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波原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文

第十一章

(2017-10-19 05:57:23) 下一个

第十一章

在憨娃结婚后的一个清晨,凝雪海一个人悄悄离开。

到了三月中旬时,村子里突然来了一个二十出头,标志壮实的中年妇女,还带着两个年幼的男孩。长期的徒步让她看上去颇为疲劳。两个五岁的男孩是对双胞胎,在山区小路上一前一后的跟着她。女子一进村就打听憨娃,随后被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带到了憨娃家门口。

太阳已经落山,天色开始暗淡,天还下着毛毛雨,妇人和孩子身上湿漉漉的。这里前几天还有点燥热,在一阵雨水后,气温变的有点凉。憨娃和翠花正准备吃晚饭,供台上的煤油灯已经点燃,憨娃正在桌子上摆碗筷。大门还开着,他拿着筷子正在桌子上摆放的手,被突然来临的客人给叫停了。憨娃叔,找你的。男娃喊了一声,就走了,没有等他回答。

我?憨娃犹豫了一下,回头一看,马上放下手里的筷子快步走到门口:快请、快请。憨娃接过女人手里拿着的物品,将他们让进屋子里。他不知道来者是谁,看着女人和孩子,样子和最近时不时见到的逃荒的人也没啥差别。指名道姓的找他,他都没有来得及想到底是为什么。

喔,我是你幺叔雪海的婆娘,他让我们来找你。正在憨娃打算用标准的安顿逃难者的方式安顿她们时,对方开口说。幺叔的?那?憨娃有点吃惊,突然之间似乎又明白了一切:是婶子,快请坐。翠花,快出来,看看谁来了。他朝屋里吼了一声。雪海在离开前曾和他说过。这次回来和随后又那么急着离开,都是为了她的到来。凝雪海上次回来时,她母亲正卧病在床不便远行。此前,凝雪海一直忙于征战,也没时间和功夫带着老婆和孩子回孙家坳看看。

二月下旬,离开孙家坳后,凝雪海回到了风铃镇,自己的媳妇和孩子身边。不久后他又得回部队,将自己置于九死一生之地。在他几个月前离开风铃镇到孙家坳时,丁韶俊就曾告诉他不要管自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她自己一个人陪着老娘就行。她说,即使是自己丢了性命,也得照顾好老母亲。而他,却没有必要继续留在那里,她一个人够了,还是孩子更重要。

那时,他是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偷偷溜走的,但是他不能。因为,他不可以选择苟且偷生,既不能丢下妻子,也不能丢下部队。他还有那个对丁韶虎的承诺。凝雪海是那种一根筋走到底的种。他是标准的军人,以军队的需要为需要,以军队的利益为利益。所以,做完他计划该做的事之后,他就该回去承担他承诺的义务。

丁韶俊的母亲在春节后不久过世,凝雪海刚好赶回去为老人家送葬。在离开风铃镇回部队前,他意识到战争越来越近,也明白自己无法带家人离开,就安排媳妇带着孩子去孙家坳。当地的百姓,有地方去的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他让她们先搭船到汉口,随后恐怕就只有步行。

丁韶俊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现在路上还算太平,至少在短期内。在国乱当头之际,在国军全面布防之时,土匪活动似乎也销声匿迹,至少消停不少。有的,只是来自军队军人所作的无法无天之事。到了自己老家有人关照,凝雪海估计妻小的日子会过的容易些。

只是,这节节败退的结果,会不会真的让日本人占领整个国家?临走前天晚,安顿好孩子们睡觉,在昏暗煤油灯下,媳妇手里做着针线活,补一件孩子穿的粗布衬衫,嘴里担心着。

谁知道。他心里也没谱。日军制造的恐怖威胁,看来是起了作用。

大家说,国军有百万之众来保卫大武汉,日本那么小,怎么可能调动这么大的兵力。国军用拳头也能将小日本全部打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她觉得应该是但又感觉迷惑:既然是,为什么这么大国家,居然就那么轻易的让人欺负?连南京都给弄丢了?

