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十二章

(2017-10-20 06:47:36) 下一个

第十二章

凝雪海和他的手下,帮助和监护着民工,扩大新的和加固已有的防守阵地,除了要塞还有周围很大一片区域:采石、挖坑道、砌墙。在要塞附近,参加的民工人数就有好几百。都是从各地召集来的农民,多数是强制性押来的。附近的房子也基本都被拆掉,不论是地基石块还是墙体土砖,都被搬来做了工事。这里,多数的房子都是用土砖做成。将这种用稻草将泥巴混合在一起晒干的土块砖砌成的墙体,就相当于是干燥的土块做的,用它们做成的工事,对付弓箭和挡挡普通子弹还行。对付炮弹的轰炸,形同虚设。

在这关系国家存亡的大决战前夜,看着这样建成的“坚固工事”,凝雪海觉得悲伤。时间不够,材料也找不到,可是,日本人也不是在昨天才开始进攻的?首都都丢失了那么久,在这段时间,这些拿着国家薪水的人又在干什么?在淞沪会战时他见识过日军工事,那才叫坚固。也见识了在德国军事顾问指导下修建的国军阵地,“简化板”的结果又意味着什么?!中国人看重外表,骨子里喜爱忽悠的传统,在战场上付出的就是血淋淋的代价。几天下来,他们做的都是拆屋子,搬运土砖,建防守的战壕和墙体。每天干大量的体力活,吃的只是可以见底的稀饭,有时带点高粱米团或红薯。这农民为自己修房子就地取材的省事,却成为后来要塞被攻破,和应该被指责的重要理由之一:因为可以使用的石块太少,又没有足够多的水泥,所以,很多地方的防守工事修的不够牢靠,容易被攻破也是理所当然。

午间休息,吃着简单的饭菜,大家在聊天。

日本人在31年就占领的东北,在北部建立了根基。次年又部分的占领了上海,在南部建立了桥头堡。去年的卢沟桥事变后,再次轻易得手,又在不久后通过上海的桥头堡攻击南方。开始时,咱们打的不错,短短一阵后就是全面崩溃,连首都都轻而易举的被人屠城。到了这时,这里才开始修建工事。如果日本人马不停蹄顺江而上,估计早就攻下武汉。说话的是邓春来。他的个性和凝雪海的惜字如金刚好相反,他喜欢说,整天乐呵呵的。

嘿,小白脸,你知道的还挺多。哪里得来的? 钱志德问。消息到处都在传。你们知道一个叫安德馨的军人吗?不知道。大家都在摇头。这人可厉害呢。你们知道,北平曾经是皇帝住的地方。南京也曾经是,不过选择住在北平的皇帝多一些,特别是占有地盘比较大的。

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他说,似乎是在听人说书。

应该是民国二十二年初。新年第一天鬼子就开始进攻北方的山海关,那个有名的天下第一关,那里历来都是阻挡入侵者从东北进关的最重要入口。鬼子气势汹汹而来,以为还是会像当初占领沈阳那样,兵不血刃,赶鸭子过河。哪知道,中国军人的血也是红的、热的。安德馨带领自己的一个营,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独立苦战两昼夜,最终让鬼子在关前丢下大片的尸体,自己的一个营也全部殉国。接着是大家的沉默,等待他的继续。

而在攻陷山海关之后,作为热河省政府主席的汤玉麟,不仅不全力守卫疆土,反倒是以权谋私。先是私自扣留军用汽车偷运鸦片到天津。随后,干脆让自己的手下为自己搬家,浩浩荡荡,带着自己的私人物品跑了。那么重要的战略要地承德,又免费,让仅有120名骑兵的日本先头部队,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

讲那些鸟事有个鸟用。躺在不远处的黑大个嘀咕了一声,引起了一阵哄笑声。唯独凝雪海在那里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那你说,什么鸟事会有鸟用?一个人附和了一句。当然是能够喂鸟的,才对鸟有用。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声音更响亮。老黑,又想女人了?有老婆吗?坐在他旁边的凝雪海问。他和黑大个在一起也有些时日了,大家一直忙忙碌碌的,连家庭这样的事,也没有顾得上问一问。死了。想有个鸟用。是带着悲哀的嘶哑声。喔?鬼子干的!老黑说,语气中有股说不出的杀气。

