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南北女王情史记(上)-伊丽莎白一世为何选择终生不嫁(1)

(2019-02-05 04:18:57) 下一个
1558年11月17日,伊丽莎白女王逆袭上位,成为英格兰女王,坐镇南方的伦敦 - 英伦诸岛政治经济命脉的心脏。这时候,英格兰北方的邻居苏格兰也是女人的天下,那就是苏格兰女王玛丽 (Mary, Queen of Scot,和伊丽莎白的王姐一样也叫玛丽,很容易搞晕,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将伊丽莎白的姐姐英格兰的玛丽女王一世称为玛丽•都铎或玛丽一世,将苏格兰的玛丽女王称为玛丽•斯图尔德),再复习下都铎王朝家庭关系图。
 
图示亨利七世的后裔:苏格兰的玛丽女王是伊丽莎白一世的姑表侄女

1558年是个热闹的一年,是年11月17日, 25岁的伊丽莎白•都铎终于活到其姐谢世的那一天,在历尽艰辛之后逆袭登基,成为英格兰的伊丽莎白女王一世。而北边的苏格兰此时也是女人的天下,苏格兰斯图尔德王室的詹姆士五世(James V)早已在1542年那个苦寒的冬日因与亲舅舅亨利八世开战而在英格兰苏格兰边境地区阵亡,那一天他的唯一合法孩子玛丽公主刚刚出生6天,此后苏格兰一直由詹姆士五世的遗孀法国郡主基斯的玛丽(Mary of Guise)摄政。詹姆士五世的母后是亨利八世的亲姐姐玛格丽特公主(Margaret Tudor),因此从血缘上来说,玛丽•斯图尔德得管伊丽莎白女王叫舅表姑,尽管伊丽莎白只比玛丽大9岁。因为惧怕被亨利八世的人绑架,玛丽•斯图尔德6岁上就被她母后秘密送到法国宫廷抚养,而1558年刚满16岁的玛丽嫁给了比她还小两岁的法国太子弗朗西斯,成了太子妃,次年弗朗西斯登基成为法王弗西斯二世(Francis II of France), 玛丽成了苏格兰女王兼法国王后。
16岁的玛丽•斯图尔德与小丈夫法国太子法兰西斯订婚肖像

然而,这两位女君主虽在性格和心智上可谓大相径庭,但她们的命运却从一开始就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也与当时整个欧洲的政局紧密相连,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为后人演绎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女人与王权较量战。

这个小系列,就尝试探讨这南北两位女王各自的爱情挣扎,因为无论她们的结局差异有多大,至少这姑侄俩有一点相同之处,那就是,她们的爱情都不能由自己来做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伊丽莎白。

初登大宝

伊丽莎白的登基给英格兰民众带来了希望,1558年11月17日的夜晚,在玛丽一世去世后两小时,上议院宣布伊丽莎白登基为女王,议会大厅内一片欢呼声,众议院议员们高呼:“上帝保佑伊丽莎白!”。伦敦的大小教堂钟声齐鸣,大街小巷篝火通宵,第二天伦敦凡是有钱的人家都在大街上开桌设宴,向路人分发啤酒和葡萄酒。

但也有人在为死去的玛丽女王默哀,温彻斯特主教理查•佩特(Richard Pate)是在亨利八世时被贬、爱德华六世时流放、然后在1554年被玛丽恢复主教席位的,他在举国上下的一片欢庆声中在温彻斯特为玛丽女王举行了葬礼布道:赞美玛丽一世的美德与虔诚,说她的双膝因为常年累月不懈的跪拜而长出了老茧。在提到刚上位的伊丽莎白女王时,佩特说:“新任女王也具备无上的美德,是我们必须服从的,因为一条活着的狗也强过一头死去的狮子。”【见圣经《传道书》9:4】
 
