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FOC游戏 15. 德国老板

(2018-01-12 17:56:15) 下一个

汉斯与苏静面对面地站在L型的红沙发边上。汉斯主动伸出手来与苏静握手,并微笑地对苏静说:

“我们好像见过面。” 他认出来,站在他面前的这位苏静并不陌生。

 

汉斯上班时间喜欢走走楼梯或在街道上快步走,不仅仅因为他热爱运动,而且习惯于利用这些独处的时间思考问题。无论是他上下楼梯还是快步走,他经常看到苏静。有时真的面对面碰见了,苏静必然会报以她特有的甜甜微笑,汉斯也会绅士般地微笑点头。虽然未曾互相问过对方的名字,但这面孔是熟悉的,印象也不错。

 

“还有今天,我们早上都在职工健身房里,我看见你了。不过,你可能没有看见我。” 苏静大声地说。静有些激动,嗓门也大了点儿,连前台的女接待员也抬头往苏静和汉斯这边望一眼。汉斯握手的劲很有力,静能感到他的手很硬,还有些粗糙。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近矩离地对视和说话。

 

站在苏静面前的这位汉斯,个子有一米八。他头发虽然己经花白但还是修剪的很齐整。身材很适中,不胖不瘦。眼睛虽然不太大,但是有个头有身材,汉斯还是很有男人风度的。不过,他的穿着却非常的普通,从头到脚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他,就是苏静常在职工健身房见过的“大兵”。

 

“噢,那太好了,我们可以直切今天我见你想谈的主题了。”  汉斯微笑中用严肃的口气说。说着,给苏静一个坐下来聊的手式,两人分别在摆成L型的两个不同的沙发这样侧对面坐下。汉斯坐下来时仍保持着上身板直,他的位置与苏静坐下的还有一段空档,并不是紧紧挨着她坐下的,这个空档留得使苏静感到很舒服。

 

“真是大兵的风格,准时,严肃,说话直接了当,这到也合我的脾气。还这么绅士风度。”  苏静心里想着,嘴上什么也沒说。继续听汉斯说:

“我们是吉狮银行的运营部门,犹如人的肢体,我们运行的好坏决定银行的经济效益。

而我呢,是负责运营部下属的监控经济欺诈犯罪方面。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减少和杜绝利用银行系统犯罪的行为。我们刚刚购买了一套全新的经济欺诈调查系统,现在还是由商家安装试用阶段,然后交接给吉狮银行运营部。阿尔基是六个月前从IT调到我的手下,他是吉狮这边与商家技术交接的主管人,他说需要个助手,并且极力向我推荐你。

我看了你的简历,你有很多资历还是很令人印象深刻的,还多年被评为先进模范职员。”

 

汉斯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左手手掌向上做一个向上举的手势,笑着冲苏静点点头以示满意。

 

“那也不值一提,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就是了。” 静很轻声的说。她也有些诧异,一向大声说话惯了的自己,竟然也会轻声讲话。

 

静又有些潮热的感觉,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这讨厌的更年期反应,苏静心中暗骂。

 

虽然静对自已努力拼命換来的成就也会沾沾自喜,听人夸奖时也会心里偷偷地乐,但是这么近矩离地听个当头的人提到,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

 

苏静脸上微微发红,在汉斯看来, 很像在她健身房锻炼之后的红晕,是健康的颜色。汉斯似无意又有意地端详着苏静,认识这张面孔有一年多了,这么面对面聊天还是第一回。苏静的爱笑,她的脸红,她的轻声说话,她看上去已不年轻,都使汉斯甚至有一丝怀疑阿尔基对苏静的推荐是不是完全属实。或者说汉斯想亲自探寻苏静的实力,汉斯这样问苏静:

“如果交给你一个全新的系统,公司没有其他人可以教你的情况下,你有能力掌管好吗?”

