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二十八章

(2017-11-19 05:22:37) 下一个

第二十八章

鬼子之所以得以猖獗,还是得益于汉奸的帮助。凝雪海决定先除掉汉奸,再来捕杀鬼子的小分队,目标就是盘踞在王村河的魏武, 结果,他在7月上旬的某夜,被国军的游击队捕杀。至于捕杀的具体细节,则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在当时,任何一个这类的消息,对于普通的民众就是一剂最好的强心剂,那是一个中国亡国已经基本上成为现实的时刻!

魏武是王村河附近魏家大屋人。祖辈也是靠勤奋持家和节省,才开始积累了一些田地。后来,到了爷爷辈,由于经营有方,田地规模得以继续扩大。二、三十年代的大饥荒和水灾,又一次次的给他父亲和爷爷辈们得以低价收购天地的机会。

天灾人祸,让富有者更加富有,贫穷者更加贫穷。

到了三十年代,他们家就从十多年前的十多担普通的水田,到坐拥附近地区多达五十多担上好的水田,成为当地事实上最大的地主。到了他这辈子,已经不再满足于在田地里捞金子了。借助于汉口的对外开放和快速发展的机会,他开始在城市里大肆投资和扩张。资本开始结合知识,外加黑道,让他得以在汉口大发横财。他手下的纺织厂、当铺、烟馆和妓院,样样齐全。什么东西赚钱他做什么,做什么都能让他赚钱。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失败之后不久,共产党就在汉口召开了搞土地革命,就此吸引占人口多数的下层民众站在自己一边。抑制贫富两极分化,调和社会矛盾,原本应该是政府的一项重要的职能,但是,在这里,政府失灵的权力系统被共产党有效的利用。

随后的十年,是著名的土地革命时期,共产党在自己的根据地内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借此交换获得来自农民的支持。到1931年春,毛泽东基于自己在湖南农村的成功经验,总结出一套完整的土地革命路线:依靠贫农、雇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保护中小工商业者,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

当时人数规模庞大的最基层农民,免费获得土地之后,为了保证土地革命的胜利果实,也就是对土地的长期占有,在共产党的鼓动下积极参军、参战。在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半年不到,参加红军的农民就达3万多。在北部的黄安,大别山区七里坪的一个招兵站,一天就招收了800名农民入伍。也是因为这种狂热,1934年开始的红军长征之后,才有七里坪一个村子72人参加红军,最终71人战死的记录。

土地革命在远离大城市的山区进行的如火如荼,在临近汉口的县城却进行的不那么顺利。虽然红军的人数规模越来越大,但毕竟战力有限,对付中小财主可以以多欺少,对付像魏武这样 的实力派地主,却有点力不从心。

红军武装曾经好几次想打掉他,但是,一则他所处的位置离汉口太近,再则,他自己拥有的武装也火力强大,对于口号声比枪声响的亮许多的当年的共产党人,最后也只有不了了之。

武汉会战时,他是国民政府倚重的地方实力派要员之一。

作为一个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好好过日子的商人,他能够有的选择也很有限:有奶便是娘,谁拥有实力,他也就得投靠谁,就以谁为靠山。

在北伐开始后,他就看到了蒋介石对日本人的依赖。后来,日本人占领东北,他则更是看到了日本人的强大和难以战胜。于是,他将两个儿子都送到日本留学。那时候,拥有这样的国际化眼光的人,不是很常见。

日本人占领武汉之后,他让其中一个儿子回国,当了鬼子在武汉驻军一个师团里的翻译,他又因为有了这层关系,而觉得自己有了可以信赖的靠山。他对鬼子的要求采取积极合作的态度,结果,在抗日的人士看来,他成为十恶不赦的汉奸:助纣为虐,唯利是图,有奶便是娘。

也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他还将和自己有关联的很大一个家族的人,都拉进为鬼子服务的汉奸行列。这样的人,自自然然的成为国军最好的打击目标:打掉他,不仅可以除掉一个鬼子的帮手,也对想当汉奸的人是一个很大的威慑。

