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挑战孤星 (7. 撤退)

(2018-11-03 13:11:12) 下一个

挑战孤星(1. 小试牛刀)

挑战孤星(2. 行前准备)

挑战孤星 (3.第一日)

挑战孤星(4.第二日)

挑战孤星(5.第三日)

挑战孤星(6.第四日)

早上我起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河边去察看水位。到那里一看,坏了,水位不但没降,反而涨了一米。昨天天黑没照相,否则的话两张照片一对比就清楚了。那段倒下的枯树,昨天还能见到它一直通到河中间,今天只有对岸附近露出一小截。昨天我们还考虑过,如果趟水过河的话,可以扶着枯树趟水,那样可以减少被河水冲倒的可能性。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河面上的两根绳子,确实要有杂技团的水平才行。

San Jacinto River是一条比较大一点的河,估计雨水先流到各个小河支流,然后汇入大一点的河。这一过程在雨停后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所以雨停了一天,水位反而涨了一米。

看来要过河非常的困难了。也许这是神的带领,我心里很平静地产生一个念头: 撤退吧。我徒步爬山,冒过好几次险了,这样半途而废打退堂鼓,还是第一次。我后来想,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本来就是一次实验的机会,不是一个主要的徒步目标。我在河边静静地呆了几分钟,心里说:San Jacinto你等着,我会回来的,一定要跨过你!有种的我下次来的时候你的水位不要降。

我们决定撤退以后,原路后退走了一英里多。路上我把防蚊网带上试了一下,效果不错。就是常常被路边的树枝挂住。今天没有赶路的压力,走得很轻松,脚也不觉得痛。有个地方我踩了一条蛇,我没看到,老二赶上来告诉我:你刚才踩到一条小蛇了。还好小蛇胆小,没有咬我,而是匆匆逃命去了。下次要买个绑腿(gaiter)防蛇咬。

走到和一条机耕路交界的地方,这里有手机信号。老二给他太太打了电话,然后我们就坐等救援。

等了一会儿,老二看了下表,说:应该到了啊,怎么还没影子?再过了半个小时,救援终於到了。我本来以为她来了,我们上车就走吧,没想到她说:你们肯定饿了,我来前给你们做了饭。然后象变戏法一样从车里开始拿饭菜。

我的天啊!有菜(还是辣的!),有汤,有米饭。在野外吃了几天干粮,每天能吃上方便面都是很奢侈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老二太太带来的这些饭菜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饭菜!

他太太真是能干,就在来救我们之前她居然做了一大锅菜,一大锅汤,焖了米饭。而且那天她本来要去教会做礼拜前打印那天的节目单,结果接到老二电话,先得把打印出来的节目单送到教会,这样后来的人可以分发。她的干事效率得有多高啊!这么能干又贴心,难怪老二天天要煲电话粥。

吃完喝完热乎乎的饭菜,老二太太把我们带到终点,我上了老二的车,然后老二的太太往家开,我们往起点开。到了起点,我进了我的车,然后我们往家开,一个多小时以后顺利到家。到家第一个事情就是洗个热水澡,然后倒头就睡。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正好把徒步的行头拿到阳台上洗洗晒晒。看上去简直是一片狼藉啊。

跟老二老三联系了一下,他们也都挺好,就是脚痛!当然回家以后都是消炎药处理了。看起来我还是三个人里起的泡最小的。可能和我每天及时用针头挑掉血泡有关,也可能和我换上五指鞋有关。三天之后,我的伤口基本愈合了,虽然还有点痛,但伤口都看不出来了。我到老三家里去拿他带回来的东西,老三的两个脚还不能着地,他为了让伤口好得快点,把血泡表面的死皮剪掉了,看到的伤口处真的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还好学校还没开学,他在家养了一周伤才好了。看到老三脚底的伤口,就这样还坚持着走了几十英里,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硬汉!

刚回来光注意脚底的伤口,第二天才注意到身上长了好多痱子,奇痒无比。痱子过了五六天才消下去。再过几天,两个小脚趾指甲开始松动,后来慢慢掉了。两个月后新的脚指甲才长出来。

我在12月还要跑马拉松,要跟一个18周的训练计划。第一周正好和徒步冲突,本来我想第一周的训练量不大,凭我平时跑步的基础,即使一周不照训练计划练也没问题,但现在因为脚底的伤口没痊愈,只好再等。每天我都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跑步,一直等了六天以后,好象问题不大了,我才去慢跑。希望对最后的马拉松成绩没有影响。

经过这次徒步,我们可以自豪地称自己为背包客了。虽然我们没有走完96英里,但是71英里都走了。96英里还远吗?能走96英里,两百英里的JMT也不算什么了。因为这次徒步的经历,我有绝对的信心,可以随时去走JMT。如果两百英里能够顺利走下来,那两千多英里的AT不也就是那么回事吗?

