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57)--不是嫌弃,是害怕

(2017-10-02 11:09:19) 下一个

在小学混了没多久就被就近入学地分到了一个离家不远的非常小的中学。
当时文革狂风暴雨式的造反浪潮已经过去, 但校门两边的围墙上和教室的墙上仍还
贴着各色大标语和大字报。提醒着人们阶级斗争还远没有结束, 革命的路还很漫长。
我看到这些东西本能的有点心悸。母亲改出身一事我不知晓, 填写出身一栏也不涉
及母亲。所以在当时对我母亲意义重大, 但对我丝毫没能改变我在学校里的恐惧感。
因为我一直记得无意间知道的天津劝业场附近有我姥爷名字的大字报还有我姨父的
港澳背景。我虽然并不十分清楚这些到底有多严重,但知道家是有点问题的。在那
个时候, 家庭有问题的人平常都是要谨慎小心的, 生怕哪一天麻烦会落到自己头
上。


虽说是上学, 但没有文化课。 在学校做的唯一和文化有关的事情就是读社论, 写
批判稿。不知这算语文课还是政治课,我始终没有搞明白, 直到后来考大学都是把
二者混在一起, 不知该复习什么。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极其厌恶写文章, 应
该是当时写批判稿留下的后遗症吧。


学校里当时还关着六个被学生揪出来的各种名目的坏分子。现在想来都是莫须有的
罪名。比如出身地主资本家,比如喊革命口号时喊错个字, 等等。 其中有一个女
老师,就关在我们教室旁边的一间小屋里, 窗户,门都是破的,大冷天的连炉子也
没有,也没有灯。其罪名是在学生中散布资产阶级思想。女老师其实是个很朴素的
人, 而且出身也很干净, 和资产阶级绝对沾不上边。 但是女老师人比较仔细,穿
衣打扮比较注意整洁。 有时看到有的女生裤子膝盖处摺子巴几的她就看着不舒服,
 就会跟她们说:“ 蹲下的时候先把裤腿向上提一提, 这样摺子会少一点。” 本
来女孩子们是挺喜欢女老师在生活上给予她们一些指点的,女孩子都知道爱美。 可
到了文革爱美就成了资产阶级低级趣味, 女老师的这些点点滴滴都成了挨批的罪状。

 

我最怕批判那个女老师, 因为批判女老师就有点象批判我的母亲。 母亲虽然也简
朴,但骨子里是个讲究的, 有品的人。说她资产阶级遗风也好,内心清高也好。我
的母亲平常就比较注意穿衣要搭配, 打扮要得体。尤其是喜欢打扮我, 把我打扮
的与众不同。 在过去到哪都是听到夸赞, 而在当时就成了小资产阶级。我有一件
父亲从天津友谊商店用姨父的华侨卷买来的格子上衣,下摆有一截斜格外贴边, 两
个开口处是小兜。我特别喜欢这件衣服的样式, 下面配一条黑色直腿西裤特别显人
高, 洋气。可是那时穿到学校, 一下子就有女生围过来跟我说,我们这不兴这样
穿。然后就听到有男生在一边乱喊:“小黄毛。” “卷毛。” 这是比较好听的, 
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叫, 已经习惯了。“资产阶级娇小姐,” 。。。
这就不好听了,跟资产阶级一挂上钩就麻烦了。回家紧忙让母亲给买了一套当时学
校最流行的, 几乎人身一套的仿绿军装。而漂亮衣服们从此都压了箱底。


班上有两个女生因为小时候打青霉素过敏, 导致腿部残疾。 其实她们行走时远不
如我母亲那样身体明显地摇晃, 倾斜。 但调皮的男生们还是很快地注意到她们的
缺陷。 三天两日地在教室里起哄似的大喊,拿她们的残疾开涮, 寻开心 。就是从
这时起, 我才明确地意识到母亲与他人的不同, 才知身有残疾道好像是一件很不
光彩的事情一样会遭人歧视。我开始害怕别人知道母亲的残疾。我们省行的许多孩
子都在这个学校上学。 我真怕哪天有谁有意, 或者无心地说出我母亲也是跛脚,
那我岂不是也会被当作谩骂, 嘲讽的对象?想想心里就紧张。 我更怕哪天有同校
的学生到我们大院里去玩时,在机关大楼或者宿舍区里碰上我母亲。 我每次从机关
大楼过时都特别紧张,总要加快脚步, 赶快把这段路走过去。 减少遇到我母亲的
可能性。我也特别怕母亲万一因为什么事情会到学校去找我。我不是嫌弃母亲的残
疾,我只是害怕在学校里因为母亲会遭受侮(污)言秽语。


文革前我转过几次学, 无论在哪个学校都受到老师的特殊喜爱和关照, 甚至特殊
待遇。我从小队长一下当到大队委, 大队长。而此时,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感觉良好,
不再对自己信心满满。我没有了任何以往的优越感和特殊的荣誉, 更不会被重用,
当班干部。因为我没有红五类的出身, 为了不招惹麻烦我最好无声无息。 即便老
师们仍然都还喜欢我, 那是因为不同的原因。 但我什么都不是, 我甚至连红卫兵
都难入上, 更不要说共青团。我多少有些失落感。 但我从小就是一个随遇而安,
 与人与事无争的人。 我坦然接受这些改变, 默默无闻地努力做好事, 希望能被
认可, 被接受。
我从来不会让父母为我操心。 我在哪里都相安无事。
但弟弟在学校里的处境让母亲格外闹心, 伤心.

跛脚母亲(56)--清理阶级队伍,卸掉背了近20年的大包袱

跛脚母亲(55)--散养的孩子遗憾多

跛脚母亲(54)--内严外和律己

跛脚母亲(53)--让孩子管家

跛脚母亲(52)--动乱岁月

跛脚母亲(51)--文革初期

跛脚母亲(50)--随省会再次搬迁

跛脚母亲(49)--学校停课了

跛脚母亲(44)--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尽量少比, 慢慢习惯了就不比了.另外,努力把自己的事情越做越好,即便忍不住比时也不那么痛了.
ac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mina' 的评论 : 我有时候没管住自己的思想,跟别人一比,心像刀割一样疼,不是抱怨不抱怨的问题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光自己痛苦着什么也改变不了.想改变就去努力.没能力改变那就认头.我就是尽量不去跟别人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努力就好.至于结果,尽人事,听天命,不抱怨.
acme 回复 悄悄话 境遇不好的时候尽量让自己坦然接受, 不过多抱怨——怎么让自己坦然接受?我很难做到,所以痛苦,跟别人一比更痛苦。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随遇而安是种心态, 境遇不好的时候尽量让自己坦然接受, 不过多抱怨. 我向来是等,机会来了抓住,靠实力得到,不会跟人比跟人争.
acme 回复 悄悄话 但我从小就是一个随遇而安, 与人与事无争的人。——我很难想象会有人天生随遇而安呢。你后来到国外还是这样吗?
后来你和命运一搏,文革后自己复习考上大学的倔强,强悍,又不像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这两者怎么矛盾统一的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