不难想象这位主教的结局:他的主教席位很快就被褫夺并锒铛入狱。但伊丽莎白并没有杀他,而是将他流放到比利时,佩特在比利时孤老病死。

而教皇的英格兰特使红衣主教波勒,在伦敦兰柏宫(Lambeth Palace)听到玛丽女王驾崩的消息时,自己正染上重伤风,发着高烧,他在玛丽女王死后不到一天便也撒手尘寰,追随他的女主人去了。

与此同时,英格兰的宫廷正忙于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采购最奢侈的时尚丝绸,为伊丽莎白的登基大典裁制王袍。

百废待兴

然而,1558年伊丽莎白接手的英格兰可谓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从她的父王亨利八世与罗马教廷决裂、到她的王弟爱德华六世的新教改革、再到她的王姐玛丽一世的天主教复辟,整整50年的宗教矛盾以及外国势力的你争我夺,伊丽莎白面临的是民心分裂、国库空虚、和外国势力的虎视眈眈。

下面是1558年伊丽莎白登基时的西欧版图,其中黄色版图是哈布斯堡王朝分支西班牙王室地盘,红色边界的是神圣罗马帝国地盘,英格兰被挤在她东面的神圣罗马帝国、南面的法国、北面的苏格兰和西面的天主教爱尔兰之间,显得那么的渺小,随时有被吞没的危险,唯一的天然防御是爱尔兰海和英吉利海峡。
1558年伊丽莎白登基时的西欧版图
 
四面楚歌

伊丽莎白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不止这些,她自己的内阁和欧洲其它王室对她也充满了轻视和敌意。罗马教廷在第一时间否认了她继位的合法性,因为伊丽莎白是新教徒,按照罗马教廷颁布的英格兰王位继承法,天主教徒玛丽•斯图尔德是玛丽•都铎的第一继承人。而伊丽莎白的继承人身份在英国普通法的合法性也要靠议会认可才能算数,因为此前爱德华六世已将她的继承人身份剥夺。

教会和议会有很多人认为女人天生就不能做君主。苏格兰的新教改革急先锋诺克斯(John Knox)在1558出版了一本著名的书,叫做《吹响声讨妇女滔天团的第一声号角》( The First Blast of the Trumpet Against the Monstrous Regiment of Women ),这个妇女滔天团, Monstrous Regiment of Women,指的是当时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女君主,既苏格兰的摄政太后玛丽•基斯和伊丽莎白的姐姐英格兰女王玛丽•都铎。诺克斯在书中大放厥词,说女人的生理特性决定了她们是愚蠢的、盲目的,他还引经据典,说“上帝造人的时候已经夺走了女人的权威(指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造出了夏娃),而男人的经历和远识也决定了女人没有领导男人的能力。

就是国内忠于伊丽莎白的人也不看好她的领导能力,他们很善意地论证说女人完全可以做一个开明的君主,他们甚至引用圣经里的女先知底波拉(Deborah)的故事来证明女人也可以是智慧的。【圣经士师记第4章,底波拉是犹太国早期历史上的一位女先知,出任犹太国的士师,带领以色列人制服迦南地的耶宾王。】他们争论说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女王只是一个象征,真正领导国家的是她旗下的男人(议会),他们把这叫做议会君主制(parliamentary monarchy)。

幸有忠臣

幸亏伊丽莎白有一前一后两位不可多得的保驾护航者,一位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枢密院大臣威廉•塞索(William Cecil), 另一位是伊丽莎白一世后期的间谍大师和国家安全大臣法兰西斯•沃辛汉(Francis Walsingham),这两位父兄级别的人物,可以说是伊丽莎白江山稳固的顶梁柱。

说来也巧,英格兰历史上成就卓越的几位女王,在初登大宝时都有一位慈父般的大臣为她们指点迷津,伊丽莎白一世有她的老臣塞索,维多利亚女王有她首相墨尔本(Lord Melbourne),当今女王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在初登基时有她的首相丘吉尔。

