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翔的原创小说

汪翔的原创,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救人

(2017-11-14 08:27:30) 下一个

他让她在山腰等着,自己悄悄的从后山摸到山寨背面。那里还真的有武装人员在把守,而且明哨暗哨都有。根据他的经验,这批人不应该是群乌合之众,布哨看上去很专业,严密之中带着杀气,土匪做不到这么专业。或许,是帮普通土匪被高人带着?不管怎样,先钻进去看看再说。

他知道一个隐秘的地下通道,能直通山寨那边。这是他小时挖药,一次偶然的机会,追一只兔子时发现的。长大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再来这里。他花了很多时间,最终在一堆杂草和灌木丛里找到洞口。他扒开灌木丛,用随身携带的砍刀砍出一条小道,慢慢的走近山洞。

里面飞出一群蝙蝠,地上还时不时有蛇和老鼠在爬行或者流窜。他觉得有意思:蛇藏身的地方,老鼠居然还没有被吃光。他记得,那边出口应该是个很大的山洞。如果在这建山寨,他们不可能不充分的利用这个天然山洞。这样的话小出口就有被发现的可能。除非这帮人来的不久,还没有来得及细查。情况比想象的要好。地道尽头被块石板堵住,他慢慢用力挪开,油灯的光线开始照射过来,同时也掉下不少沙土。他伸出头,发现是个被改装的囚室,一个男子倒在那里正呼呼大睡。铁栅栏外的两个士兵也坐在那里睡着了。他爬出地道口,悄悄的爬到那个男子身边,仔细看了看,觉得很像让他来的那个女子。

应该就是这位了。他想。再看看四周,好像也没有其它囚室。他用手指在男子的头部轻轻的点击了几下,将男子点昏迷,然后慢慢的将他拖到地道口,再用他睡的地方的稻草做了一个堆,看上去像是有人睡在草堆里。随后带着他,很费劲的出了地道。

他扛着他,一高一低的向半山腰走去,很快就走到和那女子约定的地点。女子向男子背上穴位轻轻的点击了几下,男子就醒了过来。

雪海看在眼里,吃惊在心里:这女子远不是普通的女人可比。这点穴道的手段类似于自己,却又比自己高明不少。很快,他们就各自分开。

分手时女子说了声:谢谢大哥!带着一脸的温柔和发自内心的感激。他看着内心深处也生出一份柔情:这个笑容太熟悉。多像昔日的小妹妹慧子。如果慧子还在,是不是也该这么大,是不是也还是这么温柔可爱?在他眼里,慧子的影子永远停留在多年前:有点害羞,有点倔强,还有点温柔,更多的是可爱!

看着她远走的背影,他呆呆的站立了好久,直到看不见他们的影子。

女子带着男子下山,雪海则返回想再次上山。他从正面找了个比较隐秘的小道摸上去,想看看正面的防护,同时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这么静悄悄的安营扎寨。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际上走不了多远,对方的布防相当严谨,他找不到空子可钻,只好下山回府。一直到离开,他也不知道那女子到底是谁。只是从口音判断应该就是附近村民。人家不说,也没必要太好奇。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费心,这种时候,他的好奇心少了很多。

 

第二天士兵送早饭时,才发现藤田龟子已经消失。搜查,发现了那个隐秘的地下出口。山寨的头头就是王家栋。他下一步的任务,是狙杀被日本人任命的第一任武汉市的伪市长。

根据他获得的来自内线的情报,负责伪市长接待和安全保卫的,又是这藤田龟子和藤田惠子。具体的时间和路线王家栋无法获得,就想到了在这两个人身上打主意。就在几天前,以讨好藤田德儒的名义请他喝酒。在酒席上,王家栋意外的套出了藤田惠子有意去木兰山拜佛的信息。

听你的口音,像是本地人?家栋意识到藤田德儒说中文的口音很熟悉。嘿。喝酒,这酒不错! 藤田德儒没有回答家栋的问话。

来自山区,本地高粱酿造的。家栋用的酒,是孙家老爷子送给他的成年老酿,难得的好酒!此时的藤田德儒,实际上已经喝出了味道,只是不能确信而已。

听说,你参加过徐州会战? 藤田德儒突然问了一个家栋不太想提及的问题。喔?这个你也知道?家栋装出吃惊的样子。稍微了解了一点点。你曾经是个很勇敢的军人!藤田德儒说的很平和,家栋却似乎是听到了一丝丝的不屑。

混饭吃罢了。现在大家一起为东亚共荣努力,还请老兄多多提携。家栋很客气。

藤田德儒和藤田杏子在日本时是大学同学的消息,是由陶欣琪提供的。不久前,陶欣琪转来武汉的医院工作,成为藤田杏子的同事。很快,善于人际关系的陶欣琪,就成为藤田杏子的好朋友。陶欣琪也曾经在日本留学,学的是医,和杏子是校友。就是从杏子嘴里,陶欣琪获知了她一家兄妹几口的情况,还获知了藤田杏子和藤田德儒大学同学关系的情报。杏子不会想到,如此简单的一个关系,居然会被家栋用来抓惠子和龟子,再从他们身上弄到日军机密的军事情报。