他们从在医院开始相识,到现在,凝雪海一直就没有机会和这两位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战友聊聊家庭、个人。从医院遇险开始到和王家栋分手,一直被鬼子追逐着。随后遇到大部队,又乱哄哄的赶着寻找自己的部队。大家都意识到武汉决战迫在眉睫,鬼子意在新的决战,以期消灭国军主力就此逼迫国民政府放弃抵抗。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则想尽办法赢得时间来部署下一步的武汉决战,与此同时,等待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战局向有利自己方向的转机。至此,蒋介石还在期待着,获得在淞沪会战之后没有获得的来自国际的援助。他需要这样的援助,也只有这样的援助,才能帮助他挽救中国,不让中国人做亡国奴。

山东北部某地国军战地医院。忙碌了一天的陶欣琪,总算可以躺下来睡个囫囵觉了。这里原是个小规模的这个小城唯一可叫医院的单位。更不如说是个简陋的办公室:稀稀拉拉放着几个桌、凳和一排排柜子带着一排排的小抽屉,装饰性多于功能性,却没有一台像样的现代医疗设备。为了准备徐州会战,国军征用。并将相邻的几个房子打通,随后做了必须的装修,再运来必备的设备和药品,就有现代化医院的模样,虽然只是简易版。开战后会有很多外科手术,还有很多包扎甚至是遗体处理,这些都需要专门的安排。

躺在床上,累了一天陶欣琪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几天老做梦,还老是做着似乎同样的。,她又回到了那个沦陷前的南京城,看到了那个被大量日军特工围困攻击,却冷静对抗、反击的国军中尉。她不是站着不远处逃难的人群中被人簇拥、推搡,而是踏着空气,在离地一尺高的地上在滑翔。她在跑着,脚下踩着的空气带出地上的尘土噗噗跳起来。耳边呼呼的飞着子弹,天上正下着大雨,雨滴笔直者笔直的下落,颗颗晶莹透亮,就像坠下的子弹,直接对着自己的脑袋飞来。此时的她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只是一门心思的在担心着那个正在和鬼子对阵的汉子,凝雪海。

梦中的他,跳起、转身射击,再跳起、飞跃、背朝天,照样还在射击,而且还是百发百中。密集飞来的子弹,则都被他的跳跃和飞起给躲避掉。刀枪不入,神人不过如此。她站在那一动不动,看的入迷。就在这时,一个男子扑上来将自己抱起,也是跳跃,也是飞起,带着自己走了。她在挣扎,伸出双手,似乎是想拉着凝雪海和自己一起离开这危险之地,但是,一起的努力都没有结果。她吓出了一身冷汗,觉得凝雪海很可能出事,醒了!

睁开眼,看到的是黑夜,她笑了笑,知道那个冒冒失失带走她的人一定是他,王家栋。

她再次进入睡眠,而且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状况,带着甜蜜的微笑,温馨的感觉,平静的心情。就在这时,寂静的的夜空传来枪声,越来越激烈。距离有点远,声音也不是很高,但还是将她从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短期内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里。她仔细的听了听,也没有听见其他人的任何反应。枪声依然在持续。

她睡不着,穿好衣服起床站在窗前看了看,也看不出任何的明堂来。忙碌了一天,大家都在梦乡,此起彼伏的鼾声依然如雷,也没有丝毫的异常。就在她打算找点什么做做的功夫,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随即是叫喊声和慌乱跑步声的混合,寂静的夜空被嘈杂的各种声音所打破。

鬼子来了。快起来,撤退。快,快!都是类似的声音在来来回回的重复着。

这里,这时候,怎么会?她难以相信。这可是国军的腹地,前面有好几道防线,据说日军攻到这里最快起码也得十天、半月。白天,还有一个医生问院长,院长笑笑说:日军进来,只能是有去无回。即使是偷袭,到我们这里来又能有什么价值?放心吧,好好工作!

是的,这里的医院刚刚整理好,还没有几个病人。还不是重要的军事目标。

就在她犹豫的功夫,几个男子闯进来,由不得她犹豫就将她架走。她在挣扎、反抗,觉得这就是绑架!走到大门口,她看见夜色中站着的他。王家栋一个手势,那几个人就带着她上了门外的一辆大卡车,一起走了,由不得她做出选择。

我不能走,不能。还有那么多的医生,护士,他们怎么办?!她在担心她在奇怪,这个王家栋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的不讲道理!