老臣塞索的出生并不十分显赫,他的父亲只是林肯郡一个地方上的小贵族,靠羊毛生意发了家,便攀附显贵,将自己的族谱升级,并尽全力培养自己的独子威廉。塞索十四岁就入了剑桥的圣约翰学院,在那里结识了只比他大五岁的阿什汉(Roger Ascham)和比他大六岁的切克(John Cheke),即伊丽莎白和爱德华六世幼年时的两位太傅。和阿什汉与切克一样,塞索自己的宗教立场当然是坚定的新教,他在英格兰的政坛经历了亨利八世、爱德华四世、玛丽一世三位君主,从亨利八世的侍者做起,到下议院警卫官、诺丁汉郡首府长官、到地方法官,1543年年仅23岁时就成为议会议员。塞索在同一年娶了太傅切克的妹妹为妻,三年后妻子病逝,他在三年守孝期满后又娶了贵族女子米尔德丽• 库克(Mildred Cooke )为继室。米尔德丽姊妹几个和伊丽莎白、简•格雷并称为当时英格兰最有修养的贵族女公子,米尔德丽尤其以翻译拉丁语宗教和政治文献而流芳后世,可以说是英格兰的第一位专业女翻译家。

在爱德华六世时代,塞索虽然反对诺森伯兰公爵扶持简•格雷上位,但他看得清政治风向,也在简的登基宣言上签了字。玛丽女王登基后,他又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在玛丽面前撇清了自己和诺森伯兰公爵的关系,成为玛丽一世枢密院大臣之一。在说服玛丽留住亨利八世血脉、不杀伊丽莎白这件事上,塞索起到了关键作用。

伊丽莎白与老塞索算是旧交,早在爱德华六世任上,塞索就被诺森布兰公爵任命为伊丽莎白庄园财产的总管,在伊丽莎白14岁那年因托马斯•西摩的牵连而被关伦敦塔时,是塞索暗中为她出谋划策度过难关,所以长久以来伊丽莎白一直将塞索看作是自己的长辈。实际上,伊丽莎白在得知姐姐玛丽将不久于人世、自己有望继承大统时就已经任命了塞索为她的私人顾问。加上塞索还是服侍伊丽莎白时间最长的管事嬷嬷的好友,伊丽莎白如此信任这位老臣也就不足为奇了。

雷厉风行女君主

在伊丽莎白看来,英格兰只能有一个君主、一个领导人、一个说了算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在她登基的第一天,玛丽的前大臣们纷纷来到伊丽莎白的府邸,名义上是来祝贺她登基,实际上是来探听新君主的任免安排。伊丽莎白警告这些大臣们,她只会挑选对国家大事有用的人。

伊丽莎白17号获知自己将成为英格兰女王,18号就赶到她的哈特菲尔德乡间府邸召开第一次国事会议,任命内阁成员。伊丽莎白治愈宗教分裂创伤的第一步就是将宗教与国事分开,不让宗教人士介入国家政治。她精简并重组了内阁班子,减掉20名成员(包括玛丽女王所任命的所有在内阁任职的神职人员),但只增加了10名成员(其中没有一名是神职人员)。内阁中由玛丽女王亲自任命的,要么自动引退,要么被要求辞职,只有少数几人因为势力过于强大或因其管理国家的技能无法被替代而保住席位。新任命的二十五人内阁班子基本上是剑桥派学者或法官,其中十八人要么互相沾亲带故,要么与伊丽莎白是远亲。

