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二十九章

(2018-04-05 02:08:57) 下一个

第二十九章

日军开始实施“三光”政策。当时这么做有多重目的:第一是报复和消灭当地的抵抗,威慑任何有意抵抗的后来者,为一号作战打扫后院。其次,在借机训练刚从本土和朝鲜征募来的新兵。日军将领觉得,让这些新兵蛋子直接见血,张扬他们的兽性,磨灭掉他们身上残存的人性,就是训练士兵勇敢和无畏最好也是最快速的办法。特别是那些来自朝鲜和台湾的新兵,得让他们快速的从骨子里成为杀人魔王。在战争开始的几年,在第一线日军基本上不使用来自殖民地的兵员,在这点上日军有点小肚鸡肠,或者说具有战略眼光:训练出来的军队,日后很可能会成为抗击自己的中坚和主力!除非他们全部死在战场上!

在日本发动入侵中国战争前,当时属于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台湾人并没有服兵役义务。但是随着战争的展开特别是到武汉会战时,日本政府意识到,国民政府远没有他们当初所计划的那样容易被征服。为了准备武汉决战,日本倾全国之力依然不足,朝鲜当年两千余万的人口,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不可多得的后备人力资源,台湾的也不例外。38年2月,日本政府发布“陆军特别志愿兵令”,首先在朝鲜实施志愿兵制随后在台湾地区展开。战争最终拼的还是国力和人力。正因为如此,武汉会战后日军很多年没有开始大的会战。

1938年底,日军攻陷武汉。随后的下一个大的战役是44年4月开始的一号作战,日军动用了四十万人马,困兽犹斗,做最后的垂死挣扎。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挑战美国,开启太平洋战争。几乎是同时日军开始了对菲律宾群岛的进攻,防守薄弱的南亚很快陷落,大批美军成为战俘。43年秋季,盟军已开始全面反攻,日军自以为傲的海军,在盟军面前节节败退。44年10月时,盟军已经开始在菲律宾的登陆。

在参与三光政策执行的队伍里,有一个看上去比其他日军高点,更加壮实的上等兵山本俊雄,他是来自台湾的山地土著,和他一起来的有三位土著,一位(山本俊浩)已经在田家镇战死,就是在江边撒尿时被凝雪海杀死的那位。为了给死去的山本俊浩报仇,他对待中国人都是“死啦死啦”的毫不留情,比一般的日军士兵还要残忍。

第三个叫山本俊田,和他在同一中队不同小队。山本俊雄觉得,山本俊田过于“胆怯”,不像一个真正的日本军人。在对王村河的血洗时,山本俊田只杀了两位而山本俊雄自己则杀死了不下十个。原本还打算奸污一个女人,结果被他的小队长推开,自己享受了。

在山本俊浩心里,中国人就是侵略者,恶魔。当年就是来自大陆的军人,在台湾对他的祖先大开杀戒!今天,有机会对昔日仇人的后代复仇,让他开心,充满成就感!

人类的天性就是这样:得意时容易自信。训练有素的日军也是一样。

在消灭了国军部队之后,鬼子觉得这一带又变得安全,至少是在短期之内。不久之后,他们的防范就变的不是那么严密。当时在那附近,抵抗的武装基本上都被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收编,但是,他们多躲在比较远的深山里,也不打算和鬼子较劲,而给自己找被报复的麻烦。

鬼子对王村河的报复,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和警告。

不久之前,在附近村庄发生的一件事,很快就传遍了驻扎在附近鬼子各个部队的士兵耳朵里,让他们津津乐道。很多鬼子不仅感觉自豪而且还跃跃欲试,做着美梦。

刘集镇位于铁路附近,有一个小队的鬼子驻扎在附近的火车站。协同驻守的有一个排的伪军。伪军排长陈小贵是伪区长陈老保的儿子,当初是国军收编的一个地方军里的排长,从小就好逸恶劳,和他老爸一样欺软怕硬,还是一个马屁精。鬼子来后他们留下了并被重用,老爸被任命为区长,儿子当了本地皇协军的排长,是伪军中官衔最大的。

他们明白,这些职务在日军士兵面前什么也不是。鬼子就是他们的爷爷,于是,父子俩就想着法子讨好。鬼子要酒他们就屁颠颠的去抢。鬼子要好吃的他们就带着人到处去找,找到能够跑的,也不问三七二十一抢走送给鬼子。不仅如此,他们非常清楚鬼子对女人的渴望和需求,也想着法子到处为他们找女人。年轻的女人都要么早就被他们糟蹋要么早就逃走。即使年岁比较大的附近也很少有。正在鬼子因为没有漂亮花姑娘而臭骂他们父子俩时,线人给送来个好消息:附近小陈村的村长家最近要娶媳妇!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父子俩很快就合计好,并向鬼子小队长报告了,还为他们出了个好主意。就在娶媳妇后的第四天夜里,小队长派三个鬼子让伪军排长和他的士兵带路,前去享受花姑娘。没有当天去,是因为当天的客人还在,闹完三天后,客人基本上都走光容易下手。

