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正文

埃森伯格夫妇 4-5(小说)

(2019-06-18 04:44:46) 下一个

续4-4

他们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旅游电平车的影子。托马斯便说他们就自己走下去。晓琳担心托马斯的腿走起来吃力,说再等了一会儿。等到十分钟又过去了,仍没有旅游车出现时,晓琳便最后张望了一眼,然后无奈地说了声“那走吧“

 

他们每次走一小段,见到有空椅子时,就坐下来停一会。  托马斯告诉了晓琳他膝盖受伤的历史。“回去我就做换膝手术,听医生说做完手术就可以正常走路了。” 见晓琳眼中的疑惑与不安,托马斯诚肯而坚定地对晓琳说。这样走着,也走过了2/3的路程,晓琳心算着还有十几分钟应该就可以到达渡船码头了。 可是再站起来的托马斯只走了几步,就停下来,他说他的膝盖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不能走了。

 

晓琳听了着急,在心里埋怨那旅行电平车真像个花架子,车没几辆,也没个发车时间表。正又不知所措时,晓琳看见了一辆电平车驶来。那电平车前排坐着两个穿制服的,年约三十四岁的男子,后面两排座位是空的。她向电平车上的人招手。车子停下,晓琳激动地问说:“这车是去轮渡的吧?“

 

“噢,我们这是执值车,不是轮渡公司的车“

“我愿意付钱坐车,我的外国朋友脚扭到了,走不了路。“ 晓琳一边略显焦急地说,一边转头,用手指着坐在椅子上的托马斯。

 

那两人一起顺着晓琳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后,一人礼貌地说:“我们不收钱,也不能拉人,我们这是巡逻车。’

 

“你们巡逻不就是要发现有没有情况,有没有人需要帮助。对于外国游客我们更应帮助,这才有助于提高我们中国在外国友人中的形象。是不是?“

 

晓琳费了好长一番口舌,最后两名巡警总算说“破例拉你们一下,但不收钱。“

 

晓琳高兴地招呼托马斯先上了车。托马斯身体靠着椅背,长舒了一口气,又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细细汗珠。晓琳上车坐在托马斯旁,告诉托马斯刚才她与前面坐的两人的谈话。托马斯笑眯眯地听,幸福骄傲涌上心头。他想:晓岚说的没错,自己的感觉也没错,晓琳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但聪明而且会说话,和戴安一样。一想到戴安,托马斯心里就感到隐隐的痛。戴安曾经是多么的可爱,后来她变了,她变得说话刻薄了,她甚至是刻薄到不只一次说过他愚笨,还说凯恩的愚笨是从他那继承来的。  

 

此后一路上两人都无语,在暖风拂面中,他们享受着路人向他们投来的目光。

-------------

4-5

晓琳3点半把托马斯送回酒店就离开了。托马斯洗了澡,用梳子把不多的头发向后梳得一垄一垄,平平整整的。然后他穿上白色带领T恤衫,墨兰色的长裤。看着地上的皮鞋,托马斯感觉很是陌生,他已经不记得上次穿皮鞋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托马斯的一只脚刚伸进皮鞋,就感觉到了脚背对皮鞋的抵触。他使了使劲,最后硬把脚塞了进去。但那由脚,到小腿,到膝盖的绷胀感令他很不舒服。托马斯两条小腿最近时不时的出现浮肿的样子,他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是他的心脏功能有退化,和他少期饮酒有关,让他控制体重,也少吃盐。

 

6点钟晓琳带着父母和聪聪来酒店接托马斯。看着容光焕发,穿着正统的托马斯,晓琳悬着的心落下了。路上她还在担心托马斯的装束,她真怕托马斯仍然会穿大短裤,大背心,运动鞋。她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对衣着虽不要求考究,但总是穿得得体。她母亲在衣着上最爱说的话就是“穿的不要求多好,但总是要可以站到人前的。“

 

托马斯看到晓琳的父母,满面春风地向他们问好。晓琳的父母脸上带着硬挤出的笑,生硬地回应了“你好”。他们自一开始晓岚提起时这事时就反对,只是后来晓岚一再向他们做工作,说托马斯是个好人,说这样做是为了聪聪的未来,他们就只好不再说什么了。每每一想到大女儿晓岚,儿子志浩两人都有幸福的家庭,唯有二女儿晓琳,老公跑了,如今一人带着个有交流障碍的聪聪,老两口就替晓琳难过,担心。

 

