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正文

《冬季开始的童话故事》35(结尾篇)

(2019-05-05 05:09:34) 下一个

2018年的春天

“好了,走吧“雨霏一进门,就唤着安迪。半小时前,她走出家门前就交待好安迪,他们十点钟要准时离开家,去给他洗牙。

“好,你先走。“坐在电脑前的安迪应声回答,并没有回头。

“那快出来啊“ 说完,雨霏拿起沙发上的挎包,转身出门,上了车。两分钟后,当雨霏看着安迪摇晃着身子,点着脚尖,出现在门口,拉上门,雨霏笑了。这小子,总还算快,不像以前那样拖拉了。

 

“45分钟你回来接安迪就行了。” 那个像中国人一样,扎着条马尾辫的年轻印度女牙医对雨霏说。

 

雨霏先来到同商城的AAA,续她今年的车险,然后又去TRADE JOE’S, 买了几个柠檬和几个梨,一大块黑巧克力,还有一盒冰淇琳筒。安迪前几天就感冒了,这两天雨霏没让他去游泳。

“感冒时多喝柠檬汁,病好得快。”这是很久以前,林轩告诉雨霏的。以前林轩生病时,他也是喝纯柠檬汁来自治,挺见效。除了让安迪喝柠檬汁,雨霏还打算煮冰糖梨水给安迪喝,这是在中国那几年,雨霏和中国的妈妈们学的。那些年,每当安迪痰多感冒时,雨霏就给他炖川贝梨水。这里虽然没有川贝,但她觉得喝些冰糖梨水应该可以去火。

 

“陪妈妈去科技馆旁的河边走走吧。” 雨霏和安迪走出牙医诊所后,再次试探着问。来的路上,雨霏已经这样问过安迪了,那时安迪拒绝了。

“有什么好走的?” 那时安迪是这样回答的。

“春天来了,妈妈还没有好好去看看春天呢,你陪妈妈去看看都不行吗?”

“你不是每天都在外面走路,不是每天都在看春天,为什么还要开车跑到那边去看春天?”

“在每个地方看到的春天是不一样的。”

来时路上,雨霏和安迪一来一往,几个回合后,安迪还是不同意陪雨霏去。

 

雨霏希望一个小时过去了,安迪的想法会有所改变,会愿意陪她走上十分钟,半小时的。只是没有,安迪仍然态度坚决的说“不去“。

雨霏有些失望。她想起前几天在电脑中翻看的那些安迪小时候的照片。那时的安迪总是笑得无比开心。雨霏盯着一张安迪五岁时,穿着深兰色的夸蓝背心,头戴黑色牛仔帽,眯着眼睛,咧着嘴笑的照片和另一张安迪7岁时,游泳比赛获奖后,与她合影的照片,看了很久。看着看着,她的眼睛湿浸了。那时,安迪的笑容间仿佛总是透着和她的亲密,现在这个14岁的男孩,和自己拉手也只限于在家中,车里。公众场合,别说拉他的手,就是想和他走得近点都别想。

 

“唉,看着以前安迪笑的照片,让我在想现在他的笑都跑哪里去了?” 这是雨霏两天前雨霏和尼克通电话时,雨霏发出的感叹。

“孩子就是这样,大了就开始变严肃了,正常。有一天孩子还会离开我们,开始他们自己的生活,每个家庭中的父母都是经历这些。想想,再过三年,艾尔莎也该去读大学了。”尼克这样安慰雨霏,也像是在安慰他自己。

尼克晚上就会从OHIO出差回来了,昨天说好,他晚上会过来吃饭。雨霏已经想好了要做的晚餐:火腿芦笋炒饭,煎韭菜饺,虾仁西兰花,洋葱炒牛肉,白米饭。现在尼克和安迪已经可以和尼克在饭桌上交流,雨霏感到欣慰且安心。想想两年前安迪在饭桌,对于尼克的问话,表现出的冷淡,那时雨霏真是觉得对两边都有所愧咎。尼克确实是个耐心的好人,他看得出雨霏的心。他总是告诉她,说他明白安迪的心,说安迪是怕他的到来,影响了妈妈对他的关注和爱。他经历过这一切,所以他很明白。十岁时,他曾经把他妈妈的男朋友赶出他家的门。但后来,他慢慢的大了,懂事了,知道他妈妈要有新的生活,他想让他妈妈高兴。好在,妈妈以后找到了他的继父,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五年了。