除掉魏武,大家一拍即合,只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目的。凝雪海是为了下一步除掉鬼子小分队做准备,其他的参与者,则更多的是看上了魏武的钱财和他那里的年轻、漂亮女人。

捕杀魏武不是一件容易事。这家伙非常谨慎,他知道有太多的人贪图他的钱财,甚至是想要他的命,所以,他外出非常少。如果不得不外出,也是重武装随行,保卫重重,似乎有点蒋介石出动的派头。此外,他还从日本人那获得不少军火,充实了自己的实力。

他将自己的大本营设在地理位置更好的王家河。那里离县城不远,不仅公路交通方便,还有水路相通。他在王村河修了一个坚固的城堡,自己就住在城堡里。那时,虽然鬼子还没有开始在这里驻军,但是,在北面,靠近大别山的有人数高达数千的伪军一个军在那里,南面不远处就是县城,有鬼子好几个中队,驻有重兵。他觉得,自己的位置应该是安全的。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区区几天时间,一个军的伪军居然就被游击队一窝端,让他开始感觉惊慌。但是细想之后,他又开始自我安慰:这里毕竟离日本人近,自己所拥有的武装可远比伪军的战力强大,再则,自己建造的这个城堡,没有重火力短时间也没有谁可以攻破。没有人敢对他使用持久战,所以他不怕。再者,伪军被消灭后,好一阵子他都没有感觉到来自反抗武装的任何动静,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人就是这样,容易走向不同端点的极端:要么太自信,要么太不自信。

有钱就任性,多数人都这样。魏武也一样,他不仅好财,还好色。

他家财万贯,富可敌国,按理说是不缺女人的。从其所拥有的女人数量上看也是:他已经有了好几房妻妾,最年轻的只有十八岁,几个月之前才刚刚收进门,是趁火打劫的收获。

这年代,穷苦的人实在是太多,很多人家要想活下去,不得不卖儿卖女,饮鸩止渴。

谁知道,一厢情愿的果子并不甜美。这位年轻的女子也是一个倔强的种,他很容易就占有了她的身子,却无法从她那获得快乐。被收进城堡不久,就在十几天之前,在一次霸王硬上攻之后,姑娘跳井自杀了。

随后,他大概是想让人们看看他的强势,干脆让人将那口用了几十年的水井给封上了,连同留在里面的姑娘的尸体。随后的日子里,附近的井水都有怪味道。他当然知道这些味道的来源,就是可以装作不知,自己则从远处运水使用。

不久之后,他又看上了附近万家村一个小财主家的女儿,万慧敏,也是十八岁,因为战争从武昌的学校回家躲避。他曾经好几次托人去对方家里说媒,回答自然是拒绝。

很快,这件事被凝雪海获知。

不久之后,再次到来的媒人,居然获得了万家的善待。万家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现大洋一千,上等水田五十担,还要他自己亲自来,让这边请的风水先生看看,他们在一起是不是般配。条件非常苛刻,却也说明了对方的诚意,这样的女人确实也配,这就是魏武的逻辑。

对于钱财,他魏武有的是,也无所谓,需要就可以获得,在日本人占领下,他捞钱比当初国民党领导时要容易的多。那时,有两件事很赚钱:鸦片和盐。鬼子占领后大力推广鸦片的消费,想从肉体上将中国人死死的钉在东亚病夫的耻辱柱上,很多人也在艰难的现实面前选择了放弃和用鸦片来麻醉自己。再一个就是食盐,那时在汉口市内,你购买随便而且价格也还算合理。但是你却不允许随便带到城外。城外的人家,每月只有数量很少的限量供应,而且,和城市里的价格差有时高达好几倍,是个可以让人获得暴利的产品。此外,当然还有药品,虽然普通百姓也会生病,但是,为了给抵抗组织制造麻烦,对于药品的管制也非常严。

就是这些违禁品,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有经营的资格,于是,也自然只有他才有机会获得暴利。于是,钱能够搞掂的,自然就是很小的小事了。

一旦人心里有鬼,过的就不踏实,就喜欢相信鬼神,就乐于用神灵来给自己提供保佑。他也一样,对于菩萨,对于迷信,非常的虔诚。所以,命中是不是会相克,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既然对方提出这个条件,自己也没有理由不满足。只是,去的时机得自己确定,理由是,自己有很多公务和商务需要处理。言下之意,他还是不放心,但是,他没有怀疑对方的诚意。