就在一切看来都在按预先设计进行时,却被不明真相的凝雪海给搅了局。

说来也是偶然,惠子一家兄妹四口外加藤田德儒在汉口相聚,家栋设下埋伏意在截杀德儒,结果将自己搭进去,又让自己变成了伪军的一员。随后,他并没有放弃对德儒的跟踪,只是基于戴笠的命令,不再截杀罢了。跟踪惠子一家几口,在从医院跟踪者发来的照片上,家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陶欣琪的。觉得奇怪,于是就有几天后,他在武昌和陶欣琪的“偶然巧遇”。

见到家栋,陶欣琪并不吃惊。她早就知道家栋已经加入伪军的事,报纸上都有他的照片!她也意识到,家栋的加入或许和军统打入伪军系统有关,只是她没有明说也没有问。在家栋眼里,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兴趣也只在做医生上。只是不明白,一个单身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日军的地盘上混营生?

当医生,在哪里都是一样!陶欣琪回答的很轻巧。她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回答纯粹就是敷衍。现在的国军后方,更需要高水准的医生。家栋不可能想到,她来武汉就是因为杏子!

而她,则在等着家栋的到来,等着制造的偶遇和碰巧。没想到发生在过江的渡船上。那天她站在从汉口到武昌的渡船甲板上,正静静的看着浑浊流淌着的江水。突然身边走来一个男子,站了一会便小声的问: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看来还不错。就在江汉关码头上船时,她已经意识到家栋已经跟来,她同时也知道他想要什么,只是在等着他提出来罢了。

家栋邀请她一起吃顿饭,聊聊。她拒接了,很干脆。

他不好请求。于是,聊着聊着就问起了关于杏子的事。陶欣琪就很“自然”的告诉了家栋:杏子有惠子这样的姐姐,惠子最近好像想去木兰山拜佛!

告别陶欣琪,家栋就安排人来跟踪惠子和她哥哥的行踪。从汉口出城后,家栋的人就跟丢了。正在气馁时,个多小时后就有人来报告,山上发现了这对男女。他不知道这对男女来寺庙的真实意图,只是觉得,机会再好不过。就这样,惠子和她哥哥想到寺庙烧香的意愿,被家栋他们活生生的搅黄,连山顶都没有到过就不得不离开。

放跑了藤田鬼子,家栋有点沮丧。更让他吃惊的是,惠子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本事,知道并且利用了那个隐秘的小洞入口。家栋在想,有几种可能性:龟子的人原本就知道这个入口?龟子的人获得了知道入口的人的帮助?

惠子和龟子是日本军人,一路从上海打来,不应该对如此荒野之地的山洞有深入的了解。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本地人的帮助。那么,会是谁呢?难道就是那个在半道上试图帮助惠子的奇怪男子?只是,对于该男子的身份,没有谁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从后续的演进来看,那个男子不会是惠子的人。基于这样的思考,家栋再仔细的思考了一会,他觉得或许也是件好事。

刚刚收到的最新情报告诉他,日军已经改变了市长人选。新市长的行程还未确定,他得再想其他办法。只是,藤田龟子这一逃走,这里的秘密将不再是秘密。如果日军派出一个特战队来,自己这些人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样一来,继续呆在这里恐怕就不再安全。

他一方面加强警戒力量,将安全哨放到更远点的山腰处,还加强了信号传递系统。他当然清楚,在这山间靠人的大腿跑来跑去送信传递情报,很多时候会误事。他还特别加强了明哨和暗哨,远哨和近哨的相互配合和相互补充,以防鬼子特种兵的渗透和偷袭。至此他还不知道,救了龟子的惠子,就是在南京时参与日军特战队偷袭的一员。安排好这些之后,他又仔仔细细的前前后后巡查了一遍山寨,在山寨多处做了修改和加固,此时此刻他暗自好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山大王——所想,所忧和所做。

 

大王就是王家栋的事实,雪海也想不到。知道家栋是国军,但不知道在武汉失利后又变成伪军。当然他更不知道,家栋一直就是戴笠的人,在武汉沦陷前夕的大破坏行动中,他还是军统特工特别行动队的执行处处长。这个行动队独立于设在汉口地区的军统特工系统,负责执行特殊任务。也是因为这种独立性,在武汉的军统全军覆没之际,家栋掌握的小股势力还得以存活。

家栋是戴笠手下的王牌特工。为安全起见选择了这处山头,收编了一些在会战中被打散的国军。它不轻易对日军展开进攻,被安置在这更多的是为了有个藏身的地方,等待特别时刻开展特别行动。武汉失守前夕雪海在盘山镇巧遇家栋,真因为家栋已事先选定这附近作为自己的城外基地。汉口地界规模不大,也不像上海有大面积的租界可用,能躲的地方不多。还有,他所在的伪军部队很多时候是在汉口北部活动。