其他人都有安排,你跟我们走就是。我得对你负责!王家栋总算说了几个词。

不要你管!狗咬耗子!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两个人此时都“配合默契”,都相互“心有灵犀”,都知道对方的反应,都选择了最佳最快捷,最有效率的办法。

王家栋是被戴笠派到韩复榘的腹地,监控韩复榘部队动向的。韩复榘身为山东最高军事指挥官,在前段时间对日作战,打的英勇,给日军很大的打击,自己也伤亡惨重。但随后他有选择退却之意。从军统情报部门破译的电报来看,韩复榘还和其他好几个军阀在私底下协商,意在倒蒋搞地方自治!而这,又刚好是日本人想要的结局!

占领北平后,日军就开始游说华北自治,玩独立的鬼把戏,希望就此一步步的蚕食国民政府领导的地域,最终达到让国民政府名存实亡的结果。随后再来个各个击破。日军使用了类似当年秦始皇统一中国时使用的战略,只是在这里,日军得先制造一个军阀割据的战国来。

他韩复榘居然自动上钩:一方面和日本人羞羞答答的联络,一方面又和北方的部分其他军事将领眉来眼去的。这些,都被戴笠看的清清楚楚,自然也就让蒋介石不敢掉以轻心。在昔日军阀的军中,都多多少少的有来自军统的耳目,唯独在他韩复榘的军中,如同铁桶,密不透风。

韩复榘统领八万大军,控制着胶东半岛,负责阻挡来自北部的日军南进,守着徐州的北大门。南京失陷后,蒋介石已经意识到日军的战略:先是在沿海一线打通南北,连接江苏、山东。再在此基础上,向西推进,直压武汉。

走了步险棋:撇开戴笠交给的任务,私自决定去救陶欣琪。王家栋带着三十几人的小分队从徐州向济南进发,在泰安附近发现入侵的鬼子大队人马。他将自己的人分成两个分队,分隔数十里搜索前进,两方几乎同时发现日军,看来是鬼子的迂回包抄。王家栋一面向总部报告鬼子已突破防线的情报,一面打听陶欣琪的下落。确保她的安全,也是他此次行动的重要任务之一。

很快他就打听到,陶欣琪所在的医院就在前方几十里的小城。于是王家栋命令,将三十余人的队伍拆分为三部分:二十几人的部队退回到发现鬼子打算合围处,分开内外隐蔽,准备阻击和伏击。自己带着七八个人,继续搜索前进,目标改为前方的战地医院。理由是救助医生和护士:在大决战前这些人的价值无可估量!他意识到鬼子的合围会很快完成。他向后方的军队建议,派出部队前来支援,内外夹击,突然打击之下应该有成功突围的机会。

沦陷前夕王家栋回到南京,执行的是一项特殊的使命:将一位高级国军将领的公子哥从市区的医院救出。据说,该人在南京沦陷那天因吃坏肚子被住进了医院。后来又因为看上一位女子,不肯离开即将沦陷的南京,说是女子不走他也不走。

那个女子就是陶欣琪。陶欣琪有任务在身,作为医生的她在冒死救助士兵,而这位却在“冒死”讨好自己喜欢的女人。那天陶欣琪看到了他离去时的背影,而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千方百计寻找的近在咫尺。后来,南京看来守不住,原本又计划让唐生智撤出南京时一起将他带走的,可是在慌乱之中,唐生智派出的人没找到公子就自己撤走。他老爸又找到军统,军统将这项任务交给王家栋。在南京沦陷前夕,国军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寻找,救他。很不情愿,但是他必须执行命令,而且还是必须完成的,直接来自戴笠老板的死任务。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虽然感觉憋屈,不过也“顺道”做了件自己极在乎的事:将陶欣琪带到江北。他得感谢公子哥:如果没有他,她将面对的后果不敢想象!回到徐州后交接了人员,他执意要到第一线去和鬼子干一场。这次他要救陶欣琪,虽然是自己的自主行为,性质上和上次救那位公子是一样的。

得益于王家栋的情报和精密部署,他留在缺口的二十几号人起了很大的作用。在鬼子觉得合围成功之后,国军的援军已经悄悄的摸到埋伏的日军背后,一阵突然而至的炮击,将日军打蒙。随后是内外夹击,日军丢弃若干尸体之后逃窜了。这是两个中队的日军先头部队,日军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么隐秘的行动还是被国军发现。由于成功的救助和打击,王家栋不仅没有受处罚,还得到来自戴笠的嘉奖。随后,戴笠给了他一个非常重要的绝密任务。

