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戴维斯和他的七个孩子(上)

(2018-04-16 07:37:33) 下一个

戴维斯和他的七个孩子(上)

九八年初,我和戴维斯几乎是同时搬进白鹿小径这个F字形的小区,两家相隔四栋。五月份春暖花开季节的一个下午,戴维斯来敲门,有了我们的第一次认识。

他说,这个星期六下午小区有聚餐,大家相互认识一下,希望我们能参加。我说,没有问题,需要准备什么?他说,带点吃的就成。我问,什么方面的吃的,小吃,零食,还是正餐?他说,中国食品都受欢迎,随随便便就是美食。

聚餐地点设在街道的一个分叉口附近的道上,那里是小区的中心地带,有个比较大的圆形水泥地,就在戴维斯的家门口。平常,我时不时看到小孩骑着幼儿用的小三轮在那打转,应该都是戴维斯家的孩子。

他邻居一边是对老人,有个韩国裔的老太太,是韩战时被老公从韩国带来的。他们的子女很早就搬出独立生活。另一边是单身的大卫,在高中教社会学。他和前妻的女儿已经就读初中,每个星期会有至少一天来他这里住一晚。来得更频繁的是他的女朋友,有时是一家三口一起外出。对面那家也是一对老夫妻,和韩国老太太他们都是这里最早的一批住民,从七十年代开始一直没有挪窝。他们的孩子也早已搬走。一对老人享受着空巢。

小区有三十一栋独立屋,每栋占住大约一英亩的地皮,相当于六亩大小。屋后都是面积不小的硬木林带,其间穿插生长着松树等冬青,还有不少春天开花的树种。每年四五月份,雪球花、樱花、梨花,自然还有州花狗木,种类繁多,数不胜数,色彩多姿,争相斗艳。

多数的家庭,还颇费心思的在屋前屋后周边种植不少的花卉灌木丛和季节性的花卉,杜鹃、看上去像牡丹的芍药,非常普遍。牡丹作为中国的国花,一直深受国人喜爱,是富贵、吉祥、繁荣的象征,很多讲究的家庭,还特别在家里挂上大大的牡丹画,来弥补没有真正牡丹的不足。结果,欣赏画的远多于直接欣赏花卉的,为的还是那个“玉堂春富贵”中的富贵,也就是牡丹。从唐代起,牡丹被推崇为国色天香,开始大量栽培,繁育出众多品种,使花瓣化程度提高,花型花色增多。

唐代刘禹锡有诗曰: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和芍药同属于芍药科,芍药属。牡丹是灌木,芍药是多年生草本。冬天牡丹会有老枝干留在地上,而芍药的地上部分完全凋零。相传二者原本都不是凡间花朵。有一年人间瘟疫灾害,王母和各仙女向人间撒丹药救灾,剩余的丹药在人间就变化为芍药和牡丹。草本的已经有三十余种,树本也有十余种。

全民喜爱鲜花的美国人,却一以贯之的用最简单明了的名字:木本科的芍药(牡丹)和草本科的芍药(芍药)。从价格上看。两者似乎也没太大贵贱之差,一株小个牡丹不到三十美元,在不少地方都有卖。无论从名称还是身价,都看不出牡丹的高贵,更看不出花王的王者风范。

在俄亥俄北部,芍药处处有,牡丹却少见。

小区三十一栋别墅,设计上各个不同。有一层楼没有地下室的Ranch,也就是个平房,方便老人居住,不用楼上楼下的爬。设计简单,价格也相对低廉,只是可以使用的空间较小。

有直通通的地面两层加个地下室和附带在一层的车库,类似中国很多地方的农民房,只是多了地下室,还有不可缺少的车库。这是能最大效率产生使用空间的设计,也是最单调、难看的一种。人们多会在门口进门的位置,加盖个小盖棚做装饰,增加点美感和个性。

还有的,是分开式,主体是个两层,两边搭配的是一层,也有地下室。相对于前面两种,我更喜欢这一设计,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有层次感,远近、上下、左右、前后,都有。美感的增加是有代价的,这样的设计在可以使用的空间上,较缺乏效率,每平米付出的成本相对较高。戴维斯就住在一栋面积不是很大的分开式独立屋里(别墅)。