晓琳拉着一车人来到厦门好清乡大酒楼。这是家专营厦门菜的酒楼,价格有点贵,但并没贵到让人眦牙咧嘴的地步。聪聪很快吃完就去看大鱼缸,剩下饭桌的四人大人。托马斯一会儿惊讶于餐厅富丽的装璜,一会又惊讶于食物摆盘的精美和奇特,不停兴奋地提问。晓琳这边答托马斯的问题,那边问父母菜好不好吃,并带翻译托马斯的问话。边吃边讲,这顿宴请接待饭吃了近两个小时。除了托马斯外,其余的人都吃得累。结帐时,托马斯从口袋里掏出200美元,交给晓琳,说由他来付帐。晓琳看着托马斯笑着说:“在中国,他是客人,不能让客人付钱。“

 

星斯日,晓琳快到中午才带着聪聪来到酒店找托马斯。她说今天他们可以先去海边坐坐,聪聪可以在海边放风筝,然后再去她家吃餐。托马斯边心想着:要是能和晓琳呆在房间里亲热该多好,边嘴上说着“好好“。

 

托马斯和聪聪打招呼,晓琳很高兴。但聪聪瞄了眼托马斯,不回应,眼睛继续偷瞟着周围。因为晓琳先前已经在信中向托马斯说了聪聪的情况,所以对于聪聪的反应,晓琳并不觉尴尬。晓琳想: 聪聪一定不关心托马斯的存在,此时他正享受宾馆开得足足的冷气和亮洁高雅的装饰。在晓琳眼中,聪聪不是个敏感的孩子,他对周围大人言语的反应总是很迟钝。她甚至自嘲地把聪聪的这种迟钝反应定义为”难得糊涂“。聪聪的”难得糊涂“让他今天被老师批评,明天又可以高高兴兴地去上学。

 

晓琳开车拉着托马斯和聪聪来到环岛路上的曾厝安。 这里的海滩上聚满了来此感受大海、阳光、沙滩、海风的本地和外地游客。晓琳把车子开进海滩一侧的收费停车闸口。托马斯看着海滩上人头攒动,看着路边一辆辆纵向排列的车子,不断地发出惊叹:“天呀,人可真多啊!中国人的车子一点不比美国少!晓琳边笑着轻声应和,边留意寻找空停车位。最后她终于在最前面仅剩的几个停车位中找到一个,停了下来。

 

到了沙滩,晓琳把老鹰形状的风筝交给聪聪。见聪聪边走边动作熟练地绕开线绳,晓琳会心一笑。然后她一边转头留意着聪聪,一边带托马斯走到沙滩靠后,找了块不那么拥挤的地方,将沙滩巾在地上铺好,请托马斯坐下。

 

一手支压着细沙,一手支压着浴巾,他们向后仰身,面向大海。 他们就那样坐着,看那青白的海水涌向沙滩,翻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然后又一波一波退回大海;看或迎着海浪,或逃离海浪兴奋雀跃着的戏水人;看牵着手,提着鞋子在海滩上漫步的情侣;看可爱的孩子在前面跑,后面跟紧着他们幸福微笑着的父母;看那近岸的几块棕褐色岩石,在海浪中隐现沉浮;

 

“看那海中的两艘货轮,船身上印有白色的“COSCO“标志 。那是中国远洋公司的船,上面集装箱的货物由此会被运到世界各地。从厦门港到美国旧金山的直达船21天可以到,慢船30天到。“ 晓琳指着远处静泊在海上的两艘浅灰色货轮说。平日工作时,晓琳常和船运公司打交道,那些中国的,外国的货轮公司她听多了,也熟了。但当真正看到那些远洋货轮时,她仍觉激动。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公司生产的飞机配件也是被这样运到世界各地。年轻时,我出差去了很多次印度,还去了欧洲很多国家。“ 托马斯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晓琳。他看见海风吹起晓琳的蓝白麻纱裙,吹起她的头发;她小腿上、胳膊上细沙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亮光,细腻健康。“来,我给你照张像,你现在实在是太美了!“ 托马斯看着晓琳,严肃而沉醉地说。

 

晓琳转过头,看着托马斯。托马斯金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横七树八地倒在头顶,看着有那么些可笑。但托马斯眼中的目光温暖而富有热情,那热情让晓琳忘却了他的年龄,让她觉得托马斯很可爱。托马斯的大背心,大短裤,下垂的嘴角,甚至是脖子上的起皱都被那热情带着,显得可爱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