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有好报

Just wish I could share some personal ideas maybe you will interesting
正文

分享见证:我的信主历程(六)初识基督

(2017-07-19 18:11:00) 下一个

分享见证:我的信主历程(六)初识基督

 

你们得救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 神所赐的;——“以弗所书” 2:8

 

“马太福音” 第22章和“路加福音” 第14章都讲了一个大筵席的故事,告诉我们这个得蒙 神的关照,享用筵席的机遇,不是出于自己的智商卓越超群,高人一等,也并非因着自己的才徳出类拔萃,自强勤勉,更无关乎祖上荫功,八字风水,甚至与大众瞩目的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高情商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出于 神的份外恩典。有幸认识基督:并非自己的罪比他人少,所做的工比别人好,一切都是本乎恩, 神所赐。千万别忘了献上感恩的祷告,只是这个道理到如今才明白。

 

2007年8月1日,持 F1 签证的太太终于如愿以偿踏上了她的北美之旅。为学英语她曾参加过所在学校IIT的一个Bible study program ,半年后因我和孩子的到来而中断了,太太与之也几乎没有再联系。一切都像是生活中无数个微不足道的瞬间之一似的,没有人还能够记起。

 

此前,为了孩子的教育,太太作足了功课,有机会希望能与感兴趣的朋友一同分享。

到芝加哥的第三天,为了孩子能就读于相对较好的学校,我们怀抱着倒时差中沉睡的女儿,踏上了我们搬离中国城的找房之旅。经过权衡和比较,我们很快搬到了位于城市西北角一个远离市区的白人为主的社区。在芝加哥这个公认的全美治安最糟糕的城市,这里的治安居然好到了社区在讨论是否要撤销警察局的地步,一个典型的故步自封,自我满足,自以为是的工薪中产阶级白人社区。可惜当时我的房东是巴哈马人,而我也始终抱着来自泱泱大国的过客心态,完全没有想到过刻意融入这样的美国社会。用我们当时的话说,一切只是为了孩子。

那一年,不但我个人处于信仰真空,整个美国社会都在欧巴桑当选的刺激下,充斥着崇尚自我奋斗实现美国梦的自我膨胀的亢奋之中。中国真的不算什么,收音机里一两个月也没有一条有关中国的新闻。我常告诫孩子,同时也是提醒自己:”在中国你的命运是投胎决定的,在这里你的命运是自己决定的。爸爸妈妈唯一能帮你的是把你带到这里,往后一切都靠自己,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因此我们的一切社交活动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虽然得到过一些教友无缘无故的帮助,但基于我们当时的条件难以付出相应的回报,故都刻意地与之疏远了。

2009年春,我在社区邂逅了一位耶和华见证人热心地向我传讲好消息,在他们的感召下,我有了带孩子多了解一点西方文化的冲动,去了他们的聚会所,并理解和接受他们挨家逐户传道的模式,一家人开始系统地学习《圣经》。

或许因为出于十年来被释家老大耍弄的愤愤不平,我十分苛刻地质疑他们的理论体系。一开始就抱着我绝对不再上当受骗,非要把他们问倒的决心,有时真弄得他们哑口无言,或坦言《圣经》里没有说,但他们表现出来的善良,宽容和友爱是非我能及且令人尊敬和感動的。自我感觉若没有读过《圣经》,不能根据其本身的逻辑体系提出有挑战性的问题,实在是有点近乎于无理取闹。于是开始静下心来,从头系统地阅读他们提供的《新世界译本圣经》。

坦白地说,《圣经》一开始对我太太这个无神论者的改变要比我这个曾经的不可知论者和万物有灵论者要显著得多。用她的话说就是,”学《圣经》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学了《圣经》以后,才知道自己是个罪人。”而我更觉得《圣经》就像是一群极聪明人写的道德说教,民间传说和历史故事,尤其《新约》部分,耶稣基督的表现和中国历史上的著名骗子有几分神似,譬如与东汉末年黄巾,赤眉的张氏三兄弟年代相差不到200年,所行的神迹相仿或接近,越看耶稣越像会几分医术的武林高手。

感谢文学城里的一大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智商的无神论者,一直在默默地为我质疑真理提供理论依据和逻辑基础。其结果就是在我读完第一遍《圣经》以后,我相信了上帝,也就是我现在认知的” 神”的存在。其根据如下:

 

  1. 对所有人而言,相信神存在与否在逻辑上就是一个是非判断问题,像抛硬币的两面一样简单,要么是公,要么是字,没有第三个选项。

 

遗憾的是,人们尤其是自诩为无神论的智者们却故意对于以上命题视而不见,而想象出什么“大爆炸”,“进化论”,“盘古开天”,“太极生两仪”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即无事实也无证据的假说,硬生生把一个简单的是非判断忽悠成一个多项选择的魔方,自己证明不了却怂恿后世青年为一个假设去浪费时间,美其名曰追求真理。实际真理就是:

I=A+非A

非A=0

I=A

简言之,只要所有这些乌七八糟的假说没有被证实,就可以推论出  神就是存在的,反之亦然。事实是所有的这些假说不仅无法证实,而且漏洞百出;反之,古今中外无数的超自然的神迹已经多次地揭示了神存在的可能性,每次都是显示硬币的人头面,可人们总有一个好奇想看一看硬币的另一面,也许是字呢?就像”出埃及记” 里的以色列人,无论  神显示多少次神迹,依然怀疑 神与他们同在,一有机会就要去拜假神。事实就是,这个硬币两面都是一样的公,沒有字!  神是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


 

  1. 没有任何人有任何能力和证据能够证明神的不存在。

 

曾经在文学城里看到一篇可笑的文章,某技术自比远胜盖茨的IT大拿,妄图用大数据证明 神的不存在,不知其论文现在发表否?

