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乱画

都是些琐碎的文字,串不成珠络。
正文

无聊乱画---乱画乱语---人参娃

(2017-11-10 06:08:57) 下一个

少年游侠骑马一路向南,不久就进了一片林子,远远地见一猎户在林子密处找什么东西,就想过去问个路,便下马过去。猎户听见有人,也停了下来。少年忙说自己是来问路。

等走近了,猎户见酒葫芦,说和自己之前的很像。少年如实说了。猎户要来一看,酒葫芦背面刻着个张字,果然是自己之前的。两人便聊了起来。

原来,猎户一大早出来,走累了,就在大黑山下休息,喝了几口酒,有些上头,刚要睡过去,隐约中见一美丽女子过来,也不说话,拾起酒葫芦,就走了。他以为酒劲上来了,乱了神,就睡了过去。不一会儿醒来,发现酒葫芦不见了,就沿着刚才少女离开的路去寻,没走出多远,见酒葫芦在一树,就去拾,见一个金簪子落旁边,又见树旁躺着只白兔,就一起拾起来,见是只活兔就背在背上。猎户刚要往回走,见一道士寻来。道士说,刚才他义妹偷喝了些酒,他这是特意来赔罪的。猎户拿出金簪给道士,说定是道士义妹落下的。道士见了,也不接,说就当酒钱了。猎户说几口酒,不值这么贵重的东西。道士就说,可否把那白兔给与他,他回去放生,金簪就当兔子的钱。猎户便答应了。

猎户告诉少年,出了林子,便有村落,少年可以落脚。少年辞别,猎户叫少年路上多小心,接着说刚才听见大黑山上的天上一声巨响,昨天用裤带绑。刚说到绑字,猎户犹豫了下,才笑着说,昨天见一大鹿角,因身上背的猎物满了,就用裤带绑在树上,回头再取,没想到回家路上,见一打狐狸,皮毛甚好,刚拉弓去射,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卷着落叶杂枝刮来,自己一步没踩稳就滑倒山坡下,还好没伤着,但却找不见刚才标记的路,这不今天打算来找找。猎户说,又是晴天霹雳,又是无地起风,叫少年多加小心。

少年别了猎户,继续赶路。走了许久还没出林子,觉得可能迷了路,正踌躇间,隐约地见林子里有一茅草院子,便打算问个路。牵马走近了,见一个小姑娘,隔着栅栏张望。屋院打扫得干净,栅栏也甚是简单,只用红绳子绑着高矮粗细不同的木头搭成的。那小姑娘,长得清秀机灵,里面穿着红布衣,外面穿着粗麻衣,头发用红头绳扎着。小姑娘见了少年便很热情隔着栅栏,请少年进院休息。少年推辞说,天色见晚,问了路,好快些上路。小姑娘指了指酒葫芦,然后就说,见你是我父亲的朋友,这路我可以指给你,但是要少年帮他个忙。少年便问是什么忙。小姑娘就说,她昨日顽皮,今日被父亲罚在家不得出去,说夫亲把门在外面锁着,她够不到,开不开。少年心想,这栅栏也不高,要是真顽皮,翻出来就是了,又往门上看,见两扇木门被一条粗红绳系在一起,就解了开了。小姑娘间门开了,很是高兴,又邀少年进院子,说还有个小忙要少年帮下。少年不得已,进了院子。小姑娘见少年进了院子,便被过身去,说夫亲今早给她绑的头绳太紧,叫少年给解下来重绑。少年便解开红头绳,刚要再绑,小姑娘,敏捷地转身,笑得甚是开心。少年心想着姑娘真是顽皮。小姑娘收住笑声,向少年做了个揖,说多谢少侠救命之恩,特送上一颗长命丹,说完就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红色小珠子,放在少年手里,又说少侠顺着中间的路走就可出林子。少年还没搞清缘由,接过珠子,刚要问,只见那小姑娘,转眼变成个穿红布兜的小娃娃,一转眼就钻到地里不见了。院子也瞬间消失了,只留一条红腰带围着个圈。

少年游侠的神经本来就被这两天的所遇搞乱得很,刚又见了这个,顿时傻了。手里攥着那红珠子,目光呆呆地上了马,就沿着中间得路往前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