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正文

埃森伯格夫妇2 (小说)

(2019-05-13 04:21:33) 下一个

 

                                           2.

2009年6月

中国厦门。陈晓琳在一楼的公司餐厅里吃完午饭,走进电梯,按下电梯按钮数字键“18”。

 

“等一下“ 电梯刚合上半扇门,一个声音传来,随后是一串”吧嗒嗒答“的高跟皮鞋声。陈晓琳赶忙按下电梯的开门键。”谢谢“,随着这声音,一个身着柠檬黄与白色搭配职业裙装的漂亮女孩,带着微笑和喘息小跑着进来。

 

“不谢”晓琳轻点了下头,算是对女孩的回应。

这个女孩陈晓琳经常见到,她总是穿得精致亮眼,满脸自信。女孩面对电梯门站定后,头转向左,对着不锈钢内饰望了一下,然后她挺胸前头,轻甩一下头。在女孩一头如云缎般顺滑的棕色长发轻摆之间,电梯间内顿时充满了青春娇娆的气息。不由自主地,晓琳也对着不锈钢镜面望了一眼,她的身材依然苗条匀称,和年轻时没什么变化。她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束:黑白碎花乔其纱衬衫,黑裤子,颇跟黑皮鞋,素雅端庄,是她这个年纪女性该有的打扮。时间如流水,转眼自己就42岁了。这个女孩也就24,5岁---那是女孩们最亮丽的年纪。

 

24岁那年,也是在这里的电梯间,陈晓琳在遇上当时在她现在工作的公司里负责人事的李经理,李经理得知陈晓琳在二十三楼公司做文秘和翻译,说他们公司正想招聘这么个人,问她愿不愿来,愿意的话,他可以向总经理引见。听到这,陈晓琳真有天上掉陷饼的感觉。当时她所任职的公司是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而这家公司可是这幢楼的楼主,占据这幢写字楼的三层空间,每每看到从那三层楼上下的人,陈晓琳都是羡慕不已。凭着厦门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的文凭以及两年的工作经验,陈晓琳面试后跳槽成功。

 

“叮咚“ 电梯停在了第十八层。“再见” 陈晓琳和女孩摆了下手,然后走出电梯。迎面墙上那一排金光闪闪的铜字“厦门国贸集团” 像一位永不知疲倦的迎宾者,意气风发地迎接每一位莅临的客人。这几个铜字经常出现在厦门的报纸上,电视上,现在她有份令很多人羡慕的工作。陈晓琳还记得十一年前,她刚刚开始接手出口二部业务经理一职时的美丽时光。那时她在银行信贷部工作的老公陈昱也刚刚被提拔为科长;他们还不到一岁的儿子聪聪由晓琳退休的妈妈照顾。那时她的工作,生活都是顺风顺水的。对于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晓琳从懂事起就没有信心。大自己五岁的姐姐不但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而且美丽如花;小自己四岁,顽皮聪颖的弟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那种对于自我地位的认知判断,让晓琳不自觉得在心理上与父母有种疏离感。这种疏离感直到晓琳因剖腹产住了几天院,她母亲白天夜里地陪护她才开始慢慢消退。 对于陈昱说他父母因为要在浙江老家县城,帮着照看弟弟两岁的儿子,所以暂时不能来,晓琳虽然表示理解。但白天看着妈妈坐在自己床边的折叠椅上,抽空合着眼睛休息,晓琳就心疼地在心里想“关键时候,还是自己妈妈靠得住。” 尽管陈昱也提出过晚上来接替岳母,陪护晓琳,但晓琳妈妈说陈昱白天工作忙,晚上要休息好。

 

大通间办公室里,吃饭回来的几个年轻小伙子聚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有趣的话题,引来一阵的哄笑。“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陈晓琳在心中说着,然后经过那笑声,径直向里面自己的办公室走去。陈晓琳有午休的习惯,通常吃完饭会睡上40分钟,充足了电再精神饱满地开始下午的工作。她从放在座椅后墙角的手提袋里拉出一条薄毯,一条大浴巾和一个小枕头。把它们放到沙发上,然后就走到电脑前。午睡前查看一下邮箱是她的习惯。

 

