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今古几人曾《不会私》?

(2018-06-07 10:13:09) 下一个

今古几人曾《不会私》?

 

 


——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   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

——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1975年夏天,毛泽东此时身患运动神经元病已经半身瘫痪,加之白内障双目几乎失明,政治上后顾无人,朝内党争激烈,因此而触景生情。

他认为没有人理解他以及文化大革命。他曾经特别欣赏的人亲密战友甚至是他认定的接班人,都没有真正理解他所以发动文革的意义——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当局者如南朝王谢诸人一样,不思进取苟且偷安——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

多数人们认为继续革命和阶级斗争已经没有必要——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各种力量都在拉帮结派维护和发展自己的既得利益,对他则是阳奉阴违,只是利用口号从而也利用他来搞政治投机——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然而——美帝苏修的重重压迫与和平演变已经迫在眉睫——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而自己年老体衰恐怕已经不久人世,——现在还能靠谁来继续进行革命?年轻人也未必靠得住啊——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这些话似乎击中他心中难言之痛,所以毛泽东一时情不能已而痛苦落泪矣…………

 

 

《转载》何新:晚年毛泽东读陈亮词为何落泪?

南宋陈亮词《念奴娇》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
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鬼设神施,
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
做出争雄势。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
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
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
小儿破贼,势成宁问疆对?!

何新译文:

登上高高的危楼环望四野
这江山形势,古今几人领会?
天设地造的一条大江
仿佛天然的南北限界
一面江水横陈,三面山峦环抱,
这是多么好地争雄天下的态势!
六代王朝做什么了?

只知偏安一隅各谋私计!
可笑王谢诸辈,也曾到此登高望远,
模仿英雄流下慷慨激昂之泪。
守着这长江天险,竟听任河洛中原变成膻腥之地!
由此出发乘势长驱何必回首顾盼?找找祖逖曾经在何处中流击浆立下誓言
寄望年轻人击贼破敌——而今形势仍在,又何须计较谁强谁弱?

【注释】

天限南疆北界:语出《三国志·孙策传》注引《吴录》:“是冬魏文帝至广陵,临江观兵…见波涛汹涌,叹曰:“嗟乎,固天所以限南北也!”,遂归。自是南北之论遂立。“

【陈亮】

陈亮(1143-1194)是南宋时期杰出的民族主义思想家、文学家,字同甫,世称龙川先生。宋高宗绍兴十二年九月初七生于永康龙窟村(在今浙江永康市桥下镇)。

陈亮年少聪颖,博览群书。其曾祖父陈知元在汴京保卫战中牺牲,祖父母从小“教以学,冀其必有立于斯世。”他在青少年时期就有经略四方之志,以抗金复国为已任,曾五次上书朝廷,著《上孝宗皇帝书》、《中兴五论》、《酌古论》等,提出“任贤使能”、“简法重令”等革新图强言论,反对“偏安定命”,怒斥秦桧奸邪,倡言恢复国土,完成统一大业。得罪主持国政的主流事金派权豪,遂迭遭打击,三次以细故被诬下狱。

宋光宗绍熙四年(1193)被新皇帝重视,策试状元及第,授进士,擢为第一,

翌年四月初八,实授建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然而因病早逝于赴任途中,享年仅五十二岁。有人认为其死因非正常,是被投降派官吏所暗杀的。

乾道八年(1172),陈亮在小崆峒“保社”和寿山石室(今浙东五峰书院)收徒讲学十余年,著有《龙川文集》、《龙川词》等。他所作的词豪放有力,政论尖锐锋利,富有爱国思想,号称“人中之龙,文中之虎”。

其学术为南宋永康学派的代表。在学术上,陈亮力倡“道在物中”实事实功,围绕王霸、义利、天理和人欲等重大哲学问题,反对程朱理学。陈亮曾经与朱熹多次辩论,写《又甲辰秋书》、《又乙巳春书》等第一系列给朱熹的信,力倡事功,反对空谈义理,构建了以“事功”为核心的崭新的思想体系-----永康学派。他提倡兴实学去空言,为学当有益于国计民生,讥讽朱熹一派理学家“皆风痹不知痛痒之人”。所作文章,说理透辟,笔力纵横驰骋,气势慷慨激昂。自称"人中之龙,文中之虎",“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甲辰答朱元晦书》)。

陈亮作词,曾自述:“本之以方言俚语,杂之以街谭巷歌,抟搦义理,劫剥经传,而卒归之曲子之律,可以奉百世豪英一笑。”

刘熙载《艺概》卷四说"同甫与稼轩为友,其人才相若,词亦相似"。

【晚年毛泽东读陈亮此词慨然落泪】

据唐由之医生等人回忆,1975年夏天,毛泽东在白内障手术后,在病榻上听一首宋人的词,突然悲痛而哭,涕泪横流,不能自抑。

医护人员急忙询问原因,才知道他是因为听到朗读南宋陈亮的词《念奴娇.登多景楼》有感而悲。

毛泽东此时身患运动神经元病已经半身瘫痪,加之白内障双目几乎失明,政治上后顾无人,朝内党争激烈,因此而触景生情。

他认为没有人理解他以及文化大革命。他曾经特别欣赏的人亲密战友甚至是他认定的接班人,都没有真正理解他所以发动文革的意义——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当局者如南朝王谢诸人一样,不思进取苟且偷安——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

多数人们认为继续革命和阶级斗争已经没有必要——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各种力量都在拉帮结派维护和发展自己的既得利益,对他则是阳奉阴违,只是利用口号从而也利用他来搞政治投机——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然而——美帝苏修的重重压迫与和平演变已经迫在眉睫——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而自己年老体衰恐怕已经不久人世,——现在还能靠谁来继续进行革命?年轻人也未必靠得住啊——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这些话似乎击中他心中难言之痛,所以毛泽东一时情不能已而痛苦落泪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