从逻辑上来说,如果我上一点的推论是成立的,那么反之亦然,只要有任何证据证明 神不存在,那些乌七八糟假说就必然有一条是成立的,即:

 

I=A+非A

A=0

I=非A

 

只可惜现在人类所掌握的,只是在不停地证实创造论的可能性,以及不停地发掘出其他假说的疑点,在此我们不必用过多篇幅去讨论那些如同筛子般全是漏洞的假说,根据我的以上两个逻辑推论,任何假说只要有任何质疑无法解释就等于零,同时也就等于承认相反的理论成立。


 

  1. 《圣经》的逻辑体系非常完美,几乎解答了我从小到大的所有疑问。

 

《圣经》里的故事非常地优美感人,即便透过中文,读者依然能感受到远古的希伯莱人真挚的情感和渴望真理的情怀。祂诠释了宇宙的产生和人类的未来,也确定了善恶是非的标准和芸芸众生的权利,解释了生老病死和婚姻家庭,也回答了人可能出现的的梦境神迹,软弱和罪性。总之在我几近苛刻的质疑下,《圣经》 就像是解答人生困惑的百科全书,愈加表现出真理的特性,无可辩驳地显示出确实是 神的话语。这在其它宗教或文化的典籍中是绝无仅有的。曾经,我可笑地质疑:

《圣经》 自犹太人重建圣殿到主耶稣降世中间出现沉寂的400年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逻辑,而《道德经》的开篇与“约翰福音”的开篇有共通之处,有什么证据证明老聃不是上帝拣选的先知?有什么证据证明中国人是不蒙上帝悦纳的民族?通读完一遍《圣经》才明白,这位影响中华民族2500年,故意模糊和混淆美丑是非善恶有无概念和差异的李老君所做的事和黑暗之子撒旦路西法的行为如出一辙,如果非要把老子列为先知,那也是撒旦派来的假先知,正如台湾作家柏杨30年前说的是酱缸文化的先知。

 

  1. 《圣经》 里体现的智慧不是人类所具备的。

    

    华人崇尚节俭的美德,视浪费为最大的犯罪。无独有偶,西方也一样有爱惜粮食的传统,童话《踩在面包上的女孩》表达的就是和我们一样重视粮食的农耕文明的特征。可见,人类在物质文明很不发达的第三次社会大分工以前,节约是人类的共性。

    可是就是在这种物质文明极不发达的四千年前, 神在《申命记》中告诫以色列人,收割谷物、采集果实不要收得太干净,不可回去捡谷穗,摘剩下的果子,而要把这些留给外邦人和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或是飞鸟动物,使他们不必丧失尊严去乞讨而得以存活。甚至还规定,不可用母羊的奶煮它的小羊羔,牛犁地时不可戴上辔头,等等等等。这种细致入微的爱是人类所固有的吗?即便是现代人,又何曾考虑得到?尤其在那种饥饿的年代,居然把外邦人和孤儿寡妇的尊严考虑得如此周到,相比我们现代的世界东方,何曾仔细考虑过百姓的尊严。再来对比一下芝加哥中国城的标语——“保持繁荣,请勿施舍”,似乎经济繁荣就高于一切,哪管施者愿求者需,与大洋彼岸的唯发展论真是神同步。华人何曾有过这样的爱,至少这种智慧不是华人所具有的。

 

    总之,基于以上和更多的理由,不由得我不相信“ 神”的存在。可是我不同意“耶和华见证人”的很多观点,很多对《圣经》的理解亦有较大差异。我甚至质问: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不是末世的骗子?问题的产生是这样的:

    2009年夏天,我母亲检查出结肠癌中晚期并很快安排了手术治疗。鉴于当时的身份问题我无法回国,也不知何时能回,绝望中我只能向上帝祈祷。我不敢奢望神能妙手回春使母亲重获健康,也没有梦想自己或国内的亲友能发大财使母亲有更好的救治条件,我甚至没敢想母亲能再坚持三五年,我的一切祈求只是希望能见到我母亲最后一面,诸位想这个愿望过份吗?贪心吗?损害了他人吗?违背圣经原则吗?可是他们说的上帝没有回应我。

事实上在母亲去世后不到10个月我的H1b工作签证就获批了,难道真的是横亘在我和天父之间的罪孽使上帝掩面不听我的祷告吗?

从逻辑上来说,天父既然是慈爱的,就没有理由不回应儿子的祷告,哪怕儿子的要求在 祂看来是不合理的,至少应该回应是、否或等待而不是毫无反应,否则我们怎样才能确定我们没有信錯假神呢?

伴随着这个疑问,也伴随着非要深究自身罪孽的决心,我开始第二遍阅读《圣经》,继续着我的寻找真神之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