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惠特尼峰---冰雪中的攀登(2)

(2017-08-01 22:39:13) 下一个

除了爬高山时体力上的挑战,惠特尼峰的最大未知数是高原反应。有个登山专家说两万英尺以下不会有高反,有人说六千英尺就可能有高反,说啥的都有,不知道信谁。WebMD上说,八千英尺以上就有可能有高反,高反和性别无关,和体能无关。而且高反有时会有滞后,比如一天之后才有反应,这一点后来不幸在我身上应验。关键是要有个适应过程,最好每天上的高度不超过一千英尺。但这个对我们不太现实,惠特尼徒步道海拔高差六千英尺,按这标准要六天时间适应,但我们必须一天之内上去。所以高反的风险不可避免,就看各人的运气如何了。长年住海拔高的地方的人高反可能性小。我住的城市海拔高度很低,所以有高反的可能性很大。

爬山前的住宿有两个选择:一是住到孤松镇(Lone Pine),离徒步道13英里;另外就是自带帐篷在徒步道起始点附近露营。H希望住在孤松镇,他想在爬山前睡个好觉。L希望露营。我看到网上驴友建议,为了减少高原反应,应该到徒步道起始点附近露营,所以我坚决主张露营。两票对一票,少数服从多数。总数是奇数就有这个好处。

到了六月底,查了一下惠特尼峰的积雪情况和天气情况。露营的地方,最低气温50度(摄氏10度),最高87度(摄氏29度) ,还比较适宜。山顶上最低温度32度(摄氏0度),最高温度50度(摄氏10度),也还可以。我查了一下刚刚下山的一些人写的报告,发现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积雪问题,97弯(97 switchbacks)那个地方有很多积雪(有很多人称这儿为99弯,这次去本想数一数到底几个弯,结果很多弯被冰雪覆盖,没法数。)。很多人建议要穿上冰爪,但是也有人说不用穿。因为去年加州下了很多雪,所以往年7月份的时候积雪基本上都已经化掉了,但是今年积雪非常多。另外一个情况,由于天气不断变暖,积雪融化,水流到山下,多了很多条小溪流,需要趟水过去,鞋湿了,走起路来肯定很不舒服。所以很多人到了这些地方都把鞋脱下来,趟水过去,然后擦干脚再穿上鞋。虽然听上去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据说冰水刺骨的寒冷,而且脱鞋擦脚穿鞋总是要耽误一些时间。我们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要不要带冰爪、水鞋。没见过冰爪的,它长这个样:

我和H主张不要带冰爪,最后决定到了山下再说,如果需要,那里有商店还可以买。三个人都准备带上凉鞋,怕涉水时扎脚。另外一个问题是会不会迷路。我在网上看到大家都说,惠特尼峰徒步道很容易辨认,不会迷路。结果没带GPS。后来还真迷路了。

7月8号,要出发了,虽然我觉得这次旅行不可能出问题,但想到Cindy Qiu,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又不想吓着家人。我只是默默地把我的一些重要密码写在一张纸上,压在我用的手提电脑下面,万一出事了,家人早晚会看到这个条子。。。做这事时,真有一种生死离别的感觉,竟然鼻子有点发酸。我开车到休斯顿上了飞机。H几乎同时从波士顿上飞机。到了洛杉矶,我和H顺利会合。L到机场接我们。十几年没见,一阵稀嘘。多了一些皱纹,少了一些头发,儿女们都要上大学了。。。

吃完晚饭,因为我和H都有两、三个小时的时差,很快就犯困了。第二天一觉醒来,吃完早餐,买了些吃的东西,就上路了。洛杉矶到孤松镇二百多英里(三百多公里)。

我开车去休斯顿的时候,走了三十分钟以后突然想起来:露营的垫子没有带。没有时间再回去拿了。还好L有多余的垫子。真是老了,现在出门经常忘东西。H也说他太太嘱咐他出门以前一定要列一个清单,一项一项地勾掉,这样才不容易忘记,所以他没有拉下任何东西。也许是招待两个客人忙得有点晕了头,第二天出门的时候,L忘帶睡袋了。确实是岁月不饶人。

一出了洛杉矶很快就进入了沙漠地带。

天气很热,100多度,好在车里的空调很给力,一路顺利到了孤松镇(Lone Pine),先把登山许可证领了。上山时要系在背包上。

办事员还把日子搞错了,7月10日的戳盖成7月9日。不愿再排长队,问了一下客服,说是没问题,把你们收到的电子邮件带上,万一被查,给他们看电子邮件,就没问题了。

盖了一个惠特尼峰的戳,到此一游的纪念。

发了一个装大便的带子。为保护生态环境,不许把大便留在山里,必须自己背出来。

还有4个步骤,教你怎么用!