早在部署徐州会战时,韩复榘就是蒋介石放心不下的一枚棋子。头年冬天,几个月前,来自东北和华北的日军,在华东派遣军进攻上海随后进军南京时就开始了对山东地区的进攻。在德州地区,韩复榘一度以重兵抵抗日军,一场血战下来,韩复榘投入的三个精锐师个个损失过半。

随后,蒋介石承诺的装备没有到位,而且还调走了拨配给他的重炮旅。缺乏重武器,让他去阻击来势汹汹的日军,他觉得明显的是在借刀杀人。于是,韩复榘改变战前的抵抗态度,不战而弃守济南。撤离前夕,他下令焚毁省政府、进德会等,说是在搞焦土抗战,实施坚壁清野。随后他又秘密的与刘湘等人密谋,意在倒蒋投日。

在这种时候这样的形势下,一直睿智的韩复榘却误判了。他觉得抗日取胜希望渺茫,日本人占领和领导中国已成为必然。这些看上去极为机密的事,都被军统的情报部门及时的破密。

韩复榘可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也不想只做个普通人。他觉得,如果中国最终四分五裂,他一定能成齐国国王,雄踞山东,称王称霸。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拥有军力就是最重要的。

1930年5至11月,蒋介石领导的北伐军,以统一指挥的六十万之众,对付由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各怀鬼胎的地方军阀们纠集在一起的八十万军力,在河南、山东、安徽等中原省份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军阀混战,史称中原大战。

颇有点秦朝末年的巨鹿之战,当年项羽率领数万楚军,外加后来参战其他诸侯义军,同秦国名将章邯、王离所率四十万秦军主力精锐,在巨鹿(今河北平乡)进行的一场决战。经此一战,秦朝主力尽丧,名存实亡,项羽奠定了自己统帅的地位。

中原大战,由在北伐战争后失势的汪精卫发起,联合反共的右倾西山会议派和军阀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张发奎等,意图挑战蒋介石所拥有的最高国民政府权力。结果,以北伐军的胜利而告终,双方损失惨重,伤亡三十万之众。

中国人之间的内耗,给了日本人机会。次年的9月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面占领中国东北!中原混战,也让韩复榘这样的国内军阀得益,他得以趁机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用了不长的时间,他不足三万人的第三路军,扩大一倍有余,坐拥5个师1个旅。而且,还通过对山东经济的有效治理,实现了军队的装备现代化。

1936年西安事变时,韩复榘积极鼓励杀掉蒋介石,全面抗战爆发后,韩复榘改变昔日对日态度, “决绝” 日寇,积极抗战,就此,他的部队又被扩编为三个军五个师又一个旅。他以孙桐萱、李汉章两师担任济南以北黄河防务,以谷良民师担任胶东烟台及周村以北黄河防务。

1937年下半年的抗日环境复杂,形势变化快速。8月13日淞沪会战开始,在东部打的火热,日军在西北山西地区的进攻也没有停止。10月初,卫立煌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四集团军从河北石家庄转赴晋北增援,负责组织和指挥了忻口会战,多次重创日军,使日军在晋北苦战。10月26日,日军左纵队进抵娘子关侧后,中国守军主力仓促后撤,日军当日攻破娘子关,并追击溃退的中国守军。此时,日军一支西陷绥远省城归绥,一支南犯太原。11月2日,晋东方向日军占领昔阳,形成与晋北日军会攻太原之势,忻口中国守军当夜南撤保卫太原。卫立煌命令主力撤至太原以南,以傅作义率领的国军第三十五军守太原。日军改自河北攻晋东;11月9日,日军占领太原。南口之战告一段落后,日军循平汉铁路南下:9月,攻陷河北保定;10月,攻陷石家庄;11月,攻陷河南安阳。日军来势汹汹,势如破竹。日军另一路由津浦铁路南下,进攻鲁南德州,韩复榘下令阻击。11月12日,上海沦陷。12月13日,南京沦陷。

此时的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对内得不到蒋介石承诺的装备补充,对外面对日军已经攻陷南京的大势。他选择“识时务”,12月27日不战而放弃济南。1月13日,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五师团与先期登陆的海军陆战队联合侵占了青岛。马不停蹄,日军第十师团沿津浦铁路南下,第五师团沿诸城、莒县向临沂进攻,齐头并进,企图会师台儿庄,打开进入徐州的门户。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