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拜金女(六)

(2018-05-04 05:39:32) 下一个

六、父亲在哪

说这段事时,安妮眼眶红晕,还带着丝丝泪珠。

实在是不应该。就说这杰克,一个大男人的,也太小肚鸡肠,自私自利。况且,你还为他做了那么多,也不图回报。现在这点小忙就不能帮帮?而且,他的几个预约又有多大点事,拙劣的借口。暂时让他人顶一下或者挪一下时间,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不过,即使他接走,估计也没有地方搁置你的孩子。

米娅在家,一定在。她通常不会那么早出门,孩子一定还在睡觉。米娅的女儿艾玛比索菲亚小近两岁。安妮说,带着不满,更多的却是无奈和一丝丝的悲哀,对自己的也是对他的。

这种时候不常见,下次有这样的突发事件,你打电话给我就成,我帮你。让索菲亚在这里待着等你,还可以在小房间睡睡小觉。贾皓说,带着真诚。安妮笑了笑,眼珠中似乎突然冒出含着的泪水,没有说什么。事后,贾皓旁敲侧击的和米娅谈了,在需要的时候应帮帮索菲亚,米娅没有回答也没有解释。后来谈到这件事时,汉娜说,米娅不想让索菲亚和艾玛一起玩。

为什么?索菲亚挺可爱的,不会是因为比艾玛更漂亮、聪明吧?贾皓不解。

米娅说索菲亚自私,是单亲妈妈的孩子,有很多不良习性,不想让艾玛感染那些恶习。她也不让杰克帮安妮,杰克也不敢违背米娅的意愿。安妮带着不解和委屈,对他说。

也太匪夷所思吧。孩子在一起玩,可以学会分享和相互宽容,照顾,对艾玛也是好事。况且,孩子的可塑性强,适当的指导也会变好。看上去,艾玛比索菲亚阳光些,但是,我不觉得索菲亚就是个坏孩子,也没有看出来她的自私自利,她只是更内向些,估计是和缺少父爱有关,也和你的关照不够有关。再说,我也不觉得安妮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她也没做什么过于出格的事。而且索菲亚那么小,不可能理解安妮的做法和用心。米娅是在找借口,她自己缺乏自信,恐怕是担心杰克和安妮走的太近会出现男女间的那种意外吧?我觉得米娅的担心是多余的,安妮再蠢也不会在这里搞跨越。而且安妮也不一定看得上杰克。安妮不是蠢女人,只是有时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已。多数女人都这样,也不是安妮独有的大毛病。贾皓对汉娜和安妮说。

------------

贾皓对安妮没有意思,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大家都知道这点。他不会犯鲍尔那样的错误,一旦有火辣的女人贴上来就上床。安妮很清楚,也很小心翼翼的不让贾皓有误解,所以即使是在紧急时刻,她也不愿在贾皓这寻求帮助。

联想到米娅和菲丝对安妮的反应,贾皓觉得,是不是安妮曾经和杰克有一腿,让米娅不放心?他问汉娜,甚至问了安妮本人。他说,如果真的有这段历史,安妮就该主动回避,那时候两个人都是单身,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大大方方的做个大家都安心的了结还是应该的。如果没有,安妮就应尽可能的让米娅感觉有安全感。安妮的折腾,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却让所有敏感的年轻女人都不得不对她产生防范,就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对此,安妮的回答是否定。汉娜说不可能,非常肯定。

贾皓问安娜,为什么你会如此的肯定?他已经猜到了,还是想听听女人的看法。

汉娜说,你不会看不出,安妮的眼光并不低,嘴也很叼,不是像瑞秋说的,随便是个男人,花点小钱,她都会跟着上床。约瑟夫的长相和个子在越南人里面都算上等,几乎和你一般高,至少还是个帅气的男人。杰克不同,看上去一副小痞子的样子,个子还那么小,猥琐,安妮怎么会看得上。或许,嫉妒心在这里发生了一点点作用。

安妮曾经多次说,杰克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标准的月光族。在米娅到来之前,日子过的一塌糊涂,有时还得向她借钱对付日常所需。他全身都是满满的不良嗜好:喝酒、抽烟,还有去赌场的习惯。幸亏这里的红灯区不繁华,否则再来个泡女人,他只能是无可救药。去越南娶米娅时,还是我借钱给他买的飞机票。那时候,区区两千块,他却找不到第二个愿意借给他的人,连他昔日的狐朋狗友都不愿意掏腰包。说这话时,安妮眼中带着不屑,言下之意,应该也带着对米娅眼光的蔑视。

贾皓觉得,或许,这样的蔑视,在不经意之中露出时,也伤害了米娅的自尊心。至此,他理解的安妮是:很多时候热心快肠的乐意帮助人,也不图回报。经常性的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多舌,估计也会得罪人,特别是女人们。作为一个腰包还算饱满的单身女,还有几分姿色,一定给不少的越南女人带来心理上的不安全感。对于杰克,她就不应该伸出援手,得让他自己学会解决,学会自立,自助。

