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相聚樱花盛开时(33)

(2018-04-11 04:38:51) 下一个

第三十三章

几个小时前。中国。

从自己在省城所住的地方到这枫林镇,也不过几十公里的车程。昔日,开车来这里轻松愉快地享受路边优美的大自然风光,哼着小调,感觉只是瞬间的路程,今天却感觉特别遥远。

宋晓婉两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感觉两只手沉沉的压在方向盘上,都没有再度拉起的力气。身子僵硬地在那里挺着,感觉之中没有办法将这身子,手脚和大脑串联在一起。现在唯一能感觉到在运动的只有大脑,而里面出现的又都是昔日里他的形象。

今年的冬天并不是特别的冷,自己在家里都没有使用暖气,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冬天,他却因为需要取暖而走了。听起来非常的奇怪和不可思议。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变弱了?昔日的他是一个不怕冷的人,别说在这样温暖的冬天,即使是最寒冷的冬季,也很少见过他叫冷要取暖的。

高速公路的路旁树枝上,挂上了若隐若现的白色,那是晚上一阵小雪留下的遗迹。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空气中还有一股寒气。

她打开车窗,想吸进点大自然的气息,借此寒冷来纾解内心的烦躁和压抑。

陆天沐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位,两手紧紧的捧着两个精致的瓶子。他在第一时间,就放下在美国的一切事务,飞来陪在她身边。这时候,他是她唯一的心灵慰藉。她没有通知女儿。

他和她安安静静的躺在瓶子里,还是像当初她开车他护驾一样。她还记得第一次学开车时的情景。他坐在那里安安静静,不做任何评判,也不做指导,任由她自己来领悟。她一次次犯错,新买不久的车子也被她搞的一次次挂彩,他没有埋怨一声。

你为什么不提醒、提醒?是她嘴里的抱怨,内心带着甜蜜和温馨。

嘿嘿。他憨笑着算是回答,心里也美滋滋的:为了心爱的人,付出点修车费没什么了不起。他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不可以让老公来教自己学车,否则,会被骂死的。

此时此刻,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他怎么就没有想骂她的心情?反倒是觉得可爱,好笑,只是多了不少的担心,好在都是有惊无险。

他以为,谁都有开始的时刻,开始时谁都会是笨手笨脚,这没有什么好稀奇好奇怪的。在这种时候,他反倒非常有耐心和耐性:他相信她的判断力。而且,在吃亏中学习,或许就是最好的学习,所以,付出代价是值得的。

看着我出丑,开心呀?她有点生气,内心却暖乎乎的。

她也听到过很多的故事:人家夫妻开车学车,没有一对不是以大吵大闹作为结局的,可是他没有。他没有给予指导,同时也没有给予压力。

不久前,她在美国的同学告诉他,同学的朋友,一对在美国读博士的中国夫妇,就是因为男人教女人开车,男人觉得女人学车太慢,太笨,最后一气之下在高速上生气下车,结果命丧车轮。为了学开车而闹出离婚的,就更多。

她将车子停在距离墓地山坡最近的公路路边,缓慢的走向那个即将成为他的新住所,一片灌木丛掩盖的山坡。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在一阵轰轰烈烈的凄凉哀伤之后,一切又都归于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大伙都走了,就留下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陆天沐站在,她半蹲着,静静的,在他的新居所门前。她想在回城前再和他说几句悄悄话。时光过去了好久好久,十多年了,她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有和他好好聊聊的冲动!这时候,她心情沉重,忽然又觉得不知该从哪开始。昔日,特别是在那美好到完美似乎就是昙花一现的青葱岁月时代,每每在这样的时刻,都是他先打破沉默,现在,他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这句他曾经说过多次的话,此时变成只有死亡没有爆发的唯一性。她忍不住热泪盈眶,开始轻轻的抽泣起来,身子在慢慢的晃动,痉挛···。

一个男子站在她们的身后,默默的站着看着已经很久。她没有意识到,继续她的自言自语。她曾经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却没有机会,现在更不可能有机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间对话的大门被紧紧关闭?如果那扇门一直开着,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最近,她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她一直在自责,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

没有你的错!身后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她的身子微微一颤,像是被男子的声音惊吓所致,更多的像是由过度的悲伤造成。

请问?她慢慢的转身,却不认识来者,觉得有点奇怪。男子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子。那个男子是梁晓东,女子是他的妻子。

不久之后,罗松光也来了也带来一位女子。罗松光又恢复了他城建处长的职务,只是被调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他带来的女子比他明显的年轻不少。梁晓东看着罗松光再次变得富态的身材,没有说什么。人才呀,可惜!可惜!罗松光对着身边的女人一边走一边说。

你为什么不帮他一把?女子的埋怨声。

他哪里看得起我的帮助。罗松光很知趣地回答。

是的,这可能就是悲剧所在:所有的人都觉得他看不起自己的帮助,或者都以为自己的帮助微不足道,结果将他慢慢的逼进了绝境。

宋晓婉被告知说:死的时候苍剑和毓婷一起,赤裸在一张床上,是燃碳产生的一氧化碳的结果。有人说是事故,因天气冷取暖不小心。也有人说是有意为之。他们两个人都活的太苦,不是物质而是心理上,没有希望缺乏追求的行尸走肉式的生活他们无法忍受。

她不相信这些,觉得这样的谎言既幼稚又可笑:宋毓婷是个非常知道享受生活和很有品位的人。她在自己打造的“帝国大厦”,安装有本地最先进的中央空调和取暖系统,全部都是来自美国的装备,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拥有这些的她,取暖怎么会需要烧炭?哪来的烧炭?