由于日军的存在,附近村民很早就回家闸好大门躲在家里。那天天黑后,借着月光三个鬼子和两个伪军偷偷摸摸进村,寻着炮竹爆炸留下的痕迹,很快就找到新婚人家屋前。

鬼子让伪军用斧头砍开大门,里面的人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鬼子已经冲进来,用枪口堵住了胸膛。伪军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到堂屋,蹲下,鬼子则冲进新房,直接在床上将还留在里面的新娘给轮奸了。蹲在堂屋的人都被堵住嘴巴,壮实点的都被用绳子捆了起来。

鬼子觉得万无一失。没想到新娘也不是好欺负的。她的挣扎虽然很快就被压制住,但她凄惨的哭声还是惊动了邻居。村民们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对付鬼子,大家知道厉害在哪。很快,部分人去联络其他的村民,有人则从家里拿出可用的家伙,叉鱼的铁叉,锄地的锄头,挑东西的扁担。一个村民拿出了自家藏着的火铳,快速的装填火药之后,朝天放了一枪。一句话,大家尽可能的将声响搞大,想就此吓走鬼子。

日军欺人太甚,他们只是有点吃惊,并没有被这些吓唬住。鬼子暂时停止了兽行,索性让伪军将花姑娘背着给带回据点,后面继续享用。围上来的村民,面对鬼子的枪口也不敢上前。就这样,硬是在大伙眼皮底下,日军将新娘给抢走了。

第二天清早,村长就召集全村所有十几岁以上的男子到家族祠堂商量营救事宜。谁知,村民的心思早就被汉奸区长想到了。对方先发制人,在早上太阳刚露面不久就派人送来一封威胁信,说日军已经出动三十多人正在路上,要血洗村庄。如果村长想保住村里人的性命。就应该立即去向日本人赔礼道歉,看看是不是可以获得谅解。

为了全村百来人的安危,村长只好忍辱负重。随后,让几个人抬着两坛白酒,带上十几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和两百来个鸡蛋,到日军军营去“赔礼道歉”。

远远的,他们就可以看见高高的电线杆上,是还赤裸着身体被绑着的新娘,奄奄一息。头天晚上,新娘被小队日军轮奸多次。在这个小队里就有山本俊田。他也参与了轮奸,也参与了将女子吊在电线杆上的事。此时的他,作为日军一员,和多数日军士兵一样,内心早已经麻木,早已没有自己的思考和底线,唯一有的就是作为一个团队,对于指挥官的服从,对于大流的顺从!

严阵以待的日军小队长,看见前来道歉的村长,让村民将礼品送到指定的地点,然后围着村长转了一圈,随后叽里咕噜讲了几句日语,几个鬼子就上前将他按倒在一个事前准备好的板凳上,旁边的一个鬼子,则抓过村民送礼品来时挑担子用的一根竹扁担,恶狠狠地照着村长的屁股就是一顿毒打。很快,村长就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站在旁边得意观看的鬼子小队长又嘀咕了几句日语,一个鬼子马上去端来一些盐巴,撒在村长背上的伤口处,再在伤口上面泼了点水,痛的村长全身直打哆嗦。再随后,鬼子又将很多盐撒在水里,摇了摇水杯,再将盐水灌到村长嘴里。就这样折腾了好久,鬼子也累了,气估计出够了。

小队长挥挥手,站在一边的区长心领神会,让随来的村民将村长和已经被从电线杆上放下了的新娘抬着带回去,并且在当天凑齐五十块大洋送来。

如果不从,明天日军就血洗整个村子!这是区长丢下的狠话。

几天之后,新娘和村长都因伤太重和侮辱而死。这个事例一时成为附近鬼子值得炫耀的成功案例:对付这些中国人就该这样,让他们尝尝皇军的厉害!

孙家坳的人和这个村子有亲戚关系。这件惨案很快就传到了孙家坳和附近所有的村庄。鬼子的残忍和非人道,也为大家更深入的认识。

对鬼子已经不可以有任何的幻想。他们不把咱们当人对待!鬼子制造的这个刘集镇惨案,原本以为可以吓倒中国人的一招,所带来的结果估计是他们想象不到的。

罗畈惨案之后,是更加丧心病狂的王村河惨案,还有这极为残忍和充满兽性的刘集镇惨案。鬼子这一件件血淋淋的作恶,倒是让有血性的中国人更加坚定了报仇雪恨的决心和勇气。

就是它!刘集镇惨案给邓春来提了个醒,他的主意大家都觉得好。虽然在言语上郑小酣还是不赞成,但事到如今已没有选择。

是该给鬼子点颜色看看,不然不知道中国人是什么样的爷们。附和的是黑李逵黑汉子的粗声,他早就忍不住。他们打算在柳村行事。柳村在王村河和县城之间,离王村河有五六里地。日军控制了王村河后,加强了附近地区的警戒。但是随后的一直平平安安,又让鬼子内心深处的优越感占住主导。7月份时,位于大别山方向的伪军,基本上都被新四军和国军游击部队给剿灭,凝雪海的队伍至少在短期内没有来自这方面的威胁。这个真空期是最合适不过的机会。就在伪军主力被消灭的第二天,凝雪海他们就找到了一家合适的对象。

