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月

(2019-06-05 15:16:07) 下一个

五月里我变得耳聪目明,五官灵敏。

冬日和早春的沉寂,已被此起彼伏的声音代替。喜欢北方的夏天,也喜欢夏天的各种声音。连割草机的轰隆声都不讨厌,常常是东家停了西家响。邻居们忙着割草、切边,然后将blower在地面挥来挥去清理掉杂屑。等噪音停止后,家家户户被雨水浇灌得疯长的草坪,看上去整整齐齐。风吹过来,青草的气味,让人张口猛吸几口气。

林子里不时响起一串儿哒哒声,像机关枪,不用找,肯定是啄木鸟。红鸟的声音很清脆,只“哔”的一声。蓝松鸦“呀呀”地叫着,能叫上好半天。不太确定怎么形容它的叫声,介于“呀”和“喳”之间,也许是“夹夹”?其它都是无名的鸟声,啁啁啾啾,从清晨四点到天黑,叫个不停。

雷阵雨也多。刚刚还阳光灿烂,飞来一片乌云,忽然就开始落雨。粗大的雨点敲在天窗上,砰砰作响。像揪心的贸易战的战鼓,两边都在使劲擂,真盼着早点停。

树叶越发茂盛。院子上方蓝色的天空,被挤得只剩一个小角,其它都被染成翠绿。

照例给花事记几笔。今年芍药开得真好,20棵6种颜色,一茬一茬地开。一根枝条上结好几个花苞,一般中间那朵最大,开得最早。花谢了,立即剪枝,同一根枝条上其它的花苞便迅速膨大,继而开花。如果一直不剪,旁边的花苞便长得极慢,甚至停止生长最后干枯掉。三周的时间,院子里飘散着芍药的清香,很好闻,有一点点类似香水月季的味道。雨后白芍倒伏在地面,沾染了斑斑点点的黑色mulch,剪一篮回来插瓶。芍药清濯,几日不换水,即使叶子浸泡水中,不会变腐,瓶水依然清澈。而一般草花一日不换水便浑浊了。

杜鹃和往年一样早早地装扮园子。把一棵埋没在百合中几年不见生长的大杜鹃挪到新开的花圃里,一周后便长势良好了。移栽实在是个力气活,把植株挖出来,再挖个新坑,都很费体力。几棵绣球花长大了,不得不把下面挤得委委屈屈的玉簪花挪走,又费了一番周折。当年之所以种得太密,一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空间想象力,二也是喜欢葳蕤,不想花圃里零零星星的样子。

气候反常,玫瑰今年枯了很多枝条,四月修剪时颇费一番功夫。往年开在芍药之前,今年竟然落了后。不过花开了,依然绚丽、繁盛,一大丛一大丛鲜艳的花朵,格外抢眼。

草木的美,不像那些喧嚣着极力证明什么的东西。倒是像时光,无言,却有力。

每日与草木为伴,可以体会一些生存之道。
 

每年的五月,都会买一些annual的草花比如矮牵牛和金盏菊。当初夏的玫瑰、芍药、铁线莲纷纷散场,而百合、菖兰、紫薇尚未登场时,这些一年生草花,在烈日里不惧酷暑越开越艳。

已经长大的矮牵牛,开得满满一盆的,要卖10几20几块美元。都买这么大的盆花,有点舍不得。只买2盆10块一盆的小喇叭花,门前后院各挂一盆。其它的,买1块多一棵的小苗,慢慢培养。大花盆种3棵小苗,中等或小花盆,种1,2棵。七七八八的,种了10几盆,分别摆放在门前阶下。

一开始,偌大的花盆里,一棵或几棵小小的苗,不太好看。但是玫瑰芍药正花开满园,这些新栽的盆花,一点都不引人注意,也不会煞风景。 定期浇水,施点肥,渐渐地,矮牵牛已经不知不觉长得盖满了花盆口沿。再过些时候,就会愈加丰满,像瀑布一样垂下花盆的边缘。从六月到十月,矮牵牛是园子里长开不衰的美丽花景。

有些事急不得,就交给时间吧。

窗台上的几盆蟹爪兰,冬天花期时开的并不多,每盆只有部分枝条结苞开花,当时很有些遗憾,觉得自己功夫不够,养得不理想。没料到却在这初夏接连开花了。不是一盆,黄色、粉色、白色,好几盆都在开花。为这一份惊喜,着实兴奋了一阵。

总有些事不尽如人意,一时又无能为力。

还是交给时间吧。时间总能在合适的时候,给一个最好的安排。

 

在超市的停车场,两个停车位之间尽头,常常有一辆或几辆购物车。停车的时候,很不方便,若一不留意,还可能滑动造成汽车剐蹭。

这些购物车,自然是有人偷懒,随手留在车旁,只顾着自己把车开走,不管是不是给别人造成不便。他们或许想,反正店家的雇员应该来收购物车。 但是,店家的雇员大部分时候也只是把铁栏里的购物车一并收走,并不会一个车位一个车位去寻找零散的购物车。况且,既然有指定的放购物车的空间,为什么不能遵守呢?

看到别人乱放购物车,我倒也不会气急败坏,只默默地把车旁的购物车推到店里。对别人宽容,也是对自己的宽容。心态和身体状态成反比。虽然浑身的肌肉关节已经越来越僵硬,对很多小事,却越来越宽松。我管不了别人,只能管好自己。买完东西,不管刮风下雨,每次都把购物车推到指定地点。有时候,店家的停车场没有专门的购物车铁栏,要还到店门口。

有一天,在Costco买了东西,正下着小雨,我推着购物车去归位。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从后面追上来,微笑着说:“来,交给我吧。”我笑着谢了他,看着他很累赘地推着购物车穿过整个停车场,向店门口走去。他本来可以轻松走过去进到店里再取购物车的。

心里有一丝感动。他一定是想给我一点鼓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