那天在聚会上,大家相互介绍自己和家人。戴维斯一次次的说,这位是我的女儿艾丽,那位是我的儿子尼克,还有这个蹒跚学步的小家伙是咋们的小芭比。一时之间,我觉得戴维斯是不是计算出现问题:他的孩子似乎特别的多。

聚餐之后,我主动帮他送回些物件,他邀请我参观他的住房。聚在一起,我才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有七个孩子,还有个老太太,他说是丈母娘,和他们住在一起。

他说,房子有一百七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他还装修了地下室,添加了一百来平方米,增加的可以使用的居住空间估计会有五六十平方(地下室有暖气炉、热水器、洗衣机、烘干机等占据了不少的空间)。全部加在一起,两百三十平方米的居住空间,被他塞进了十个人。

我开始对自称为生意人的戴维斯的故事,产生兴趣:他哪里来的这么多孩子?这产出量似乎也太高了点。他和丈母娘在一起,是个什么概念?三代人在一起,能不能和谐相处?

按照美国人流行的做法,老人通常不会和晚辈住在一起,即使因为身体上的原因需要晚辈关照,也多会单独建个套间,相互之间做个邻居,需要时在一起,多数时各自独立。小区里的麦克加维,不久前花了十几万修了个丈母娘套间,在房子旁边搭建了个百来平方米的一层,相当于个小平房。里面的家具独立配置,有独立厨房、卫生间和餐厅、客厅,就是个独立单元。同时和已有的住房合共堵墙,“两家”间有连接的门,可开、可关、可锁。充分体现了美国人对于自由和个人隐私的在乎。

出了小区,是条次干道,威兹曼路,始建于四、五十年代。听起来像个德国人的名字,今天的俄亥俄州一千一百万人口中,多于五分之一的人是德国裔。出了小区向左拐,三栋房子之后的左边,就是小学的进口。几个月之后,八月初,我路过威兹曼路,在小学的入口处,看见好几个人正在拆除外墙,看上去要将房子拆掉。细想之下觉得又不对:拆除时人们会直接用机械推掉,用的只是“野蛮”的拉、推、扯、砸,没有这般小心翼翼的。拆下的部件都作为垃圾处理,极少会被回收再用,人工成本太高,分拣处理,结果会是得不偿失。

一个正在修理的房子!记忆中这栋很老还很小,这个小镇已经没有这么小面积的独立屋。外墙陈旧破烂,屋顶也是,一直就没有见过有人居住,一直也在奇怪,为什么没有被推掉:房子的存在,屋主是要支付地产税的。很多人会将不用的推掉,只留下地皮,会节省不少开支。

过了几个星期,昔日摇摇欲坠的小楼,居然变成漂亮、崭新的大楼,让我感觉奇怪。征得施工人员的同意,我走进还在做内部装修的房子,遇到了正在里面指手画脚的戴维斯。

原来,这是戴维斯的作品,他先是买下旧楼,花了几万块,应该就是地皮价,随后在后面加了一个两层楼的空间,应该有八十多平方米。原来和房子连接的只能停一辆车的车库,被改造成房子居住面积的一部分,做成客厅。又在屋子侧后方单独做了个独立的两车车库,这是现在的标配。还全部拆除房子内部,重建排水管、拉电线、做暖气、制冷空调,换屋顶、外墙、地板。沿用的部分,实际上不是很多。

你这是全部重来了一遍,还加大了面积,是不是不如直接从新地基开始?我觉得奇怪。

这个位置不错。至少外部的水电不需要做,地下室也是现成的。当然,小了点。他说。

得有百年吧?太老的房子,流通不畅的下水道是个头疼的问题?

