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二十一章

(2017-11-10 04:48:26) 下一个

第二十一章

走了好几天,才回到孙家坳。第二天雪海就来到三伢子家,想找他父亲孙德泉聊聊。

你来啦,回来了。孙德泉对雪海(德虎)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意外。

不觉得意外?雪海觉得奇怪,至少有点好奇。

这时候还活着就是好事。活着又回来就是正常的事。孙德泉说话慢声慢语,口气和神态,似乎是早就看破了人世间的一切。对于他,人间不再有不可理喻。

坐吧,喝点茶。是我今年种的新茶,味道还不错。

外面打的热火朝天,你在这里倒是过的悠闲。

过日子,谁来了不一样。我能做什么?胳膊拗不过大腿。 孙德泉一脸的平静。

我也是这么想的。此时的雪海真的想“立地成佛”,过个简单安稳的日子。外面的战争,就让蒋介石和冈村宁次他们去争吧。国家兴亡,似乎和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大。

你早就该这么想。吴佩孚和国民党争,被蒋介石取代。现在日本人和蒋介石争,又会被日本人取代。中国这个地界,几千年来一直就是这样。你争我夺,最后受害的还是咋们百姓。还是过一天算一天是一天好。得过且过,认命吧。 孙德泉很认命的样子。

在这孙家坳,除了已经住在盘山镇的孙老爷子,在雪海看来,最有智慧的就是这位孙德泉老哥了。孙德泉曾经是个老革命老共产党。他作战勇敢,经验丰富,曾经带领共产党的红军队伍打了很多胜仗。1927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时他就是骨干之一。那时父亲为吴佩孚卖命,孙德泉则为穷苦人奔波,附属敌对的两个阵营。父亲属于政府派,名正言顺。老哥属于反抗派,刁民之列。当时孙德泉在铁路江岸段工作,已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多年。罢工失败后他随着组织一起撤退到大别山深处的红安七里坪。就是在那,他们组织和壮大了自己的武装,拿起枪和吴佩孚的军阀部队作战。开始时大家齐心协力,干的很好。吴佩孚着急,几次派雪海的父亲带着队伍去清剿,都无功而返,甚至是损兵折将。久而久之,吴佩孚也就放弃了他们,只是将他们限制在自己控制的范围之外。

后来,来了张国焘搞清党,很多骨干以莫须有的罪名被自己人逮捕和枪毙,就是在那时,在一次战斗中,孙德泉以戴罪立功的身份,被派去攻打一个不可能有胜算的军阀据点。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凭借智取,他所带领的小部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以极小的损失获得了全胜。

战斗结束后他将战利品让随队的战士带回去,自己则打算带着另外三位,和自已一样有同样戴罪立功身份的伙伴,一起离开。最终没有说服成功。三位选择相信组织,相信党。在归队的第二天都被秘密处决,理由是私自放跑了他这个反革命分子。也是从那开始,他对任何组织都失去信任。安于自己在这山村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再参与任何组织。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为国效力。凝雪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这一句。

孙德泉想都没想就回答说:那是没有办法之下,代替父亲行使被胁迫的义务,不是主动的为国家卖命。“国家”的概念到底是什么?今天是蒙古明天是满清,后天可能就是日本。

那么,共产党讲的为民族存亡而战又是什么呢?雪海对共产党的主张还有点了解。

也就是个政治口号罢了。所有政客不都这样?都需要制造一副外表看上去漂亮无比,内在却是毒性极强的烈药。日本人不也是?大东亚共荣,一厢情愿而已。你会看到的,有一天,日本人会意识到,它所推崇的武士道精神,初期让他得意,后期让他痛不欲生。

你的意思是?