打仗不能只靠拳头,人多也不一定就会打胜。还记得三国里讲的故事不,开始时人多的最终也没有几个在王位上呆几天。曹操倒是人少,刘备也是从几个人起家。最终靠的恐怕还是齐心协力,靠的是用脑筋。雪海的老婆从小就喜欢听三国这样的故事,她哥哥嘴里的野娃。

随后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与战局相关不相关的事。翠花怀孕了,憨娃因此而为自己的稳、准、狠和高效率,而自我得意。春天,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听着叽叽喳喳鸟的欢叫声,走在路上的翠花心情愉快。知道已经怀孕,一家人都高兴。原来她喜欢做的很多力气活,都被要求不得再做。她的主要任务,被限定在确保孩子健康、安全。很多时候,她就坐在屋前的大树下晒晒太阳,做点针线活。四月底的一天,当她正在埋头做一件娃娃穿的小衣服时,远处的天空又突然出现了大片的飞机,轰隆隆的响声由远及近。

此前的3月24日,日本国会已经通过了国家总动员令:动用举国之力对中国全面开战。国会授权其政府执行机构以无限的权力,在财政和资源上自行决定所需的对战争投入。在人员上可按照战争需要进行无限量征兵。政府也加强了对殖民地朝鲜和台湾地区的征兵。在征兵前,已经做了多年的洗脑准备工作。这时的日本,孤注一掷就像一个快输光的赌徒:为了准备武汉决战,为了通过这最后一战彻底打垮蒋介石政权达到殖民中国的目的,他们甚至将自己留守本土的一个师团都装备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派往中国战场。

日军已经占领了小半个中国,但是,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宣布和日本开战。昔日,慈禧太后自大、愚昧,却偏偏又喜好摆谱,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一口气对好几国列强同时宣战!结果,被八国联军区区两万多人赶鸭子到处躲藏。今日,作为中国实力最强的军阀,面对骑在头上撒尿的日军,蒋介石没有选择,只能一忍再忍,私底下则在用心备战,随后也只是倾全国之力不宣而战。从淞沪会战到南京丢失,国军动用了接近百万之众,损失了三四十万的军力,惨不忍睹,蒋介石的王牌精锐基本上都被打残。但是,中国军人的血气,却也第一次让世界列强看到。

4 月29日是日本的 “天长节” ,节日是基于在世天皇的生日,随着天皇的变换而改变。

在二一八空战中战败而归的日本空军,并没有因一次失利而气馁。日军看的很清楚:战争最终拼的是国力,而积弱的中国,即使是赢得再大一两次的空中胜利,也只能是暂时和短暂的。他们非常自信:这一次,他们肯定会以胜利的结果作为礼物,来向昭和天皇的生日献礼。

日本还能从美国获得战争所需的钢铁、石油等战略物资和战略原材料。在日本人看来,只要这些供给不出现问题,配上他们发达的制造能力,征服东南亚胜算很大。此时的世界列强,还真的没有哪一国,将国军和中国军人认真的当回事!中国的灭亡,日本人的全面占领,在他们眼里只是迟早的事!此时在帮中国抗战的外国佬,也只有俄国人!

上次吃了亏这次来报仇,气势汹汹:36架轰炸机在1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偷偷摸摸的飞来,期望成功偷袭。等待窃贼的却是有准备的猎人:中国空军出动了一个驱逐机大队外加苏联志愿航空队共计64架飞机,分别从汉口和孝感机场适时起飞拦截,采用了类似孙膑赛马,外加诱敌深入、分割包围、集中优势兵力消灭的战术。

先是以相对老旧点的双翼伊-15战机拦截,并引诱日军战斗机脱离机群和轰炸机分离。随后用当时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单翼新型战机伊-16,来攻击缺乏战斗机保护的日军轰炸机。在处理完轰炸机后再来对付其战斗机。自傲的日本人还颇为轻易的就上当了:骄兵必败!

