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王后(12)

(2017-08-20 13:07:35) 下一个
到了1529年秋天,安·波琳给了亨利八世一本新教改革者赛门·费什(Simon Fish)所写的小册子,名曰《乞丐的哀求》(A Supplication for Beggars)。费什在文中直接与国王对话,告诉亨利八世英格兰的教会就是一群“凶恶的豺狼”,从大主教到召唤师,这群“懒惰的豺狼”不仅手握超过三分之一的王国财产,还沾污了十万良家妇女。费什大声疾呼:为什么允许这群豺狼在陛下的国度里横行霸道?为什么他们可以不受法律的制裁?为什么教会不允许用我们的母语来印刷《新约全书》?

安·波琳为什么愿意冒失宠甚至被教会迫害的风险来替费什传递这本小册子?这是因为她在法国宫廷的时候就信奉宗教改革,尤其是受到法王弗朗西斯一世的姐姐玛格丽特公主的影响,成为坚定的宗教改革派。她自己就有一本法语的圣经,还经常在她自己的府中散发与改革有关的印刷品。她也想趁沃尔西失宠这个机会给亨利送去对付教会的武器。

总之,以后的几天,亨利将这本小册子揣在怀里,一有空就拿出来翻看,还向大臣表示他要支持英文版《新约全书》的出版,让他的子民可以读到上帝的话语。与此同时,廷代尔也写了一本小册子,呼唤英格兰公民先效忠国王,后效忠教皇。亨利八世看了,对朝臣说,这才是朕要看的书,这才是所有国王都要看的书。

整个1529年的冬天,亨利的皇家律师班子在克伦威尔的带领下翻遍了史书,查找古代法律条文,最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论据;不仅永远改变了国王和教皇之间的关系,更为亨利和凯瑟琳的离婚案打开了缺口。

克伦威尔找到的是一本名为《法律视角》(Leges Anglorum)的拉丁文古书,术中记载在公元187年,有一位名叫卢修斯一世(Lucius)的罗马统治者,成了英格兰最早的基督徒国王。卢修斯上书教皇,请求教皇授权他在英格兰实施教廷法律;教皇答复说:“ 国王不需要罗马教廷的干涉,因为国王在自己的国度里就是替上帝看护子民的牧师“。

这在我们现代人的眼里也许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亨利八世来说意义却十分重大,因为这从法律角度允许亨利成为英格兰教会的精神领袖,从而使罗马教廷在英格兰失去权威。

1530年开春,克伦威尔将所收集的材料集结成册递交给亨利八世,亨利八世仔细阅读,在46处做出批注。这一年,亨利在接见法国来使的时候说,教皇是个愚蠢无知的糊涂虫,根本不配做世人的牧羊人。这一年的夏天,亨利下旨,罗马教廷无权下书制裁英格兰公民,安·波琳的父亲托马斯到罗马教廷觐见教皇时,教皇按照传统习俗,将自己的脚伸出让觐见者亲吻,但托马斯·波琳拒绝了。

大主教沃尔西的末日到来了。

1529年10月9日,亨利八世正式罢免了沃尔西,并指控他“将教皇的利益置于国王的利益之上”,将他的土地和财产全部没收,充入皇家。沃尔西写信给亨利,恳请君上的恩典、怜悯、赦免与宽恕。法国大使前去安慰沃尔西,发现他面无人色,口不成言。

沃尔西在贵族的一片嘘声中骑着毛驴离开了伦敦,前往他的教区约克。学生克伦威尔前去送行,诺福克公爵让他捎话给沃尔西,赶快滚出伦敦,如若不然,我会用牙齿撕碎他!克伦威尔告诉大主教他在家乡的办学计划已被搁置,牛津大学大主教学院的建设也已被撤出国王的计划。大主教回答说他已一败涂地,欲哭无泪。

但即便如此,沃尔西还是不相信亨利八世就这么无情地把自己抛弃了,约克大教堂主教即位大典在即,沃尔西写信给亨利,请求圣上发放自己的主教方帽和旌旗。亨利哭笑不得,问他的朝臣:“都到这步田地了,这老东西难道还真能如此傲慢吗?”。

11月4日,约克主教即位大典的前三天,沃尔西正式被捕,罪名是“里通外国,私函法国和西班牙君主,反对国王的利益”。但真正的罪名不言而喻:与西班牙国王和教皇联手保护王后凯瑟琳,反对他私下称为“夜里的乌鸦”的那个女人。

被捕后,沃尔西被押送回南,鉴于年龄大了,又受到如此惊吓,沃尔西一病不起,又染上了痢疾。亨利八世听说后,派伦敦塔的监狱长金斯顿北上,在谢菲尔德等候沃尔西,然后押送伦敦。当沃尔西的贴身男佣向他报告金斯顿已经到达谢菲尔德时,大主教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长叹一声。男佣对他说,主人且不必太灰心,也许国王大发慈悲,让金斯顿先生来接您回朝廷呢。但沃尔西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金斯顿见到大主教后立即跪下,沃尔西对他说:快快请起,我是个落难之人,身无分文、一钱不值,岂敢受这等大礼。金斯顿试着安慰老主教,沃尔西回答说: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他知道,回到伦敦,等待他的不是斩首就是赐死。

在金斯顿的护送下,沃尔西最终向南走到莱斯特修道院,痢疾越来越重,沃尔西对前来迎接的修道院住持说:“神父啊,我今天到了你这儿,这把老骨头就丢在你这儿啦。”

住持将沃尔西安顿在病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沃尔西对下人说:“国王有一颗勇敢、高贵的王子之心,但他也可以为了自己的愿望而不惜牺牲半个王国。”他的临终遗言是:如果我像侍奉国王那样去侍奉上帝,上帝一定不会在我满头白发的迟暮之年将我扔进狼群。

当晚,修道院的钟声敲响八点的时候,沃尔西失去意识,很快就死了。莱斯特修道院在1538年被亨利八世和克伦威尔解散,大教堂成为废墟,沃尔西的骸骨至今还埋在这堆废墟的某个角落里。

大主教沃尔西最后还是因为安·波琳而丢了性命。他的死,标志着罗马教廷在英格兰权威的结束,新教时代即将到来。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南涧采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是的。谢谢阅读与点评。2019年新春快乐!我好久没有回顾这些文章了,回复有迟,见谅!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他的临终遗言是:如果我像侍奉国王那样去侍奉上帝,上帝一定不会在我满头白发的迟暮之年将我扔进狼群。
======
发人深省,心酸。
panzertiger50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文章,我这才知道英国的国教里有安博琳的推动,让我对这位王后有了新的认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