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有好报

Just wish I could share some personal ideas maybe you will interesting
正文

分享见证:我的信主历程(二) 我所闻与亲历的灵异事件 1.

(2017-07-03 19:12:33) 下一个

分享见证:我的信主历程(二)

 

我所闻与亲历的灵异事件

 

2009年的春天,我通过挨家逐户传道者的引领开始系统地接触基督教。

与大多数象我太太一样来自大陆的无神论者不同的是我是绝地相信三尺之上有神明的,大千世界,朗朗乾坤,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只是不清楚至高者究竟是玉皇大帝,释迦牟尼,真主安拉还是基督耶稣?究竟谁能解释我所闻和亲历的这些科学,常识和逻辑推理无法得出结论的真实事件呢?

在此我要申明的是:本人无意改变,影响或暗示他人任何的信仰现状,仅止作出还原事件本身真实性的陈述,陈述中会特别注明个人感悟或评价,也欢迎各类在尊重事实基础上的意见和讨论。

 

  1. 一线牵的千里姻缘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

男的1957年大学毕业以后,因为家庭出身问题,没有像他的绝大部份同学一样留京,而是被分配到了西藏,在喜马拉雅和唐古拉山地区度过了他的青葱岁月,赶上了59年西藏叛乱九死一生,也幸运地躲过三年大饥荒,还从边境走私的藏民手里购买到不少奢侈品。

 

女的出身于军烈属家庭,命运多傑。其兄长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捐躯于韩战,父亲随即离世,大姐大学毕业以后也从军离开故乡,多年杳无音信。川西小城中的孤儿寡妇,无产,无地,无职业如何生存? 年仅16岁的她只能放弃学业帮助母亲纺纱换钱一起支撑连同小妹在内的三口之家。适逢政府忽悠内地女青年到新疆建设兵团給就地转业的大兵做老婆,美其名曰安排工作。1958年初的某天,不明就里的她为了工作只身带着档案和介绍信,就踏上了开往西北的列车。也许是首次出远门的迷茫,也许是上当的女青年太多运力无法支持,无钱,无粮的她被滞留在青海省会西宁市好几天。托大跃进东风的福,在西宁火车站碰到一群自称招工的人士,幼稚单纯的她爬上大货车的货箱就进入了柴达木盆地的腹地,有学历,有户口,有档案,有推荐,好出身的她似乎迎来了命运的转机,成为某中央直属驻地方单位团委的一名干部。第二年受单位指派进入青海省西宁地质学校62届机要班学习。适逢大饥荒开始,学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变成了到农村参加劳动,实际是到乡下收集食物。

1961年或62年的某天,女的在到乡下参加劳动回学校的公共汽车上,突然邂逅故事的男主角,匆匆聊了几句。几个月后,突然收到一封从陕西延安寄来的信,傻女实在想象不出自己与陕西省有什么瓜葛,决定将信件上交,班级辅导员仔细分析了各种可能性后认为极有可能属于私人信件不宜公开。傻女打开方知是男主角的情书,随后在书信往来中确定恋爱关系,然后结婚生子似乎顺理成章,没有悬念。

 

不过对于幸运的男方而言,这段婚姻成就的过程可谓命中注定,绝对不仅仅是巧合可以解释的:

    幸运男工作以后一直是野外分队的代理分队长,远离大队部上千公里的野外作业时间往往持续半年以上。在那里,青春荷尔蒙的冲动使结婚求偶成为整个单位上千号正常男丁最迫切的需求。某年回队部办事,忽然眼前一亮,队部团委新来了青春靓丽的老乡,可惜还没来得及展开攻势,甚至人家连这位数十名科级青年干部中一员的代理分队长的姓名还不得而知,就又得匆匆出野外了。半年后回来,天哪!梦中情人已经离开单位去读书了,只知道所去的学校,其它信息一概没有,柴达木距离西宁数百公里,在当时的条件下要想再见面,可能性几乎没有,何况傻女自上学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原单位,每年假期都是直接回老家。

 

    如果神要成就什么,总是会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开始。

    工作中独当一面,事业蒸蒸日上的幸运男因没有充分领会领导意图而站错队,忽然间就被边缘化,并且多年沉寂的家庭出身问题又被翻炒出来,在运动化的年代,这似乎预示着灭顶之灾的即将到来。

    幸运男果断地决定——调走。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运作,终于拿到上级的调令——本单位无权阻挡,幸运男在第二天就办妥了全部调动手续,动身离开柴达木盆地前往他的新单位所在地——千里以外的陕西延安。途径省会西宁时,幸运男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女神,离火车发车还有几个小时,幸运男决定去女神的学校西宁地质学校碰碰运气。

    不得不说幸运男当时绝对是行背运的,一到学校,他才知道所有的学生都下乡参加集体劳动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女神的专业班级不知道,连让门房大爷捎个话都不可能,心灰意冷的他只有绝望地离开学校往火车站而去。他知道今生再也不会回到这埋葬他初恋的伤心之地了,事实也确实如此,此时已经是他一生中在青海省的最后时刻。

    奇迹,总在该来的时刻发生了:在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上,突然上来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学生,他的女神赫然就在其间,天赐的良机绝对不容错过,他连忙挤上前与他的女神打招呼,女神依稀记得是以前的同事,惊奇道:“咦,你怎么会在这?”“我路过西宁,刚到学校找你来着”,他连忙解释并急忙打听她的通讯地址,“是么?我们都下乡劳动了”,没有太多迟疑,把所在的专业班级告诉了他,随即两人相互客气道别。

    幸运男到陕西延安的新单位报道安顿以后,急忙给心中的女神发出了第一封情书,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并通过组织关系协调在62年将女神商调到了同一单位,组成家庭然后相濡以沫几十年,他们就是我的父亲母亲。

    受这个故事的影响我从小就深信婚姻是命中注定的,一切自有定数。可惜一直以来我的父母只承认其间的巧合,从不相信超自然的定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