“晓琳,你一切还好吗?,以前你和我说了聪聪的情况,我就想过让你来美国,现在你也离婚了,真的可以认真考虑下这个问题。我现在的邻居托马斯。他58岁,离婚15年了,人很好,经济上也不错。他有一个儿子,20岁了,和他前妻住,现在只托马斯和他的姐姐住在湖边的一幢房子里。他姐姐是个护士,大他几岁,一直没结婚,也没孩子,人也很好。美国师生比例比国内高很多,老师也比较有耐心,聪聪来这里读书会比在国内好很多。我送上一张托马斯的照片给你先感觉一下。我和孩子合影你有空给爸妈看看。晓岚”

 

文字后有两张照片,一张照片中是一个头发已有些稀梳,五官还算端正的金发白人男子。男子面容看着确实是六十岁左右的样子,脸上带着爽朗的笑。他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上身着绿色短袖T恤,下身穿藏兰色长裤,一条腿微弯着,站在泛着银光的青兰色湖水前。他头顶上碧蓝的天空,脚下油绿的草地,右边带着尖顶的两层白楼一角,仿佛都在应着他脸上的笑。在那笑容中,陈晓琳好像听到这个男人在对她说:我是个无忧无虑,自由洒脱的男人。

 

另一张照片中是晓岚和她一儿一女,三人坐在家中的砂岩色布艺沙发上,沙房旁的一个枣红色木架上是一株白色带红芯的兰花,那栗红色的木地板闪着亮光,光亮可鉴。47岁的晓岚依然那么漂亮。年轻时她一身灵秀可人的美气,换成了如今的知性优雅。在晓琳的记忆中,晓岚是从小美到大。家里的老照片很少,晓琳印象最深的一张是父母年轻时和晓岚的一张合影。照片中:年轻的父母一左一右地分站在一个头扎麻花辫,身穿着泡泡袖连衣裙,脚穿双皮鞋的小女孩边。小女孩笑得甜美可爱,年轻的父母笑得自豪幸福。这张母子三人的照片不用说是晓岚的老公岳其峰照的。岳其峰大晓岚一岁,和晓岚各方面都般配,是个相貌出众的男子。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他们上高中的儿子和上初中的女儿也是生得如人中龙凤。陈晓琳看着照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姐姐一家是幸福的,让人羡慕的。姐姐晓岚也很关心晓琳,每当晓琳向晓岚提起聪聪的事,晓岚总是给晓琳鼓励或建议。晓琳和陈昱离婚的这几年,姐姐晓岚也总是鼓励她要睁大眼睛,再去寻找一个可以与她相伴互助的伴侣。 只是晓琳整天忙完工作,忙孩子,再找伴的事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论长相,妹妹晓琳长得文静清秀,姐姐晓岚因遗传了妈妈的大眼睛,因而有种动人的灵气,从中学到大学晓岚一直都是校花级别的人物。如果说漂亮是老天给女孩的第一个礼物,那聪慧则是第二个礼物。两样礼物姐姐晓岚都有幸得到了。高中毕业,晓岚考上了清华大学建筑系,圆了父亲的梦。父亲是厦大的数学教授,但他却喜欢画画,喜欢建筑。没有实现心中理想的父亲,却把艺术和严谨的基因传给了晓岚,由晓岚去圆了父亲的梦。晓琳好像更像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温良娴淑,高中毕业,在厦大图书馆当管理员。父母经常对他们三个孩子说:在他们那个时候,不要说大学毕业,高中毕业就算是高学历了,以此告诉他们三个孩子:他们的父母都是他们那代人中的佼佼者,他们理所应该是优秀的。这样的鼓励后来证明是有用的。晓岚清华大学毕业后,与相恋三年的师兄岳其峰一起留学美国,两人研究生毕业,晓岚在大学教书,岳其峰在保险公司当精算师;晓琳的弟弟后来考进了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与同校的上海姑娘结了婚,留在了上海;晓琳所读的厦门大学也在福建有很高的知名度。

 

