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跛脚母亲(39)--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2017-09-07 05:17:29) 下一个


家里人口太多, 舅舅和姨也都长大了,三代人还住在一间房子里实在多有不便。所
以大舅工作以后,母亲就跟单位申请了另外一间房子, 在河西区的尖山。 姥姥带
着舅舅和姨都搬了过去,而我们换了一间小一点的房子, 还是在大院那个角落里。

结婚多年后, 父母亲终于有了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搬进小屋后至少发生过一次煤气中毒事件, 这是我记得的一次。那天照例是父亲先
醒了, 感觉头晕恶心,一下床就跌倒在床边。 于是意识到一定是炉子头晚没有封
好, 屋里有煤气。第一件事是赶紧起来开门换空气, 然后把我抱到院子里解煤气。
之后还给我喝了点醋, 喝完感觉恶心缓解了许多。我当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 只
记得被弄醒了之后感觉头晕恶心没力气,在院子里冻得发抖。后来才知道是煤气中
毒了。母亲说, 幸好, 那天父亲在家,父亲醒得早, 否则很危险。母亲通常是睡
懒觉的。也许, 大家一觉就都睡过去了。

但姥姥他们搬走了,弟弟就没有人帮忙照看了。 所以不到一岁就也被送进了全托托
儿所.

父亲是做农金工作的, 经常要到县, 乡里出差蹲点。 大部分时候是母亲接我们。
周六的晚上, 母亲先把我接出来, 然后带着我去接弟弟。 我记得, 冬天时天黑
得早,到弟弟的幼儿园天就已经很黑很黑的了。有时, 我在幼儿园待到很晚还没人
来接, 看着小朋友一个个被家长接走, 最后就剩下我一个。 阿姨一边安慰我一边
陪着我玩, 但我的眼睛老是朝着窗外探望。

偶而地, 是父亲送我们去幼儿园。 记得有一次, 父亲是坐公交车送我们。正是上
班的点,人很多。 父亲一手抱着弟弟一手领着我就怎么也挤不上车。 后来他松开
我,一只手拉扶手总算先挤上去了。 他以为之后怎么也可以把我也拉上车。可还没
等我也挤上去, 车已经开始开了。 我开始还跟车跑了几步, 但根本没有可能追上。
一个人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但我想起父亲之前带我出门时曾经跟我说过的, 万
一跟大人走分了, 千万别乱走,就站在原地不动, 大人会回来找你。于是我就一
直等到父亲回来。

有一次, 母亲抱着弟弟出来, 突然说了一句: 腿怎么这么凉啊。 她仔细一摸
发现, 孩子的腿没穿在棉裤里, 而是穿在棉裤和套在外边的罩裤之间的空隙里了。
于是又回到幼儿园给他把衣服穿好。 这么小的孩子连话都还不大会说, 所以自己
有什么需求,阿姨有什么疏忽孩子什么都无法表达。 母亲后来说,这是去接孩子发
现了衣服没穿好, 那平时还不知是怎样呢。 大冬天的,孩子不知遭了多少罪呢。
当时母亲心疼得只想哭。 可没有办法, 过了周末孩子还得照样送。


我去的幼儿园是国行幼儿园, 在建设路88号。应该是省行自己的幼儿园。幼儿园有
里外两个大院,至少有三座楼。 靠大门旁边的那个小二楼是卫生院和哺乳室,卫生
院还有住院部, 有十来个床位。如果有孩子发烧感冒的话, 就要被安排住在卫生
院里, 以免传染给其他小朋友。 里院的整个小楼是小三班孩子的宿舍和活动居所,
 也是我刚刚进幼儿园时生活过的地方, 对里边的一切一直记忆深刻。 外院靠里的
三层楼分别是小班, 中班和大班的教室和宿舍。无论是规模还是条件, 国行幼儿
园在当时来讲都应该是上成的了。


后来弟弟再大一点时, 也送进了国行幼儿园。母亲应该也结束了张贵庄冷冻厂的劳
动改造, 回省行上班了。


我记得那时候, 周六下午银行经常会发一些电影票。 家长们就会早一点把孩子们
从幼儿园里接回来, 一起去看电影。 电影院里因为有这么多孩子显得特别的热闹。
母亲喜唱, 乐感也好。 看过的电影插曲很快就会唱了。 因为她在家里总在唱,我
自然而然地就也会唱了。当我在幼儿园唱联欢会上唱了电影插曲后, 阿姨们就带着
自己班的孩子们, 手拉手在院子里追逐, 把我围起来让我再给他们唱, 或者把我
带到教室去给他们唱。


周末回家的时候总是看见母亲在织毛活。我们小时候穿的毛衣,毛裤甚至有的袜子,
鞋 都是母亲织的。于是有一天, 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 找了两根小棍子拿毛线在
上边绕来绕去。 母亲看见了就教我起头和织第一行平针。之后我带着一小团线去幼
儿园, 每到室外活动时, 我就从地上找两根树枝, 一个人坐在一边织。 因为不
知道怎么织第二行, 所以就不停地织了拆, 拆了织, 一个星期下来平针织的已经
很熟了。 星期六晚上回到家, 从母亲那知道了其实第二行是那么简单, 把针反过
来就行了。于是我在幼儿园就可以织出挺长一节麻袋片了。阿姨见了都夸我聪明又
手巧。


送全托幼儿园一个月的托儿费是二十八元, 两个孩子一个月就五十六元,我母亲一
个人的全部工资就都交了托儿费了。这在当时我们那样一个家庭是一笔相当可观的
开支了。不知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在家里请一个保姆, 既可以照顾姥姥, 又可以照
看孩子。也许是住房太小不允许吧。 不过, 我还是很感谢父母把我送进当时这样
比较昂贵的幼儿园, 让我得到良好的教育, 让我从小就独立, 自律,宽容,关爱,
从不任性。人都说, 三岁看小, 七岁看老。 儿时的生长环境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虽然我失去了许多直接来自父母的关照和呵护, 但在幼儿园里, 我得到了很多很
多来自阿姨的爱, 不同与其他孩子的特殊的爱。也让我从小就爱心满满,乐于助人,
不懂得为事情争执, 更不需要为利益争夺。


现在想起来, 我上幼儿园那几年应该是非常快乐幸福的时光了。 幼儿园里被阿姨
的宠爱让我觉得自己依然还是一个小公主。童年的阳光照耀了我的一生。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umin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cme' 的评论 : 是呢, 我记得特别清楚. 我就坐在攀登架下边的沙地边上. 别的孩子乱糟糟地在那玩, 我翻来覆去地织我那点毛线.
acme 回复 悄悄话 难以想象幼儿园有个小孩自己坐那织毛衣,真是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