其中重要的任命就是任塞索为她的国务卿、枢密院首席大臣,为她羽翼未丰的新政府充当主心骨。伊丽莎白对塞索说:从今往后,你无需考虑我的个人意愿,我只要你为我提供你认为是最好的谏言。在这一点上塞索没有让他的女君主失望,他在19号一大早就坐在了首席大臣办公桌旁,这一坐就是四十年,一直到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咽下最后一口气。塞索对伊丽莎白可谓鞠躬尽瘁、赤胆忠心。伊丽莎白像信任自己的父亲一样信任塞索,他们的性格互补,伊丽莎白性格外向,经常因为被感情困扰而拿不定主意,还常常会犯点小轻佻。而塞索则是个头脑冷静、坚持中庸、做事从实际出发、可以走一步看十步的老狐狸。他会事无巨细地将任何一件事情的利弊都为伊丽莎白分析得清清楚楚,最后让伊丽莎白做出正确的选择。这两人可以说是君臣绝配。

伊丽莎白同时还将忠心跟随她二十几年的管家封为后宫总管,将她的初恋情人和少年时的狱友罗伯特达德利(Robert Dudley)封为宫廷马师。

至于伊丽莎白的另一位重臣、她的安全大臣、间谍大师沃辛汉,我们后面再说。伊丽莎白能够力王狂澜、坐稳王位、甚至保全性命,全亏了这两位大臣的忠心辅佐。

接下里要做的就是开进伦敦城接受万民的瞻仰和朝拜了。

进京加冕

11月23号,伊丽莎白重返京城伦敦准备加冕。行到伦敦北郊城门时,全国的主教们在城门口列队参谒表忠心。伊丽莎白向他们伸出自己的小手,让主教们行吻手礼,但却故意躲过了帮玛丽一世血腥镇压新教徒的伦敦主教邦纳。

伊丽莎白凯旋回京后,先在切特豪斯修道院(Charterhouse Priory)小住了五天,然后开始了登基大典的预演。首先是正式接受伦敦塔,进入伦敦塔之后,她骄傲地对列队迎接她的市民、儿童和学者们宣告:多少这片土地上的王子在这里变成囚犯,而我却是从这里的囚犯崛起成为这片土地上的王子!但说完这些之后,伊丽莎白却立即去到曾经关押自己的囚室,双膝跪下,向上帝祷告。

英格兰最富盛名的数学家、天文学家、大法师和占星学家约翰•迪伊(John Dee)已为登基大典选定了黄道吉日:1559年1月15日,星期日。为了这场精心排练的大戏,伊丽莎白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一万六千英镑,加上伦敦市府的钱,可谓金碧辉煌,文章做尽,连一根头发丝都不允许站错位置。

在1000名骑士的簇拥下,伊丽莎白身穿豪华礼服,坐在一乘金顶敞篷轿子里从伦敦塔沿着伦敦的大街向西敏寺出发。和她的父王亨利八世一样,伊丽莎白深知仪式和场面的鼓动作用。她在轿内频频向路人招手:“上帝祝福你们,我的子民!”
 
当她见到一个孩子咿咿呀呀地在路旁唱着赞颂之词时,她命停轿,认真地听完了这个孩子的歌唱,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她收下了一位普通的伦敦妇女怯生生地向她走来为她献上的一束不值几个钱的迷迭香花束。
 
当轿子经过市中心的齐普赛徳大街(Cheapside)时,她向子民们展现出自己最灿烂的笑容,并对轿边的女官说:“我听到人群中有人说我让他们想起先王亨利八世。”
 
和姐姐玛丽一样,伊丽莎白从小就一直渴望被父王接受,现在自己做了君主,还是想要以父王为楷模,希望自己能和父王一样做个成功的君主。 
 
当轿子经过一座拱门时,伦敦市政府安排了人将一本英语圣经放在天鹅绒托盘上,再用一根丝带系着,缓缓地从拱门上降到她面前。伊丽莎白接过并吻了一下这本圣经,然后将圣经抱在自己的怀里。“我感谢市政府的这份礼物,会好好珍藏的。”这时候,两旁的官员和市民们一同赞美真宗教的回归,伊丽莎白大声回应:“阿门!”。

市民在沿途自组了许多仪仗队,其中一个老人一手持镰刀,另一手握着一个沙漏,伊丽莎白当然知道他的身份是时间,但她仍然很认真地问这位老人所扮演的角色,老人骄傲地回答:“时间!”伊丽莎白回答说:“啊,时间。时间将我领到今日!”

