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王后(26)

(2018-07-19 05:17:27) 下一个
前面说到,凯瑟琳•帕尔在二度孀居四个月后便再次改嫁,这次是嫁给国王,成了英格兰王后,鉴于亨利八世不久前刚刚收服了爱尔兰,她也是第一位英格兰王后兼爱尔兰王后。
 
王后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凯瑟琳是个聪慧而且见过世面的女子,深知自己地位的特殊性。婚后,她除了悉心照顾亨利八世之外,还致力于亨利与两位公主的和解,此前亨利八世因为与安•波琳的婚姻以及后来与简•西摩的婚姻,几次三番剥夺了玛丽和伊丽莎白的王位继承权,正是凯瑟琳•帕尔劝说亨利八世颁布诏书恢复了玛丽公主和伊丽莎白公主的合法地位与继承权。对于王室的唯一男性继承人爱德华小王子,凯瑟琳更是关心备至,亲自督促小王子的学业和生活起居。这对于襁褓中就失去母亲的爱德华王子来说无疑是一份温暖。

在王后的宫廷事务中,凯瑟琳也没忘了提拔自己的亲戚和她第二任丈夫的两个孩子。她将拉蒂默男爵的女儿收进宫作为自己的仕女,给男爵的儿媳在宫里安排了位置,又将自己的叔叔招进宫做后宫主管。

就是亨利八世本人也十分敬佩凯瑟琳的温婉贤淑与聪明能干,在1544年6月亨利最后一次出征法国时,亨利将监国重任交付于王后凯瑟琳,而不是朝中大臣。亨利八世的几位前任王后中,只有第一任王后阿拉贡的凯瑟琳获此殊荣。作为监国,王后凯瑟琳有权自己组阁管理国家事务,她亲自负责调配亨利八世在法国征战所需要的资金、军需物资和招兵买马,还要时刻替亨利八世看住北方边境的安危,防止苏格兰人趁亨利不在家而趁火打劫。她亲自签署了五份皇家诏书,指挥调配英格兰的北方边境守护驻军。亨利八世10月份出征失利回到英格兰时,发现国事家事、事无巨细皆井井有条。

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凯瑟琳的王后位置已经坚不可摧了,但事实却远非如此。原因仍然是宗教改革的汹涌暗流和亨利八世本人对宗教改革态度的游移不定。亨利八世虽然带领英格兰与罗马教廷分道扬镳,建立了英格兰国教,鼓励将《圣经》翻译成英文,主张推崇新约福音的传播,但他从小在自己母后的影响下接受的是天主教教义,他的本心是天主教徒;抑或他自己也弄不清自己的宗教立场到底是传统保守派还是新教改革派。

总之,到了1538年,在他没收了英格兰境内罗马教廷属下众多修道院修女院的土地和财产之后,亨利八世对宗教改革的态度转为保守。他开始主张中庸,在教义问题上即不支持罗马教皇的无上权威、也不支持激进的德国路德派的完全藐视教皇。在英格兰,保守派和改革派双方的激进分子同样都有可能被处死,只是处死的方式不同而已。当时流行这么个冷笑话,说如果是改革派激进分子那就是被烧死,如果是保守派激进分子那就是斩首。亨利八世这么做也是为了平息国内愈演愈烈的宗教矛盾,因为英格兰的现实情况越来越证明,彻底摒弃教皇权威和传统的宗教礼仪只能给国内的时局带来混乱,于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和民心稳定有百害而无一益。

于是到了1538年底,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怀旧,也许是因为感觉自己在世时间不多了而惧怕得罪神,亨利八世诏书全国,禁止子民公开讨论圣餐礼仪、圣餐上使用的面包和酒是否耶稣变体等敏感宗教问题,并严禁牧师娶妻。到了1540年亨利将自己最忠心的大臣克伦威尔斩首后,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势头跌入了最低谷,教堂里不许摆放英文圣经,平头老百姓自己阅读圣经的权利被剥夺,只有贵族或神职人员才有权利阅读圣经,而亨利八世也开始按照罗马天主教的仪式来做复活节斋戒。

我们现代人也许不理解当年人们为什么对这些事情如此斤斤计较,但宗教信仰、如何敬拜上帝和死后能不能进天堂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是生死攸关、压倒一切的大问题。因此亨利八世的大臣们也分成了不可调和的两派,互相认为对方是异教徒,恨不能将对方彻底铲除。