对方家庭有点家产,但依然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倒是一个书香门第,几代人对于读书的兴趣,远高于赚钱,祖上曾经出过好几个秀才什么的。魏武如果这时有点脑子该想想,这样家庭的女子怎么会嫁给他这样的人?况且,他已经五十好几人家闺女才十八岁!但是,他相信金钱能使鬼推磨,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有类似的金钱观。

女方答应了他的要求,却也告知说,风水先生必须用他们家的,也是附近闻名的黑瞎子,一个七十岁,黝黑的瞎老头。老头子在附近已经经营了几十年,远近闻名,也有不错的声誉。老头子住的村子有好几里路远,魏武去时,就得有个把小时的时差存在。凝雪海就计划在这个时差上做功夫,来个守株待兔,等待机会。同时,他们也没有闲着。万慧敏一家是个爱国家庭,对于日寇的残暴早就看不惯,也答应帮助除掉这个作恶多端的汉奸。

大家知道,魏武来时肯定会带来大量的魏家军,这样,对于女方家人的安全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为此,凝雪海决定充分利用附近是平原,土地肥沃的特点在地下想办法。魏武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提前一个小时通知了女方家庭。并且,还是在一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带着二十几号家丁,悄悄的来到了村子。魏武人未到,他的家丁早就将附近团团围住,并且做了彻底的搜查,任何无关的人员,都被临时关在一起被看管。在做完这一切,确信一起安全隐患都被处理之后,魏武坐着的汽车慢吞吞的开来。黑瞎子也事先被他请来和他坐在一辆汽车里来到了万家村。

这天,慧敏精心做了打扮。姑娘原本就是天生丽质,细腻的皮肤,一对撩人的大眼睛,发育丰满的胸部,苗条的个头,修长的大腿,外加受过教育给她带来的独特的气质,魏武第一眼见到她时就被迷住了。这样的美人,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别人说她漂亮,这女人岂知只是漂亮,就是天仙下凡也不如她!坐在万家客厅,魏武心里美滋滋的在想着这些。

这次来,他们才刚刚坐下,慧敏刚才也只是出来礼貌性的给他问了声好,他就又开始神魂颠倒。他本想再多看看姑娘几眼,说几句话,但是,瞎子说,还是得先算算八字和面相,命和运还是最重要的。今后,有的是时间。听到这里,魏武觉得也是,就催着瞎子快点,恨不得今天晚上就能将美人带走。就在他如此胡思乱想,走神的一刹那,一排子弹打来,第一个就打在他的身上。身边的护卫还没有反应过来,很多被打倒。

在枪声响起的同时,慧敏,她的家人和陪同来的瞎子,都已经走向后屋,让开了射击通道。前面是试图冲进来的护卫,这边是猛烈的火力,任何人都无法靠近。才几分钟之后,等到更多的护卫拼命冲进来之后,发现墙也倒了,里面除了老爷子和他随带的几个护卫的尸体外,什么人都没有。好像,这里就不曾有其他人居住过或者来过似的。原来,凝雪海明白杀掉魏武的难度,知道靠来硬的不仅伤亡太大,还很可能会失手。所以,最终就用几个枪手在里面埋伏,同时,在屋子后面打通地道,最后,靠美人计赢得短期的时间,再速战速决。

就在魏武被捕杀时,配合他们的其他国军游击队,趁机攻击了他的老巢,那个坚固的城堡,很快被对手从内部攻陷,办法还是靠地道进入。跟随魏武来到万家村的护卫残余,也在回去的路上遇到国军游击队的埋伏,全军覆没。至此,魏武的所有盘踞在王村河的武装被全部解决。

当时,有很多被打散的国军在附近组织了零散的小股武装。没有被共产党的武装收编的,都算作国军的游击队。在收复了王村河之后的当晚,凝雪海的部队带着慧敏一家人,战斗一结束就快速的撤走了,没有进入堡垒。但是,和他们配合的其他大部分的国军武装却选择留下来,觉得正好在这里享受一段时间。他们在那里吃喝玩乐,享受魏武的女人,部分人还为“先来后到”规则的不“公平”而大打出手。

