伯爵徳佛鲁。法王亨利四世得知消息后,开玩笑说:伊丽莎白最好不要让徳佛鲁离开自己的衬裙太远。虽然是句玩笑话,但其中不乏几分真实性。

由于上一次的失败,伊丽莎白对此次海盗行动原本不抱太大的希望。但这次行动却是英方大获全胜,原因是兵贵神速,加的斯的西班牙守军没想到英军会来的这么快,所以完全没有防备。英军很快就占领了加的斯城。而西班牙守军害怕他们停靠在加的斯港的舰只落入英军手中,下令主动将舰只沉水。这次行动,给菲利普二世造成巨大的损失,也让欧洲列强们看到英格兰在海上争霸的实力。消息传回英格兰后,年轻的徳佛鲁再次成为众人眼里的英雄,但女王陛下却龙颜大怒。

原因是,攻城容易守城难。由于供给不足,英格兰舰队不得不撤出加的斯返回英格兰。整个行动计划完全违背了伊丽莎白的初衷,女王要的是西班牙国王的金子,而不是她臣子们的荣耀。但此次出征夺来的钱财却被英军部队瓜分了。女王迁怒于徳佛鲁,一来怪罪他没能将夺来的金子保留并上呈给她;二来认为这次出征得不偿失,不仅没能充实她的国库,反而让菲利普二世更加警觉英格兰将来的海上行动。

到了1597年,64岁伊丽莎白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不管涂多厚的脂粉也遮盖不住她苍老的面容,加上她左边的牙齿也都掉光了,女王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坏,经常为一点点小事迁怒于身边的仕女,弄得伺候她的女官们经常躲在屏风后面哭鼻子。

这一年,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也70岁了,在西班牙王位上已经坐了41年,但他和伊丽莎白这一对冤家之间的恩仇虽然接近尾声,但还没有结束。被加的斯一战恼怒的菲利普二世再次派舰队讨伐英格兰,这一次的计划是与爱尔兰的天主教联手,计划在爱尔兰登陆后再攻打英格兰。但老天再次眷顾英格兰,西班牙的舰队还没驶出西班牙水域便在菲尼斯特雷角(Cape Finisterre)被暴风雨打了回去。
 
害怕西班牙的后续袭击,伊丽莎白在1597年钦点徳佛鲁带英格兰舰队再次出海袭击西班牙商船。但西班牙商船也学乖了,他们执意避开了英格兰的袭击。眼看着冬天就在眼前,无奈之下,英军舰队只得在十月份返回,但老天有眼,在他们快靠近英吉利海峡时,他们偶遇了一只前往偷袭英格兰的西班牙舰队,并成功将其击退。这是菲利普二世为制服英格兰所做出的最后一击,因为次年(1598年)菲利普二世去世了,享年77岁。

而仅仅一个月之前,对王朝赤胆忠心、从伊丽莎白孩提时代就像慈父一般呵护她的老臣塞索也去世了。在他流连病榻之时,女王亲自到塞索府上为77岁的塞索端汤送药。塞索去后,伊丽莎白哭成了泪人儿。

就这样,菲利普二世和老臣塞索这两个定义伊丽莎白女王一世王朝时代的人在两个月时间内相继去世了。但伊丽莎白宫廷上朝臣之间的殊死较量仍在继续上演。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公众区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终于能够回来继续读你的伊丽莎白了!对不起这段时间疏离了网络,没一直跟,心欠欠兮 :)

智慧无双的伊丽莎白到了老年也开始乖张了。政治和权力不会让任何人有心的安宁。马上去读下一篇。。。
karenkn 回复 悄悄话 这样写历史一点不枯燥, 赞
回复 悄悄话 William Cecil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正看到菲利普二世进攻英格兰,英国舰队适于征战,西班牙舰队更适合运输。 不过天不作美,西班牙惨败。

紧着看书,跟上你的趟:)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仔细思考之后还是决定分成两篇发,不然实在是有点太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