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8,来不及说再见

(2019-01-05 17:38:44) 下一个

我躺在沙发上,发着烧,连续几天的剧烈咳嗽,原以为已愈合的右侧肋骨旧伤复发,一咳嗽或者清清嗓子便剧痛。不得不吞下30ml CVS的止咳糖浆。咳嗽立刻止住了,副作用是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中,头顶天窗上叮叮咚咚的雨声,一直未停,好像敲打在我的脑门上。电视上播放着时代广场新年倒计时的画面,零点之时,拥挤的人们穿着雨披,在雨中仰头望着光球在一片烟雾中落下,漫天彩屑,万众欢腾,人们和身边人一吻跨年。昏沉中想起12月中旬和朋友进城逛了一圈,在五大道St. Patrick 教堂里猜测彩绘玻璃上的圣经故事,欣赏Saks Fifth Ave的商店橱窗,看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诞树和小广场滑冰的人们,还去“五粮液”吃了顿中饭。没曾想,那便是岁末最愉快的一天了。

从圣诞节前开始喉咙痛,起先一切照旧地蒸全麦馒头洗衣服做饭做家事,没想到扛了三天,竟然发展凶猛,吃了一周阿莫西林都没有控制住。这可从未发生过,真是年纪不饶人。想排除一下肺炎,家庭医生的诊所没有X光机,去看了还得再跑别处拍胸片,时值假期,不知道会拖到哪一天才约得到。不敢再拖延,赶紧到镇里的Urgent Care去看医生,他们设施较全。简单明了地告诉医生病史,直接拍片。十分钟后结果出来,幸好还没肺炎,放下心来。别过医生,直奔家附近的CVS取药,医生的电子处方开了阿奇霉素,到店里等几分钟后拿药回家立刻服下,一天后就见好转。首剂加倍2颗,之后四天每日1颗。大环内酯类对我比较有效,但是胃部反应也大。以后家里要备着点。

整整两周,除了看病,连门都不出,推辞了好几个爬梯。2018的末尾就在病痛挣扎中一晃而过,感觉还没迈腿,怎么就跨过去了呢?心有不甘。其实每年的新年也并无特别的庆祝仪式,但还是会在心里回望一番,辞旧迎新,仿佛在时间的小河里抽刀断水,不过一点自我安慰。

真是一场不合时宜的病。究其起因,该是那天在镇里小公园的湖边散步,着了凉。

那是个多好的冬日呀。一丝风都没有,温度在零上4,5度,阳光暖暖的。湖边有一群肥硕的白色水鸟,一群大雁、一群野鸭、几对绿头鸭在水面游弋。它们是一年四季的常客。步道上偶尔有人在慢跑。

四十分钟的散步,走走停停,举着手机拍几张照片。身上穿了一件薄的长羽绒服,像披了条羽绒被,未料竟然着了凉。无风之寒,隐藏在祥和的冬日之景里。想平时整日躲在家里,每个角落都温暖如春,出门暴露在寒冷中也不过是下车从停车场走到店里的几分钟,身体已渐渐失去抗寒的能力。真是福祸相依啊。

衣食无虞,无病无灾,无生离死别,便是老天赏的幸福。能够平淡,更是福气,尽管大多数时候含辛茹苦。是的,含辛茹苦。简·爱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含辛茹苦。” 经常想起勃朗特写的这一句。

2019,惟愿平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