 

在与汉斯见面交谈之前,苏静还没有准备去申请阿尔基提到的工作。或者说,饭桌上中国同事和江明说的一些话,也使苏静觉得没有必要马上离开吉娅的小组。如果汉斯是直接了当地问苏静要不要申请运营部的工作,苏静肯定会说,“还没考虑呢” 或者是“不申请”。 可是,汉斯偏偏是问苏静能不能面对新的系统,有沒有能力,这是最能激发苏静的问题。因为静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喜欢学习新事物的人,是一个别人越说不行她越要试试的主。

 

听到汉斯的问题,静想都没想,面色严肃并有些激动地说:

“我能。我的优点就是愿意学新东西而且自学能力很强。任何设计出来的新系统都是要交于生手操作,而我,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钱上,都是最佳人选来接管新的系统。因为,我曾经靠自学获得了微软系统工程师的执照证明书。曾经做过一家网络公司的主管系统工程师,现在又是技术管理吉狮银行财物系统的主要操作人。这些经历都足以证明,我有能力掌管好一个全新的系统。”

 

静说出上面的话完全是出于一股激情,一股接受技术性挑战的激情,一股愿意学习新东西的激情,一股如战士出征前不怕死的激情,一股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激情。大话一出,她又默默地在心里自问,“我都说了些什么呀?”

 

汉斯原本坐得笔直的身子微微前倾,眼睛专注地看着苏静,他很认真地听着苏静的话。仿佛他是一名教授,给苏静出了一道考试题,而她以多方求证法在努力地获取满分。汉斯能感受到苏静话中的激情和自信,他也很希望跟着他做的人都有这份激情和自信。因为汉斯自己就是个自信满满的人。

 

汉斯一生与一些大的事件有关连,可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在工作的地方与人谈论政治。更确切的说,汉斯不喜欢在工作时间谈论任何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汉斯是在柏林墙开始建造的那一年诞生在德国西部,又是在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年加入了德国联邦国防军空军,还参加过北大西洋公约对原南斯拉夫的空中攻击,也就是科索沃战爭。

战爭之后,汉斯从德国空军退役,在一家德国银行工作了几年。后又从德国到美国留学读书,最后,在美国中部一所没有什么名气的大学,获得经济管理学硕士学位。最初,汉斯是准备学习结束就返回德国。但是在他读研究生的最后一年,遇见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娣菲妮。娣菲妮也是来自德国,认识汉斯时正在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还不想随汉斯学成后返回德国,汉斯也只好决定留在美国找工作。

 

找到吉狮的第一份工作是汉斯还在学校就读时,来吉狮做夏季实习生。硕士毕业后,汉斯正式被吉狮银行运营部雇佣。从个小组长开始干起,汉斯每天几乎是最早来最晚走的人,很少与人闲聊天,晚间十点十一点还常有给职员发电子信,人们喜欢在汉斯背后称他“工作狂”。他的长期加班也得到回报,来吉狮五年,已经被破格提升过三次。

 

但是汉斯一直是管理运营部门的工作,他对IT,系统,网络公司,等等,都只是一知半解。所以从技术上,他对正在安装调试的经济欺诈调查系统也说不出一二三来。现在听着苏静这么激动,这么自信地陈述她有能力掌管好这个系统时,他心里已经内定了,“嗯,这个苏静,可以的。”

 

苏静一通激动发言之后,意识到自己也许又不经考虑说多了,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仍微微泛红。她看着汉斯问: “我是不是回答了你的问题?”

“那你申请来我们部门吧,尽快把你的工作简历正式交到人事部,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我相信你能行。” 汉斯将自已前倾的身体坐直了,一脸真诚地看着苏静这么说。

 

“我..” 静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她刚才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并沒有仔细想过是否要真的申请去运营部。敢于直述情怀,脑子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就是静的一大优点,同时也是她的一大缺点,可以率直到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也敢说。不过,她看着面对自已微笑着的汉斯,连坐姿都保持军人风格的汉斯,被她叫成“大兵”的汉斯,一时竟找不出立刻推拖掉这份工作的说词来。

 

“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准备一下申请方面的事,我们等你消息了。” 汉斯说着,站了起来,还是身板笔直,两腿呈现士兵稍息的样子,他又主动伸出右手与苏静握手告别。

 

这时苏静也赶紧站起来,与汉斯握手。他又是握得那么用劲,手有些硬,有些粗糙。

 

“再见!” 与苏静握手之后,汉斯也沒容得静说什么,就与她道别。随后,汉斯向吉狮大楼的大门出走去,又要开始他的边思考问题边快步走的习性。

 

苏静望着汉斯健壮的身影消失在吉狮大楼的门外边,她脸上的潮热泛红伴随着刚才的激情缓缓退去。苏静回想着刚刚与汉斯的对话,一握一松地动动刚才被汉斯用劲握过的右手,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登上十层的键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