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十七章

(2017-10-27 08:21:59) 下一个

第十七章

攻克田家镇之后,日军有段休整的日子。

九江城一间还算雅致的餐厅,几个穿着便服的日本人,正坐在一起边吃喝边聊天。其中有个端庄漂亮的年轻女士,正襟危坐,似乎是在聚精会神的听其他几位的高论。

从上海到南京,再到这里,皇军的不可战胜,举世瞩目。哈哈。随即是他自己一阵狂野得意的笑声。说者的乐观,似乎是感动了听着,大家都一起附和着大笑,笑声中带着狂野。

惠子,怎么不说话?这么开心的时刻,好好喝几杯。为了天皇,为了拥有中国指日可待的美好未来。那时候,弟弟一定在武汉找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为你建座豪华的庄园,再为你物色个如意的郎君,让你安安静静,平平和和的过上好日子,享受天上人间的快乐。藤田陆男舌头开始有点不是很利索。

据说,东湖之滨就非常不错。东湖有杭州西湖的秀美,还有西湖所不及的狂野和大气,更美更合适。藤田博雄接下话茬,艰难的想将舌头伸直。

就这点出息,能不能悠着点。藤田杏子说。每次喝酒,一定喝的醉醺醺,没有例外。今天,醉的更快。她觉得难以理解:日本男人就不能不当酒鬼?

杏子,让他们醉吧。醉了比清醒的好。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惠子一脸认真的说。杏子似懂非懂地看着她,没有说什么。

惠子当然知道东湖的美丽,而且那还是种独特的自然美,第一次见到就喜欢上了。不久前,攻陷武汉前夕执行任务时,她还在东湖边的磨山上呆了半天。此时此刻她却没心思想这些。几年前,父亲的谆谆告诉是:好好奋斗,赢得一份好的人生,确实是自己的理想和奋斗目标。但是,通过战争,站在累累的白骨之上,赢得的又是什么样的人生?

此时的她,心不在焉,陷入了沉思:国军抵抗的顽强和机智,大大出乎日军指挥官的意外。照这种势头看,三月亡华的目标是天方夜谭,陷入中国这个巨大的泥坑不能自拔,却有可能成真。淞沪会战皇军打的艰难,攻克南京的顺利,充其量只能算是运气好。没有人会想到,日军会在淞沪会战后乘胜追击占领南京,随之快速向江北移动展开徐州会战。可是,战事却变得艰难和代价巨大。日本政府原本以为,在南京的血洗会让脆弱的中国人吓得不得不低头,让蒋介石不得不俯首称臣,这一目标不但没实现,而且越来越事与愿违。打大的团体战役,国军不是日军的对手,蒋介石弱在缺乏足够的威权,指挥不灵,调动缺乏协调。这几仗打下来,蒋介石不会不清醒。松井石根确实是个非常优秀的战将,他却低估了蒋介石和中国军人的智慧。松井石根曾经是她最佩服甚至是有点崇拜的将军:他的大智大勇,他对中国国情和民情的理解深入。现在看来,还是肤浅。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连他都把握不了,还有谁?知己知彼,我们又真正的知道多少?想当然而已?

对于中国民情,惠子比在坐的任何一位军人都有更深的理解。但她不能,也不可以说,涉及到动摇军心。她昨天才从国军占领区回来。伏击凝雪海带着的一帮人,是在她回来路上顺道捞的一笔:远远的看见一批穿着不同国军制服的军人,拿着明显的是凑合起来的武器,在那东倒西歪的走来。在看到几个背着三八大盖人的得意神情后,她动了杀机!于是,一批精神气十足的穿着国军制服的军人,埋伏了一批看上去像散兵游勇的国军。

叫惠子姐姐的男子藤田陆男,是养父藤田贺平收养的三男两女五个孩子里面的老四。藤田陆男为人凶悍,脾气暴烈,是藤田贺平从台湾带回到日本的,台湾山地土著的后代。当年藤田贺平看上他,就是因为他的野性,从小就像只野狼。

在1920年代,由于受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的影响,日本国内的生活状况每况愈下。在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时代,很多农民家庭的日子过的艰难。天灾连年,雪上加霜。不少人选择将女孩送到城市当歌妓,找条活路。男孩则多数送到军队,当兵吃粮。

对付大萧条,美国采取凯恩斯的经济政策,通过国家干预来度过难关。日本国则看到了来自周边国家给予的机会,发动了对外的侵略战争。基于掠夺获得的资源,来奖励更多的来自国内的年轻人,加入这场血腥的海外掠夺战之中。日本国由于国力的原因,错过了上一个世界范围的国家对国家的恃强凌弱,现在,他们认为是天赐良机。

