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正文

埃森伯格夫妇 1(小说)

(2019-05-11 08:52:36) 下一个

受严歌伶的短篇小说《少女小渔》以及Kim Edwards 的长篇小说《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启发,作者开始构思这个故事。故事是讲述61岁的美国男人托马斯和42岁的中国女人陈晓琳,经陈晓琳生活在美国的姐姐陈晓岚介绍,两人开始了一段看似浪漫,其实并非如此的邮件传情。心愿良好,却又各怀心思的两人,结婚后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读完作者已写完的前几章,有兴趣的话,你就和作者一样,去想象一下吧。                         

作者语言朴素,行文流畅,文风舒缓而宁静,读来有如在夕阳下倾听着淙淙流淌着的溪水给你讲故事。

 

                                            埃森伯格夫妇

                                                     1

 

1958年六月美国东部康州一个小镇上。下午四点,黄色的校车在一幢沿湖的白色房旁的马路边停下,十岁的男孩托马斯慢慢站起身,向车门口走去。

 

“再见,做一个好梦“ 司机马克洪亮的声音中,带着喜感,他是个乐观有趣,又很爱和孩子们逗趣的老司机。男孩托马斯没应声,低着头便下了车,留下马克一脸的惶惑。

 

托马斯有着蓝色的细长眼睛,大大的鼻子,一头金色的软发。以他这个年纪来说,长得瘦高。今天他照旧是黑色的皮鞋,卡其色短袖,深灰色短布裤,腰间一条黑色皮带,手里提着长方形的咖啡色木制手提箱。

 

“谢谢,马克“ 这声音来自劳拉---托马斯妈妈,她边说,边向马克轻轻招手。劳拉是一位五十九岁的白人妇女,她个头不高,圆圆的脸,一头短发已经灰白。每天她都会站在家门口的马路远,等着那黄色校车停下,用微笑迎接着她的儿子从车上下来。

 

“谢谢“ 马克挥手回应。

 

车门关上,STOP标杆收起,黄色的校车启动了,然后缓缓驶去。这是条主路,正逆道路上已各停候了八九辆车。第一辆车动了起来,然后第二辆,第三辆,校车离去,道路又恢复了通畅。

 

“我亲爱的小托马斯,今天过得好吗?”望着身边已经和她一样高的儿子,劳拉轻声问。她的声音和笑容温暖得如阳光。

托马斯没应,没笑,也没有向往常奔向家门口。他径直朝着那泛着银光的蓝色水波走去,他一头柔软的金色头发在阳光下闪着亮光。三四只海鸥正落在湖边的岩石上,歪着头,相互交谈着。当男孩快到湖边时,一只向水面飞去,另外两三只也追逐而去。四点多的阳光温暖柔和,从蓝色的天空洒下,洒在碧蓝的湖水上,洒在低飞的海鸟上,洒在环湖葱郁树木上,洒在树木间白色房屋上。湖水如镜,将这一片宁静,祥和,美丽的景色无声无息地收于其中,。

 

托马斯来到沿伸至湖中的甲板上,那里有两张椅子。前几个周末,他的父亲斯考特,都带着他在这个DECK上钓鱼。这湖中有猫鱼。。。胡子鱼。。。很大条的鱼,他们拿回家给妈妈煮。小一点的,他们就又放回水中。周末的时候,和他们住得不远的一个男孩也会和爸爸妹妹一起来。两个男孩,两个大人,一个小女孩,说着,笑着,夏日的时光在笑声中从他们身边悄悄地溜走了。周一坐在教室里,托马斯的脑子里还是那泛着波光的湖面,那飞起的渔杆,那甩着尾巴挣扎着的鱼儿。

 

托马斯放在皮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眯起眼睛,静静地望着水面。

 

“亲爱的,你还好吗?“ 妈妈劳拉走了过来,轻声问,她的脸上带着一脸可见的担忧。这孩子今天的表现异常,这一个多月天气转暖以来,托马斯回来时都是把书包往她手里一塞,然后就冲进家里,换上衣裤,再抱着篮球冲出来,在那个篮球架上拍球,投篮。两周前,这里进入夏季,他们后院里的泳池开放了。于是等托马斯打得一身汗时,他就会跳到泳池里扑腾一阵子。直到五点半,爸爸下班回家了,妈妈叫他上来吃饭,他才像条鱼儿一样,在池中扑腾着游到池边,爬上岸。劳拉会笑望着,看着他头上的水珠往下落,看着他身上的水珠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亮光。然后她走上前,把彩色的沙滩巾交到他手里,才回转身走回家中。

 

小时候的托马斯爱玩小火车,四岁时,爸爸给他买了木轨道,木火车;五岁时,爸爸又给他买了黑金属轨道配黑金属火车。小托马斯会用手推着小火车让它们在轨道上跑。六岁时,爸爸给他买了红铜色的电动小火车,每当他看着亮闪闪的火车在轨道上奔跑,他就感觉自己的心像火车一样飞了起来。于是托马斯喜欢上了跑步。 跑时,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在追逐着火车。和爸爸一起跑了一阵,托马斯渐渐觉得单纯的跑步有些枯燥。他的心开始向高处飞,他开始喜欢上了跳,于是爸爸在树枝下挂了一个铃铛,让他跳着去摸那个铃铛。每当他跳起,伸长手臂去摸那铃铛时,他总想像着自己像只火箭一样,一冲飞天。于是七岁时,爸爸把家门口的一片草地挖掉,又挖了一个深坑,把一个高高的篮球架插入深坑中,然后用泥沙浇注深坑,覆盖上裸露出的泥土,建了一个不小的篮球场。七岁后,那个篮球场就成了托马斯的乐园。

