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59)--下干校让孩子独守空房

(2017-10-03 08:25:03) 下一个
不久, 母亲单位所有的人都要去邢台五七干校下放劳动,只留下一个十人左右的留
守处, 其中两个人是为了给留下来的孩子们解决问题。因为干校没有中学,也没有
正式的小学。所以大点的孩子能留的都留了在石家庄。房子也重新进行了分派, 孩
子少的就给换到面积小的房子, 或者跟别人家孩子搭伙住。这等于是又搬了一次家。
 母亲带着弟弟走, 家具都不搬, 只带行李。我就一个人, 但给我留了一间房自
己住。在那个年代, 很多事情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整个一个宿舍大院里, 几乎
家家户户就剩下十几岁未成年的孩子自己过日子。 个别的家里有老人, 那就幸福
多了。

母亲他们要去的干校还没盖好,所以被暂时安置在附近的村子里。搬家时正赶在寒
假,不去住干校的孩子们也都跟着去了村子。先是坐火车到就近的车站, 然后是单
位的大卡车一直把我们接到村里。这么多人一起搬家,比从保定往石家庄搬家时人
还要多很多,真是热闹非凡, 大人孩子都很兴奋, 一路上欢声笑语。

卡车一到村子里就围上来好多村民看热闹。卡车都停在村部前的空场上, 每辆车周
围都围了一群人。据说之前省歌舞团一行人马不知何故也来这里, 没有下车就都走
了。 所以村民们过来看这次这城里的人们是否会下车,是否会留下来。我们要住下
来,自然是要下车了。于是人群又跟着下车的我们一路追到居住点。各家都分派在
老乡家里。


一眼看去,村子里的条件很好, 家家都是青砖瓦房, 胡同, 街道也很干净整齐。
 女孩和女人们全都穿着我们城里人说的被子面做的花衣裳, 花裤子, 大红大绿的
那种, 而且花越大越喜欢。 不知是因为条件好, 还是因为快过年的日子口上,人
们穿的衣服看上去都很新 。同样是邢台农村,小舅那里连饭都吃不饱。怎么生活条
件差别那么大呢。


村子离火车站并不很远, 地处也不偏僻。 但村子似乎挺闭塞的,之前村里的人没
见过多少大城市的人,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城里人,令他们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又
赶上是农闲, 大人孩子都没事可做, 于是便整天围着我们这些城里人转。 从早上
一睁眼, 门外就已经堆了不少人了。门一打开, 人们便一涌而进, 把门口堵个严
实, 而且直到晚上睡觉, 门是没法再关上了。事实上晚上要费很大的劲儿才能把
围观的人们劝走。那时天已经很冷了, 但整天开着门我们好像并没有感觉到冷。 
可能是衣服穿得多吧, 又是烧的火炕。  


他们好奇的看我们做任何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刷牙, 洗脸, 梳头, 去食堂买饭,
吃饭,刷碗, 等等, 等等。 对我们的穿戴和用品乃至相貌逐一夸奖一番, 就连
母亲用碎布接成图案做成的褥子面也成了一件艺术品似的, 被那些农妇们不不厌其
烦的翻来复去的看,爬到炕上去看,而且一个传一个的竞相来看。 农村人实在到我
们根本无法拒绝她们, 根本不要讲什么规矩啊,俗套的客气啊。正相反,这种不见
外,没有距离的相处,你会觉得很亲热, 很温暖。


那里离小舅插队的地方很近了,农闲他也有空, 就过来看望母亲。
所以晚上的节目是最精彩的。 母亲歌唱的好, 小舅戏唱的好, 再加上我和其他来
玩的几个被他们视做天仙的女孩子跟着手舞足蹈, 那足足是一台好戏了。那些天里,
 我们去哪后边都跟着一群人。 我们去食堂买饭, 后边跟着一群人,看我们买的什
么饭;我们去小卖店买零食, 后边跟着一群人,看我们都买了什么东西; 我们去
井边打水,后边跟着一群人,看我们能不能把水提出来;甚至去厕所, 后边还是跟
着一群人, 在门口等着, 再跟我们回来。 好不热闹的一个假期呀, 从来没这么
被人追捧过, 玩疯了。 


寒假很快就过去了, 学校来通知, 说要开学了。走时都不知道学校什么时候开学。
我们这些上学的孩子还得回到原来居住的石家庄市。 正巧有卡车去石家庄可以顺便
把我们几个捎回去。回来的那天是阴天, 越往石家庄市走, 天越阴的厉害,
 走出几十里地之后就开始下雪了,而且越下越大, 风也一阵紧似一阵。一场暴风
雪开始了。 我和几个同伴坐在敞篷卡车上, 呼啸的北风把冰凉的雪花打在脸上生
疼, 身上一会儿功夫身上就落满了雪花。 我们 象几个雪人堆在车上, 手脚也因
为冷而开始麻木。厚大密集的雪花遮挡着视线, 已经看不见路两边的景物, 车开
的很慢。 半路上司机在有商店的地方停了几次车, 让孩子们到商店里暖和暖和,
 他怕把几个孩子冻坏了。


几个小时后总算到家了,可是家里没有丝毫的暖意。因为要离开很长时间, 母亲临
走时把家里的东西都打了包, 被褥也都卷起来了, 只剩下光光的床板,家已经不
象个家, 倒象个仓库一样。 屋里的样样东西都是冰凉的, 空气是冰凉的, 炉子
是冰凉的, 被褥是冰凉的,我的 心也是冰凉的了。 其它家里没有大人的孩子都有
兄弟姐妹作伴, 唯有我是孤零零一个人。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家, 但是在
这样一个冰冷的冬天的夜晚, 在一个冰冷的没有一点生气的家里, 听着外边风的
吼叫,我突然感到无限的孤独和恐惧。 刚刚还是热热闹闹的一群人挤在一间暖洋洋
的屋子里有说有笑, 现在却是孤影对孤灯。这极大的反差让我的心压抑的难以自持,
我坐在冰凉的床板上伏在冰凉的被卷上放声大哭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孤独和害怕而放声大哭。
从此,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独立生活。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应该是十四岁左右吧.好在很快适应了.我自己的回忆里写得多些.
acme 回复 悄悄话 这时候你多大?这种孤独简直是成长中的心理阴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