日本是一个很善于山寨的民族,这一次他们选择的对策,也基本上是山寨了百年前欧洲国家鼓励民众到海外掠夺的那一套,不同的是,现在他们更加有组织性,打击的力度更大,由此想要获得的也更多。结果是造成野心无限制的膨胀。

对于军人,日本政府采取厚待家人与强化武士道精神结合的办法,还真的很见效。

如果只是单纯的强调武士道精神,干瘪瘪的,效果会有限,日本人在那个时代也看到了强调伟大理想的巨大价值。很多男人为了让家人过好点,选择自我奉献甚至是牺牲。对中国全面开战之前和初期,在日本国内,当兵是件很有实惠的好事,还异常荣光,获得荣光还有整个家族。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就在大家得意忘形,炫耀自己是如何杀人不眨眼的勇敢的时候,惠子轻声的说了一句,算是提醒。惠子,知道你博学多才,对中国文化和历史有很深研究。你不可能不明白,中国历史上每朝代更迭,哪个不是以巨大杀戮开始和结束?不杀掉那些顽固不化的抵抗者,又如何获得平安的新政权?在座的多是些狂热的武士,在皇军势如破竹之际,大家都向打了鸡血般的兴奋,觉得自己真的是不可战胜。他们哪里知道,棉花也有棉花的优势,避开决战,熬下去,棉花最终也会憋死咋们。

藤田陆男隶属于占领南京的第十三师团属下的山田支队,在南京大屠杀中,十六师团是主要凶手,藤田所在的山田支队,也是无恶不作,罪大恶极。他自己就亲自屠杀了十几名平民和更多放下武器的军人。他杀死他们的理由是:看不起这样的军人,居然会放下武器!

不久之后,他所在部队在攻击蚌埠、临淮关强渡淮河时,遭到来自第51军的有力阻击,随后面对来自张自忠59军的驰援,鏖战多日,伤亡惨重。结果,原本以为的势如破竹打成胶着。他自己也因此受伤,不过只是小伤,养了一段时间也无大碍。

合肥的攻陷,靠的是策反成功,和随后的里应外合。

安庆的攻陷,则是日军勇猛,和火力强势的结果。

最值得惠子自豪的是对马当要塞的攻陷,靠的还是智取,是她的得意之作。当时,她带领的特工潜入国军后方,偶然发现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异常现象。波田支队在攻占安庆后马不停蹄,继续搭乘海军舰艇沿江西进,很快就抵达马当要塞的封锁线外。

对马当要塞的构造,日军早就了如指掌:这个由德军顾问设计,国军经营数月耗资巨大,坚固异常的要塞堡垒,不仅蒋介石对它寄于厚望,日军也明白,不是可以轻易攻下的。为此,日军情报部门开始合计,是不是能找个智取的办法,就像类似于对合肥的占领。

作为试探,日本首先使用海军试图从江上打开通道,形成夹击之势,无奈国军在长江设置的水雷、沉船和人工暗礁实在是太多、太复杂,在国军猛烈炮火射程内,日军扫雷艇很难发挥有效作用。见江上行不通,日军就改为陆路迂回进攻,试了几次结果损失巨大,依然寸步难行。就在这时惠子从国军后方发来情报:防守马当要塞的国军主力是李韫珩的16军。两周前,李韫珩开办了一个“秘密”的,为期两周的“抗日军政大学”特训班。惠子的特战队捕获了一个国军的中级军官,获得了这个“秘密”的情报。

于是,惠子想到了个好计策:先是有意识的后撤,表面上看是啃不下要塞这块硬骨头,有点服软。实际上,是想鼓励李韫珩继续的张狂。

大敌当前,李韫珩敢如此的放肆,是有他的底气的:仗着他的战功,仗着他有恩于老蒋。

此时的李韫珩(1877—1948)是国民党中将。早年在保定军校毕业后,在零陵镇守使刘建藩部队任参谋长。积极拥护孙中山,在湖南最先举起护法义旗。在战争中,常以迂回战术取胜。20年在驱逐张敬尧的长沙战役中,他亲率卫队数十人率先攻入城中,旋任长沙警备司令。24年李韫珩率部入粤任湘军第八团长。杨希闵叛变时,他受命率三个团,在石井兵工厂一战打败杨希闵数万之众。北伐时升任第十三军三十八师师长。28年湖南大举清乡之际,他设法保护了一批共产党员和工农运动骨干。29年秋蒋介石与冯玉祥展开中原大战时,张发奎想乘虚进占南京。李韫珩率部堵截,在洪桥激战数月击溃张发奎。让一贯善战的张发奎也遇到啃不动的钉子。此后,他又渡海在青岛登陆,为蒋介石收回济南,再回陇海线,破冯玉祥主力于归德及许颖间,作为攻坚大将和常胜将军,一次次受到蒋介石的嘉奖。32年6月李韫珩升任第十六军军长,率部在湖北、江西两省围剿红军达五年之久。红军突围长征后,他被任命为第5纵队司令,率部尾追红军一万余里,并在贵州息烽解救被围困的蒋介石。35年4月,李韫珩被授予中将军衔。在淞沪会战中,李韫珩又成功解救遭日寇重重包围下的邻翼守军。38年4月,李韫珩被任命为江防马当区指挥官,驻防彭、马当及东流一线,看重的就是他的指挥才能,忠诚和勇敢。