在经过圣殿关(Temple Bar,伦敦区和西敏区的分界点)时,伊丽莎白向伦敦子民宣称:“请你们相信,我一定会成为你们的好女王!”
 
伦敦圣殿关(Temple Bar)

这一天,伦敦市府举办盛大宴会,官员和市民们从下午三点一直狂饮到后半夜。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加冕礼负责为新君涂油膏的主教人选,玛丽一世任命的坎特布雷大主教波勒已经死了,约克大主教是旧教狂热分子,拒绝承认伊丽莎白为英格兰教会领袖,拒绝出席加冕礼。剩下地位最高的前八名主教不是老态龙钟体力不支,就是不悦圣心或不愿伺候,最后为神圣女王加冕和抹圣油的光荣任务落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卡莱尔主教(Bishop of Carlisle)身上,但该主教虽然同意为伊丽莎白加冕,却提出条件:伊丽莎白必须效仿她姐姐玛丽,以天主教仪式宣誓。

这仅仅是麻烦的开始,此时,罗马教廷已经下诏不承认伊丽莎白的合法性,并再次指出英格兰的合法王位继承人是亨利七世的曾外孙女,苏格兰的玛丽女王, 天主教徒。而此时,还在法国宫廷的玛丽•斯图尔德,也在她公公法国国王的授意下,在她的法国太子妃宫中挂起英格兰国旗,在自己的私人信笺上使用英格兰皇家徽章,并以苏格兰女王和英格兰女王双重身份接待来访者。为此,伊丽莎白一辈子都不能原谅玛丽•斯图尔德。而其姐玛丽一世的鳏夫、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也信誓旦旦地要出兵收服英格兰。

面对这些内忧外患,年轻的伊丽莎白女王该如何扭转局面坐稳她得来不易的江山?且听下回分解。
 
(图片来自网络公众区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跟读与鼓励!新春快乐!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评论 : 你说的对,伊丽莎白不嫁的原因是个综合因素,与她童年时父母婚姻的悲剧性,对王权至高无上及其残酷性的第一手经验,以及她个人作为君主的强势性格都有关系,虽然后人至今无法确认,但不嫁人肯定是她自己的决定,对于她来说这个决定的唯一drawback是没有自己的继承人,因为这个原因,塞索将巨大的人力物力花在收买和控制苏格兰宫廷上,以确保玛丽的孩子成为新教徒。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同祝!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跟读与留言。这些历史人物之间的关系主要是被他们相同的名字和欧洲王室之间连续通婚闹乱的,结果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叫相同的名字。呵呵。春节快乐!
jun100 回复 悄悄话 真好看。春节快乐!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前几年,我看过两部连续剧,“Reign"和"The Tudors"。一个是关于苏格兰玛丽女王,另一个是关于亨利八世。"The Tudors"结束时,伊丽莎白还是个孩子。剧中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说不结婚 :) 不管怎样,她的不婚,也许是她的智慧不允许她去屈尊另外的人或规矩,也许是政治上原因,但不管怎么,她这个充满勇气和革命性的决定给英格兰带来了福音。“Reign"这部剧一开头好像是一部青少年言情剧LOL,不过后来变得越来越充满政治和争杀的阴影。

谢谢辛苦笔耕,新年快乐!
panzertiger50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涧采萍' 的评论 : 祝你新年快乐!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能把这关系搞清楚太不容易了!不过我还是感兴趣。读英国史明白了一些文化上影响。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花了三天时间写完这一篇。明天家里要来人,得忙一阵子了,不敢保证下一篇哪天能发,争取周六吧。祝您猪年春节快乐,诸事如意,顺顺当当,平平安安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