如果日本人的目的只是如同当年在北部边界骚扰的蒙古人,来骚扰的目的是掠夺和随后的退却,滥杀无辜或许有点震慑作用。但是日本人低估了中国人的耐性和耐力。肆无忌惮的杀戮不会让他们获得想得到的,反倒是让反抗者获得了法宝。我想说,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人在帮蒋介石帮共产党,帮所有想抗日的人。还有那数百万的鬼魂,有一天会找蒋介石算那笔决堤帐。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人残暴的结果,也是蒋介石领导能力低下的体现。雪海没有意识到,从南京大屠杀开始,他对于国民党和蒋介石的看法,已经在悄悄的发生变化。国家、党国,谁有资格和能力代表国家的概念,在不知不觉之中开始成为他思考的议题。

蒋介石也有他的难处。中国的军队,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他一统的。换个旗帜,最终只是换汤不换药,同旗不同心。日本人来了,对老蒋或许不是坏事。他可以借机整合部队,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蒋家军。当年张国焘使用的就是这样的机遇和策略,最后也算成功。但蒋介石做不到张国焘那样。那样的成功,历史上除了共产党,还真没有人能做到。

你不可能不恨张国焘?

恨归恨,理解归理解。哪一个新政权最终不是堆砌在累累白骨之上。百姓的命从来就不值一文。还记得二十年后又是条汉子这个谎言吗?

现在还在用,还有人相信。自我安慰而已。

不相信又能怎样。精神鸦片而已,自欺欺人也是需要的。是人就需要某种自我安慰。

那么,有没有可能再次来个三分天下?

中国?日本人,国民党,还有共产党?不好说。如果是,估计共产党的天下最小,日本人的最大,国民党成为今天的阿斗,占据西南半偶。不过从军事的角度来看可能性很小。不再是冷兵器时代,有飞机大炮,地理上的不便已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阻碍。日本人都可以从岛国打来,占据大半个中国。别忘了,当年的三分天下,只是自己内部的格斗结果。今天,还有力量巨大的外部。如果苏联或者美国参战,日本人可就有一壶可喝的。

对了,胡乱聊了这么多,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停了一下,他问。

和你一样呗,挺好的。凝雪海说的轻松,他自己都不知道未来该怎么样。苟且偷生也不是一种很差的活法。总比没玩没了的打打杀杀要好吧。他已经开始厌恶杀人。

和我?能吗? 孙德泉看不透未来局势的走向。日本人短期得势,现在开始借助于中国人搞以华制华,但是,是不是为时太晚?还有,国军还有百万之众,共产党也在不断的深入和渗透,最终,共产党或许就此获得机会成长,壮大自己。最终能不能成气候,实际上还是得看日本人怎么做。靠杀戮只能获得政权,却无法稳定政权。坐江山得靠仁治、德治,可是,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似乎天生就没有这份德行。也搞不明白,这几千年,日本人是怎么样演变来的。

凝雪海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他的活动范围也不过长江一线,从上海到武汉而已。他在南京完成军校学习,随后就一直在南京和上海一带执行任务。是日本人来了之后,才有了在要塞的决战经历。此前除了淞沪会战外也没有打过大仗,整天就是局部的杀杀杀,围剿红军什么的。

而孙德泉不同,他到处跑,北入北平,南进广州,上海更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雪海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就和共产党脱离了关系?一席话后他似乎觉得,孙德泉真的和任何党派没有来往,看透了人间的虚情假意,政治的虚伪和政客的狡诈。

蒋介石很难成气候。他收揽的这些人最终还是会以腐败,堕落作为终结。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之下,没有谁能清廉又可以生存下去。你不腐败,就没有资本去笼络你的上司,你不显示孝心,就没有人提拔你。你不获得提拔,就没有人看得起你,在乎你,你又能有什么作为?但是,如果你选择同流合污,最终你还是被染上,习惯成自然,最终变的臭气熏天,被同化。就此恶性循环,直到大厦轰然倒塌。天下乌鸦一般黑,说的恐怕就是这。他叹了一口气。