雨霏见过尼克的母亲和继父几次了。一对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很风趣,从两人看似相互斗嘴的言谈中,雨霏却可以感到两位老人的亲密。今天夏天,雨霏也要带尼克回国见她的父母。“你们两人交往也快四年了,既然都满意,就该考虑结婚了。”一个月前,雨霏和父母通话时,妈妈这样说。其实尼克已经对雨霏说了,他想这个暑假和雨霏安迪一起去中国,去见见雨霏父母,于是霏笑着点了头。

 

“饿吗?” 回到家,雨霏问安迪。

“现在还不饿。”

“那妈妈去公园走走,回来再做饭噢。”

“好。”

一周前小区里还高高低低,挂满枝头的白色,淡粉,玫红,紫红的清丽花朵,如今已变成了褪了色的花瓣,零落于青青的草地上,枣红的木渣上,黄岩色的步行道上,让人感到一种落于大地,与人更为亲近,令人感动的落英之美。

出了小区,雨霏来到两分钟外的运动公园。青青的大草坪,跨过一条道路,向远处的小山坡上延伸着。公园一角的青草地间有一个面积并不算大的芦苇塘,以前雨霏一直以为那一塘的芦苇是如晒干后的麦杆的颜色,直到一个月前,她才突然发现:那聚拢的芦苇下部,远看去其实是烟紫色的。整个芦苇塘远看去,就像是被罩在椭球形薄雾中,上部发出微弱的银白雾光,下部呈薄如蜻蜒羽翼一样的淡紫色,有种朦胧幽幻的美。

雨霏向那片烟紫色走去,她想看看早上那两只被她惊飞的野鸭是否又回来了。一只黑色的小鸟儿,停在一枝芦苇顶部,傲然地注视着绿茵之上的世界。水塘里没有动静,雨霏想:那两只野鸭应该是不在,此时他们一定是身在另一个宁静之处。她更靠近了,那塘中的水现在了她的眼前,早上那一对野鸭就浮在那水中。他们真的是不在。雨霏正想时,只听“噗“的一声,那黑色的小鸟便从芦枝上飞起,一道弧线,飞向邻近的一棵树。待雨霏寻时,见他已经隐于那一片黄绿之中了。

 

公园远处的一角上,身着黄色和兰色球衣的两个球队正在进行足球赛,赛场两边坐着两队的观赛家长。那黑色的细砂子路,像婀娜弯延在绿州中的一条小河,一直延伸着,伸到转过弯,雨霏所看不到的地方。她身处的这一侧青草地被白色,粉色,烟红,梅红,金黄,嫩绿,一系列清丽娇美的春色装点着。而在那远处,在树林的边缘,有赭石,棕黄色,墨绿色,它们端装大气地衬托着这春天的明丽色彩。

没有白色流云的青兰色天空,看起来很高,很清。鸟儿的鸣声清脆,他们只为尘世上的人而歌。天上宫阙中应是另一番景象,那里或宁静,或喧嚣,世人不得而知。雨霏抬头看着天,静静地想。过了一会,她把目光和思绪转回到人世间的春意之中,今天她不想赶时间,她打算慢慢地走,慢慢地欣赏春天,感受春天,记住春天。

 

“铃铃铃。。。”手机响起,雨霏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显示,“NICK”, 她笑了,接起电话。

“我的熊猫,你还好吗?“

“我的黑熊,我很好,我正在家门口的公园走走,看看春天。你回来了吗?“

“噢,很好。我刚下飞机,很思念你,我5:30到你那。“

“好,我也思念你。“

“呆会见,亲爱的,爱你“

“呆会见,爱你。“

挂了电话,雨霏顺着那弯延的黑砂子路,向着远方走去。她要走过这个草地公园,走进后面的树林,去看看那里的春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天呀!大家的菲儿回了来:-)问候菲儿春安!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问侯小说家,又有新篇可以跟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