门口照了几张相。惠特尼峰在这张照片里很不起眼,在我的帽子正上方,看上去比别的山峰还矮似的。

在店里买了几件纪念品,然后在麦当劳吃了一顿快餐,我们就开始从孤松镇向惠特尼峰进发。距离13英里,一路上坡。

开着开着L发现车子有点异常,引擎温度不断上升,快到临界点了。外面气温很高,又在爬坡,还开空调,引擎的负载太大。赶紧把空调关掉,窗户打开,但还是不太管用。我们在一小片可以停车的空地停了下来,让引擎降降温,同时也可以休息一下,照几张相。

检查了一下车子的冷却液,满的。其他一切看上去都正常。过了十几分钟,又上路了。引擎温度还是非常高。这时候我建议:把空调关掉,窗户打开,再加上更狠毒的一招:把暖气打开。这一招非常灵,引擎的温度不但没有上升,还开始慢慢地下降。开了一段以后,引擎温度居然回到了正常范围,这下大家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过一路之上,外面100来度(摄氏37度)的温度,车里还开着暖气,感觉简直就是蒸桑拿浴!

还好没多久就到营地了。赶紧找搭帐篷的地方。这是一个先到先有,不用预定的营地。 我想是因为每天100人的限制,露营的人不是很多。有些来爬山的人可能还住在孤松镇,然后早上开车过来,所以真正露营的人可能都不到100。露营的手续非常简单:从下图左上边拿一个信封, 15块钱放在信封里,信封上的一个收据撕下来,信封丢到左下的盒子里。

找个带号码的空地,把收据贴到号码边上,这就算入住了,可以支帐篷了。这个地方只能住一个晚上,但是我们要在那里住两个晚上,所以早上起来以后要把帐篷收起来,下午再重新交钱、支帐篷。这是营地:

离停车场不远,有一个小商店(照片中树后面的小房子),里面还有不少东西,包括一些登山用品,如果忘带什么东西,可以在这里买。居然还有吃的。

马路对面就是惠特尼峰徒步道起始点

十几分钟,帐篷搭好了。因为L没带睡袋,我们决定一个人睡在车里。我自告奋勇。山里有熊,所以食物都要放在这排铁盒子里:

行前我做了一些调查,得出的结论是:高原反应是此行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为了减少高反,在登顶前应该尽量多在高海拔的地方逗留。露营的地方是8360英尺,还不够高。下面这个图里,红线内的区域需要登山许可证。所以我们可以在前两天走到孤松湖(Lone Pine Lake)或者下童子军湖(Lower Boy Scout Lake),这两处海拔都在10000英尺左右。我提议,我们第一天走到孤松湖,第二天走到下童子军湖,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以适应海拔高度,这样才能减少高反的可能性。

但是L担心,当天就走到孤松湖,往返五英里多的山路,第二天再走,体力消耗太大,影响最后的登顶。最后我们决定:礼拜六我们只往上走0.5英里,走到那个小溪流,看看怎么趟水过去,要不要穿水鞋,然后第二天再慢慢走到孤松湖,在那里吃午饭,多呆几个小时,在湖边玩玩,以适应海拔高度。

到了徒步道,看到有人把一个许可证挂在道口。大概因故去不了,想捐给别人。不过我想这样的人不多,所以很少有人来这里拣漏。

我们慢慢走了二十多分钟,到了需要趟水的地方。看了一下,不脱鞋是肯定不行的。派H去试了一下,说不扎脚,光脚就可以,不需要水鞋。这个地方人多的时候还真有问题,两个方向都有人走的时候,就像在窄路上的汽车交汇一样,一边走一个,两边都排队等,真的很费时间。不过我们上山那天准备早上三点出发,那时人不会多,更不会在这里遇到下山的人。

我们在那里趟了一下水以后,在那附近呆了半个多小时,就下山了。爬山的时候,注意到一路上蚊子非常多,尤其是有水的地方。太阳晒得也很厉害。下山以后我到商店里买了一瓶驱蚊剂,一盒防晒霜。我们和几个登顶后下来的人聊了一会儿,决定不穿冰爪上山。

因为带了不少吃的东西,晚饭就在营地里野餐了。吃完饭过了不久,大家都说应该早点睡,多休息。我进了车子里以后,好长时间都睡不着。因为车子里太热。又不敢开窗户,怕蚊子。所以我干脆出来走走,外面还凉快一点 。到营地边上的小河里洗了洗脚,河水冰冷冰冷的,都是雪水啊。

第二天H和L都抱怨小河流水声太吵,还有旁边的人半夜聊天,影响他们睡觉。在车子里睡倒是没有噪音问题。后半夜气温降下去,才睡下。没过多久又被冻醒,起来穿了好几层衣服才又入睡。早上七点多起来,吃了饭,就向孤松湖进发了。

为了保存体力,我们走得非常慢。在过溪的时候,我计了一下时,脱鞋,过河,擦脚,穿鞋,一共十分钟左右。

还有一段独木桥,看着挺宽大结实的,但是其中有两三根是会摇动的。幸亏我们周日走了这一段,得出经验:两个人不能同时走上一段木头,要等前面一个人走到下一段木头的时候,后面一个人才能上,否则真的有可能一摇晃就下水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一来要保存体力,二来第二天走这段路天还没亮,所以今天多照几张相。