这次徒步虽然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为我们今后的徒步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教训。总结一下最近几次徒步,可以用几个关键词:

  • 大峡谷:高温,水。
  • 惠特尼峰:高反。
  • 孤星徒步道:重量,血泡,水,高温。

回来后我们一直在想脚怎么样才能不起泡。因为我以前一天走过20多英里,也没打这么大血泡,所以我想可能是背包重量引起的。是否有血泡肯定跟摩擦力有关。而摩擦力等于摩擦系数乘正压力。因为我穿的鞋袜是一样的,唯一的变化是正压力。下次争取减重,同时要试试脚底抹点润滑剂。也希望哪位看了这篇日记的资深背包客,能给我们指点一下。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们经此挫折,以后对背包徒步不会有兴趣了。但是我觉得徒步的爱好是刻在人的基因里的,说得好听点:百折不挠。说得难听点:狗改不了吃屎!这不,我们三人每人都刚买了新的徒步鞋。其它的行头也在买买买!期待着下次背包徒步。

徒步回来后,跟人讲起徒步经历,两类反应:不太熟悉的人会说,太厉害了!熟悉的朋友会说,你们这是自虐啊!我不觉得我们有多厉害,也不觉得有自虐倾向。徒步四天,最深的感受是:感恩!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东西都会让我感恩不尽。喝自来水可以这么痛快!吃方便面可以如山珍海味!不漏水的帐篷里,只要气温在85度以下可以睡得这么香!下大雨的时候有一片躲雨的地方是那么美好!以后走路时没有打血泡,我会感恩不尽!当你随手扔垃圾污染环境时,想象一下你徒步时口渴难忍,走到一个水面布满油迹的水塘面前会是什么感觉。还有兄弟之间的情义,可以这么感人!神所造的大自然是那么美好!如果你对自己的生活有诸多不满,也许你可以试试背包徒步。保证你回来以后对自己拥有的一切感恩不已。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下次一定要脚打水泡问题解决,不然发挥不出正常徒步水平。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来道声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 !脚打水泡和身体呈dehydrated状态有关,如果有“童子功”也能抵挡一阵子。俺小时候就尝到了脚水泡的苦头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评论 : 我也担心中暑,尤其是缺水的时候。脚痛的时候感觉不到痱子的痒。人的注意力往往被当前最严重的问题吸引,还暂时忘却其他事情。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我正想着这潮湿酷热的几天,你们又捂得严实,怎么没中暑!原来痱子还是出来了。你们真是三条好汉!也很喜欢你最后一段的感触。这71英里,除了背包,你还有更多的珍贵的takeaways!

你走回家也差不多是71英里 LOL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两菜鸟' 的评论 : 你的建议真是及时雨啊!每一条听上去都很有道理。下次徒步一定要试试。谢谢你分享经验。
两菜鸟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分享挑战孤星的经历。我是最怕高温和蚊子了,何况水源那么少。
看见水泡影响了你们三个。根据过去4年与水泡各种斗争的经验,我的结论是(我的脚太过分了)没有任何一种方法是有全效的;但是几管齐下可以把水泡的伤害大大减少。去年我去山上走了8天,第二天开始打水泡,最多时脚上有五、六个,但是到第八天它们都不太疼了。
我的“几管齐下”包括:(1)不穿防水的鞋子,这样脚汗散的快;(2)多带几双袜子,路上加加减减,给脚不同的松紧度;(3)每天路上找一两次机会把脚泡到冰凉的小溪里(孤星上这点怕是做不到了),至少休息的时候把脚拿出来晒一晒、去去汗湿气;(4)在脚上容易起泡的地方先贴上医用胶布;不过路上要记得常常查一查、换一换,有hot spot的地方就赶紧贴起来;医用胶布不够时就上邦迪,总之是要不断转移受压点。(5)已经起泡的话要及时处理,用moleskin把旁边垫起来再盖上邦迪、医用胶布,减少水泡受的压力。
祝你下次徒步时心想事成!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高温是个问题,现在还不知道冷是什么感觉。下次要找个冷的地方去。
AprilMei 回复 悄悄话 佩服,五体投地!如果气温不高你们不会有问题的。我最怕天热,上70度就不舒服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