笔者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提到宗教改革这个话题,是因为它直接影响到整个都铎王朝的政治命脉,对后来亨利八世三个孩子爱德华六世、玛丽一世和伊丽莎白一世的朝政乃至英格兰作为一个国家的未来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只有理解了宗教改革的过程才能真正读懂英国历史乃至整个西欧历史。

事实上,这场翻天覆地的改革运动席卷整个西欧将近150年,将西欧分化成天主教国家和新教国家:以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为主的传统天主教国家,对立于德国路德派信义会、英国国教圣公会、苏格兰国教长老会、荷兰国教受洗会等新教国家,以及其他多如牛毛的小派别。这些派别教义之间的分歧往往只是细节,比如礼拜仪式、对教义的解释、吃斋的规矩等。

在英国,这场殊死较量从亨利八世为了与阿拉贡的凯瑟琳离婚开始,一直延续到1701年以威廉三世(查尔斯一世的外孙、荷兰海牙的威廉王子,被邀请出任英格兰国王)颁布《继位法案》(Act  of Settlement )而告终。该法案剥夺了英格兰所有天主教徒王室后裔继承王位的权利,明文规定只有新教徒才能登上不列颠的王位,直至今日仍然如此。这150年间,无数人因为宗教信仰而被处死,甚至有一位国王(查尔斯一世)因此而被送上了断头台。

从英国教会记录的被烧死的改革派激进派烈士名单来看,亨利八世在位时有63名改革者激进派被烧死,爱德华六世在位时有2名改革激进派被烧死。而到了狂热的天主教徒玛丽一世即位后,天主教卷土重来,玛丽因为将284名改革者绑在火烧柱上而获得“血腥玛丽”的历史称号。伊丽莎白女王一世继位后,虽然主张宗教和解,但仍然有9人被烧死。一直到斯图尔德王朝开朝后仍有2名激进派改革者被烧死。而这只是改革派烈士名单,被处死的天主教激进派到底有多少则史无记录了。

跑调了,回到凯瑟琳•帕尔。在她加入王室之前,英格兰教会改革局势是天主教保守派占了上风。但凯瑟琳的加入,改变了游戏规则,打破了这个微弱的平衡。

作为一个即读书识字又有自主思考能力的贵族女子,凯瑟琳•帕尔除了喜欢光鲜时髦的衣着首饰和歌舞升平的社交聚会之外,还喜欢举办沙龙,开讨论会,邀请贵妇们一起座谈。她听说意大利的贵族妇女可以私下讨论神学问题,十分羡慕,因此也效仿此举,邀请贵妇们到宫中一起读圣经,探讨宗教改革话题;因此她的寝宫常常成了主张或支持宗教改革的贵妇们的团契场所。要知道,这些贵妇可以用枕旁风去影响她们的丈夫,而她们的丈夫都是有地位有影响的贵族。
 
凯瑟琳本人是新约福音的推崇者,支持宗教改革,鼓励信徒们自己读圣经,和神之间建立个人关系,而不一定要通过教会。这个观点对当时教会来说绝对是异端邪说,加之凯瑟琳做监国的时候,她的内阁班子基本上由改革派组成,因此自然就成了朝野内外保守派第一个需要扳倒的政敌。

凯瑟琳聪明好学、活泼开朗、温柔善良的个性,使她的身边围绕了一群自己的同龄人,他们比亨利八世小一辈,在德国的马丁•路德宗教改革获胜之后的那个十年内长大,希望看到英格兰的改革也能像德国一样早日取得结果。就像十几年前的安•波琳是改革派的女神一样,年轻一代的改革派学者们也将王后凯瑟琳看作是他们的指路明灯。
 
这一切当然逃不出坎特伯雷大主教嘉丁纳(Stephen Gardiner)老鹰一样的眼睛。鉴于亨利八世本人对改革态度的游移不定,嘉丁纳大主教开始说服亨利八世,想让亨利相信王后凯瑟琳是异教徒。