翠花手里做着针线活,眼睛却看着天空。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一次看更有点门道。这一次的空战持续时间长一些。在空中鏖战大约半小时后,中国空军以击落轰炸机10架、战斗机11架,击毙飞行人员50人,俘虏2人的战绩画上句号。代价是,中苏空军损失飞机12架,牺牲飞行员5人。

随后的5月,日军攻占徐州,并计划由北向南和由东向西同时攻击,随之入侵并攻陷武汉,借机消灭国民革命军主力,实现迫降蒋介石政府的目的,彻底结束在中国的战事。与此同时,国民政府则积极备战,在武汉周边地区,为武汉决战集结了人数过百万的军队、200架左右的飞机及30艘军舰。还在武汉北部的河南设置外围前沿防线,以达到滞迟来自占领徐州日军的进攻。但河南防线不堪一击,迅速崩溃。为了争取到更多时间来加固对武汉的布防,蒋介石在6月9日下令,在郑州花园口炸开黄河堤坝,造成花园口决堤事件,结果造成水患。虽然一定程度上阻延了日军前进的步伐,但也因此导致高达百万的平民死亡。水患影响到华北大片地区的城乡居民。

送走老婆孩子后,凝雪海带上个小包,装了几件简单的行李,就步行回到不远处的田家镇要塞,归队。有人问:前阵子,国军三十万精锐被装备精良的两万日军打的节节败退,丢盔卸甲。这次,日本投入的兵力会多很多,国军号称的百万之众又真的能坚持多久?

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脸上的笑,是那种比哭好不到那里的浅笑,不仔细的看很难看出。对方说的是日军在东北的得手。刚刚过去的徐州会战,虽然也以失败告终,但是,国军的表现比南京战役强了好多,比淞沪战役后期也好很多。表现出了一个大国应有的军事领导才能。虽然在局部,还有不少的瑕疵。

他知道自己的劣势。同时也很自信:如果拿国军的精锐和日军对垒,日军很难占到多少便宜。问题是,消耗光国军有限的不可再生的精锐,正是日军想要的结果。在淞沪会战中,国军的精锐已经耗去大半。以七十万对三十几万,国军损失的远不仅仅只是精锐和三十几万的伤亡,更重要的是,国军很多精英将领就此消失: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战争,最终打的还是智慧。国军精锐的武器来自海外,自己无法制造,拼光了就没有补充。而日军的装备都是自己的工厂在生产,可以说都会源源不断的被送来,被消耗。以可再生对抗一次性,日军觉得是个好买卖。战争的精髓还在商道,此时他想起谁说过的这句。当时他笑人家太外行,太铜臭气。

此时的中国想出头的大有人在:不同政治势力觉得乱中获利的机会到来,中国人习惯和擅长的内部倾轧悄悄在强化。蒋介石凭借自己手里的国军嫡系精锐把握权力,一旦这些精锐被全部消耗掉,蒋介石就没有发号施令的本钱,日本人就有了很多的选择。就在不久前的“西安事变”(36年12月12日)上,还有多方势力对他欲去之而后快。如果没有来自俄国人的压力,借刀杀人将他消灭的后果,最得益的恐怕也只有日本人!从长远利益看,俄国人还是更有眼光。

被忽悠的舆论看不到这点,也不在乎。受人鼓动的有心者,则跟着鹦鹉学舌,只是一味的在叫嚷:蒋介石抗战不力,保存实力为上,借机消灭非嫡系,政敌,对手,竞争者。

诸如此类,不厌其烦。这就是中国,当年的!即使是在外敌列强入侵当口,在民族存亡之际,还是有很多人不遗余力,不忘为了自己小团体的利益而诽谤、攻击,与内讧。

中国人不缺乏勇敢,也不缺乏为国家献身的爱国者。问题是,基于权力和利益均衡,而拼凑组成政府的政客们的无能,中央权力运转的不灵,来自中央威权的弱小,和因此而带来的随处可见的腐败、自利和贪婪,已经注入一个民族的灵魂,像一个恶性肿瘤,还在一天天的长大。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日本人不来欺负你,你自己也会腐朽和败落。

从这个角度看,日本人进来让你痛和惊醒,或许也不是件坏事。

凝雪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吹着口哨向前走。但是,政府的无能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他没有深入的去想:是人性,时代大环境,还是两者的合一?

