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2017-10-02 19:21:54) 下一个

姥爷临终前把养家的重任托付给了母亲。十几年里, 母亲不仅要顾自己的家, 还
要顾及未成年的弟弟妹妹。随着弟妹一个个参加工作或者领取助学金读书,家里 经
济条件一点点改善。 每个有收入的孩子都会尽己所能地交给家里些钱,母亲身上的
负担相应地也逐渐减轻。分家以后,每个月给未成年弟妹们的生活费到后来是由二
姨, 三姨和母亲一同来负担。 二姨后来的家庭条件比其他家都好许多,她负担得
也多一些。听小姨说, 母亲最后那段时间每个月给他们10块钱生活费。母亲搞四清
那几年,小姨也不大,父亲要替母亲关照小姨, 给我添衣服时父亲也想着给她也买
一件。


从天津搬出来之后,我回去天津一次。小姨到保定和石家庄各去过一次。我跟小姨
从小就亲, 每次她走我都万分不舍, 追着车跑出去好远。 我想跟她走。 但母亲
不让。小姨送我也是满眼泪水。


弟弟妹妹不在身边了, 母亲总还是惦记着他们,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他们。就连单位
发的各种毛主席纪念章, 毛选,毛主席语录精装本等当时世面上不发行的,或者不
容易搞到手而当时年青人又都特别喜欢的东西, 母亲都想着给他们多弄一份,然后
到邮局去给他们寄过去。


小姨从石家庄返回天津不久, 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就开始了。小姨被分配到内
蒙古科尔沁右翼前旗。 小舅也想去内蒙, 跟小姨去一个地方也好相互关照。 但不
知何故, 兄妹俩没能分到一起。小舅他分派的比小姨晚, 去的是河北邢台的农村。

 

家里没有那么多的箱子和生活用品可以让他们两个人带。母亲让还在天津的父亲帮
他们准备行装。父亲带着小姨去商店买了脸盆, 洗漱用具等生活必需品。 还买了
两个小木箱子把它们改装成一个大木箱用来装衣物。这个箱子小姨一直保留着。她
说,人生第一次远行, 别人家都是父母帮助打点。 而她是姐夫给送的行。 这份情
让她终身不忘。


内蒙的生活很苦,第一个冬天小姨把脸都冻坏了, 留下一大块疤。 但小姨可以自
食其力了,可以自给自足了。 春节回家探亲还背回来半扇羊,那是他们分到的报酬。
她分给姐姐哥哥各家一份。小姨很早就想好了。 她大了以后不上大学, 要早点找
工作,早点自立。她一想到要靠姐姐们养活着心里就不安。现在她可以以微薄之力
开始报恩了。 所以虽然身体受苦但她心里很安慰。 


小舅下乡的农村很穷。 他一个大小伙子,身强力壮,每天干满工分, 出满勤,到
年底只能分1块多钱。分到手的粮食也不够吃,每天的伙食就要靠大量的菜来填饱肚
子。但菜又不顶饿, 经常是干着半截活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小舅写信跟母亲讲到
这些,母亲就给他寄点钱过去。后来小舅被选调到当地的工厂当了工人, 基本上就
不需要母亲经济上的资助了。

到此,所有的弟弟妹妹都可以独立了。比较起来,四姨结婚后孩子多生活稍微困难些,
 有时需要姐姐,妹妹的一点支援。每次四姨过来, 或者姨父出差路过家里, 母亲
就会给她找些衣物带上, 或者给点钱。但随着孩子一个个长大, 生活也不断在改善。

虽然弟弟妹妹们的生活可能并不是随心所愿,虽然她这个大姐当的可能不如父母那
样细致周到,最终董家的儿子也没有一个能进大学读书。 但我想, 这在很大程度
上是国家的大环境所限定的, 很多事情不是母亲可以控制和改变得了的。不管怎样,
母亲最终没辱父命,她尽心尽力了, 把弟弟妹妹都拉扯成人了。弟弟妹妹们也都对
母亲感恩不尽。母亲应该可以心安了。 

跛脚母亲(57)--不是嫌弃,是害怕

跛脚母亲(56)--清理阶级队伍,卸掉背了近20年的大包袱

跛脚母亲(55)--散养的孩子遗憾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是啊. 所以我妈挺不容易的.也是没办法, 上辈人都不长寿,加上社会变迁.
acme 回复 悄悄话 小的孩子很早就没父母受罪,长女次女从小就背上养家责任。这一对父母真是给孩子各种添麻烦。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