同时,贾皓觉得更加不可思议的是:2008年去越南结婚时,杰克已经工作了快十年吧。一个人过日子居然没有攒下钱。我记得,那时他每月也有四五千的进账,钱都到哪去了?难不成是在加州买房子,还是在越南做了投资?听说,很多人将钱转移到越南买地皮建房,收获不菲。

他什么投资都没有!曾经和克里合伙开了家咖啡店,以为再造一个星巴克很容易,结果从开门起就门庭冷落,不到半年就关门大吉。米娅来了后,我又让他们俩管理我的门店,我到另外的地方去工作。安妮觉得,她对杰克和米娅是有恩的。

米娅和杰克结婚时才二十三岁,刚从高专毕业不久。1997年高中毕业时的杰克应十八岁,到2008年时也有二十八九。相差五六岁,倒不是很大。贾皓说,我还以为,这些花心的小男人,会回去找个花枝招展的小女人回来呢。原来,他们也很在乎一起过日子的质量保障。

后来的事实证明,杰克挑选米娅,是很有眼光的选择!米娅是个很不错的过日子的女人。

-------------------

看上去人高马大的约瑟夫,实际上是个小男人,老小孩,缺乏男子汉最基本的担当。至少贾皓这么觉得。在对待安妮和她的孩子索菲亚的问题上,约瑟夫获得来自妻子的支持之后,求之不得,自然照办,多了这个无法拒绝的借口,他变的更加心安理得。即使在贾皓面对面说他缺乏责任感和道德时,约瑟夫也没有丝毫羞愧感。他甚至重复了安妮说的那个“不就是颗小小的精子吗”的说辞。最终反倒是让贾皓无语。

看着约瑟夫不敢直视自己的双眼,贾皓在想约瑟夫这找来的女人也不怎么地,即使从女人自身来考虑,最基本的同情心总应该要吧?在长相和身材上远胜杰克的约瑟夫,在寻找一个靠谱的妻子上,则完败杰克好几条街。不仅如此,后面还有更奇葩的事一再的发生。

安妮的房子和约瑟夫的相邻,但却属于不同朝向的两栋联排别墅,原本应该是没有多少见面机会的。问题是,配给安妮的车库,刚好对着约瑟夫房子大门,而她又得经常去车库,那里早就变成她的仓库。两人因此不得不经常相见,这个事实又让原就异常警觉的菲丝更是醋劲大发。好几次,菲丝在车库里堵住安妮,用言语侮辱一番:你每天这样晃来晃去,不就是想让他对你多点关注吗,你还是死了那份心。别老不要脸。

说到这里,安妮会强调自己胆小,只有哭的份,结果让菲丝变的更加嚣张。

贾皓却觉得,或许菲丝至少说对了一半。安妮心里真的可能还抱着幻想和希望,女人的敏感,多数时候还是准确的。或许,安妮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只是在潜意识里抑制不住自己。

很简单,你可以让约瑟夫管住自己的女人,不然就到警察局去弄个限制令。让菲丝必须和你保持距离,更不能骚扰你,否则,她就只能进班房。很常规的程序,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变的如此复杂,难办?贾皓觉得不可理解,在听了多次类似的抱怨之后,他再次建议说。

从美国回越南的约瑟夫,居然没有带回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漂亮女人,却带回个很可能有复杂感情经历的老女人,贾皓觉得,其中必然有原因。他问米娅,她说不知道。

你说,菲丝家里没有钱,没有特殊的背景和地位,她自己也不过中专毕业,那约瑟夫为什么会选择她?贾皓问安妮。安妮笑笑没有说什么,他却已经获得答案。

我见过她,长相难恭维,英文也不好,脸上还有些疙瘩,比安妮差。那么,为什么约瑟夫会舍弃安妮,选择这样的女人?从菲丝对待安妮的态度看,这女人还不是善茬,说是心狠手辣都不过分,约瑟夫图的是什么?贾皓又问汉娜。

约瑟夫为什么选择菲丝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肯定:他不会留在安妮身边。安妮的个性太多变,一般的男人侍候不了。汉娜说。

--------------

多数的女人都很情绪化,最重要的,恐怕还是得有个有能力再塑她的男人在身边,给以时日赋予影响,或许她会发生改变。现在的她,单身,缺乏安全感,内心又充满寂寞,你让她怎么样稳定?我倒是奇怪,当初这两个人又是怎样发生交集?难不成,看上去还算聪明的约瑟夫没有意识到,安妮个性中充满如此大的他自己难以容忍的缺陷?贾皓很好奇。

