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大人

让真实的历史展现在人们眼前!
正文

江西医学院的前世和今生(3)

(2018-12-10 06:57:39) 下一个

 江西医学院的前世和今生(3

6。奇遇小龙女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敬请原谅)

自离开幼儿园后,我的首件大事就是报名上小学,“儿童医

院”所在区上小学地址是“南昌市北湖小学”。几个大孩

子,儿童医院顾院长(永新人)、曾副院长和文主任(永新

人)的孩子们都在“北湖小学”上学。而曾院长的孙女,曾

萍萍正好也要报名,我们就手牵着手,高高兴兴去“北湖小

学”报名了(当年男女界线还不是很重)。

来到“北湖小学”,大家眼睛陡然一亮,一位少女婷婷玉立

耸立在“北湖小学”大门口。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

实在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她还只有十七、八岁年纪,身形婀

娜,綠色的连衣裙在微风中飘扬,掩不住她那窈窕娉婷之

态。

突然,她伸手挡住了我们:“户口本”?萍萍迅速地掏出了

“户口本”,而当我掏出“户口本”时,少女一看,说,

“不行,19XX年生,再去幼儿园待一年。”。我急得直

哭,萍萍不住地安慰我,“你不去报到,我也不去”。正好

我妈赶到,大家一唠叨,都是医疗世家,于是顺利过关。当

然这位少女,就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她就是江医二

附院副院长、江西省耳鼻喉科首席专家邓泽才长女---邓

漪。

当晚开迎新大会,邓漪的优美舞姿、嘹亮歌喉更是令全体观

众倾倒。表演结束前,她对台下观众做了一个奇特的怪脸,

令全场再次哄堂大笑。当然,也让我深深认知到:她就是一

个很漂亮、很活泼和很有个性的女孩!

第二天,开学大典,段校长在大会堂上讲了二个小时,其中

一个小时就是介绍邓老师。

邓漪小学、初中都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而且担任班主席。

不仅文学、数、理、化全班第一,而且爱好文艺,唱歌、跳

舞也是学校中最出众的,再加出生名医世家,可说是人中龙

凤。原本女承父业,是邓漪的理想,也是全家的希望,进医

学院是不成问题的。可命运就是与人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

笑?1954年,当邓漪初中毕业时,举国上下都在学苏联,

而苏联当年就是把最优秀的学生选进师范学校,如此就能更

好地培育下一代。这样邓漪就以一个班长的身份,学校第一

的成绩阴差阳错地考进了“南昌师范学校”。当然在师范学

校,邓漪继续保持全班第一,可邓漪的少女梦,邓父的殷切

期望也全泡汤了。

开学大典之后,我和萍萍都分到邓漪班,一年级一班。我是

17号,萍萍18号,我们同坐一桌,真感谢邓老师的关怀。

大概读三年级时,邓老师结婚了,就是同校的王XX老师。

我妈说,邓老师没眼光,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找个大学

生,应该轻而易举。而据我所知,王XX老师很会烹调,而

邓漪好吃,结果就被王XX 捕俘了。常言道:“锁住一个男

人,就要锁住他的胃”。同理:“钩上一个女人,就要钩上

她的胃”。

“文化大革命”开始前,不断有海外人士回国。一天,一位

海外侨胞来到“北湖小学”,找到邓漪说,你不是邓泽才的

女儿,你是我亲妹妹。邓漪萌住了,这如何说?

原来,1937年中日开战,1938年底日本占领南昌。邓泽才

随同江西医专逃往赣州,邓太太随行。当年南昌到赣州,即

无火车,也无公路,有的只是丛山峻岭,横断山脉。由于连

日奔波、劳累不堪,邓太太在赣州医院流产了。而更可怕的

是,由于劳累,子宫内膜受损严重,以后都很难再有孩子

了。邓太太伤心极了,抱着死尸哭得死去活来。而同房的一

位产妇,就多了一个心眼,她们不是真心想把自己的孩子送

给邓家,而是觊觎邓家的名望和财富。她们只是想让孩子在

邓家吃香的、喝辣的、穿花的,待孩子长大后,再来认这富

家小姐、名门千金。可邓家却认为她们是好意,就欣然接受

了。所以邓漪从小就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受到的关怀、爱抚

倍之。而赣南那户人家却一直心怀鬼胎,早把邓家的情况摸

得清清楚楚。尔后,战事频繁, 1949年赣南那户人家就逃

往海外了。文革前,由于政策变宽松了,这家大哥就回国探

亲了。可他不首先来看望邓院长,也不与邓家说清楚,可见

人格低下,却跑到“北湖小学”来,直接找到邓漪。

邓漪觉得这事奇怪,回家问爸爸、妈妈,

“爸爸,今天有一个人说我是他亲妹妹?”

“是真的吗?”

邓妈反问,“你相信这事吗?”

