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红卫兵替人背了几十年的黑锅!

(2018-10-29 13:05:50) 下一个

红卫兵替人背了几十年的黑锅!

 

 

 

总有人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么乱,红卫兵抄了我们的家,好的东西都砸了,毁了,返还的都是些破烂,不值钱。”

有人就信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听说红卫兵抄了爷爷的家,把宝物都抄走了。后来虽听说政府发还了一些家藏,但都被红卫兵砸坏了。

一传十,  十传百,  就传开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红卫兵就是"坏人"。谎言说上一万篇就成了真理。红卫兵替人背了几十年的黑锅!

而事实是: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红卫兵在没有政府任何官方权力的约束下,面对着如此巨大的而又处于“无主”状态下的财富,竟然可以做到公私分明、纤尘不染!悉所登记造册上交国库,  这应该也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古今中外罕见的人间奇迹罢。不信,今天再试试,行不行?

没有疑问,绝对不行!

人们应该不会忘记。在改革开放后的各级政府官员公开在“这监那管”的国企转制过程中,造出了多少个千万富翁,  亿万富翁!在各级政府官员的“这监那管”的国库之内,养肥了多少大大小小的官吏!

然而,在那个被视为“动乱”的又是“无监无管”的年代,傅家这一堆像金山一样的财富,却没有腐蚀掉一个红卫兵!即使是傅熹年编造谎言,他也只想到了红卫兵的“砸和毁”,却不会想到红卫兵的“贪和占”!拿那个时代的红卫兵比一比如今的人模狗样西装领带的贪官污吏来,  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还分不清楚吗?

事实充分证明,有些人所说的当年红卫兵的“砸和毁”也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如果当时都“砸和毁”了何来改革开放以后的退还。红卫兵是一时的自发的群众性又以学生为主的组织,  自从被红卫兵批斗的走资派复辟上台后,  在政府动用国家机器镇压下也随之自行消失了。所以一切的黑锅都往红卫兵身上背,  因为红卫兵没有后来接班人,  所以没有谁能为红卫兵辨护的。今天,  不是别人正是这些造滛说谎的他们自己揭穿了这个红卫兵替他们背了几十年的黑锅的谎言。

[转载]他们的一场官司还了红卫兵一个清白

作者:云淡风轻123

央视“今日说法”栏目。播放的节目是《亿万家产争夺战》。节目里的几位主人公为爷爷遗下的亿万家产打了一场官司。尽管原告人并没有达到预定的诉求,然而,上天却在冥冥之中,让他们的这场官司,还了红卫兵一个清白!

他们的爷爷叫傅增湘,曾任民国政府的教育总长和大总统顾问,同时又是一位收藏家。生前收藏的古玩,古书等数以万件计。其价值,据主持人介绍,“价值连城”一词面对着它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傅增湘膝下有两个儿子。他去世以后,依照旧俗,家事便由大儿子接管了。二儿不久亦去世,遗下年幼的儿子傅延年和女儿傅玉年便由伯父抚养。姐弟二人的堂兄也就是伯父之子叫傅熹年,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

定居深圳的傅玉年,一日闲暇无事,翻看一本关于古玉收藏的画册,发现上面有一块红山文化时期的玉龙形钩。很像爷爷生前佩带过的饰物。于是便特别留意有关玉器收藏和交易方面的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又在另一本书上查到了玉龙钩的图片和拍卖情况:此玉拍卖出253万元的高价,卖主正是堂兄傅熹年。书上并注明 傅熹年先生家就藏有两件。傅玉年同时还查到了另一件宝玉狩首虫身坠。也是堂兄傅熹年卖出的,卖价高达132万元。由此,她才意识到,爷爷留下的宝物可能还有很多在堂兄的手里。

原来,傅玉年在上世纪60年代即离开北京老家。文化革命期间,听说红卫兵抄了爷爷的家,把宝物都抄走了。后来虽听说政府发还了一些家藏,但都被红卫兵砸坏了。所以 一直没有把这事再放在心上。现在看来不一定是这么回事。因此,决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割爷爷留下的500万元家产。500万元是法院立案的最低标准。因为傅玉年不知道爷爷留下的家产究竟值多少,所以就取了这个最低数。

谁知随着官司的进展,其爷爷的遗产超出了他们也超出了听众的想象,其价值无法计算!从法院调取的返还清单上显示:

1971年政府即开始逐步返还。至1985年返还完毕。共计返还:
17885件24箱13捆1匣,其中古玉即有近千件!

因为查抄时他们的伯父即傅熹年的父亲还在世,登记造册的物主是傅熹年父亲的名字。返还时傅熹年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所以,返还的全部财物便都被傅熹年接收了。

当着在京的傅延年(傅玉年的亲哥)向傅熹年问及返还之事时,问他手里到底还有没有爷爷留下的宝物,傅熹年斩钉截铁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么乱,红卫兵抄了我们的家,好的东西都砸了,毁了,返还的都是些破烂,不值钱。”


傅延年等人对他的话信已为真,在收到傅熹年分给的几件不太值钱的东西以后,也就不再过问了。

就这样,傅熹年独吞家产的行为,便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转化”成了红卫兵砸烂宝物的“暴行”。若不是苍天有眼,让傅玉年在偶然之中看到了那个“玉龙钩”而引发了这场官司,红卫兵的这个“暴行”便永无雪清之日而必将遗“臭”万年了。

作为在社会上特别是在收藏界具有很大影响力的傅熹年在这里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角色,从他嘴里说出的“文革那么乱”和“红卫兵的砸毁宝物”,都是用来替他的独吞家产行为替背的。为了达到他独吞家产的目的,他竟然编织出了这种十分迷惑人的谎言,让文革和红卫兵替他背了几十年黑锅!

类似的情况还有多少?这是一个无法说清的事。即此一宗,一传十,十传百,数以万件计的宝物被毁,红卫兵也就吃罪不起了。

我们再来仔细看看“砸毁”真相揭开以后的红卫兵形象吧:

他们,在没有政府权力的约束下,面对着如此巨大的处于“无主”状态下的财富,竟然可以做到公私分明、纤尘不染!这应该也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罢。不信,今天再试试,行不行?

没有疑问,绝对不行!

人们应该不会忘记。在“这监那管”的国企转制过程中,造出了多少富翁!在“这监那管”的国库之内,养肥了多少官吏!

然而,在那个被视为“动乱”的“无监无管”的年代,傅家这一堆像金山一样的财富,却没有腐蚀掉一个红卫兵!即使是傅熹年编造谎言,他也只想到了红卫兵的“砸和毁”,却不会想到红卫兵的“贪和占”!

事实证明,他所说红卫兵的“砸和毁”也是一个谎言。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揭穿了这个谎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