果然,李韫珩觉得自己的指挥才能一流,连日军都不得不服软。为了炫耀自己的领导才能,6月24日,李韫珩还将举办一个隆重的结业典礼来庆贺大学的成功举办,为此他邀请了16军各级军官和当地士绅。日军也非常的配合。6月24日凌晨,一阵猛烈的炮火后,大量日军在16军的防地东流登陆成功,然后,又顺利地攻下了既无准备,又无主官指挥的香山、香口等地。

此时,唯独防守马当要塞长山核心阵地的海军陆战队二大队拒绝了李韫珩,没有派人参加结业典礼。结果,也只是在这里波田支队的攻击遭到来自总队长鲍长义的有力抵抗。波田支队三次大规模的集团冲锋,无疾而终,伤亡惨重。

鲍长义这边炮火连天,打得昏天暗地,血肉横飞,却丝毫没有影响李韫珩那边,结业典礼的隆重召开。李韫珩按照预先计划,按部就班,一顿长篇累牍的训话后又有丰盛大餐款待,很快,一个个参会者都喝得脸红脖子粗,东倒西歪,酒气熏天,醉汉满地。

危急时刻,鲍长义打到李韫珩的电话自然找不到正忙碌着吃喝开心的他本人。鲍长义又赶紧将电报发给远在武汉的谢哲刚,自己的老上级。看到电报,吃惊不小的谢哲刚立即向蒋介石报告,于是身为三军统帅的蒋介石,不得不亲自多方运作:紧急调动空军出动协助的同时,电令正在田家镇视察的白崇禧,让他想办法。白崇禧不愧为帅才,他看着地图思索了一会儿,马上就电令驻扎在彭泽的167师,要师长薛蔚英立刻率部增援长山。

又刚好在这时,鲍长义总算和李韫珩联系上。李韫珩立即电令167师出动驰援。

蒋介石指挥系统的混乱在这里暴露,并造成大错:越级,跳级,令出多头。此时的薛蔚英一下子接到两个差异极大的命令:白崇禧命令他从公路火速驰援,李韫珩则叫他走小路抄近道。很显然,白崇禧的命令是基于地图做出的,大道便于机械化部队的快速推进。李韫珩的命令则是基于对地形的了解,紧急时刻轻装前进,快速到达,还可避开日军小股部队的埋伏。面对两个不一样的命令,薛蔚英思考了一会,最终选择照李韫珩旨意走小道:县官不如现管!走小路意在快速,可是,他却又慢悠悠的像是在游山玩水。真正的在找死!

鲍长义在鏖战两天后,人员伤亡过半,炮弹几乎打光。独木难支,在内无弹药外无援兵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全军覆没,鲍长义选择撤离阵地。

日军占领长山阵地的有利地形后,缓缓而来的援军,虽然做了尽力而为的反击,但是,面对优势火力和有利地形的日军,国军已回天无力,很快,连马当炮台也跟着丢了。

蒋介石见希望能守一个月的马当要塞,就这样连一周都没守到就被日军攻陷。

事后诸葛的蒋介石,又连夜给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下令,陈诚立马命令16军和49军继续反攻马当,结果除了更多的伤亡外无疾而终。最终陈诚不得不命令停止进攻,退守彭泽。

波田支队乘胜追击,马不停蹄,与前来增援的106师团一起直扑彭泽,彭泽转眼失守。见此情景,陈诚下令驻扎湖口的李汉魂的64军反攻彭泽。经过一番拉据战,日军不仅打退了李汉魂的进攻,还乘势攻陷了他的驻地湖口,逼着64军退往九江。

占领湖口后,疲惫不堪的日军休整了十几天,22日开始了对江防重镇九江的进攻:依然采取迂回包抄的战略。23日凌晨,日军冒雨潜入鄱阳湖,正午12点在姑塘以南登陆成功,而国军指挥部直到下午四点才收到增援呼叫,随后派出的支援部队,顾家齐的128师,由湘西土著改编而成的,碰上日军没打几下就溃散而逃。随后,日军在舰炮掩护下向纵深推进,配合正面进攻的波田支队包围九江。此时,张发奎命令放弃九江,退往二线阵地金官桥一带防守。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