和约瑟夫间,安妮说从开始就没有相爱的故事,有的只是一段交往上的纠缠。金融危机后,2009年时的夏天,已经三十五岁,感觉孤单的安妮在个周末一人去到中国城。在个越南人开的小饭馆里,一群年轻的越南男女,趁着难得的空余,享受越南特色的美味佳肴。都是做美甲的,基本上都是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在店里待十几个小时。工作本身不累,长期枯燥的工作时间,对年轻的他们却是不小压力。好在收入不错,很多人用开豪车,去赌场大笔花钱来释放压力,消除寂寞和孤单。平时周末,这样的小店就是他们的心灵加油站。

在乱哄哄拥挤的饭厅,安妮注意到一个安安静静坐在台前的小伙子,同样的孤单和寂寞。小伙看上去明显比周围矮小的同胞高壮得多,还有个帅气的脸蛋。被吸引的安妮情不自禁的主动走上前套近乎,就在那天晚上,同样寂寞、孤单的她,和这个魅力十足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后来安妮的解释是:当时看着他,觉得他很可怜,无助,孤单。

换句话说,安妮当时是因为同情和怜悯心,想安慰一下约瑟夫,给他点温暖。至少从安妮自己说出来的角度看是这样。对此,贾皓不是很能理解:一个女人,会为了一份同情心将自己贡献出来?在内心深处,安妮一定是被约瑟夫的某种东西所吸引,应该是化学反应的结果。

从时间上看,贾皓觉得安妮说的至少部分真实:那一阵子,美国经济看上去完全死掉,到处死气沉沉的样子,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原本应该生意很繁忙的夏天,却个个面对的是冷冷清清。没有积蓄的约瑟夫,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昔日的大款感觉,今天变成了流浪心态。也就是在那阵子,原本应该没有脸面来看自己的鲍尔,也厚着脸皮找到贾皓寻求帮助。当鲍尔将一辆看上去很廉价的旧车开进自家的车道时,还在奇怪,怎么会有开如此破车的不速之客敢闯入他的领地?当鲍尔从车里走出时,他已经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开这样的车,在贾皓遇见鲍尔之后的十几年时间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直以来,鲍尔开的汽车都是豪华型,比自己的好很多,而且多半不会超过三年,一定换新。

一句话,在人生最低谷的 时刻,安妮收留了落魄的约瑟夫,就像收留了一只流浪狗。给了他住处,给了他女人的温柔和爱护。安妮成为约瑟夫真正的救世主,至少在那随后的好几年。

怜悯代替不了爱情!而且很可能,就是这种骨子里的怜悯心,让安妮时不时会表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和优越感,伤及约瑟夫的自尊心,这才是致命的。多年之后贾皓对安妮说,也对安娜解释着,他以为这些越南女人不懂。

谁不懂,谁不知道。安娜回答平静,轻声细语,却非常肯定。安妮还是只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很多时候,安妮这样的肢体语言,贾皓就解读为认可。

需求,还得有存在做基础。安娜说,似是而非。

这就是标准的共输。贾皓说。

大环境使然,有什么办法。安娜回答。

这种国民性不应该是越共的责任,难不成是法国殖民者培植的?还是长期的传统使然。那么,这个传统又来自哪里呢?

-------------

传统上,越南是个大男子主义极严重的国家,传承了中华文明中的 性别歧视上的糟粕并且发展到了极致。二战之后几十年下来,长期战争导致的青壮年男子的快速下降,加重了这种社会风气的流行。很长时间的女多男少,让女人的迁就和自我矮化变成理所当然。持续的战乱,几乎所有壮年男子无论自愿不自愿,都被拉到战场,不少人战死,留下大量年轻的孤独女人,和无数艰难维持的拖着幼儿的单身母亲们。由于性别的极不平衡,即使进入社会主义,男女间的婚姻关系也没有严格硬性规定。很多心野的男人,靠着自己是个男人的身子,都处寻花问柳,还不难找到漂亮、风韵的年轻女子,乐意养着自己。姿色差点的,甚至花大代价向男子“购买”精子:以一夜情的方式。

吃软饭,在越南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在美国的越南裔社区依然流行。

男女间这种松散的连接,在美国这个严格按法律办事的国度,原本是不会延续下来的,可是特殊的生活方式,却让其在越南裔社区得以发扬光大。

基于法律,生父有将孩子养到十八岁的义务,同时还得支付照顾孩子的母亲所需开支。具体数字基于不同收入,法庭会做准确计算,没有太多回旋余地。支付手段,是直接从工资单开出。作为雇主,在接到来自相关部门的通知后,必须立即执行,也没商量余地。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美国的法律几乎是精细过了头。这里没有需要纠缠的地方。

可是,这法律上的一切,对于安妮,对于约瑟夫,却不发生作用。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伽马波 回复 悄悄话 看人的角度决定了结论的来源。人都是复杂的动物,这里的女人更加的复杂。就此一步步破解这些复杂,多面的女人们。这才是韵味所在。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看来也不怎么拜金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