 

托马斯还有一个大他四岁的姐姐凯瑞,他们姐弟两个性格迥异,一个爱动,一个爱静。小时候的凯瑞会摆弄几个布娃娃,帮她们梳头,打扮,换衣服,她会把那些娃娃摆在一起,一个人代表她们每个人,让她们相互间交谈。劳拉喜欢立在门边,微笑着看玛丽莎导演的小故事。 等凯瑞到了十岁,她就比较少摆弄那些娃娃了,她爱和妈妈说话。劳拉做饭,做事时,她就围在妈妈身边,和妈妈说话,帮妈妈忙。

 

凯瑞虽然不怎么和托马斯玩,但她关心弟弟,从不和他争,凡事都让着弟弟。我是这个家里的核心----这是自托马斯懂事以来,心中就有的想法,为此托马斯很是自豪。

 

“今天有个同学问我,说我为什么和爸爸妈妈长的不像?说是不是我也像班里的另一个同学一样,是被领养来的。“

 

听了托马斯的话,劳拉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个问题会在托马斯十岁时,由托马斯提出。她以前就和斯考特商量过,等孩子二十一岁,长大成人了,再把两个孩子被领养的事告诉他们。或者那时,看情况再说,也不一定非要说,毕竟他们都是白人,外表并无明显的差异。

 

“他还说为什么你和爸爸都看起来比他的父母老,看着感觉有点像他的爷爷奶奶。“男孩说时,把脸从湖面转向妈妈,目光中带着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该有的犀利。

 

劳拉在旁边的那张椅子上坐下,她看了下湖面,然后转过脸,接住男孩的目光。“你是我们收养的孩子,在你只一个多月,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只知道你的母亲是俄国人,并没有其它关于她的信息。和你一样,你姐姐凯瑞也是我们领养的,只是她从未问过我们。“

 

男孩惊愕的眼中带着痛苦,他得到了答案,但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我是这个家里最重要的人,但我是个被领养的孩子。我不想被领养。爸爸妈妈真像同学的亲生父母爱他们那样地爱我吗?如果他们爱我,又是因为什么?“ 那些疑问压着他的胸口,让他感到有点喘不过气。于是他站了起来,把脸朝向湖面。他感到眼框中一阵潮热,他知道那是泪水。他不准备流眼泪,但那泪水不知怎么就自己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吐出来,在那几秒钟的吸气吐气门间,这个男孩子的思想一下子成长了五年,他不再是一个十岁的,无忧无虑的小男孩。从这一刻起,他变成了一个少年,一个有了自己思想,自己主意的少年。泪水在几秒钟过后,被压了回去。

 

托马斯拎起书包,走回家中,换上球鞋,运动衣裤,走到院子里的篮球场上。他退到离篮筐三四米外,紧跑两步,飞身一跃,球飞进了篮筐中。“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篮球明星!一个明星,鲜花,掌声,尖叫起,我会拥有这一切,同学们,朋友们会妒忌我。“ 在那暇想中,那个篮筐今天看起来比往常变得矮小了。他带球走着,跑着,他回转身,腾空跃起,球一次次落入筐中。

 

一辆灰色的福特车子,从马路边,缓缓驶进球场旁的石子路。“托马斯, 打得好!“ 从车窗中传来的声音清亮而干脆,车内坐着的是托马斯的父亲斯考特。斯考特今年五十八岁,一头柔软的灰发侧分着,齐整地躺在头顶。他戴着副金丝眼镜,看着严谨又斯文。

 

湖面上吹来的风,路边刷刷而过的车声,父亲的声音,一切都如同平日。但今天,一切似乎又和平日不同。托马斯没有停下,他继续拍着球,又一个腾空一跃。这次球没能进入篮筐,托马斯感到一阵恼怒,他望着球,任那球顺着倾斜的草坪,向湖方向滚进。

------------------------------------

如您有兴趣阅读本人于2019年1月出版的小说《康州往事》的节选篇章,请点激以下链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2230/201812/35321.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地把三个坑填起来。也祝菲儿母亲节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哇,又有新作,佩服,跟读!母亲节快乐。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谢谢茵茵鼓励!是指长大后的托马斯。这篇我还没有写作大纲,才写了1万多字。我以前别说长篇小说,连短篇都没兴趣读。现在是抱着学习,欣赏的目的去读,引人入胜的长篇也读得下去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薇薇写得生动而富于人情味,题目是指小托马斯的父母吗?
我有一阵挺爱看孤儿题材的故事,那像是关注一个奇异的命运,前路似有随时脆断的可能性,因为他们的生活中好像埋有定时炸弹,不知哪天就炸了。但也有阳光强健的生命,可以轻松自如地超越小我,反而有惊无险地渡过那生命谜底揭开的一刻。
我现在很少看长篇小说和连续剧,薇薇写的如果是个中篇,我倒愿意跟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