柳村是个南北向的小村庄,地势平坦,附近除了农田基本上没有什么。从战略的角度来考虑这里不适合打游击、埋伏。在这样的地方估计日军不会觉得有需要担心。在刘集镇的新娘事件之后,附近方圆几十里已经没有一家人敢娶媳妇。即使有也只是偷偷摸摸,没有人再敢大张旗鼓。

柳村所在区的伪区长姓田,还懂点厉害。在伪军主力被消灭后,更是守规矩了很多。这一阵子,附近炮楼的鬼子也想像车站那里的鬼子一样有艳福,催着田区长给他们提供机会。这一天,田区长路过炮楼,和协助守卫炮楼的伪军柳排长聊天。碰巧,伪军便衣队的刁三队长刚刚回来。这是个好吃懒做,仗着日军的淫威到处占便宜的家伙。附近村子里一个四十岁的寡妇,就是他靠着淫威给逼着就范的。这不,他刚得意洋洋的从寡妇家回来,看来是吃饱喝足了。

区长和排长在聊悄悄话,队长很有兴趣地偷听到了“娶媳妇”这个最重要的关键词。他已经厌倦了半老徐娘的滋味,想来个嫩一点的:谁家娶媳妇?

没有,没有。区长看上去有点胆怯的样子。别怕,告诉我,我不会亏待你,我会在皇军那里为你美言。刁三更加来劲。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表示出胆怯,他就越是觉得自己厉害。就这样,柳村有人娶媳妇的消息,被很“秘密”地传递给了鬼子。

新婚那天,天不亮新人就被送到了新郎家。几桌喜酒也办的热热闹闹。虽然没有炮竹的鸣响,但是,低沉的喜乐声也还是不缺。一句话,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死气沉沉。做的,是既不张扬也不特别的低调,否则,正在发生的喜事,就会被鬼子给忽略。

日军照旧,在第四天来了。而且,这次的鬼子比较小心,一下子来了一个小队还有陪伴的一个小队的伪军。进村后鬼子让伪军负责外围警戒,自己负责新娘所在屋附近。名义上是警戒,实际上就是大家准备就地完成禽兽程序。他们没有打算带走新娘的计划。

日军计划的很周密,但却忽视了几个主要的关键点。夜晚,鬼子进村前,消息早已经被凝雪海的游击队把握。在这几天内,游击队做了很多的准备。这里是平原,土地肥沃,附近地里长了些高粱,水田里面是还未成熟的水稻。种植的是一季,水稻要到九月才收割。就是这些不起眼的地方,成为游击队最好的隐藏地点。

这批鬼子早已恶习累累,他们最少一个月会外出一次,集体性的强奸中国女人。有时也会抢几个回去慢慢享用。附近的居民早就恨透这些禽兽不如的家伙,可是却没有办法。

新郎的屋子在村子北头,靠近水田和高粱地。旁边各一边有一个连接的隔壁,都是土屋,屋顶上是茅草盖子。一眼就能看出都是些穷人。鬼子顾不了这许多,就像沉迷于腥味的野猫。

这批鬼子看上去精干得多,警戒好了后,小队长嘀咕几句,一个鬼子就用刀子在大门上拨弄了几下,大门被轻轻的打开。几个鬼子很机警的打着手电筒,进了漆黑的屋子。

随后,小队长先潜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服,再迈着标准的军人步子进屋。前后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鬼子的速度非常快,训练有素。就在这一瞬间,光亮成为最好的瞄准目标,一阵齐射,好几个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倒下。屋里的本能地寻找掩蔽体和寻找射击目标。

就在这时,屋里有女人的声音:不好了,鬼子来了。随后是女人害怕的惊叫声。正在对外张望的鬼子,被这突然来临的声音给吸引住。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声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自己到来的真正目的,这时又开始醒悟过来。外面有七位,已经全部成为枪下鬼。屋子里有四位包括那个小队长,这时小队长正躲在屋里大门背后,第一排枪没有打中他。

小队长低声几句日语,两个鬼子端着枪慢慢逼近新娘的卧室。上前轻轻的一推,里面门闸锁着。鬼子又拿出刀子,快速拨弄几下门又开了。两个鬼子一起端着枪进屋。另一个鬼子和小队长则在大门背后蹲着观看外面的情况。一阵枪声之后就是寂静,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小队长脸上露出微笑,应该说是一种不齿的讥笑:这帮中国人也就这点能耐,就是没有帝国军人该有的血性!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人,已经有好几个成了鬼!

(原创,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