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有人说我在小县城只呆过一年,没资格对农村情况发言

(2019-07-14 15:00:20) 下一个

我父由于政治政治原因,我母被党员干部掉包,从国家重点大学和附属医院发配到小县城呆了一辈子(文革后,父亲的老教授希望父亲回去继续给他当助手,调令都到了县里。当年给我父亲带比例右派帽子的刘邓线上的书记,文革时被打倒后复出又升官的那位书记,却让人传话,如果我父亲回学校,他就要掉换工作。加上当地也不愿意我父亲母亲“人才”走。父亲不愿意去看这种领导脸色。结果在乡下卫生学校干到退休。如果是我,我偏要回校,怕你不成?)。我在上海长大,家在郊区边上是大队。有农村的同学。我几乎每年夏天去乡下小城,四年级时去读了一年多书。还坐医院的车去山里。知道的城镇附近的农村情况,不应该会少。我妹在乡下一直到考上大学才离开。

母亲在小县城是全心全意为病人特别是为农民们着想看病。廉洁奉公。交了很多农民朋友。也为公社培养了很多“赤脚医生“,卫生员医务人员。常常半夜出急诊到山里,乡下巡回医疗。在当地很有人望。是地区的政协委员。

由於成分原因,虽然母亲是当地的医疗骨干,家里却住在医院分配的最差的泥墙泥地的平房,就在太平房对面。房墙的地基是鹅卵石打半米高的防水墙基,上面是土墙。屋顶倒是瓦片。和太平房中间隔着一个直径10米左右的小水塘。所以我是不太怕死人的。这个后来中学学农时,因为少了一张竹床,我睡在一块旧的挖出来的棺材板上,上面铺上席子。也没觉得害怕。当然后来住房得到了改善。

农民们担柴来集市卖,很辛苦。用两条扁担挑,其中一条短点的。知道为什么吗?

中国现在绿化好些了,和乡镇居民和农民不再烧饭靠打柴有很大关系。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450/201901/32999.html

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091964.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