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王后(23)

(2018-06-26 16:41:39) 下一个

亨利八世在第三任王后爱妻简去世后虽然人到中年还是花心大萝卜一个,但他对独子爱德华小王子的关心和爱护却是一个好父亲典范;不仅亲自过问小王子的衣食住行和奶妈宫女的聘任,还在小王子三岁那年钦点牛津大学人文主义学者、神学家理查德•考克斯(Richard Cox,)为小王子的启蒙老师,教授小王子将来即位做君主做必需的思想和知识,包括希腊语、拉丁语。亨利在太子太保的人选上十分谨慎,小王子的启蒙老师一定不能是宗教改革激进派,但也不能是天主教保守派,而考克斯在剑桥师从的是北欧文艺复兴最杰出的代表人物鹿特丹的伊拉斯谟(Erasmus of Rotterdam),亨利八世自己年轻时也受到伊拉斯谟本人的亲自教诲。后来小王子成为坚定的宗教改革派,登基成为爱德华六世后竭尽全力扶持宗教改革却是亨利八世始料未及的。

克伦威尔倒台后,天主教传统势力在霍华德家族的诺福克公爵带领下强势回归,这让改革派感到再不出手就会遭灭顶之灾的恐慌。鉴于亨利八世是唯一可以决定宗教改革前途的人,所以在他和克莱佛斯的安和谈离婚并娶了凯瑟琳•霍华德之后,亨利八世的后宫表面上看来风平浪静,但暗地里两派之间的斗争却是波涛汹涌,年仅十七岁的王后又岂能安然无恙地在这样的大风大浪中保全自己。 凯瑟琳•霍华德算不上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也不具备什么超人的智慧,但她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女人的魅力。她短暂一生的故事,可以说是即让人怜悯又让人敬佩。

凯瑟琳•霍华德是亨利的第二任王后安 • 波琳的表妹(安的妈妈是凯瑟琳的亲姑姑)。虽然出身贵族,其伯父是权利地位不可一世的诺福克公爵,但凯瑟琳的父亲行三。如果你不了解欧洲贵族阶级的继承法,就不可能理解长子和其他儿子之间的差别到底有多大。欧洲绝大多数贵族(包括王室)在继承权上实行长子继承制(primogeniture),就是说与王位或爵位关联的一切财产全部由长子继承,根本就不存在分家这一说。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维持家族的规模,家族财产不会因为分家而越来越小。因此在英语里有一句惯用语,叫“无用的次子” (useless second son),次子除了作为备胎,没有其他用途。英国贵族近千年来传统的做法是:长子继承家业,次子从军带兵,三子入教会谋事。

凯瑟琳•霍华德的父亲埃德蒙作为第三个儿子,他一共有十一个兄弟和六个姐妹,父母根本管不过来他们。所以凯瑟琳小的时候她父亲虽然也有个伯爵封号,但除了贵族名头之外,其实是很穷的,像克伦威尔这样平民出身的男人还可以出去找份工作养家糊口,但像埃德蒙这样出身于英格兰最古老贵族家庭的男人,怎么有脸出去找工作,只能靠亲友接济。凯瑟琳的爷爷老公爵的第一任公爵夫人生了十个孩子,54岁那年病故,之后老公爵娶了公爵夫人20岁的堂妹做继室,又给他生了七个孩子。

老公爵去世,年近五旬的二任公爵夫人成了太夫人,这十几个孩子纷纷将他们未出嫁的女儿送到太夫人府上,名曰受教育,实则是中世纪的英式啃老。于是太夫人将一众孙女外孙女们安置在泰晤士河边的兰柏宫(Lambeth Palace),在女仆和嬷嬷们的看护下过集体生活,并由太夫人出资雇老师教导她们。对她们的教育并非要她们学知识,而是培训她们在音乐舞蹈和社交礼仪方面的技能。加之太夫人年岁大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可能也是比较喜欢玩的,所以对这些女孩子的管教难免不那么严格,以至于贵族青年只要花几个钱买通看护嬷嬷便可随意进出她们的宿舍。这种成长环境,无疑影响了凯瑟琳对男人的态度,风花雪月、打情骂俏也成了家常便饭。凯瑟琳就这样长到十六岁,被她伯父当作棋子送到亨利八世的后宫,充当亨利第四任王后克莱佛斯的安的侍女。 安和亨利离婚后,凯瑟琳又在一夜之间从一个头脑轻飘飘的贵族少女变成了英格兰的王后。

年轻的凯瑟琳让亨利感受到青春的活力,他觉得自己彷佛也一下子年轻了许多,他将凯瑟琳赞颂为“英格兰女性美德的典范,一朵不带刺的玫瑰”,各种赏赐不断。然而,年轻的王后很快就感受到亨利八世的暴君脾气。1536年1月,当时44岁的亨利在与几位贵族好友玩马术标枪竞赛时坠马,头部落地后又被披着沉重铠甲的坐骑压住双腿。亨利失去知觉近两个小时,尽管免于一死,但他的腿伤一直都没能痊愈,最后发展成慢性软组织脓肿和顽固性皮肤溃疡。这次事故不仅彻底毁掉亨利伟岸魁梧、英俊潇洒的外貌,还完全改变了他的性格。腿上的脓肿时不时需要手术抽吸,在那个还没有麻醉技术的年代,可以想象其痛苦程度。奔五的人了,年轻时是运动健将,突然停下来,加上伤痛缠身,亨利逐渐变得体态臃肿、脾气暴躁,不难想象他的身上一定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1540年的秋冬,凯瑟琳•霍华德做王后不到半年,亨利的腿伤又犯了。史料记载,亨利不仅一连十天拒绝凯瑟琳接近他,还开始后悔不该斩了自己最忠实的奴仆和最得力的助手克伦威尔。枢密院的一帮大臣们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贵族,亨利现在怀疑几位主要大臣是不是联手诬陷了克伦威尔。