就是这批人,很快就成为鬼子的枪下鬼。

魏武被猎杀,王村河被攻占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居住在县城魏武的侄子魏训那里。魏训是魏武胞弟的儿子,他一家人一直受魏武的关照,日子过的很滋润,也对魏武怀有感激。魏武一死,他们的靠山就倒了,再者,他魏训还曾经对魏武在武汉日军司令部工作的儿子做过信誓旦旦的保证:保障老爷子的安全。现在,他不好交差。老羞成怒的魏训,说服了日军的翻译李杰浩,他们又一起说服了日军。鬼子也觉得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趁此消灭大量的抗日抵抗分子。

第二天夜里,鬼子和伪军七百余人静悄悄的出动,从东、西、北兵分三路,从三个方向同时夹击王家河。其中来自北面的一对,将国军向北逃跑进入大别山的路给堵死了。

看来,在出发之前,日军早已摸清了附近国军的驻防详情。趁着黑夜,鬼子悄悄的逼近,而留在王家河的国军还在梦中。一路上,鬼子是见人就杀,连和尚都不留。路经一个寺庙,里面正在念经的八个和尚成为鬼子的刀下鬼。

快接近王村河时,天已蒙蒙亮,王家河几里路之外三个正在赶早割谷的一家三口也成为鬼子刺刀下的鬼魂。在家等待的老小,该是什么样的悲伤,早就不是鬼子应该考虑的事情。

在河对岸的邓家村,驻扎的一个有二十人的国军游击队,被鬼子悄悄的包围,鬼子在没有一个伤亡的情况下,将这批人包了饺子。

到了第二天太阳还未露面,王村河就被包围的水泄不通。在王村河西边有个小村庄,村子里的人也被全部杀死,一个不留,不论老小。当时,有一名孕妇,已经怀孕九个多月,很快就临产。当时,她见鬼子气势汹汹的到来,赶紧躲在打谷场上堆积的已经脱粒的稻草堆里。还是不幸被鬼子发现,一枪刺中腹部,将母亲和孩子一起刺死。两个在田间被抓住的年轻姑娘,被鬼子拉着辫子再绑在马尾巴上给活活的拖死。

鬼子和伪军很快就攻进并且攻陷王村河的城堡,消灭了所有呆在里面的国军游击部队,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随后,鬼子进入王村河镇,血洗了整个镇子。这就是鬼子的逻辑:如果他们的人在这里遭殃,所有特定时刻在这里的活物都有罪,都必须遭受最恶毒的惩罚。

凌晨,日军进入王村河镇后,枪杀商贩及行商者20多人。10余名躲藏在暗楼的妇女被日军强行拖下,横加侮辱之后杀害。在王家河镇外多地,日军对逃难的人群发射毒瓦斯弹,不少人因此而口鼻流血、窒息昏厥。其中,有孕妇二人中毒后,胎儿死于腹中,母亲勉强活了下来。下午2时左右,日军将抓获的人群集中起来。

他们首先从人群中挑出十几名壮年做苦力组,让他们洗刀、抬尸、挖坑。然后把抓来的剩下的人,分成5至9人为一排,让这些苦力组的人用绳子将他们捆起来,将这些人的手捆在背后。

日军中队长一声令下,几十个日兵迅速冲入人群,一批批的将这些无辜者拖至石丘中央,分作一排排地让他们跪下,接着,这些日兵兵举刀直劈,霎时间人头纷纷落地。剩下的,日军架起机枪全部射杀,整个屠杀历时1个小时。

日军除在各村杀死分散的以外,仅石丘及道士刘塘边等处就集中屠杀了480余人。惨案之后王村河镇闭市数月,两岸商旅不行。仅13户人家的耙齿港李湾就有寡妇10人,大李湾被害者24人,因忧愤致死的又达数10人。其他各村因田园荒芜、老幼无依,或病、或饿、或流落他乡而致死则更难计其数。惨案之后,400余人的尸骨被后来者埋在石丘村。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