那天惠子跟踪家栋这帮绑架她哥哥的人来到的山寨大门的不远处。

土匪山寨在离寺庙不远处的一个山头,名义上是占山为王,暗地里是军统的基地,武器和物资也都通过军统的地下系统供应。凝雪海不知道这点,惠子此前也不知道。他出手只是看不惯乘人之危,过日子本就艰难,见不得有人雪上加霜。生活在山区,也容不得他想的那么复杂。

那天被带到山寨的龟子,立马被送到山寨二当家的面前:人给带来,你看该怎么办?带着藤田龟子进来的王石坚问。他就是刚才带队绑架龟子的人,凝雪海看到的那个“浓眉大眼,充满正气”的男子,现在是山寨的三当家。

给他松绑吧。二当家吩咐。有人给龟子拿掉蒙住眼睛的黑布条,将捆绑的绳子解开。来者很镇静的活动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再环顾了四周,假笑了声,不屑一顾的轻蔑。

哼。坐在王位上的老二也轻蔑的哼了一声,算是回复。

这一声倒是让来者觉得有点奇怪:想不到在这么近的地方还有如此安静的一块宝地。龟子语气轻松的说。按他的估计,虽然自己一直被蒙住眼睛,但是,不长的时间,崎岖不平的山路,他八九不离十的能猜出大致方位。

知道你不是等闲之辈,也知道你能大致猜出方位,那我们就明人不做暗事,大家都省点力气,交换点情报。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

喔,这么快?老二倒是有点奇怪了。

我给了你们,你们也做不成什么。来者还是一副傲慢和轻蔑。

藤田龟子。老二这一叫声音不高,却让来者吃惊不小。极为短暂的吃惊后就是故若无事的傲慢,但是,即使是这短暂的变化,也被老二看的清清楚楚。

说吧,需要什么?用什么来交换?到了这个份上,藤田龟子还在想着交换。

你觉得你有交换的筹码吗?

哼,你觉得呢?你不担心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你这座安静的小庙就将被皇军连窝端掉?

别嘴硬,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想灭掉你和踩死只蚂蚁也多费不了多少。你觉得呢?

吓唬谁!怕死我就不来中国。

牛。先关你几天再说。还来中国呢,我倒是觉得你就是个中国人,是个汉奸!老二随口说了几句,也没有深思。他觉得,这家伙的中文实在是太地方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日本鬼子?是汉奸还差不多!

随后,几个人上来将他拖进在地洞深处建的一个有铁笼的牢房。里面有稻草,他躺在稻草堆里看上去很舒适地睡了。很快就出来轻微的鼾声,平和、平稳,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时,二当家悄悄的走近站在铁笼外不远处站岗士兵身边,用手示意他不要做声。走近铁笼,在那里站了好一会。他在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此时此刻居然还这么心平气和,安安静静。普通人再怎么装,也做不到这个分上。看来,是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计划通过绑架藤田龟子他们,来获得伪市长一行人的行踪情报,再在此基础上灭掉这批汉奸的企图没有得逞。让王家栋生了一顿闷气。他不知道,藤田龟子是被凝雪海给救走的,更不知道,雪海就生活在附近,还带着一小股实力不错的武装。

日军占领下的武汉,民众的生活慢慢开始走向正常。这次日本人吸取了在南京时犯下的错误,在军纪上下了点力气。虽然依然不如人意,但毕竟和南京时比好很多。宵禁还在继续,夜晚出门都很困难,就更别说搞什么行动。

在艰难的日子里,在狭窄的空间内,王家栋一方面组建自己的行动队,一方面收集情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锄奸,给汉奸们一个下马威。这时,蒋介石的政策有点混乱。一方面是锄奸,反对投敌,一方面是容忍甚至是鼓励大量的国军投降日军,成为伪军。

很多人觉得,中国军人没有骨气,在日本战败时还有高达六七十万之众的伪军(最高时有百万之众,甚至比他们的主子日本人还多。),可是,被人们看作勇敢无畏的俄国人,在苏联时代在二战中的表现,还远不及中国人。在苏联卫国战争中,有高达150万的苏军被俘之后改编为由德军指挥的伪军,他们拥有非常精良的武器,装备着各式坦克和压制火炮,配备有飞机。

这些由昔日苏军组成的东方营的军队,有75个营在德国龙德施泰元帅的率领下,参加了抗击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战役,在奥马哈海滩上防守的德军第352师,就是由苏联伪军组成。

德国军事历史学家约·霍夫曼在1986年出版的《弗拉索夫军史》一书中认为:截至1943年中期,德国军队中有90个俄罗斯营、140个人数上相当于团的分队、90个野战营和其他一些小分队,它们被用来对付游击队员。此外,在德军中,还有大约40万至60万为德军服务的苏联人组成的志愿者。

这样看来,最大的不同是:德国人“看得起”苏联人,敢放手使用。而多疑的日本人不敢让中国的伪军拥有强大的战力,害怕他们反戈一击,对付自己。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