所幸1541年开春,亨利八世腿上的溃疡渐渐好转,心情也随之好起来。这一年四月,法国大使报告说王后可能怀孕了,但很快就被证实是谣传。法国大使同时报告,亨利因此开始疏远年轻的王后,亨利八世已经面对了太多的流产和死胎。

到了六月份,亨利突然宣布要带着新王后去英格兰北部巡行。此时北部英格兰的示威请愿民众招安工作正在收尾,亨利八世身穿金衣,头戴王冠,带着五千马匹和一千随从,浩浩荡荡地从伦敦出发往北行进,沿北汉普顿和林肯郡一路到达约克郡,沿途金碧辉煌、号角嘹亮,以无上的君主风范接受地方贵族的归顺。

但就在这一片祥和的歌舞升平背后,另一场戏也在悄无声息但却紧锣密鼓地上演着。

年轻的王后凯瑟琳•霍华德,也许是不满意国王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也许是不满足于国王的生理表现,在游巡途中开始和国王身边的一位年轻侍从干起了偷情的勾当。这个年轻人名叫托马斯•卡尔佩珀(Thomas Culpeper),是凯瑟琳母亲的同宗远房侄子。两人在王后的首席宫廷仕女简•帕克(Lady Jane Parker)的安排下背着国王私会,而这首席宫廷仕女就是亨利第二任王后安•波琳的亲嫂子。在安•波琳风波中,就是她出庭指证自己的丈夫乔治•波琳兄妹通奸,而将自己的丈夫送上了断头台。 安和乔治被斩首后,简不仅没有受到株连,而且继续在宫中为安•波琳之后的三任王后做女官,现在跑前跑后积极地为年轻的王后安排与情郎私会。

亨利八世和凯瑟琳王后的北行游幸一直到十月底才结束。而这期间,关于王后婚前不轨的风言风语也开始在圈内人士之间流传,说五年前凯瑟琳和她的音乐老师亨利•马诺克斯(Henry Manox)关系不一般。马诺克斯在外面吹嘘说凯瑟琳曾经向他许诺她的“处女之贞”。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时侯又有一位名叫弗朗西斯•迪勒姆(Francis Dereham)的年轻人找到凯瑟琳,以前未婚夫的身份要挟凯瑟琳为自己在宫中谋一个职位。迫于压力,毫无备战经验的凯瑟琳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将迪勒姆任命为自己的私人秘书。

对于诺福克公爵的敌人,也就是新教改革派来说,凯瑟琳王后这种高格调的生活方式无疑是他们可以利用的最佳武器。所谓的知情人很快将凯瑟琳的所作所为密报了坎特伯雷大主教克兰默(Cranmer)。克兰默对凯瑟琳说不上喜欢或不喜欢,他本人和年轻的王后没有私仇,但他和凯瑟琳的爷爷诺福克老公爵却是宿敌。但这么个烫手的山芋,落到克兰默的手里,他也不敢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去找亨利上报。老虎屁股摸不得,这个道理谁都懂。于是克兰默大主教秘密召集了凯瑟琳做姑娘时的佣人、侍女和嬷嬷们私下审问,审问的结果不过是证实了流言蜚语。作为大主教和亨利八世在克伦威尔斩首后的首席大臣,克兰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向亨利披露王后的不忠行为。

1541年的11月1日,亨利八世在皇家小教堂,当着众人感谢上帝赐给他一个“如此温顺的好妻子”。礼拜仪式还在进行之中,克兰默大主教便在亨利八世的座位旁边留下一个封口的信封,里面罗列了王后的种种出轨行为。

亨利八世拒绝相信,他坚信这一切都是诺福克公爵的敌人在设计陷害凯瑟琳,目的是要扳倒公爵。亨利八世命令克兰默大主教立案调查,“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允许松手”。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girl' 的评论 : 谢谢一路跟读!我会加油哒。
beaglegirl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喜欢能把历史讲成故事的人才。这样我们才能学进去,记得住。
会一直跟进的。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ue' 的评论 : 谢谢您一路鼓励!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谢谢跟读和鼓励。都铎历史和此前的金雀花王朝历史以及此后的斯图尔德王朝,这近600年代表着英国历史从黑暗年代向现代文明挣扎的漫长之路。从一个打打杀杀、穷兵黩武的诸侯国到后来的汉诺威王朝的推崇人文主义的完整国家,其中不乏很多令人深思之处。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一路鼓励!
OutOf_Africa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精彩,赞一个!Netflix 上有《The Tudors》,演的这一段历史,虽不完全忠于史实,但却非常接近了,故事也引人入胜。
rue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一直在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