到了1546年,亨利八世任命了托马斯•若瑟利(Thomas Wriothesley)为首席大臣,若瑟利是保守派,特别热衷于将改革派赶尽杀绝。1546年5月24日,坚定的改革激进派女地主安•阿斯库(Ann Askew)被逮捕并被酷刑拷问。拷问者们的意图很简单:鉴于安与宫中命妇们之间的友情,他们要从安的口中找到定罪王后凯瑟琳是异教徒的证据。没想到安宁死也不愿说出任何对王后不利的话,于是在被残酷折磨了近两个月后,安被以异教徒罪名烧死在木柱上。

在安的死刑执行之前,大主教和首席大臣派人进宫洗劫了王后凯瑟琳的书房,试图找到证据。但事先有人给凯瑟琳通风报信,凯瑟琳机智地扔掉了所有可能将她自己定罪的书籍和书信,但她低估了对手,也没能正确揣摩亨利八世的圣心,或许她高估了自己在亨利八世心中的位置。

总之,到了1546年,54岁的亨利八世在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腿上的溃疡复发,而且反复有头痛发作,凯瑟琳的细心照顾也无法缓解亨利八世的坏心情。就在安•阿斯库被烧死后不久,国王与王后在房中小栖,王后凯瑟琳照例将亨利八世疼痛难忍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言细语地抚慰国王。但凯瑟琳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开始和自己的国王丈夫讨论宗教问题。此时的亨利八世,不仅不愿意听到异端邪说,更没心情去听自己的老婆给自己上课!凯瑟琳王后一不小心就自己把自己给绕进陷阱里去了!

以后发生的事情令史学家们困惑。亨利八世首先对自己的医生透露,说枢密院已经决定第二天要逮捕王后。果然,立刻就有人将逮捕令的副本悄悄地仍在了王后寝宫的门外。凯瑟琳看到逮捕令后自然是吓破了胆,她立即跑到亨利八世的寝宫求救。

凯瑟琳一进门,亨利八世不问青红皂白立即开始和她讨论宗教问题,尤其是有争议的敏感话题。聪明伶俐的凯瑟琳立即识破这是亨利八世在试探和考验自己,凯瑟琳在整个谈话过程中除了点头还是点头,同意亨利八世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并且告诉亨利:“女人天生就是从属于男人的,男人的责任就是教导自己的妻子。”

还说:“陛下您是知识和智慧的王子,我能够听到陛下您的教诲那是我三生有幸。”

但光拍皇家的马屁还不足以取悦亨利八世的圣心,亨利八世说:“你现在是博学的女学者了,都敢给朕上课了!”

凯瑟琳回答说:“陛下您误会我了。我之前和您讨论问题并不是给您上课,而是给您解闷,让您不去想您的病痛,同时也是我想从您这学习知识。”

亨利八世面带微笑,问道:“真是这样吗?”

凯瑟琳回答说:“日月可鉴!”

亨利然后说:“这么说的话,凯特,那我们还是朋友!”

就这样,凯瑟琳•帕尔机智地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但国王并没有将这一切告诉自己的首席大臣和枢密院。当第二天若瑟利带着四十名宫廷侍卫闯入王宫要逮捕王后凯瑟琳时,亨利八世龙颜大怒,亲手抄起家伙抽打侍卫,还破口大骂。亨利八世这么做一来是要保护王后凯瑟琳,二来也是要让大主教和天主教保守派知道这个王国里事务还是他亨利八世做主,因为他也看出以若瑟利为首的保守派只不过是利用王权来扳倒他们自己的政敌。亨利八世一直以来都后悔斩了原首席大臣克伦威尔,这次他不会重蹈覆辙,再让臣子们利用。

然而,天子再威武,也无法抗拒死神的到来。1546年下半年,亨利八世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到了是年冬天,眼看沉疴难愈,朝野上下都做好了国王殡天的准备,就连亨利八世自己也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他钦点了十六名顾命大臣组成摄政委员会,由爱德华王子的大舅舅爱德华•西摩(Edward Seymour)任主席,在年仅九岁半的爱德华王子登基后辅佐幼主,直到幼主十八岁成年。亨利八世无法预料的是,自己折腾了一辈子换来的这个宝贝王子,登基后只活到十五岁便夭折了。女儿玛丽一世登基,彻底恢复罗马天主教,再次将整个王国推进宗教斗争的血雨腥风之中。