“当然相信啰,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

邓爸沉默了,邓妈沉默了,邓漪沉默了,大弟、小弟沉默

了、、、、、、

这以后,邓爸还是把邓漪当女儿,可邓妈对邓漪却爱理不

理,小弟邓震东对大姐还是毕恭毕敬,可大弟邓斌对邓漪却

是冷嘲热讽的。邓漪在家中的大姐身份、绝对权威再也没有

了,邓漪也深深觉得,我怎么就这么傻,一个陌生人的话也

去当真?更不应该回家问父母这样的问题,这会让父母多伤

心啊!

文革初期,江西医学院造反派首先冲击江西省委、省人委。

当年我就曾到省人委看大字报,黑鸦鸦地,都是崇敬的方省

长的大字报。为了反击,江医保守组织贴出了:“地主阶级

的孝子贤孙邓斌”,鋪天蓋地,充满了整个南昌市大街小

巷。这可谓是抓住了江医造反派的软肋,一箭三雕啊:

1。打击了造反派,揪出了这个地富子弟;

2。打击了反动学术权威邓泽才;

3。威慑了整个江医教职工、学生及其子女,使他们不敢乱

说、乱动。

当年我就曾把这张大字报给邓斌的姐姐和弟弟看:

“尖锐的指出,邓泽才想反攻倒算,1962年带长子邓斌回

乡,不仅给地主父亲、母亲扫墓,还观看了祖业、房产、土

地。家有良田万亩,出门三十里还没走出自家庄

园、、、、、、

妄图反攻倒算,复辟资本主义,等等。”

当邓漪看完这传单时,当场撕毁。“造谣、极其无耻的造

谣!”

邓漪站出来了,邓泽才站出来了,邓妈站出来了,全家人都

站在同一线上反击江医保守派的无耻造谣行径。江医全体师

生站出来了,保守派很快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风云变幻,随着文革的不断深入,1967年,以程世清为首

的支左部队来到了江西。程为了全面、彻底的掌控江西,三

查运动(查叛徒、查特务、查现行反革命)开始了。像邓泽

才这样的老教授(三级教授),当然首当其冲,1968年就

被关进了牛棚,停发工资。随之而来的就是不断批斗、劳改

和写检讨。作为江西医学院的大学生,邓斌肯定受到不少冲

击,可谓吓破了胆。

这时,邓漪站出来了,“这个爸爸,你们不要,我要!”

就这样,在邓泽才受难期间,在邓泽才关牛棚、批斗、劳改

期间,邓漪是每天探望、每天烝鸡、包饺子,嘘寒问暖的。

一年后,邓泽才终于解放了,工资重发了。

邓教授深情地说:“我有两个亲儿子,和一个养女,在我受

难时, 女儿比儿子还亲、、、、、、”

邓教授拿出重发后第一个月工资(260元)给邓漪,“闺

女,听说你一直想买台缝纫机,拿去吧!”

“缝纫机”,一直是邓漪心中的梦想,但由于夫妻俩都是小

学老师,工资合起来才70来元,再加三个儿女,每月都是

月光光。邓漪高高兴兴接过了钱,正在数点时?

“不行”,邓斌大吼一声,随手就把钱拽过来了。

邓漪疯了,一年前还是乖乖弟,说一不二,竟然骑到自己头

上来了?姐弟开始疯抢?

邓漪说,“我是大姐,父亲给我的钱,你无权干涉?”

邓斌回道,“我还是长子呢,继承家业、管理家产是我的职

责!父亲已经一年没发工资了,这260元是救急

的、、、、、、而你这个大姐是假货?”

邓漪这时失去了理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把自己的绝招使

出,惊艳一枪:“你也是捡来的”

邓斌震惊了、邓斌崩溃了,邓漪大获全胜!

邓爸沉默了,邓妈沉默了,邓漪沉默了、、、、、、

其实邓漪并不肯定邓斌是捡来的,只是对邓斌的“而你这个

大姐是假货?" 的回击。谁知一击便中!

一直以来,邓斌就以长子自居,特别是二年前邓漪被海外亲

戚认领后,邓斌更觉得自己是家中栋梁。这一下,长子身份

没了,甚至连儿子都不是?而父亲进牛棚时,自己连看都没

看一眼?更悲惨的是,邓漪还有海外亲戚 ,亲生父母。而

邓斌是举目无亲,“世界再大,自己的父母兄弟又在何

处?”

“出门东向看, 泪落沾我衣?”

1941年,日军占领南昌两年时,对赣南的国军进行了轰

炸,邓斌就是这时被邓教授抱回来的。尔后十几年轰火连

天,兵连祸结,战争不断,但再困难、再艰险,邓家始终没

有抛弃这一双儿女,硬是把他们带大,他们比亲生的儿女还

亲。这一下,儿女双双失去,最痛苦的就是邓爸、邓

妈、、、、、、

不久,邓漪并没为这胜利高兴,而是悔恨终生;邓斌为这痛

苦终生;邓爸、邓妈为这难过终生。

邓家撕裂了,邓家崩溃了、、、、、、

他们不是因为保守派的造谣、中伤而撕裂;也不是因为程世

清的污蔑、陷害而崩溃;他们是因为一台“缝纫机”,一个

小小的家庭内部纠纷,而撕裂、而崩溃、、、、、、

 

江西医学院的前世和今生(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