读完信,看完照片,陈晓琳愣坐了一会儿。四年前,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已经做到银行支行副行长的陈昱提出离婚。一年后他们办理好离婚手续,现金股票两人平分,位于厦门大学附近的一所三居室和聪聪归晓琳,陈昱每月支付聪聪2000元的生活费。一开始晓琳怀疑陈昱离婚是因为聪聪。聪聪虽然智力正常,但几乎不和大人说话,和小孩也只是限于很熟悉的两三个同学。老师抱怨,说聪聪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眼睛不看老师,也不回答老师的话,很不尊重老师;在家里,聪聪也没和陈昱有过完整的聊天对话。晓琳和聪聪间的互动也都是在晓琳给聪聪读故事书中,陪聪聪玩搭建中进行的,在他们的互动中,聪聪时常会表现得喜笑言开。“我担心聪聪有自闭症” 聪聪的舅舅见了聪聪三次后就这样对晓琳说。“这孩子有毛病”陈昱这样说。“带奕皓去医院看看,看是不是体内缺少什么微量元素。”老师这样说。去医院检查后,聪聪体内什么微量元素也不缺。对于晓琳向医生描述的聪聪表现,医生说这只能说有自闭症的表现,但并不能定义聪聪为自闭症。但医生同意晓琳的看法,她也认为聪聪确实有语言和行为方面的问题。

 

离婚一年后,晓琳就听说陈昱不但已经和同银行一个小他将近十岁的女孩结了婚,而且还又当上了爸爸。那时,陈晓琳除了在心里骂自己傻,也只能在心里骂陈昱无耻。这些话都只在晓琳的心中,她不会向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说。

 

说了有什么用呢?除了得到别人几句同情的话,除让父母生气的骂两句“白眼狼,陈世美”外,没其他用处。人生就是这样:或是被迫的,或是主动选择的,人每走一步都为他/她后来的人生埋下伏笔。

 

晓琳有过两次恋爱,都是在大学期间。谈第一场恋爱时晓琳还不懂男女之欢,晓琳和那个男生就是一起去图书馆学习,一起看电影,吃夜宵,去南普陀爬山。半年后,晓琳还感觉沉浸在蜜恋中时,男生就和另一个女生好了。从第二个男生那,晓琳懂了男女之欢,只是临毕业前,男生告诉晓琳,说他要去澳洲找姑姑。等晓琳独自在没人的时候哭了一星期后,她告诉自己:不要把爱情当成人生的全部。于是那段令她心碎的爱情,从此就被从她的记忆中抹去。工作后,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生是李经理的儿子。晓琳开始来到厦门国贸集团上班后,有一天中午吃完饭,李经理把他儿子的照片拿给陈晓琳看。看着照片中长得竟酷似刘德华的男生,晓琳心跳加快了。她抑制住心中的激动,微微一笑,轻声说“李经理,你儿子长得真像刘德华”。李经理苦笑着说:“长得是很好,大家都说像刘德华,就是没好好读书,高中毕业就去山东做生意了。生意失败,又跑回来了,人总算明白了,学了点正经手艺,现在在三菱电梯公司做维修,工资还不错。”晓琳和照片中的这个男生见过面,发现男生不但长得像刘德华,举止也很得体,笑容也很端正,虽然他只有高中毕业。后来呢,等晓琳把这事对父母讲了后,父母坚决反对“你厦大毕业,找个高中毕业的,让别人以为你就找不到有本事的男孩了。男人长得好没用,要有本事。看看你姐夫。”后来的陈昱呢,长相普普通通,但厦大金融系毕业,银行上班。“这样的条件和你才是般配的。”晓琳父母这样说。“也是吧“晓琳心里这样应着父母。

 

对于现在的这个结局,陈晓琳不怨任何人。陈晓琳也不喜欢别人同情她,偶尔她会自我放纵一下,给自己三五秒钟的时间独自悲悯一下。但四十岁以后,她不再给自己悲悯的权利,她对自己说:催毁一个人的力量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身。以前她会说许多的“如果”,后来想想那些“如果”对于她的人生来说已没有意义了。她只期待着未来的人生中,她不再说着“如果”,在回忆中叹息。

  

晓岚说的不错,聪聪的这里读书,虽然老师已经抱怨得累了,因此几乎不再抱怨了。但她也知道聪聪是不会被老师,同学和家长所待见。因为聪聪除了不与人交流外,还有流口水的毛病。小时候流口水也就算了,但过了四岁,还一直就流,直到现在聪聪11岁了,还是流。有时口水多的,一个早上下来,衣服前襟处会湿一片。晓琳曾怀疑流口水和不说话是否存在关联,晓琳甚至还怕流口水是智力低下的表现,好在智商检测后,聪聪的智力正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娟是位好妻子,好母亲,想必昨天已经度过了一个开心的母亲节!:-)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现在只写了四章节,是想分写两边的情况,按时间顺序向下推进。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迟到的母亲节祝福!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薇薇是在平行叙事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