王后凯瑟琳继续无微不至地照顾亨利八世,但圣诞节来临,亨利八世命凯瑟琳去格林威治宫与玛丽公主和伊丽莎白公主一起过节,这是两人之间诀别。凯瑟琳•帕尔新年后回到宫中,但她再也没见到亨利八世。1547年1月28日凌晨,55岁的亨利八世再也没能醒来,死后和他的第三任王后简•西摩合葬。

凯瑟琳•帕尔第三次成为寡妇,而她却只有35岁。考虑到新主爱德华六世尚年幼,又很依恋凯瑟琳这个后妈,摄政委员会希望凯瑟琳可以继续留在宫中,至少可以帮着掌管后宫事务,也可继续负责幼主的生活和学业。

但这并不是凯瑟琳自己想要的生活。经历了三次婚姻,这次她终于自由了,像飞出笼子的小鸟,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了;这一次谁也别想再阻拦她!她和她的老情人托马斯•西摩(首席顾命大臣爱德华•西摩的亲弟弟)在亨利八世去世后不久便急匆匆地结了婚,他们婚礼在月光下举行,尽管具体日期不详,但托马斯•西摩在1547年3月17日所写的书信中,称自己为凯瑟琳的丈夫,很可能是托马斯•西摩为了自己的野心敦促凯瑟琳尽早完婚。果不其然,婚后托马斯利用凯瑟琳的关系和与爱德华六世之间的感情,想方设法与幼主亲近,不断给幼主送好吃好玩的,以至于和他的兄长之间冲突不断,连带凯瑟琳和首席顾命大臣之间也不断发生摩擦。

然而,人总是不能事事如愿。在第四次婚后的1547年11月,一直不生育的35岁的凯瑟琳竟然人生第一次怀孕了!但这对她来说并非喜讯,凯瑟琳于8月30日临盆分娩,生下一个女婴,起名玛丽,但凯瑟琳自己却染上了产褥热,于1548年9月5日不治而亡,女婴玛丽也未能存活。产褥热是那个年代女人性命的最大克星,生孩子往往是件要命的事情,亨利八世的第三任王后、爱德华六世的母亲简•西摩也死于产褥热。至此结束亨利八世六位王后的传奇故事。

凯瑟琳•帕尔死后不到半年,她的丈夫托马斯•西摩便被他的兄长以谋反篡位罪斩首。在绝对的王权面前,手足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凯瑟琳死后被厚葬在格劳斯特郡萨德里城堡(Sudeley Castle)内的圣玛丽小教堂里,她的棺梓旁边的彩绘玻璃上凯瑟琳居中,她的左手边(图的右侧)是亨利八世(以红白两色都铎玫瑰为标志),她的右手边(图的左侧)是她的托马斯•西摩(以西摩家族的凤凰族徽为标志)。

凯瑟琳•帕尔一生所信奉的座右铭是:“不管做什么,都要做个有用的人。”
 
她对亨利八世的两个孩子爱德华六世和伊丽莎白一世在宗教信仰方面的影响巨大,仅凭这一点,后人就远远没能给凯瑟琳•帕尔对英格兰历史所做出的贡献给予公正评价。实际上凯瑟琳•帕尔对后代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英格兰历史上任何一位王后,她还是英格兰史上第一位以自己的名字出书的王后,一共出版了三本与宗教有关的书籍。

她的悲剧在于,在她最终获得自由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时,却被无情的命运夺去了她那积极向上、好善乐施、不断进取的美好生命。

至于亨利八世,无论后人如何评价他在位时的所作所为,亨利八世仍不失是不列颠历史上伟大的君主之一。不管我们如今如何看待他,他在位期间却深受子民的爱戴。亨利八世建立了不列颠海军的雏形,强化了英格兰的海防;他是个博学多才的君主,鼓励哲学辩论,鼓励文学、绘画、音乐创作。亨利八世还通过高超和智睿的政治手段收服了与英格兰作对了好几百年的爱尔兰贵族们,第一次将爱尔兰纳入大不列颠联盟之中。不管他推倒了多少修道院,但他也兴建了许多教堂、宫殿和城堡。他改革了英格兰国内的税收制度,健全了议会枢密院制度。他带领英格兰脱离了罗马教廷,建立了英格兰国教圣公会以及一套完整的信仰系统,不仅一直流传至今,而且影响深远。在这之上,亨利八世留给后人最大的财富是:天之娇女伊丽莎白女王一世!
 