没有那么老。下水道容易处理,主要是看离主干有多远。

做这种活,有好几年吧?我觉得应该是,从他的口气和自信能看出,他很老道。

从高中毕业就开始。

这座小镇在1811年建立,次年俄亥俄成为美利坚的一个州。在此四年之前,几个来自欧洲的早期移民购买了这里大片的土地,作为征服者占领了这里。1800年时俄亥俄只有四万五千人,1810年二十三万,1920年时接近六十万。而这个五十平方公里的小镇在1960年建市时才有五千多人,比1950年代多了一倍。这栋旧房是四、五十年代的产物,沿着次干公路修建。

一个多月之后,全部完工时,看到新做草坪上待售的招牌,一百九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要价二十一万,拥有者自己卖(没有经纪人)。里面还有正在收尾的工人。我再次走进房子时,除了惊讶就是佩服:真的是个漂亮的住家。昔日不到百平米的危房,让他改造为现代化住房,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你是不是想换个房子住?这里刚好在小学入口,孩子上学更方便?

在大路边不适合有小孩子的,也没有孩子能骑车玩的地方,哪有我家那里的位置好。

就这样,我们拉起了家常:戴维斯有七个孩子,最小的三个是他和现在的妻子共同的:六岁、四岁、两岁。大的中有两个是她妻子和前夫的,另两个是他和自己前妻的。

快八十岁的丈母娘跟着自己住,妻子是丈母娘最小的孩子。妻子担心孤单的老人,有三长两短时身边没有人。送到老人院,又觉得不妥。

提到老人院,有一次,我遇到一位一百一十二岁的老太太,她应该是我见到的年岁最大的老人。可惜,老人已经痴呆,无法交流,不然的话,还好想和她聊聊过去的事,鲜活的历史。

再过几年吧,看看情况。

你也可以在后面加做一栋,像麦克加维那样?

他家外面是小学的草坪,有足够的空间,我的房子没有这样的条件。在后面建个像你家那样的大房间,在设计上似乎也不是很和谐,和你家的情况不同。

邻居之间需要留足距离,房子两旁没有机会,屋后扩建又破坏美感。是个麻烦。还有,在成本考量上,是不是也不合算?现在的人们,扩建大房间的比较少。

麦克加维花了十几万扩建了一百平米,造价比较高。这里的住房卖不出这样的单价。扩建大房间在七十、八十年代比较流行,现在的人们更喜欢频繁的搬家。

戴维斯式的婚姻和家庭结构,在美国很常见,只是在规模上多数要小很多,或者说,是连接的成员不像他这样的如此集中。他将有血缘连接的孩子全集聚在一起,关系如此复杂的一群人,还过的其乐融融。

三十出头的邻居大卫,和前妻的女儿跟着前妻一起过,在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小学。离婚后他一直在支付赡养费,会持续到女儿满十八岁。只要他有工作,雇主就会基于收到的来自政府部门的信函,直接在薪水里扣除设定的赡养费,同时,会将该笔资金按时按量的打入对方的预设银行账户。整个程序是法律要求的,没有人会擅自挑战法律。除非大卫选择打黑工,收现金。即使这样,只要他的妻子(受益人)能够提供有效证据,雇主和雇员都会受到法律严惩。偷税漏税也是一个重要的犯罪,一旦罪名成立,政府有权利收缴犯罪者一切资产。

大卫的收入不错,对他前妻而言是件好事,她即使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不会有太大的经济负担。他的前妻已经结婚,又有了两个小孩,当着“拖油瓶”。前妻的现任丈夫,还在支付自己和前妻孩子的赡养费,就像大卫在支付自己的前妻对孩子的赡养费。

看着你们如此富有色彩的家庭关系,难怪家族树公司会有那么好的生意。家族和血缘之间的关系,即使有族谱,估计也很难折腾清楚。我在想,是不是该开发一个软件,来管理家庭内部的事物,包括财务关系,做父母的和孩子分享的时间安排。不然的话,结过几次再离几次,没有全职秘书管理,还真的很容易将自己搞的昏头转向。

听到这里,戴维斯乐呵呵的笑了。

 

(原创,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说明:这里是我写的《美国小镇故事》系列的一部分,有十几篇,有些已经在国内发表。在国内的小说杂志之类的刊物上发表,太浪费等待时间,真的不值得。有些已经写好了有些时日。请不要转载,除非授权!后面打算集结出版。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