在武汉会战前,国军统帅部就在田家镇设立了田家镇要塞司令部,并且派驻有炮兵部队和一个步兵守备营。38年3月21日,蒋介石向军令部负责人特别强调说:马当、湖口、九江和田家镇防务至关重要,其工事修建与炮位和部队防务,应由军令部特别督促布置,勿误。随后,军令部开始加强防务,督促要塞司令部在沿江两岸构筑若干新的炮台和坚固的防御工事。

武汉会战开始后,国军统帅部又增派第9战区李延年辖下的两个师,驻防以田家镇为核心的要塞群,同时接管对原要塞部队的指挥权。李延年将第2军主力郑作民师派到要塞北面,让其第26旅守卫松山高地,第25旅负责附近作为高地外围丘陵地带的防卫。他又将施中诚师派到要塞正面和东面,同时,命令其第171旅旅长杨宗鼎兼任要塞司令,所辖第340、341、342团据守要塞核心,第169旅所辖第337、339团防守外围阵地。凝雪海他们被配属到施中诚师,杨宗鼎辖下的341团。新来的和原有的要塞部队一起,外加大量的民工,随后开始抓紧加修防御工事,说是“用水泥修造了几百个坚固的据点”,并且还在四望山附近高地到田家镇一带山岳区域环绕了几道铁丝网,同时在该区域每个高地上又混合配置了20多门野炮和山炮。

这样的气势,对付当初的地方军阀一定非常有效。但是对付日本人,却更多的是小孩子过家家,自己哄自己而已。那些水泥工事,因为水泥质量有限厚度不够,根本上就经不起鬼子高威力大炮的轰击。那些铁丝网就更是儿戏,鬼子的第一轮炮击后就全部消失干净。

人穷志短,国家穷志也短,靠忽悠打不赢战争。没有必须的物资,身为国家元首的蒋介石也难有太多的作为。蒋介石的实力和底气,鬼子知道的清清楚楚。

李延年和他手下的这两位师长可不是等闲之辈,由此看,蒋介石当初还是用人适当,也是真正的重视了要塞的守卫的。

施中诚很小就没了父亲,十多岁时到山东投靠在军中带兵的伯父施从滨,在战乱年代,这是很多年轻人心目中不错的选择。不久后被送到保定将弁学堂做为期三年的正规军事训练。这是一所正规的军校,远比后来黄埔军校几个月短期集训来的严格、正规和系统。不同的是训练的内容,黄埔开始引进更为先进的现代战争和军事对抗理念。

1923年毕业后,被伯父施从滨安排在自己的部队任见习排长。直到若干年后,第二次大战尾期的45年5月湘西会战,才给施中诚雪耻武汉会战时战败的机会。已经升任七十四军军长的他亲临前线,配合王耀武所属5个师同日军3个师团血战雪峰山下,毙敌数千,缴获大批日军枪炮、弹药,重创日军先头部队,随后尝到苦头的日军就此不敢冒然西进。虽然那时的日军,不管是士气还是军力优势已远没有武汉会战时可比,日军的精锐早已调到海外被美军消灭。不过至少也证明施中诚是条汉子。施和李都终老台湾。

施中诚还是那个为报杀父之仇,最终将孙传芳杀死的民国奇女子施剑翘的堂兄。如果当年他答应堂妹的请求刺杀孙传芳,就不会有后来抗击日本人的机会。国恨家仇,有时只能选其一。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