再则,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爱,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弃生命?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昔日那么多的痛苦和磨难都没有打到她,今天她应该活的更加快乐。一个心里主要在想着他人的人,是不可能选择自寻短见的。

自杀是懦夫的专长,是自私者的最爱。记得苍剑曾经对自己这么说过。也是因为这句话,让自己得以度过那无数难熬的岁月,那些压抑,孤独,寂寞,又被人委屈冤枉的白昼,那些因为忧郁症而让自己失眠的无数个黑夜。

她不知道,苍剑还有这么几个贴心的朋友,她更是从这些朋友的口中,才知道他后来的故事,那些在孤岛上经历过的生活,还有他和小海风的情缘。至此,她更不相信他会选择自杀。但是,案件的性质早已经被办成了铁案,容不得她怀疑,怀疑了也没有用。谁说中国人办事效率低,这时候的效率恐怕只能是世界第一。

几天之后,在学校山顶上的那个玻璃大楼,宋晓婉接待了回国探亲的宋卓依。这是大学毕业之后二十多年来,她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回忆起昔日三姐妹在一起的时光,再看看今日三缺一的现状,两人无现感慨。

当年人们心目中的宋卓依,在三姐妹中最不起眼。看上去有点柔弱的她,拥有温和的个性和一副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随缘,随遇而安,是她经常喜欢唠叨的人生哲理和活法。她不像宋晓婉,从小就有志向,立志成为一方权威,晓婉最终也确实是如愿以偿。也不像宋毓婷,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和怎么样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最终毓婷也确实是心想事成,满足了她所寻索的财富和物质甚至是爱情。

只是,这些外表的成功和辉煌,掩盖着各自内心深处什么样的忧愁和失落,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一杯纯咖啡,虽然带有苦涩,但是,苦涩背后是一丝丝让你轻松快活的享受。卓依在美国的长期生活,养成她对咖啡的喜爱,她不喜欢加糖,喜爱原汁原味,苦涩。

晓婉喜爱清淡的龙井,特别是来自早春的嫩芽。她说,那样的茶叶“纯洁,清雅,得益于大地刚刚复苏,没有遭受太多污染”,那种茶叶泡出的茶水,就像她的个性。她喜欢简单。

毓婷喜欢有品味,也一直在追求内在的深层次的高品位,一次次她觉得已经被自己抓到了手,可最终却在悄无声息中快速消失。她自责自己没有认真的抓住机会,但是她却没有意识到,她原本就没有深入到她希望的层次。人生很多时候是处在一个模糊集中,你看到的和感觉到的是迷迷糊糊,大大咧咧和粗粗慥慥,这些反倒是最真实的现实存在。水清则无鱼的道理,很多人知道,却很少有人真正的理解和认真的去面对。

卓依当年静悄悄的离开大陆,随着她的爱一起飞到了大洋彼岸。今日她的生活依然不起眼,远没有她当年留在国内的同学过的辉煌和热火朝天。她既没有宋晓婉富甲一方的老公,也没有宋毓婷那样可以自傲的巨大财富。她一直过的就是普普通通。作为美国的工薪阶层,中产阶级,从来就没有大富大贵过,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她喜欢这种普普通通的日子,伴随着老公和三个孩子,脚踏实地过的实实在在,一起走向中年,迈步老年。

再看今天曾经辉煌过的自己,还有那个充满光环的宋毓婷,宋晓婉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在座的还有罗松光两口子和梁晓东夫妻。他们和曾经的苍剑相比,是多么的普通,今天,至少人家还是鲜活的存在。

伟大的理想,付出一生追求后才发现,那只是一种幻觉。两鬓花白日落西山之时,才发现自己是在为了一个并不存在或者不值得追求的目标,而忙忙碌碌,虚度人生。人活着,都在追求一种存在的感觉,有人很在乎他人对自己这种存在感的认可和恭维,结果,自己在这种虚幻的恭维之中慢慢的迷失了自我。

没几个人真的理解婷婷。离开酒桌在回宾馆的林荫道上,晓婉对卓依说。

我也觉得是。宋卓依以为自己懂宋晓婉的意思。

她积累了很大一笔财富。

是吗?

但是,不是为了她自己。

喔?她用眼看着她。

我是她遗嘱的执行人。当时她在找你,想让我们两个人当她遗嘱的执行人,但是却找不到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是她的憨笑,听起来依然是几十年青葱岁月时代的那个频率。

她几年前就拟定了遗嘱,而且一直要求我保密。她拥有很多钱,数十亿,却很少花在自己身上。很多人有钱了就移民海外,她却坚守国内,她甚至没有去过美国。她说,这一切都来自这片热土,应该也必须服务于这片热土上生活的,特别是那些上苍还没有机会惠顾的人们。

宋卓依静静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

她有个规模庞大的资助行动,已经实施了很多年。对于她这样的不为自己活着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绝对不可能。

那你是说,这是谋杀?设计精密的谋杀?

应该是。停了几分钟,她加重语气说,肯定是!估计还是陪葬。

那你该为她讨回公道才对。

怎么个讨回公道?再者,对于她,她正在从事的事业更为重要。我只能按照她生前的意愿,以她看重的事业为重。不是吗?她在问她,更像是在问自己。

她和你联系那么紧密,苍剑回来时她应该在第一时间通知你才对?

她是这么做的。只是我不想让已经失控的生活再乱上添乱。就狠了心做了不该做的事。

别自责了。你有你的生活,他也过的不错,而且还有小婷婷关照着。

小婷婷比我强,她知道怎样侍候好他。也是因为这,我才选择沉默和保持距离。再说,我已经有新的承诺。对于宋晓婉,承诺就是一切。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