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69)--从死亡边缘活回来

(2017-10-15 07:49:35) 下一个

现在想来, 多亏当时单位全力以赴地积极协助, 加上母亲和弟弟的悉心照料, 父
亲才得以从死亡边缘活回来。其间险象丛生。 


我们等着父亲的刀口长合, 然后才可以进行化疗。可父亲的伤口总是长不上。据说
是因为有癌, 所以长不上。为了父亲的治疗, 需要一种白蛋白。 但那种药当时异
常缺乏, 医院只能按规定少量注射。父亲单位就向地区下属的每一个医院打听, 
哪家医院有库存量 ,然后单位派车派人去取。 


将近两个月过去了,我们还在焦急地等待父亲的伤口愈合。 确诊后医生曾经说过,
父亲的癌症已到晚期, 最多还有六个月的时间。伤口早一天愈合, 早一天化疗,
就多一丝治愈的希望。父亲此时已是皮包骨头, 人瘦得没有样子了。一天, 父亲
执意要照镜子,看看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 母亲一直不让父亲照镜子, 怕对他打
击太大,没了最后一点坚持的精神气。 但是在父亲一再要求下, 母亲把镜子给放
到父亲面前。意想不到的是, 父亲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之后, 只说了一句话, “得
吃啊, 不吃好不了啊。” 在这之前, 父亲一直没有食欲, 尽管一直设法给他买,
做可以让他开胃口, 营养成分又高的食品。 打那天之后, 父亲努力让自己吃东
西, 每每就是自己念叨,“ 得吃啊, 得吃啊。” 


父亲开始怀疑自己的病, 一再追问, 要看病例。 我们就跟医生商量, 做了一份
假病例,病的典型症状跟肠癌有些相似, 所以父亲还是相信了。也或许是父亲自己
想明白了, 不管是什么病,不吃饭, 不提高自身的抵抗力是好不了的。


我还是一有空就去医院。 每次都抱着满满的希望, 父亲的伤口开始愈合, 然后就
可以开始第一期化疗了。 可每次到医院听到的都是更糟糕的消息。父亲发高烧了。
好不容易高烧退下了, 父亲开始有黄胆了。 医生不能确定是否是癌症肝转移。我
原本紧绷着的神经,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几乎要崩溃了。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忍不住
地哭泣。 即便是在汽车上, 眼泪止不住地流。 我开始没有食欲吃饭, 接下来是
胃口开始疼痛, 有时会疼得直不起腰。 那时, 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父亲身上,
没有谁会想到自己, 或者别的人身体情况如何。

母亲每天白天在医院陪床, 细心地照顾父亲的饮食, 每天用热毛巾为父亲擦洗身子,
给他按摩。我去医院时,总能看到母亲守在父亲床边, 忙这忙那, 问这问那。在
印象里,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母亲跟父亲这样亲近,没有争吵, 没有矛盾,贴心地
在一起了。弟弟专门负责父亲的吃, 想吃什么就赶紧去买。 后来遇到我小学的同
学, 我小时候曾经住在他家。 碰巧他刚刚分了婚房,就在医院的后边。 于是, 
一天几顿饭, 弟弟就到他家里去做。在生命面前, 所有曾经的夫妻, 父子之间的
隔阂都变得微不足道。大家都一心希望父亲能尽快好起来。


我后来想, 是否因为高烧, 杀伤了许多癌细胞, 还是因为伤口愈合慢, 拖延了
化疗时间, 没有在父亲身体最虚弱, 没有抵抗力的时候因不抵药物摧残而致命,
亦或是因为父亲自己强烈的求生欲望和使劲地吃的结果。总之,父亲最终奇迹般地
活了下来。


父亲住院期间母亲回家待了一段时间, 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小弟需要人照看。她自己
精神和身体也都需要休息调理一下。
很快地, 放寒假了。 母亲让我回家照看小弟, 她又返回医院照看父亲。此时我自
己身体已经很糟糕了, 经常性的胃疼让我也很紧张, 不时地担心自己是不是也得
了胃癌之类的病。 但我也没有时间去医院去检查。在家的那几个星期里, 我努力
让自己吃下东西, 就像父亲那样, 在心里不停地念叨, 一定要吃, 不吃人就会
死掉了。


再开学的时候,父亲从医院回到了家里。五一节我回家探亲时,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
的眼睛, 父亲精神气十足,人整个胖出一大圈, 比患病前胖出许多,人也精神了
很多。父亲从此之后不再玩命工作了。从生死边缘捡回来一条命, 他开始惜命了.

跛脚母亲(68)--隐瞒病情, 强做欢颜

跛脚母亲(67)--乐多生悲,父亲住院了

跛脚母亲(66)--一份真正有价值的荣誉

跛脚母亲(65)--家里的不和谐之音

跛脚母亲(64)--宠爱孩子终将尝苦果

跛脚母亲(63)--顾家的女儿

跛脚母亲(62)-- 三个孩子多一个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