【笔者按: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王后的故事就结束了。但英伦宫斗这个系列还会继续,包括都铎王朝后续几位君主的故事以及苏格兰的玛丽女王的故事。感谢您一路跟读,并敬请继续关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nzertiger503' 的评论 : 谢谢您!新年伊始,也祝您2019年平安健康喜乐!
panzertiger503 回复 悄悄话 预祝你新年快乐!期待你的新系列。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谢谢您一路鼓励!Have a wonderful summer!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你。这周给自己放假,基本不打算发新文章,但还是需要做点研究,下个系列的分割还没想好应该如何处理,因为爱德华,简格雷和玛丽,再加上伊丽莎白的少年时代,这些人物基本上是互动的,他们的命运都是紧紧关联,你生我灭。只能请大家耐心点,给我点时间去规划。
gooseberry 如果是插杆繁殖的话就多插几根,如果是成年根植物,一棵应该够了。gooseberry 和 blueberry 一样,都喜欢弱酸性土壤,上足底肥 (豆饼或 Compound Marrow Powder 或者其他有机肥)。祝成功!
我自从去年病后租的地已经还给镇政府了,两个女人今年分租了我那块地。去年我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去打理那块地,今年她们邀请我去看看,我都没有勇气去呢。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在跟读,非常好的深入浅出的系列。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因为你这篇文字,特地补了下历史,没有谁写得像你这样绘声绘色,出神入化。慢慢写,别太累,我们慢慢品,如饮美酒!今年菜园有种东西么?希望你有收获,开始喜欢goose berry, 买了一棵,还没有种下,这个需要种两棵才会结果么?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ue' 的评论 : 感谢一路跟读。暑假来了,先给自己放几天假,然后开始 research。好在苏格兰的玛丽女王和伊丽莎白的篇幅以前已经搭好了架子。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ueyuanlin' 的评论 : 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rue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这个系列,期待下一个。谢谢!
xueyuanlin 回复 悄悄话 赞 ! 上个月刚和女儿们去了Sudeley Castle, 您的帖子转给了女儿,她说太好了!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缇夫因' 的评论 :
再次感谢您如此精辟且宽厚的点评。笔者唯有小心谨慎、再接再厉,在忠于历史的前提下为读者提供值得一读的文章。
阿缇夫因 回复 悄悄话 历史由历史说,是关照历史的最高境界,即使是无限接近。但是,纷纭复杂的人物和事件,动态流转的时间和空间, 语言表述的线性特质,历史在语言化的过程中难免流失异化。这时,笔者是谁尤其关键。你的笔触细腻如丝,温润如玉,书香若兰。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缇夫因' 的评论 :
谢谢您这么高的评价。我在英国生活了二十几年了,嫁了个英国学者,这些年耳濡目染多少受了点熏陶。加上这的确也是我的个人爱好,从金雀花王朝开始,英国的历史从中世纪黑暗年代一步步走向现代文明,从绝对王权走到如今的君主立宪,个中不乏很多令人深思之处。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fang' 的评论 :
谢谢您的阅读与评论。
阿缇夫因 回复 悄悄话 能将一段浩渺恢弘,腥风血雨的历史写得细致入微而云淡风轻,笔者该有怎样的胸襟和情怀以及语言文字应用功力。于我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生命美学体验,而后哑然失笑一切重归宁静。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大涨姿势。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缇夫因' 的评论 :
谢谢跟读与支持!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nzertiger503' 的评论 :
谢谢一路跟读和鼓励!您说的非常正确,凯瑟琳帕尔对爱德华和伊丽莎白的影响的确是巨大,对于后两位君主以后的宗教态度以及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去向都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
阿缇夫因 回复 悄悄话 静谧,祥和,愉悦... 读完文章最后一个字的感觉。期待下一篇。保重
panzertiger503 回复 悄悄话 看来爱德华信奉新教与凯瑟琳有很大的关系。史书一般说到这最后一位王后时都是一笔带过,其实她作为三位英国国王的后妈,影响巨大。这些故事很难看到,谢谢你!
panzertiger503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精彩,谢谢你的精彩故事!期待下个系列。
sternmond 回复 悄悄话 意犹未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