日本人以整齐和统一,纪律严明,来对抗一盘散沙徒有虚名的蒋介石,蒋介石手下的这盘散沙最终也不可能变的像日本人那样纪律严明。他杀再多的韩复榘又有什么用。我倒是觉得,韩复榘倒真的是个人物。如果韩复榘能够坐到蒋介石的位置上,或许还真的能够改变大局。最终,很可能只有共产党有可能做到,只是现在太弱,是不是能成长到可以和日本人一决雌雄,可以和蒋介石对阵的程度,看来很难。当年的反围剿,要不是日本人在那里拖后腿,共产党还真的可能早被国民党斩草除根,消灭干净。不能容纳共产党的日本人,却给了共产党生存下去的机会。

恐怕日本人也觉得,最终共产党是不可能成气候的,让国民党有一个可以制造麻烦的小对手,对日本人也是好事。他觉得。世事变化,谁能说的准。他认可。

谈了很久,但是,孙德泉一直就没有问一问雪海,看没看见自己的儿子三伢子。聊着聊着,雪海也忘了问问三伢子现在的下落。原本想好的很多问题,最终还是没有问。他最关心的是时局,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回味那几句:国民党有招牌和气势,但却得不到人心,结果是外强中干;共产党没有招牌也看不出气势,却得民心得人心,一旦机会成熟就会像雨后的春笋;日本人是气势如虹,却不可能得人心,他又如何能够长久?真的靠杀光所有的反抗者?

三分天下?恐怕不可能!

汉口江滨,租界内的一栋临江的西式建筑,一家日本料理店已经在这里经营了好几年,店主是个日本人。在武汉沦陷前,这里一度是惠子和她的队友们的秘密聚会地点之一。战前,很多日本人以商人的身份,在中国各地钉钉子建秘密据点,为战争做准备,为战争服务。

今天,惠子一家兄妹在遥远的武汉得以团聚,总算实现了父亲团聚江城的遗愿。

只是,藤田陆男已经在万家岭战死!万家岭战役,是日军第一次在局部的战役,被国军吃掉大半个完整师团:日军死亡万余人!第一次让日军感觉到,战胜国军早已经不再是以月份计算可以兑现的。三个月亡华,已成梦想。

在座的,除了惠子兄妹四人,还有老五藤田杏子在日本时的大学同学藤田德儒。昔日学医的他后来又被送到日军军校学习,今天是日军驻汉司令部的高级翻译和参谋。

 武汉已经攻下,和平的日子也就不远。皇军在武汉的表现,可以说是值得夸赞的,至少是以你惠子的标准。老大藤田博雄说,他知道这不过是自我安慰。

大哥不喜欢战争但又身不由己。她没有大哥那么乐观。占领武汉,是日本国的伟大胜利,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反倒高兴不起来。正宗可口的日本料理,吃的乏味。你一句我一句,似乎只是在应付,每人都各怀心思。缺乏在九江时能感到的那种默契。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陆男的战死?死亡对于他们,早就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今生过了还有来生,为天皇捐躯,也是荣耀之至?!

怎么了?该高兴才对。藤田德儒想鼓励大家。只有他觉得,应该是藤田陆男的战死,让大家意识到所有在座的最可能有的悲哀结局:抛尸异乡!

喝,为了皇军的战无不胜!还是老大在说,都能听出言不由衷。

父亲的遗愿,是让我们去木兰山烧香拜佛。过几天,我就和龟子去。惠子说。行,就我们两个方便些。估计在附近还有被打散的国军,也有山匪。龟子在担心安全问题。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会有没完没了的土匪?在哪里都有,东北如此这华中也是。据说在江西,还曾经有股规模很大的,最终被老蒋赶到了陕西。

你说的不是,是共产党。蒋介石说的共匪。

最终还是穷的原因。只是真的很奇怪,这样的土匪成群,在日本是不存在的。

要不,我陪你们去吧,顺便看看老父亲。藤田德儒自告奋勇。

还是不要的好。你自己抽时间回家去看看吧,只是得小心。最近,军统开始大规模的猎杀,你一定在他们的猎杀名单之中。惠子想问题,一直很全面,细致。

藤田德儒就是孙德儒,那个孙宝禄念念不忘的小儿子。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