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孤松湖。幽静的冰水湖,景色美轮美奂,美到让人心醉。

有三个美国小伙子在湖里游泳、跳水。我们三个人虽然都是年过半百的中老年人了,但是看到这几个年轻人玩得这么嗨,禁不住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们走过一片雪地,找了一个大岩石旁,把衣服脱了。虽然没有带游泳裤,大家都准备穿着内裤下水。

湖里的冰水刺骨的寒冷。 北方很多地方时兴的冬泳,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三个人都下水游了几圈,还跳水,冻得直哆嗦。这时候那三个小伙子走到雪地里,然后再跳进冰湖里。看着挺过瘾的。我和H也开始学他们的样,哆哆嗦嗦光着脚在冰雪里走了几分钟,脚都冻得完全麻木了,终於跳到了冰湖里。

跳完水以后,L突发奇想,在湖边练起了瑜伽。

引得我也不甘落后,露了几手。

这个需要一点柔韧性。

这个需要一点平衡感。

这个需要平衡感和力量。仔细看噢,脚是悬空的。

我们说:这是和热瑜伽相对的冰瑜伽。

这两天虽然没有走很多路,但是营地附近白天温度还是比较高的。走走山路出点汗,没有洗澡,身上总觉得粘呼呼的,不太舒服。在冰湖里游了几圈,再上来晒晒太阳,非常舒服的感觉。H大声说:“在这湖里游一圈,就算没有白来,即使明天没有爬到顶也值了。”住在加州的人,离惠特尼峰也就几个小时的路,即使你没有爬惠特尼峰的许可证,找个周末走到孤松湖玩一玩,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游完泳,只能直接穿长裤了。内裤都湿了,不能穿。L和H在一块大石头上躺着晒太阳,我自己绕湖走了一圈,还看到有人在湖里垂钓。

走了一会儿,我也找了一块大石头,躺在上面晒起了太阳,感觉非常的放松。我真觉得我们第一天就应该上来的,因为走得慢,玩得开心,一点也不觉得累。

在孤松湖大概呆了三个多小时,我们就开始慢慢地下山了。回到营地,搭好帐篷,在商店里吃了汉堡包。一边吃我们一边聊以前在国内上研究生的事情,也是十几年没有见面了,聊不完的话题。

徒步道起始点那里有个秤,我们把各自的背包称了一下,我的只有十磅多点。

看看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起早,我们就决定早点睡觉。今天我睡到帐篷里了,也体会了一下河边的水声问题,一开始还真不容易入睡。但是睡在睡袋里温度没有问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flower' 的评论 : 争取明天发最后一篇。
flyflower 回复 悄悄话 太佩服了。期待更新。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师是个好学校' 的评论 : 对,吃面条是carbo loading.祝你再次去惠特尼峰又有新的体验!
一师是个好学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光盐行者' 的评论 : 嗯,谢谢教授。这次一定要去那个红绿灯西南角饭店吃汉堡和啤酒。吃面条的据说是在登山前尽量给身体积蓄碳水化合物。交通灯东南角有个lone pine hostel,老板和whitney portal store是同一个。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师是个好学校' 的评论 : 趟水的地方可能会有好几个。不过8,9月份情况可能又不一样了。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师是个好学校' 的评论 : 在Lone Pine镇上唯一的交通灯的西南角有个饭店,我们下山时在那吃的晚饭。服务生说很多人上山前到那里点面条,下山后点汉堡和啤酒。也说是传统。
一师是个好学校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准备去附近13000ft 的horseshoe meadow 适应高反。然后准备在long pine lake 过第二个半天。

Whitney Portal Store门口有一条old trail,可以绕过第一个淌水路段。这次准备走一次。
一师是个好学校 回复 悄悄话 在Whitney Portal Store吃这个汉堡和啤酒据说是成功登顶惠特尼之后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可是大多数人可能不一定可以在店的营业时间段回到山下。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大一叔'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专家的夫人至少也是半个专家!最后一篇快写完了,还要查查错别字。
北美大一叔 回复 悄悄话 赞!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我先生是专家,我是发烧友。期待您的下一篇!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唐' 的评论 : 读过你的惠特尼峰登顶记,很佩服!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谢谢专家的点评和鼓励。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rilMei' 的评论 : 还是行前研究做得不够,没想到那里还能游泳。
阿唐 回复 悄悄话 大赞一个!
AprilMei 回复 悄悄话 佩服啊!忘了带游泳裤了?哈哈!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又回过去读了您的第一篇,写得非常生动。我没有爬过Whitney, 但爬过很多次mt. Rainer. 我们原来住在Puget Sound, 离海平面只有几百尺,一般爬过9000尺,就有高山反应。Whitney 更高,很想看看你们高山反应的状况。其实雪山最可怕的不是高山反应,而是crevasses, 尤其是天气变暖,如果掉进去生死未卜,所以必须非常小心,紧跟trail wands.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