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枫叶国与大麻

(2018-10-20 07:28:35) 下一个

(微型小说)

水女和冰郎出外郊游,观了景,赏了枫,正准备回家,水女突然惊诧地发现周围的环境似乎在不经意之间起了变化。

那令人沉醉的漫山遍野的红和金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不知道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带着一些邪性的、不是草绿不是葱绿不是翠绿也不是黛绿的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绿色!

水女觉得自己的身子飘忽忽的,突然之间就好像是坠入了一个迷幻的世界:

一群一百多年以前的、瘦骨嶙峋萎靡不振的“东亚病夫”,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杆吸鸦片的烟枪。他们摇摇晃晃地走来这儿做什么?

熊熊的烈火,滚滚的浓烟,刺目呛鼻。那不是林则徐吗?他怎么也来了?水女知道虎门销烟的故事,可这是在枫叶国啊,一个民主的、法制的发达国家,水女和冰郎的第二故乡,谁会把毒品运到这里来啊?这不是笑话吗!

他们出现了,又消失了;消失了,又出现了,然后又消失了。

水女定了定神,喝了一口冰郎递过来的水,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

太奇怪了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水女原地转了一圈,把前后左右都仔细地看了一遍。幻像似乎从眼前消失了,可是绿色依旧,到处都是绿,绿的平原,绿的山川。水女觉得自己好像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回家的路该怎么走!

“darling,我记得我们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可是怎么看着不像呢?” 水女一手扯着冰郎的衣袖,一手指着左前方的一条小径,眼睛里透露着一丝恐慌。

冰郎蹙着眉,顺着水女手指的方向看去,说:“是不像啊!来的时候,我记得那儿长的都是高高的红枫树。可是现在,这绿绿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叶子的形状看起来倒和枫叶差不多,只不过整株植物看起来低矮丑陋。” 水女说道。

“和枫叶的形状差不多?绿色的。。。“ 冰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说道:“我知道了!它们是大麻,错不了,一定是大麻!”

“大麻?是那种用来吸食或口服的、据说可以让人上瘾的毒品大麻吗?”

“对,就是它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满山遍野的绿,一定是因为枫叶国的大麻现在已经合法化了才如此这般的!” 冰郎说着话,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水女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的神情。

“哦!?” 水女也早就听说过枫叶国意欲让大麻合法化,可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势头又这么猛!

“大麻本是妖魔,以前有封条镇着,不敢现身,现在解禁了,一轰而上就都出来了,所以满山遍野都是也没什么奇怪的。唉!”  冰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天啊,怎么会是这样!看!哪儿哪儿都是这邪性的绿色,辨不清东南西北,我们回家的路该怎么走啊?”水女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冰郎紧紧地拉着水女的手说:“别慌,honey,用心走,我们不会迷失方向的。虽然周围的环境变了,可是我们的心并没有变啊。”

水女突然觉得她的冰郎还是一个哲人。

微型小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1)
评论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新周愉快!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用心走,我们不会迷失方向的。”嗯,即使大麻合法了,用心走,就不会迷失方向。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靈小抓' 的评论 :
认真地学习了专家的留言,谢谢,长知识了!
但愿政府能够管理得当,不会伤害无辜就好了。
谢谢来访,祝您新周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Rolfemom!也祝你新周快乐!:)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同忧虑,关键是不知道会对小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谢谢小溪姐姐!问好,新周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小树明察 :))问好!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问好乔先生!是啊,长知识了。乔先生新周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同担心下一代!谢谢暖冬,新周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也代问你的大管家国务院总理好!:)
治病没得说,只是恐怕以后在公共场合不想闻也会闻到大麻的味儿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问好蓝天!我好像也过不去这道坎。不是专家,但是笨笨地想,要是好,为什么世界上没几个国家开放?后院种着大麻,能保证小孩子不接触吗?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问好双鱼!成人也就罢了,只是每家可以种四棵大麻,家里面有小孩子的可怎么管理啊!谢谢双鱼来访!
靈小抓 回复 悄悄话 大麻和鸦片根本南辕北辙两回事。
鸦片包括:非法毒品里包括海洛因、吗啡等;合法止疼药包括吗啡、oxycodone, hydrocodone, hydromorphone, cedeine, fentanyl 等。
大麻根本不是鸦片类物质。THC和CBD都不可能生理上上瘾,随时停也没有withdrawal 的生理反应。危害是意志薄弱的人有心理依靠。
所以合法化趋势不是crazy, 而有其一定科学根据并不是洪水猛兽。华裔普遍谈“毒”过份色变,和国运因鸦片由盛而衰的惨痛历史代价关系重大。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水女和冰郎是城里闻名的恩爱夫妇, 好让人羡慕。 水女的担心我理解。 政府应该有对策限制大麻种植。一凡,听LG说大麻无法生长在寒冷的地方. 预祝一凡新周快乐!:-)
靈小抓 回复 悄悄话 大麻可怕的地方其实是:在不上瘾的前提下,以比尼古丁、酒精低很多用量便宜很多且危害最小的情况下,而达到三者最接近于服用硬性毒品的感受,从而使使用者更易于转向硬性毒品。
靈小抓 回复 悄悄话 其第二有效成份CBD本身就是处方药:为癌症化疗病人增进食欲用。
靈小抓 回复 悄悄话 最被妖魔化的就是上瘾。大麻根本不上瘾的。所以是烟草、酒精、大麻三大gateway drug里危害最小的。其主要成份THC是中枢神经抑制剂,所以用了后嗜睡,而不像喝酒后发酒疯。而且有不像尼古丁一样上瘾。大麻合法化,真正冲击的的是上瘾的烟草、酒精工业。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对大麻开放,和你有着相同的忧虑。喜欢读水女和冰郎的故事。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标题与时俱进啊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水女与许多善良的人一样,对大麻有抵融。对这方面的信息,深入了解的人并不多。一凡的小说引出了大家的热议,也谢谢风清和各位专业的论述,长知识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担心下一代,孩子们对这些大麻的认识和自控能力。问候一凡。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很恐怖,这样放任毒品泛滥,不是纵容犯罪吗?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水女被吓坏了!我周围有两个癌症人眼下都是靠大麻油维持着生命。有的大麻油没有毒性成分,不会上瘾的,但减少很多痛苦。特别是胃癌病人,手术后用大麻油帮助恢复饮食。有个熟人已经活过第一个十年。但是我同意这应该是收到有效约束的合法,不能滥用,水女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大麻好象没那么可怕 :)喜欢水女和冰郎的故事,越多越好!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mblandnn' 的评论 :
读过一篇文章,说是“现在大麻中让人神经中枢兴奋的物质含量远远高于几十年前的大麻,而大麻中可以让人镇静和放松的物质却已大幅度减少甚至完全消失”,觉得和您说的一致。谢谢来访!
timblandnn 回复 悄悄话 抛开含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对于大麻的主要活性成份四氢大麻酚THC 含量,由奥巴高中时代的低于1percent 的含量到柯林顿时代的3.2 percent 到2007年平均21.5 percent (1635个大麻样本)。现在有的品种的四氢大麻酚的含量更是高达32 percent。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God bless Canada! 谢谢子燕,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以前不认识大麻,现在发现大麻叶和枫叶长得太像了!以至于我看见枫叶就会想起大麻,真的很不爽!已然立法,多说也无益,只是但愿相应的规章制度可以跟得上。God bless Canada!
谢谢闻香来访,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比烟草还温和?在我的心里大麻可一直都是毒品啊!
谢谢清静来访,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多保重,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好!据说未成年人摄入大麻,会对大脑产生永久性的损伤呢。
但愿相应的规章制度可以跟得上。God bless Canada!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ebob' 的评论 : 感情上过不去啊!不是说好的枫叶国吗?谢谢kebob来访!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一凡写得好,完全赞同水女与冰郎的立场。 希望无辜的人没有受到伤害。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谢谢风清的关于大麻的专业解释。但愿枫叶国相应的法律以及其的执行力都可以跟得上。风清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既然不可怕,那为什么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这么做呢?谢谢Fan先生来访!
yy56 回复 悄悄话 真没接触过大麻。查了查资料,感觉风清说的很有道理。“开放大麻,使人们担心的不是生理成瘾而是心理成瘾,从而一步一步走向寻找毒性更强的毒品之路。”

冰郎的话也要记住“用心走,我们不会迷失方向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大麻不是鸦片。比烟草更温和一些。真的不可怕。不过还是很喜欢一凡说的 “心不变” 可应万变。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生理对我好像也不管用,不然为头也要搬加拿大去:)

很开心看见一凡的新微:)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和水女一样,我也反对大麻合法化,但是真的成了现实,我们也不必太惊慌。或许,这有积极的一面呢。大麻合法与否,对我们成年人来讲,应该没什么影响,主要担心的是那些不成熟稳定的青少年。对于有些好奇心强,想耍酷探奇的孩子来说,大麻合法化了,没有神秘感了,酷不起来了,也许就会失去试尝的兴趣了呢。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说得对,“这种麻痹人的意志的东西,不应该在全国合法。在医疗方面治病则是可用的。”
谢谢雪中梅来访!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大麻不是鸦片,鸦片是从罂粟中提炼出来的。不过鸦片也好,大麻也好,都是麻醉人的神经的毒品。谢谢林下闲人来访!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世事难料,如来佛这次战败了。谢谢柳溪郎来访!
kebob 回复 悄悄话 美国那么多州早就大麻合法化了,出了什么大事了?鸦片是另一回事。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又来看看水女与冰郎过的小日子。嗯,小两口子将大麻与罂粟搞混了,罂粟才是制造吗啡的原始植物,而现在几乎所有的吗啡品都是化学合成。大麻当然会成瘾,别说吸入,在amsterdam 时周末满城大麻味,逼着我连闻七、八小时,头一直晕晕乎乎。则是它的毒性远低于吗啡,作用机理也不同。开放大麻,使人们担心的不是生理成瘾而是心理成瘾,从而一步一步走向寻找毒性更强的毒品之路。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也没有那么可怕,人家荷兰不是好好的!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赞,一篇正能量好文.这种麻痹人的意志的东西,不应该在全国合法.在医疗方面治病则是可用的.要.平安是福.走正道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弱弱的问一句:鸦片就是大麻吗?昨天等公车,边上一小店门口立着一大块牌子,牌子上一片绿色的大麻叶,似乎在阳光下邪恶地示威着。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那封条可是如来佛贴的,可大麻比孙悟空还厉害!·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喜欢,周末愉快!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给晓青上茶,周末愉快!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一凡这篇。保守我们的心啊,在颠倒混乱的世道,比什么都重要。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这个世界无奇不有,真要看自己的内心有多清醒,多坚强了!
一凡周末愉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